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54 怎么决定随你
    ,精彩小说免费!

    番外54 怎么决定随你

    季相如怎么说也算是阅女无数,自然知道这种情况下是她不想让自己送她回去,尽管季相如有些担心林沫沫,但害怕引起林沫沫的不满,所以也没有勉强。

    “既然这样,那你路上小心。”说着将桌面上的锦盒递给了林沫沫。

    “这是我最近读过的一本书,我觉得很不错,所以送给你。”他的助理前思后想,不能太奢华,还得有内涵,最后为季相如准备了一本有意义的书。

    “嗯,谢谢季总了。这次真是抱歉,下次我们再聚。”林沫沫本来想拒绝,但这份礼物属实没有合适的理由,总不能说自己不喜欢读书吧。

    “没关系,下次再会。”季相如心中想着,她拒绝自己是因为顾以寒吗?

    当林沫沫回到家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顾以寒正坐在客厅等着自己。

    她一进门就迎上了顾以寒暗褐色的眸子,如幽潭般深邃,他十指交叉,两个大拇指抵在一起,强势霸道的吐出寥寥几字:“干什么去了?”

    林沫沫像只受惊的小兔子,变得急促不安,怎么说?说实话?万一他怒了怎么办?

    可是不说实话,万一被发现了岂不是更严重?

    “我去做了采访,然后去应酬了一番。”林沫沫抱着一份侥幸心理,含糊其辞的说道,希望可以蒙混过关。

    “跟谁?”其实顾以寒打电话给林沫沫公司主编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个大概,他之所以问林沫沫,也只是想听听她会怎么说。

    林沫沫深吸一口气,决定实话实话,反正自己也没有做错什么。

    “季相如。”林沫沫随后又解释道,“是主编让我去送今天的报道的,后来他说请我吃饭,我拒绝了,但没成功,所以就去了,看到你的电话,没吃完我就赶回来了。”

    嗯,很诚实,你幸好没有撒谎,要不然你会受到我的惩罚的。

    解释?是不想让我误会吗?

    “嗯,还要不要再吃一点?”顾以寒嘴角微微的噙着弧度,朝着林沫沫问道。

    林沫沫有些搞不懂顾以寒的用意,这是在讽刺我还是只是单纯的问我还要不要吃一点?

    “我不吃了,晚上吃太多不好。”不管顾以寒心中想着什么,反正选择不吃肯定错不了。

    “嗯,既然不吃了,那你坐下来我们谈谈。”顾以寒抬起手臂向林沫沫示意,让她坐到自己身边来。

    谈谈?谈什么?上次就说谈谈,结果给谈崩了,这次又会怎样?

    虽然林沫沫心中有些不乐意,但还是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谈什么?你说吧。”

    “今天早上我妈叫我去书房你也知道。”顾以寒故意卖关子的停顿一下,想要看看林沫沫是什么反应。

    林沫沫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双眉不自觉的颦蹙起来,这是要跟我摊牌,离婚吗?不对呀,顾母不是已经将他们传家玉镯交给我了?那他们在书房说了些什么?

    顾以寒脸上笑意更深,这傻女人看来还是蛮在乎的嘛。

    “我妈不知道咱们两个的关系,所以她想要和你的父母见个面,以后也好多亲近亲近。”

    “啊?和我父母见面?”林沫沫心中一紧,不由得慌了。

    这可怎么办?当初家里逼得紧,我一个冲动才和顾以寒领了结婚证,我都还没好意思跟他们说呢,这要见面了,我要怎么解释和顾以寒已经结婚一年的事实啊?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有些唐突,但是我也想不出其他办法。”

    “关键是我父母都不知道我们两个结婚了!我要怎么解释这一切?”林沫沫有些无奈,早知道这样,当初和顾以寒结婚的时候,就应该告诉父母的,省得现在这么麻烦了,还得编理由,用谎言欺骗。

    “那就是你的事了,和我没有关系。”顾以寒用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语气说道,好像有意要看林沫沫难堪的样子。

    看到顾以寒嚣张欠揍的样子,林沫沫恨的牙根直痒。

    “你什么意思!是你妈要见,又不是我妈要见,你不帮忙就算了,居然还在看我的笑话,再说了当初领结婚证也有你的份,你怎么不替我想想办法?”林沫沫理直气壮的说道。

    “如果你不想做顾家的媳妇,你可以把玉镯再还给我母亲,当然了请神容易送神难,至于你能不能还回去,我可就不知道了。”

    顾以寒的嘴角露着邪邪的笑容,让林沫沫看了恨不得上去给他两脚。当然林沫沫也只是在心中想想而已。

    “哼!你算什么男人啊,自己的老婆有困难你都不帮忙想办法,有你这样的吗?”林沫沫试图激着顾以寒,让他帮自己出谋划策。

    显然顾以寒是不会吃林沫沫那一套的,一语点破其心中所想:“你最好别用激将法,我到时候要是真被你激了,最后倒霉的肯定是你!”

    最后倒霉的肯定是你!

    ……

    最后倒霉的肯定是你!

    这句话像魔音一样在林沫沫的脑海中无限环绕着。

    每次顾以寒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林沫沫身子都不由得一抖,这是顾以寒给林沫沫留下的阴影!后遗症!

    看着林沫沫有些委屈,脑袋低垂着,手臂也无力的瘫软在沙发上,顾以寒话锋一转,接着说道:“其实呢,你想让我帮你出主意,也不是不可能。除非……”

    林沫沫听到顾以寒愿意给自己出主意,顿时间精神大振,凭借顾以寒的头脑,他的办法十有**能够解决自己的问题。

    林沫沫猛地坐起身来,问道:“除非什么?”

    “除非,今晚你把我伺候好了,到时候我心情一好,帮你出个主意,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顾以寒眼中闪着精光,说道。

    厚颜无耻,问你个问题你都要想着占我便宜,你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赖?

    林沫沫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朝着顾以寒扬了扬,一副随时都有可能冲上去的样子,说道:“我专治你这种色~狼!”

    “你自己想想吧,怎么决定随你。”说着顾以寒站起身来,走进了林沫沫的卧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