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55 我就是在外面睡不着
    ,精彩小说免费!

    番外55 我就是在外面睡不着

    林沫沫心中一阵霹雳,跟顾以寒赌着气,有没有搞错,竟然这样子!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妥协吗?不可能!大不了我今天晚上睡客厅沙发,正好我的韩剧还在更新呢!

    林沫沫朝着自己的房间瞪了一眼,仿佛自己透过门,可以瞪到顾以寒。

    “哼,本小姐要去洗澡了,然后享受我的韩国思蜜达的熏陶。”林沫沫洋洋得意的说道。

    不多时,林沫沫已是洗漱完了,穿着粉嫩的睡裙,坐在电视机前,不停的换着频道。

    没有想象中的韩国思蜜达,也没有柔软舒适的大床,林沫沫有些坐不住了,想要回到自己的卧室,可是她又不愿低头。

    要是我回去了,不就代表着我认怂了?不行,我一定要坚持住。

    林沫沫索性关了电视,拿出一条毯子盖在了自己身上。

    睡吧睡吧,明天起来又是一条好汉。

    林沫沫在沙发上辗转反侧,一闭上眼就想到要跟自己的父母摊牌的事,她怎么能够安然入睡。

    她呼的坐起身来,将毯子胡乱扔在沙发上,抱怨道:“沙发一点都不舒服!凭什么你睡到我卧室,我就睡到沙发上!哼!”

    其实她已经妥协了,只不过是不愿承认罢了。

    林沫沫蹑手蹑脚的走到自己的卧室门口,轻轻的推开了门,明明是回自己的卧室,却偏偏还要像做贼一样。

    林沫沫从门缝之中偷偷观察着顾以寒,他在床上动也不动,想必是睡着了吧。

    咔嗒的一声,林沫沫走了进去,将卧室的门轻轻关上。

    她抿着嘴,尽量不让自己的呼吸声太重,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朝着自己向往的大床挪着步子,生怕发出一点儿声响。

    她刚刚爬上自己梦寐以求的大床,还未来的及享受安逸舒适,就被猛然翻过身来的顾以寒吓了一跳。

    “啊……”

    他怎么没睡?还是我刚刚把他吵醒了?

    “你喊什么?”顾以寒暗淡着眸子,不满的问道。

    被你吓的都快要精神失常了,我能不喊吗!

    “我…我……没什么。”林沫沫心中抱怨着,却不敢说出来,她可还得靠顾以寒帮自己出主意呢。

    “想通了?”顾以寒嘴角露着一道邪魅的笑意,饶有兴致的问道。

    想通个毛线!我就是在外面睡不着才进来找你的,你少在这得意。

    顾以寒见林沫沫闭口不言,笑了笑,接着说道:“你最好主动点,要不然我一会儿改变主意了,可没人帮你想办法了。”

    虽然嘴上顾以寒说是让林沫沫主动,但他的手赫然已经挽住了林沫沫的腰肢。

    林沫沫的身子猛的一抖,欲做反抗,却被顾以寒的那只强有力的大手死死扣住。

    “你今晚最好乖一点。”顾以寒一个侧翻,便将林沫沫压在了自己身下,开始进行着下一步动作。

    不知过了多久,林沫沫的娇/喘声停了下来,顾以寒轻拂着她的脸颊,朝着她那薄弱的唇吻了一下:“表现的不错。”

    顾以寒像是学前班老师夸着幼儿般夸着林沫沫。

    林沫沫有些吃痛,自己的身上已是劣迹斑斑,被顾以寒折腾的不轻。

    “你现在可以说该怎么办了吧?”林沫沫柔弱的说道,显然还没有从刚刚的翻云覆雨之中恢复过来。

    “这,你就不用管了,你父母那边我会处理好的。”顾以寒躺在床上,整条手臂环抱在林沫沫的腰肢。

    林沫沫总感觉自己被骗了,如果她不过来,顾以寒一定也会帮自己处理,想着她推开顾以寒在自己身下的手,用被子将两人隔开,嫌弃之色尽显在脸上。

    顾以寒脸上挂着轻挑的笑容,侧过身,双臂将林沫沫一下子揽到怀里:“你刚刚可是叫的很舒服啊。”

    “顾以寒,你,无耻,下流。”林沫沫心中气急,面色不由得娇红,在顾以寒的怀里不停的扑腾着。

    顾以寒双臂暗暗用力,将林沫沫抱的更紧了,开口说道:“开个玩笑,至于这么激动吗?”

    也许是林沫沫觉得累了,或者是她知道挣脱不了,不想再做无用功,她安静下来,整个人都蜷缩在顾以寒怀里。

    顾以寒用手抬起林沫沫的下巴,深情自若的盯着林沫沫眨巴的双眼,淡淡的说道:“我以后不会涉足你工作上的事情。”

    林沫沫的瞳孔猛的放大,不敢置信顾以寒所说,这,这是他妥协了吗?

    说完顾以寒在林沫沫毛茸茸的头上轻抚几下。

    顾以寒竟然做出了让步!自己竟然可以改变顾以寒的想法!太不可思议了。

    林沫沫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她心中想着:这么说来,我在他心中还是有不轻地位的。

    那么他和季相如之间有什么矛盾呢?

    林沫沫几次想问都没能问出口,她想着还是问季相如吧,万一她要因为这件事,惹怒了顾以寒,到时候她可吃不了兜着走。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早点睡吧。”顾以寒的手在林沫沫的背上有规律的轻拍着,声音之中也没有往日里所带的强势,尽显温柔疼爱。

    林沫沫此时觉得顾以寒的怀抱异常温暖,完美无缺的将她袭裹,困意也随之泛了上来。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相继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林沫沫便去了公司,她发现今天同事们看自己的目光带着异色,难道又发生什么事了?

    林沫沫心里上升起不好的预感,果然她刚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就被和自己平日里关系还算不错的文冰蕊叫住了:“林姐,主编叫你一会儿去他的办公室。”

    林沫沫柳眉微蹙,朝着那人小声的问道:“你知不知道主编找我干吗?”

    文冰蕊也是压低了声音,眼角带着略微的喜色:“我听说是给你升职加薪呢,林姐到时候可别忘了我啊。”

    听到这里,林沫沫的眉稍稍舒展,但心上却没有任何喜悦,主编不找我麻烦就行了,升职加薪倒是无所谓。

    她心中想着,早死早超生,不管好事坏事,先去了再说吧,何必一会儿呢。

    林沫沫迈着忧郁的步子走了过去,随即推开了主编所在办公室的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