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12 你在期待什么
    ,精彩小说免费!

    番外12 你在期待什么

    顾以寒呼哧一下笑了,林沫沫紧张的睁开眼,她不解的看着他,他干嘛笑啊,她都紧张死了。

    “你在期待什么?”顾以寒摸着她白净的脸蛋问到,他的小妻子啊,怎么这么可爱呢?

    他真是喜欢死她这种性格了。

    林沫沫尴尬死了,推着顾以寒就要起来,顾以寒偏偏不让。反而更紧的压着林沫沫,林沫沫挣扎起来,他就是整她,她以为今天他会吻她。

    顾以寒笑着,笑声里说不出的愉悦,林沫沫却越发的害羞,整个人都不好了,推着他一定要起来,林沫沫推不开也没办法,推累了就靠在他身上喘气。

    顾以寒看着她喘气的模样,莫名小腹一紧,有了反应,他的腿压着她的下半身,林沫沫没一会儿就感觉到了,吓得立刻不敢动了,她整张脸红的像被闷熟的虾子一般,身子也一样,缩在一起。

    整个人小小的,躺在他的怀里,顾以寒这次满足的笑了,用下~身顶顶林沫沫,林沫沫羞愧的把头埋进他的臂弯里。她以为是她刚刚乱动才把顾以寒弄得有反应了,殊不知是因为顾以寒起了色心。

    当晚,林沫沫被顾以寒抱上/床,虽然没有做什么,但是同床共枕真的比她一个人睡来得踏实。这就是为什么结婚的原因。

    林沫沫今天虽然发生了很多事,但是因为顾以寒睡在身边,她非常踏实,顾以寒今晚做了个春/梦,梦里他把林沫沫压在身下……

    第二天,当阳光照进来的时候,林沫沫就醒了,她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顾以寒,他还在睡,安静的睡颜让他少了一丝防备,他应该是不让别人走进他的心里,所以才让她受伤,他现在的睡姿,明明就是一副要受保护的样子。

    林沫沫莫名很想拍下他的睡姿,可顾以寒像是感受到了一般,睁开眼看着林沫沫说:“在干什么,还不上班?要不我送你去。”

    林沫沫被猝不及防下了一跳,果然,做不好的事总会有种心虚的感觉。

    林沫沫给他盖上毯子,“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说完便匆匆逃离顾以寒的视线。

    今天林沫沫坐地铁上班,候车的过程,林沫沫一转头,唐允的广告就猝不及防的进入眼帘。顿时一阵难受,林沫沫走到别处等车。

    因为时候比较早,车厢里人比较少,林沫沫坐在车头,没想到居然碰到了熟人!

    余珊!不过她没看见林沫沫,不然就找过来了。余珊踩着的恨天高实在是太高了,她轻松的就可以抓住安全杠,是以林沫沫一眼就看见了她。

    不过林沫沫可没打算换个位置,逃避是懦夫的做法。

    林沫沫拿出手机,浏览新闻,不一会儿,人多了,林沫沫心想终于不用看见她了。

    大站停靠,上来的人多,下去的人也多,林沫沫旁边坐的是谁,她也无暇去理会。

    不过,余珊就不这么想了,趁着别人下车,她得赶紧占个位坐下,她的脚痛死了,她的情/人昨晚没来,所以早上没有送她,只能坐地铁。

    没想到冤家路窄,她上来就看到了让她恨恨的林沫沫,咬牙切齿的走过来,坐在林沫沫身边,还不忘整理她掉下来的头发。

    她盯着林沫沫看了半天,然而林沫沫并没有看她。

    余珊手里拿着的包包,是今年的新款,脚上的是意大利定制的高跟皮鞋,全身的衣服都是某大牌的新款,她一上车就受人瞩目,林沫沫作为娱记,对这些还是很在行的,余光看一眼就知道,可林沫沫一直等到余珊眼睛酸了都没有正视过她。

    余珊不服气,她伸手遮住林沫沫的屏幕,“林沫沫。”

    林沫沫有些不悦,她恰好看到了顾以寒的新闻,他跟某某女星的花边新闻,一起吃饭什么的,还干了什么,林沫沫正准备往下翻,提了一口气在嗓子眼,却被人打断了。

    抬头看到余珊,林沫沫松了口气,摇摇头有些无奈,“是你啊,今天你情/人没送你吗?”

    林沫沫声音有些大,现在她和余珊面前的人猛盯着她们看,余珊有些不自在,气急败坏的说道,“林沫沫,你别嚣张,你还在看顾以寒的新闻,你以为人家接受你就是喜欢你吗?人家只是玩玩你!”

    对于余珊的话,林沫沫嗤之以鼻,“那总比当小三儿好吧?”

    这下子真的把余珊火逗起来了,周围人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林沫沫低头看手机,余珊心里很怕被人拍了传上微博,她可不想被人肉,只得停下,只是怨恨的看着林沫沫。

    到站后,林沫沫率先走出去,余珊因为穿着恨天高死活走不出来,期间,借机拽她包包的,摸她的人都有。

    余珊眼睛红了,可是她出了地铁,追了一路都没看见林沫沫,她精心打理的头发也有些乱了,她终归把这一切都怪在林沫沫身上。

    林沫沫做着自己的工作,对身边的事充耳不闻,因为升职了,她搬到了更大的办公室,可以“专心”的处理有关顾以寒的事情。

    林沫沫放下笔,自己已经做了很久的娱记了,文字运用也很熟悉了,她打着字,誓要给顾以寒点颜色瞧瞧。

    例如,把顾以寒写成花心大萝卜或者夸大他和某女星的事情。

    结果,中午稿子送去审核的时候,林沫沫就被叫了。

    地中海主编让她把顾以寒的形象改过来,“你写的不好,读者还会喷你这个娱记的!”

    主编的话有道理,林沫沫没办法不听,本来只是想捉弄一下顾以寒,没办法只能拿出去重新改。

    林沫沫把稿子改了又改,删了又删,中间又添了几句,这才拿去送去给主编,没想到主编很满意,稿子送去印刷厂,没到下班时间就已经脱销了。

    主编很高兴,不停的夸林沫沫,门外偷听的余珊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

    林沫沫从主编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居然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很安静,有些奇怪,平常,她们编辑部很热闹的。

    不过余珊不在,林沫沫走到茶水间,有个声音很尖,说的话不好听,期间还夹杂着她林沫沫的名字。

    她一下子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林沫沫把杯子放在茶水间,走到内室,就看见余珊正给一个女孩绘声绘色的讲着。

    “你不知道吧,林沫沫能升职,能得到专访,她可跟不只一个人睡过呢!顾以寒的司机,另一个助理,包括顾以寒,都被她勾~引了。”

    “可人家跟她只是玩玩。”

    “她还炫耀一般,让主编给她升职,我猜呀,主编给她升职多半都是因为她用顾以寒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