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110 太变~态了
    ,精彩小说免费!

    番外110 太变~态了

    嗯,不错,不错,这几句写的都挺有意境,想来林沫沫肯定会喜欢吧。

    我要不要往本里夹个钻戒,这样是不是更浪漫一些。

    不行,我看还是算了,万一林沫沫觉得我唐突可就不好了。

    季相如看的入神,根本不知道文生已经来了,自顾自的点头又摇头。

    季相如的一番动作对他来说倒不要紧,但看的文生是冷汗连连。

    季总这倒底是什么意思啊,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

    文生想了想,开口解释道:“季总,您看,我是在策划部门的,成绩也一直不错,文学并不是我擅长的方面……”

    文生话还未说完,便被季相如给打断了:“听说你大学是学美术专业的?”

    季相如嘴角含笑,向文生问道。

    文生听了以后,就感觉到一阵不好,再看季相如脸上的笑容,冷的文生发寒。

    “季总,是的,我大学确实是学美术专业的。”

    季相如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脸上笑意更甚:“来,给我在纸上画个丘比特出来。”

    季相如说着,随手将桌子上的文件向文生一推。

    “啊?”文生不敢相信的瞪大了双眼,季总这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吗?叫自己来是为了给他画爱神丘比特?

    季总,不会……不会是弯的吧?想要把我那什么了吧?不能够啊,刚刚季总还叫人给他想情话呢,难道是为了掩人耳目?

    文生脑洞大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

    “你不会画?”季相如眼中闪过一道异色,朝着文生问道。

    “额,会画,会画。”文生连忙答道,向前几步坐到了座椅上,拿起笔便画了起来。

    “季总,我画好了,您请过目。”文生将画好的爱神递给了季相如,总感觉心里怪怪的。

    “好,我来看看。”

    季相如接过了画,自顾自的欣赏起来。

    “嗯,画的很好。”话罢季相如将那本写满了情话的密码本递给了文生。

    文生吓得连连后退,我擦,不是吧?真被自己猜中了?

    文生吞了吞口水,生硬地说道:“季总,我也是有妻儿的人了,您看……”

    季相如笑了笑,朝着他说道:“没事,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一点儿也不介意。”

    “……”季总,您不介意,我介意啊!我还是雏菊呢,您这,不是要我的小命吗?我容易吗我,好不容易进了这么一家公司,以为自己能够展翅高飞了,没想到先把自己给搭进去了,我……你……

    “季总,您就看在我为公司尽心尽力的份上,放过我吧,在咱们公司,比我好的人多的时,您还是去找别人吧。”文生此时差点都要哭了,自己怎么就那么倒霉啊。

    “我听助理说全公司上下属你最好了,你就别再拒绝了。”季相如有些无语,不就是画个画嘛,我看你刚刚画的也挺好的,怎么现在这么怂了,就算是画的不好,我也不会吃了你啊,至于这样吗。

    你这个死助理果然没按什么好心,我说你一点儿能力都没,怎么会坐到总裁助理的位子上呢,原来是早就知道季总的爱好,可是你搞就搞吧,干嘛非扯上我啊。

    文生现在彻底无语了,这是把自己往死了逼啊,不行,为了我的清白之身,还有我的菊花,我得跑,就算工作丢了,也比现在强吧。

    想着文生就转头,朝着门口就冲了出去,谁知道他还没走到门口,办公室的大门便被推开了。

    文生惊谔地连连后退,因为走进来的正是季相如的助理。

    “怎么?完了?”季相如的助理看到文生向外走去,于是笑着问道。

    “没有,他好像有点紧张。”季相如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

    季相如的助理翻了个白眼,拍了拍文生的肩膀说道:“这有什么好紧张的?一看你就是为季总办事办的少,实在是我不行,要不然我就自己上了。”

    同时季相如的助理侧身朝着文生小声的说道:“这么好的事,季总刚一发话,我可就找你了,你可要给点力啊,别让我丢脸。”

    你特么的确定这是好事?想想我都觉得廉耻,你怎么能说得出来呢。

    “你干这种事干多了,还是你来吧,我感觉我不行。”文生连连摆手,现在想跑肯定是跑不掉了,就算跑不掉我也不能向他们妥协,实在不行,我就报警!

    “你开什么玩笑,我又不会画丘比特,我要能干早就自己干了,还用的着你?”听到文生说的,季相如的助理脸上露出一丝不悦,幸好文生的声音很小,要是被季总知道,自己肯定会因为办事不靠谱的挨上一巴掌。

    “没事啊,你不会我可以教你啊,现在就教也行啊。”文生连忙接着说道。

    “你是不是有病?这来的急吗?我要知道你这么不靠谱,才不会找你,你现在就说画不画?不画就给我卷铺盖滚蛋!”季相如的助理现在有些怒了,平日里看着这小子倒也挺沉稳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呢?

    我有病?到底是谁有病啊,我不做那种事就说我不靠谱,怎么……

    “等等,你说什么?画?画什么?”文生猛的醒悟过来,好像是自己误会了。

    “画什么?丘比特啊!季总没跟你说吗?”季相如的助理没好气的回答道。

    “到底能不能画?不能画换人!”此时等待着的季相如已然耐不住性子了,朝着窃窃私语的二人说道。

    “能画,当然能画!”文生连忙答道,同时朝着助理,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刚刚是我搞错了!”

    话罢文生再次朝着季相如跑了过去,坐到座椅上,拿起画笔在密码本上开始认认真真的画着。

    “搞错了?搞错什么?”助理显然没有明白文生的意思,自言自语道。

    助理走上前来,在文生的背后默默观察,不时的点着头,嗯,不错,不错,这下季总应该满意了吧?

    不知过了多久,文生停了下来,收了笔,将密码本恭恭敬敬的推向了季相如。

    季相如看过后,发现此时画的比上一副画的更好,仿若整个爱神就站在自己面前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