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70 人家错了
    ,精彩小说免费!

    番外70 人家错了

    “你先听我说完。”顾以寒顿了顿接着说道,“其实当年叶凌天和你母亲离婚是安可慧精心安排的,你也是被她偷走之后丢弃的。而你的亲生母亲也因为这件事,得了忧郁症,郁郁寡欢,以至于生了你弟弟都不见好转,最后服毒自杀了。”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假的?”林沫沫情绪激动的跳了起来,朝着顾以寒问道。

    “你先坐下别着急,听我说完。”

    顾以寒眉头微皱,最终还是接着说道:“叶凌天还算有良心,他将公司百分之十的资产以你生母的名义捐给了慈善机构,而且他说的也都是真的,你被丢了之后,他确实派人找过,这么多年来也一直没有间断,虽然力度不是很强,但他还是用心了。

    你弟弟刚发病的时候,我还好奇他为什么不将你弟弟送到丹心医院,毕竟那里的设备和技术都要比其他地方强上不少,派人调查之后才发现,叶家中有人从中作梗,但具体是谁也说不准,我想他们一定是想让你弟弟死,分走属于他的那部分财产。”

    他一直在找我?几十年来从未间断?那么说是我错怪他了?

    “安可慧!一定是安可慧,她将我丢弃,逼死我亲生母亲,肯定都是为了叶凌天的家产,对,肯定是她要害我弟弟。”

    林沫沫气急败坏的说道。她觉得安可慧真是好狠的心,为了钱竟然可以做出这种事来,母亲的死和她有逃不掉的关系,而且当初要不是自己幸运被养父母捡到,她很有可能也死了,为了财产,你就忍心伤害两条生命,你好毒的心啊!

    “这也不一定,叶凌天的公司我也派人调查了,这是一个姓氏集团,叶凌天虽然拥有最大的股份,但也不足百分之五十,如果你弟弟死了,叶凌天家中再无男丁,他们在董事会也会提议拿走你爸爸一些股份,所以其他人也有害你弟弟的可能。”

    相比林沫沫,顾以寒显然是平静不少,冷静的分析着整件事情。

    林沫沫被顾以寒这么一说,觉得顾以寒说的很对,面对价值巨额的股份,叶家之人难保没有异心。

    “那你说会是谁要害我弟弟?”林沫沫带着疑问看向顾以寒。

    “这个我目前也不能确定,但我知道,害你弟弟的一定是叶家的人。”顾以寒笃定的说道。

    “为什么?不会是叶凌天生意场上的敌人呢?如果我弟弟死了,叶凌天也会被分走一大部分财产,这不正是他们想看到的吗?”林沫沫再次问道。

    “这你就想多了,生意场上最忌讳这种事,如果让别人知道了,谁以后还敢跟你合作?”顾以寒回答道。

    “嗯?你不也是经常对自己的敌人下手吗?怎么别人就不能了?”

    “我那是铁血手腕,怎么能跟阴谋设计相提并论呢!”顾以寒有些怒了,林沫沫竟然这样问,心里是不是觉得我就是那种人啊?

    “额,我不了解嘛,你别生气。”林沫沫见顾以寒面色都变的铁青连忙说道。

    “我现在担心的是你明天的手术,我害怕他们会继续动手,不过我已经交代过了,应该不会出什么差池。”顾以寒淡淡的说道。

    “嗯,我才不害怕呢,不是你说的吗,不管怎么样我都还有你。”林沫沫说着往顾以寒面前一凑,朝着顾以寒压了下去。

    顾以寒正失神想着林沫沫的事情,一个措不及防的被她压倒在沙发上,林沫沫一下子跳了下来,摇了摇头,开着玩笑的说道:“唉!看来你也是靠不住的,这么容易就倒了。”

    顾以寒猛地被林沫沫说的提起了兴致,嘴角划起一个弧度,朝着林沫沫伸出了自己的大手。

    顾以寒一把就将林沫沫抓住了,随后手臂暗自用力,将林沫沫拽到了自己的怀里。

    林沫沫被故意的举动吓得惊慌失措,想要挣脱却死活逃不出顾以寒强有力的铁臂,大声的喊道:“顾以寒!你放手,你要干嘛?”

    林沫沫现在肠子都要悔青了,她见自己将顾以寒惹的不悦,本来想跟他开个玩笑,逗他一下,活跃气氛,没想到羊入虎口,自己送上门了。

    “我要干嘛?你不是说我靠不住,容易倒吗?我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金/枪不倒!”顾以寒嘴角勾起邪恶的笑容,让林沫沫看了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我真是作啊!没事跟他开什么玩笑。

    林沫沫惊呼道:“顾以寒,我错了,你放过我吧,我明天可还要做手术呢。”

    顾以寒当然知道,他不过是故意挑逗林沫沫的,顾以寒手上动作没有停,仍是肆无忌惮的揉捏着,同时他的薄唇也凑到林沫沫的香颈之上,或深或浅的吻着。

    “顾以寒!停下来,快停下来。”林沫沫有些慌了,这么下去她一定会被顾以寒吃的干干净净。

    顾以寒猛地抬头,双眼紧紧盯着林沫沫,笑着说道:“要想我停下了也可以,你肉嗲嗲的跟我说老公,我错了,等我手术过了我再让你玩。”

    林沫沫听了面色一红,不是吧!让我说这种话,我怎么能说得出口啊。

    “嗯?你是不答应是吧?那我只好继续了。”顾以寒说着作势要接着亲吻,吓得林沫沫连忙躲避,“我说,我说。”

    “老公,我错了,等我手术过了我再让你玩。”林沫沫的声音极小,像蚊子一般哼道。

    “你确定我能够听到见?当然你要是不想喊我也不勉强。”顾以寒眼睛弯弯,笑容充满了邪魅。

    “老公,我错了,等我手术过了我再让你玩。”林沫沫呼出一口,重新说了一遍,声音比刚才大上了不少。

    “你好像忘了我的要求是吗?”顾以寒仍然觉得不满意,接着说道。

    “我!”林沫沫心中气极,可是无奈自己现在被顾以寒紧紧抓住,所以只能强忍着内心的不满,娇哼道,“老公,人家错了,等我手术过了我再让你玩,好不好啦?”

    林沫沫面红耳赤的说完,羞愧的闭上了眼睛,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还是以那样的语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