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107 不愧是资本家
    ,精彩小说免费!

    番外107 不愧是资本家

    顾以寒听到之后,吻得更加卖力,富有弹性的舌头在林沫沫的嘴中肆无忌惮的游着,仿佛要将每一块领地都占为己有。

    林沫沫此时此刻被吻的麻木,脑海之中一片空白,不自觉地回吻,重重的吮吸着那灼热的火舌。

    慢慢的,林沫沫将自己的舌头一点一点放入顾以寒的冷唇之中,又突然像一只惊慌失措的小兔子进错了巢穴,猛地收回,如此反复,后来发现原来狼的巢穴也是那样的温暖,便大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顾以寒强行压着自己内心的欲/火停了下来。

    直到此时,林沫沫才感觉到舌头被顾以寒吻的生疼,带着一丝埋怨看向顾以寒,还未说出话来,便可以清楚的看到顾以寒的那杆长枪将黑色的长裤顶到了一个高度。

    林沫沫的脸猛地一红,闭上了双眼。

    顾以寒却不以为然的笑着:“怎么?刚刚你可不是这样子的。”

    被顾以寒这么一说,林沫沫更加不好意思起来,同时心中更加抱怨,都怪你,我是被逼的,要不是你,我怎么会那样……

    见林沫沫娇羞的样子,顾以寒有满满的成就感,脸上更是露出一道不多见的笑容,不过顾以寒也并未再挑逗林沫沫,轻咳一声,随后说道:“我今天去给晚晚买衣服的时候碰到他那个前男友了。”

    “啊?”林沫沫有些吃惊,据她了解,林晚晚的那个男朋友是因为钱的原因,找了新欢,他再次见到林晚晚肯定会为难她的,不过想到顾以寒就在旁边,自己的妹妹又怎么可能被人欺负。

    “怎么回事,快跟我讲讲。”林沫沫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吃力的坐了起来,朝顾以寒问道。

    顾以寒便讲述了白天他和林晚晚碰到白馨蕊的事。

    林沫沫听完之后不由得的感叹道:“哼,恶人自有恶人磨,谁叫她欺负晚晚呢?活该。”

    林沫沫和林晚晚的关系是极好的,听到妹妹受气的时候,林沫沫差点跳起来。

    “你说谁是恶人?”顾以寒眼神一冷,朝着林沫沫说道,同时作势要再次亲吻她。

    吓得林沫沫连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我不是说你,我是在说……在说那个姓白的,对,就是在说她,她因为欺负晚晚,所以是恶人。”

    “那你嘴中的另外一个恶人呢?”顾以寒咬住这点不放,双手抓住了林沫沫的手腕,接着问道。

    “我,我不是在说你,我,我是在说晚晚,她有你以后是第二个恶人。”林沫沫连忙找了林晚晚来当替罪羊,晚晚啊,你可别怪姐姐,姐姐也是没有办法啊,可不是真的要说你。

    “哦?你说晚晚是恶人?好,我明天就告诉她。”顾以寒一脸邪笑,不怀好意的说道。

    他原本也没打算对林沫沫怎样,也只是想跟她开个玩笑,逗她一下,没想到她自己乱了阵脚。

    卑鄙,无耻,下流!

    林沫沫心中不由得骂道,她真是要被顾以寒气死了。

    说就说吧,说了大不了让晚晚明天说我一顿,也好过让你折磨我。

    “你今天给晚晚买衣服花了多少钱?”林沫沫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朝着顾以寒问道。

    “怎么你要还我吗?”顾以寒反问道。

    “当然了,我们当初可是讲好的,我不会花你钱的。”林晚晚一脸严肃,十分认真的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想想。”顾以寒托起了下巴,望向天花板,随后说道:“应该是四万多吧,看你一脸诚意,这么想给我还钱,这样好了,就算做五万吧。”

    “咳咳咳,什么?五万?买的金镶钻的衣服啊,这么贵?”林沫沫听到后不由得唏嘘,一下子就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

    同时林沫沫小声的嘟囔道:“哼,你都这么有钱了,还坑我,四万一也是四万多,凭什么给我算到五万啊,果然所有的资本家都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跟吸血鬼一样,压榨着我们。”

    顾以寒隐隐约约听到林沫沫的抱怨,但听不真切,于是问道:“你说什么?”

    林沫沫连忙回答:“没…没什么,我在想什么时候才能把欠你的还清。”

    顾以寒笑了笑,饶有深意的说道:“嗯,其实我有一个办法,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啊?什么办法?”林沫沫不明白顾以寒所说,带着好奇问道。

    “有人以前就有过先例。”顾以寒故意卖着关子,停了下来。

    “什么先例?”林沫沫再次追问道。

    “欠债肉偿。”顾以寒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觉得这样是最好了,这样吧,我看你还算勉强看的过眼,就算你一次一万吧。”顾以寒接着说道。

    “一次一万,我欠你……”林沫沫心中开始盘算,但很快反应过来,“顾以寒,你怎么不去死!你等着吧,我迟早会通过自己的努力把钱还给你的!”

    哼!那样做跟那些女人又有什么区别?真是太过分了!

    “哎,不知道这笔钱又要还到猴年马月去了。”顾以寒摇了摇头叹息道。

    “哼,不过是胜天集团的总裁,一点儿都不辱没资本家的名头。”林沫沫心中气急,没好气的说道。

    这次顾以寒可是听的真切,不过他并不生气,既然你这么说我,可就不能怪我无情了。

    顾以寒一脸严肃,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样子,朝着林沫沫说道:“好,既然你都开口了,那我就好好跟你算算,现在银行的利息是……黑市上的利息是……我就给你折个中,你只需要给我……然后……”

    顾以寒这么多年可不是白混的,能在胜天集团的公司里在总裁的位置上坐稳,没有点真才实学是不可能的。

    林沫沫听到顾以寒说出一大串的数字后猛的头疼,哪里有心去听顾以寒说的对不对,只是一个劲的抱怨。

    真是的!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堂堂国内第一大财团的掌门人,现在竟然跟我一个小姑娘算利息什么,你也好意思,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