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20 说谎
    ,精彩小说免费!

    番外20 说谎

    程可歆心中叹了一口气,一副打抱不平的样子:“这个余珊真是太过分了,不过小沫你放心,我已经将她处理了。”

    林沫沫见程可歆并未追问自己和顾以寒的事,如释负重,轻轻的呼出一口长气:“谢谢总编。”

    程可歆面露微笑,说道:“要谢,你就谢顾总吧,是他向我检举的。”

    林沫沫听了之后,心中暗道,“谢他?我才不要,他刚刚还看我笑话来着。”

    但是发现程可歆并没有在说话的意思,好像是在等着自己跟顾以寒道谢,还是极不情愿的转过身去,小嘴嘟囔着:“顾总,谢谢你了。”说完,她的小嘴一张,翻了个白眼,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顾以寒看着像个小孩子一样的林沫沫,淡淡一笑,怎么这是在跟我卖萌吗?不过这样确实挺可爱的。

    “林小姐客气了,以后我得专访还要交给你做呢。”说罢,顾以寒抬头看向程可歆,本能反应的吐出两字,“可歆。”

    程可歆身子微微一怔,他以前总是这么叫自己的。

    顾以寒脸上闪过一丝错愕,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轻咳一声,掩饰着刚刚的尴尬:“程总编,要是没什么事,我们两个就先走了,要去谈一谈有关我专访的事宜。”

    程可歆连忙回过神来,暗道一句,我怎么会想那些,都已经过去了,随后她轻声回答:“没什么事了,顾总您慢走,我还有一些工作没有完成,就不下去送你了,下次再会。”

    刚刚两人的神情,林沫沫看的真切,心中更是肯定了自己以前的推定。

    顾以寒叫总编,可歆!而且总编听到之后身子竟然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显然内心深处有很大的震惊。

    难道?顾以寒以前追过总编,或者总编追过顾以寒?

    顾以寒轻轻的点了点,不带任何情绪的说道:“好的,再会。”

    待到出了程可歆办公室,林沫沫压制不住内心的好奇,又害怕问了顾以寒生气,正纠结着,就听见顾以寒率先开了口:“林沫沫,刚刚编的那个故事挺精彩呀?如果不是我事先知道怎么回事,都被你骗了。”

    林沫沫心中暗自嘀咕,你这是在夸我能说会道,还是在骂我巧言善辩呢,随后林沫沫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也是没有办法,总不能说……说那个什么吧?”

    顾以寒停住了脚步,双手扼住了林沫沫的头部,眼神带着凶光。

    林沫沫被顾以寒的这一举动吓了一跳,失声问道:“顾以寒,你干嘛?”

    “你说谎话说的那么棒,眼神和脸色在最后都那么真实,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骗过我?”顾以寒话锋一转,冰冷着双眼,没有一丝温度,脸色也是极为严肃认真。

    林沫沫对顾以寒的转变有些哭笑不得,不明所以的问道:“你是不是想象力太丰富了?我好好的骗你干嘛?”

    “没准……”顾以寒依旧板着脸,眯着双眼的说着,仿佛要道出一个惊天大秘密,身子也是冲着林沫沫向前靠去。

    林沫沫一脸不服,我又没骗过你,你有什么好凶的?想着她不由得挺了挺自己的小胸脯,更是向前跨了一步,两人脚尖都抵在了一起,四目相对,谁也不逞让半步。

    顾以寒紧紧盯着林沫沫的眼睛,似乎是想要找出一点破绽,以求胜利,同样林沫沫也是狠狠的瞪大自己的眼睛,丝毫不惧。

    突然,顾以寒脖颈微微弯曲,朝着略显呆萌的林沫沫的唇轻啄一下,立刻转身,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直到踏出两步之后,顾以寒才悠然自得的说道:“没准是想骗色呢?”

    林沫沫被亲吻之后,有些懵逼,直到顾以寒说出这一句话之后才反应过来,瞳孔慢慢的放大,大喝一声:“流/氓!”

    顾以寒笑了笑,好心的提示道:“唉,这可是在你公司,你确定这样大喊大叫的好吗?”

    林沫沫气的发抖,怎么可以这样无耻?随后她一阵小跑,追了上去。

    前方的顾以寒不知什么原因停了下来,林沫沫一下子撞在了他的后背,揉着自己的脑袋,小声的抱怨道:“你干嘛好好的停下来?撞得我好疼啊。”

    顾以寒没有答话,只是抬头凝望着前方,林沫沫有些好奇,抬头一看眼前,一个女人挡住了二人的去路,正是今早刚刚被开除的余珊。

    真是冤家路窄啊,在哪里都能遇到这个女人。

    在林沫沫心中默道的同时,余珊也在心中嘀咕:“看来这对狗男女刚刚在总编办公室出来,我猜的果然没错,就是他们在背后搞的鬼,让我失去工作。”

    顾以寒冷漠的脸上戾气侧漏,一双鹰眼更显犀利,狠狠地盯着余珊,这个女人竟然那样对自己的女人,胆子不小吗?要不是怕林沫沫内疚,顾以寒要做的可不止是让她丢了饭碗那么简单了。

    余珊却是一改常态,满脸堆笑,有意讨好的说道:“顾总,林小姐,我为我昨天的所作所为深感抱歉,是我不好,是我诋毁了林小姐,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向二位道歉,对不起!希望可以得到原谅。”

    林沫沫听到以后惊得下巴都差点脱臼,余珊竟然在跟自己道歉,怎么感觉像是白天见了鬼,或者今天太阳是从西边起来的?

    不过很快林沫沫便反映过来,她肯定是为了自己的工作,所以才委曲求全的跟自己道歉,像这种可以为了钱做任何事情的人,道歉算什么?

    顾以寒和林沫沫对视一眼,都未答话,同时看向余珊,等待着下文。

    余珊见二人都没有搭理自己,略显尴尬,心中不由得骂道:你们这两个贱人,有什么好拽的?迟早有一天我会将你们俩踩到脚底下,到时候我要让你们受到我精神上的蹂/躏。

    但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余珊仍然陪着笑脸,低声下气的说道:“二位你们看,我也是真心悔改,我的工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