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39 吃瘪
    ,精彩小说免费!

    番外39 吃瘪

    这时大厅中的人还不是很多,空旷的舞台上,也没有光鲜亮丽的身影,显然几个重要的人物也都没有到来。

    林沫沫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坐了下来,她不太喜欢这种场合,她觉得一个人的恬静和放松才是最美好的。

    她看了看桌子上放的糕点,暗自吞了吞口水,她很想吃,却又怕不小心弄花了妆,内心无比纠结,不多时想起今天唐允要来,便忍了下来,哼,今天我有东方焯助阵,我就不相信比不过你。

    她心里很清楚,像唐允这种当红小花旦肯定会有自己的专用化妆师,但林沫沫心中却无比自信,自己不化妆都能和唐允棋逢对手,更何况这次有东方焯的神来之笔。

    大厅里的人也陆陆续续的多了起来,她的的同事也来了,将笨重的摄影机留下之后便匆匆离去,随着一声尖叫,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到台上。

    此时,唐允正身袭白衣长裙,披肩的长发飘飘然的在空中飞舞,一双银色镶钻的高跟鞋,脖颈之上挂着一条精美的项链,整个人都像一个与世无争的仙女一样,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林沫沫撇了撇嘴,不屑一顾的自语道:“不就是出个场嘛,有必要那么拽吗?”

    林沫沫拿起相机不情愿的拍了两张,看着相机,又翻了个白眼,切,化不化妆还不都没我漂亮吗?

    不多时现场安静了许多,唐允不时的和别人握手谈笑,今天来的都是一些社会名媛,一个个非富即贵,唐允自然是小心应对,尽量招呼到场的每一个人。

    林沫沫看着穿梭于人群之中的唐允,用仅能自己听见的声音说道:“虚伪。”

    “小姐,你好,你是一个人吗?”一个略带轻佻的声音在林沫沫耳边响起。

    林沫沫收回目光,警惕着看着眼前的男人,问道:“怎么?有事?”

    林沫沫心中想着,我可不是唐允,见人都假假的笑,也不屑于去讨好别人,要不是主编强行要求我才不来呢。

    “额,我只是看小姐一个人略显寂寞,所以忍不住上来慰问,希望你不会觉得我唐突。”那名男子礼貌的说道。

    林沫沫点了点头,她并不觉得眼前的人讨厌,对方说话和举止都还算绅士,一身黑色西装也算是正经,应该不是什么坏人,但不知什么原因,她不习惯别人的搭讪,更不会随便的和人攀谈。

    “我不是什么富家千金,所以不用叫我什么小姐,我叫林沫沫,是杂志社的一名记者,这次来也主要是为了采访唐允,我想我们可能也不是同一类人,所以你就不必坐了。”林沫沫毫不客气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男子脸上有些吃惊,他没有想到林沫沫会如此干净利落的拒绝他,他尴尬的干笑两声,随即说道:“林沫沫,好,你的芳名我已经记下了。”

    说完他便转身离去,没有两步又停了下来,像是忘了什么回过头来,再次开口说道:“对了,我叫季相如。”

    男子走后,林沫沫不由得撇了一眼他离去的背影,你叫什么和我有关系吗?

    林沫沫轻轻擦拭掉嘴上的口红,拿起桌上的红酒准备喝,就听到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林沫沫,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啊?是不是以寒不要你了?我就说嘛,以寒怎么会喜欢你这种寒酸女人,想来他和你不过也是玩玩而已。”

    唐允的声音刺耳的响了起来,吵得林沫沫头疼。她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切,不就是会勾/引男人嘛?有什么好卖弄的?你不过也只是个傻子,还妄想成为顾太太,他已经和我结婚了,知道吗?

    林沫沫柳眉微蹙,不过脸上强扭着笑意:“对呀,我是寒酸,不过比你还是稍微强上一点,要不然他也不会对我那么好了。”

    她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带着讽刺意味的说道。

    “哦?是吗?以寒对你很好吗?我怎么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告诉我,很快他就会娶我过门。”唐允挑着眉头,得意洋洋的说道,不知是真是假。

    林沫沫瞬时间万念俱灰,她询问顾以寒会不会娶唐允的那一幕在此刻浮现在脑海之中。

    看她的意思,看她的意思,看她的意思。

    这句话在林沫沫心里不停的回荡,犹如魔音一般缠绕在她的耳畔,林沫沫久久失神,怔在原地。

    唐允看到林沫沫的反应很是欢喜。

    哼,跟我斗,你再修炼上个几年吧,今天穿的这么漂亮,是不是知道以寒要来,想勾/引他?哼,别痴心妄想了,只有我才能成为顾太太。

    唐允娇扭着身躯,故意一个踉跄,手中的酒杯脱手而出,里面的酒也是准确无疑的挥洒到林沫沫的旗袍之上。

    林沫沫回过神,慌忙的站起身来,失声大叫:“啊!唐允,你干什么?”

    由于林沫沫的尖叫,四周的人纷纷侧目,全部看向了她。

    唐允则是慢慢扭动着身躯,有些吃力的舒展开腰肢,柔弱的说道:“哎呀,林妹妹,你没事吧,姐姐刚刚扭到了脚,不是故意的,你可千万别生姐姐气啊。”

    哼!你可真会装,明明是故意的,现在却装的像个受害者一样,不愧是一线演员。

    唐允微微侧身小声的再次说道:“怎么?你以为我的演技是白瞎的吗?”

    林沫沫气得发抖,周边的人都认为唐允是无意间扭伤了脚,将酒洒在了自己身上,她知道现在不是理论的时候,所以没有说一个字,拿起自己的包包便走向了卫生间。

    唐允看着林沫沫离去的背影,嘴角浮现出一丝恶毒的微笑,透漏出阵阵寒意,将她精致的面容也变得越发的扭曲了。

    林沫沫在卫生间用纸巾擦拭着旗袍上的酒渍,可她发现怎么擦都会留下痕迹,索性决定不穿旗袍了,改换自己的连衣裙。

    还好刚才将衣服也带了下来,要不然自己这次可算是完蛋了。

    林沫沫换好衣服之后,又对着镜子补了补妆,随即转身出去。

    林沫沫刚才吃瘪,心里有些愤懑,自我安慰道:“唐允,你肯定是在嫉妒我穿着旗袍太美,所以你想毁了它,不过,我就算没有它,我也照样能秒杀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