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45 顾母来访
    ,精彩小说免费!

    番外45 顾母来访

    季相如面色此时也是十分难看,在自己要撩的女人面前被别的男人打了脸,换做是任何男人也会发火的,更何况是他,从小娇生惯养,出身不凡的季家公子!

    季相如微眯着双眼,咬牙切齿的吐出几个字来:“我要不是看你跟顾安有几分关系,我早对你下手了,还用的着你上门挑衅?”

    不过他的脸上很快爬上一丝狡黠:“你的女人?林沫沫是你的女人吗?看来我对她得用点心了。”

    在一辆加长林肯上,顾以寒冷着脸,手中拿着季相如送给林沫沫的玫瑰花茶,双眼紧紧的盯着林沫沫。不怒自威,看的林沫沫心里直发怵:“你不应该解释一下吗?“

    解释?我解释什么?我不过就是去做了一个采访有什么好解释的!林沫沫有些不服,对于顾以寒的**她早感到不满,只是一直隐忍着,不敢反抗罢了。

    “怎么不说话了,我刚可看见你跟他是有说有笑的,相谈甚欢。现在见到我却不肯张口了,你什么意思?”顾以寒也不管林沫沫心中作何感想,只是一味的逼问着。

    林沫沫依旧沉默,她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可说的,她觉得顾以寒根本是在无理取闹。

    顾以寒将装着茉莉花茶的包装打开,从里面拿出来一个精致的木盒,隐隐可以闻到淡淡的香气。

    “美好的花茶送给美好的你,可真是有情调啊,喝茶养生之道好像还是我教你的吧?说来真是可笑,用我教你的东西现在反过来侮辱我?林沫沫,你可别忘了,我们两个是拿过证的,你身为人妇,觉得这样做合适吗?”

    顾以寒彻底怒了,他将自己的心一点一点的放到了林沫沫的身上,却是得到这样的回报,他可真是不敢恭维啊。

    林沫沫也有些怒了,她又没有和季相如发生什么,顾以寒这样说真是太过分了。

    林沫沫压抑已久的内心,现在被顾以寒点了起来,像火山喷发似的,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顾以寒,你凭什么这样说?我被主编要求去做他的采访,做完之后他送我一些花茶怎么了?我拒绝?我可不是你,堂堂圣天集团的总裁,我需要工作,主编很明确的告诉我,如果这次搞砸了,我会被开除的,你懂不懂?被开除!呵,你当然不懂,你从小娇生惯养,哪里知道我们这种平民百姓的言不由衷。”

    林沫沫情绪激动的说着,眼中泛着阵阵泪光:“还有,请你不要侮辱我的人品,跟你拿证之后,我从来都没有做过任何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我林沫沫问心无愧。”

    顾以寒听了也冷静下来,刚刚他不过是有些气急,如果坐下来细想的话,就可以发现两人之间发生的一切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倒是你,你还知道我们领证了吗?你做的又是什么?对我有一点尊重吗?就算我们之间没有感情,但你也不能太过分了吧?当着我的面跟唐允就那么亲密,对我却不管不顾。我看你们两个那么要好,与其我们两个在一起都不开心,不如就这样离婚算了,正好合了你的意,让你和唐允双宿双飞。”

    林沫沫说到后面显得有些哽咽,滚烫的泪水在她的脸颊之上慢慢滑过,有一丝流到了她的唇边,落进她的嘴里,泪是那样的苦咸,就好似她的遭遇一般。

    原来她的内心还是在乎的,顾以寒之所以显得和唐允十分亲密,为的就是看到林沫沫吃醋,让自己知道林沫沫还是在乎他的,可是林沫沫一直强忍着没有说出来,顾以寒就以为这个女人根本不在乎自己,那么他就没必要再自作多情的那么关心林沫沫了。

    现在得知林沫沫以前的满不在乎都是装的,顾以寒心中还是挺欣慰的,和季相如一样,他的身边并不缺女人,但他喜欢林沫沫的直言不讳,清纯但具有头脑,而不是心计。

    林沫沫哭的像个泪人,顾以寒心生愧疚,但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他只好侧了侧身子,向林沫沫靠去,张开自己的臂膀,将她拥入怀中。

    “是我不好,让你伤心了。”顾以寒虽然遭到林沫沫的推脱反抗,但还是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林沫沫听到之后,愈发觉得委屈,却紧紧的抱住了顾以寒失声痛哭。

    “顾以寒,你这个大坏蛋,你太坏了,难道就不可以对人家好一点吗?我也只是个小女人,你怎么能这样欺负我呢……”林沫沫哭得泣不成声。

    顾以寒小心的安慰道:“以前是我不好,可我心里现在只有你一个人。”

    不过他说的都是实话,经过这一年多的相处,现在顾以寒已经对林沫沫有了不可言喻的情感。他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何时开始的,但来的却是那样澎湃,激荡。

    林沫沫趴在顾以寒的怀里,抽泣,哽咽,慢慢的安静下来。

    不多时,车子已经到了家门口,顾以寒用手轻轻触摸着林沫沫挂着泪痕的脸,慢慢的擦拭着:“好了,我们到家了。”

    顾以寒强有力的手将林沫沫的玲珑小手攥在手中,林沫沫完全可以感受到他手心的温度。

    顿时间林沫沫心里五味杂陈,说不上喜悦还是悲伤,为什么等到她都要绝望的时候,顾以寒才转身将摇曳的爱火护住,让它熄灭不好吗?起码自己不用再为感情的事情伤心欲绝。

    林沫沫没有说一句话,表情有些木讷,对顾以寒刚刚所说的话有所怀疑,机械般迈出步子,跟着顾以寒走着。

    房门打开的那一刻,顾以寒停下了身子,静静的看着前方,有些错愕,不敢相信的带着疑问,喊出一句:“妈?”

    站在房间内的一个女人转过头来,看向二人,平静的说道:“你们两个回来了?”

    林沫沫猛的抬头,闭口翘舌,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前方。

    顾以寒的母亲?她怎么会来?顾以寒怎么也没提前跟我说一声,还是他自己也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