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152 帮我买套内~衣
    ,精彩小说免费!

    番外152 帮我买套内~衣

    唐允听了叶倩所说,再加上叶倩本来就过人的演技,唐允直接将其所说全部当真,而且内心之中将她划到了自己战友的位置。

    “你有什么好的计策?”

    唐允此时对叶倩已经没有了疑心,哪里知道她是要拿自己当枪使。

    “这样……”

    随后叶倩向唐允靠近,二人开始窃窃私语。

    林沫沫此时躺在一张梨木大床上,动了动自己的手指,感觉有些麻木,随即睁开了朦胧的眼睛。

    她刚一睁开眼,便看到顾以寒睡在自己的身边,而他的手更是将自己抱得死死的。

    什么!我怎么……这是什么情况。

    林沫沫卖力地回想着所发生的一切。

    我好像喝醉了,梦到顾以寒,然后……然后强/迫他,再然后……

    啊!

    林沫沫猛地想起自己和顾以寒在梦中好像还那个那个了。

    林沫沫赶紧将自己这边的被子一点一点地掀起。

    我……

    林沫沫掀开被子,便看到了自己洁白的肌肤,额角不由地流下一滴滴冷汗。

    意思说这一切不是梦,都是真的?不会吧!

    林沫沫瞳孔无限放大,不敢相信地看向了一边。

    那……那是被撕开的婚纱?

    林沫沫的大脑被一片空白充斥了,自己脑海里浮现的种种都不是梦,而那婚纱便是铁的事实。

    我……

    怎么会这样,那我岂不是……强/迫顾以寒跟自己那个了?

    呸!什么强迫嘛!这分明是我主动送上门的!最后还不是被顾以寒占了便宜,吃得干干净净?

    我怎么这么蠢啊?怎么会以为是在做梦呢?

    林沫沫此时面色娇红,被自己所作所为都快要蠢哭了。

    她看向一旁的顾以寒。

    嗯,还睡着。

    然后轻轻地掀开被子,爬了出去,顾不得穿鞋,便蹑手蹑脚地跑了出去。

    “呼!我干了什么,怎么这么傻啊,喝酒真是耽误事,以后不能喝了。”

    林沫沫出了房门,这才松了口气,同时用在在自己晕晕沉沉的脑袋上敲了敲,抱怨着自己。

    林沫沫径直走到了洗手间,将自己的身体洗了个干干净净,这才裹着浴巾出来。

    “啊!你怎么……怎么醒啦?”

    林沫沫刚一出卫生间的房门便看到了顾以寒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吓得她不由得一抖。

    这一抖,便将浴巾抖落到地板上。

    顾以寒寻声望去,将头侧过以后便发现了林沫沫正一丝不挂的站在自己的面前,顾以寒眼睛闪过一道精光,朝着林沫沫淡淡地说道:“嗯?你这是在诱~惑我吗?”

    “啊?”

    林沫沫有些不明所以,但她发现顾以寒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让她好生难受。

    有那么好看嘛?不就是一条粉色的浴巾嘛,你要是喜欢,明天我给你也买一条好了。

    哎,现在还是快点跑吧,就裹了个浴巾,万一这家伙一会儿兽/性大发,那可了不得。

    林沫沫想着便抬起了脚步,准备逃离现场。

    嗯?

    林沫沫感觉脚下软软的,下意识地低下头,发现正是那粉粉的浴巾。

    林沫沫在朝自己身上一看,什么都没有了。

    “啊!流~氓!你看什么看!”

    林沫沫慌慌张张地捡起浴巾,将自己迅速裹了起来。

    “又不是我给你摘下的,再说了我还以为是你故意将浴巾脱了的,做出这样诱/惑我呢。”

    顾以寒听到以后嘴角勾起一道邪笑,调戏着林沫沫说道。

    “我诱~惑你?你少来了,你就是占我便宜。”

    对于顾以寒的无赖,林沫沫瞪着眼睛看着他出言反击着。

    “你不会?那刚刚是谁主动又是脱衣,又是亲我的?那叫一个妩媚!”

    “你……我……”

    林沫沫听了,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跟,慌慌张张地跑开了。

    “这笨女人都办了婚礼了,怎么还这样。”

    顾以寒看着林沫沫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同时也站起了身,朝着卫生间走去。

    “不过我喜欢。”顾以寒边走边喃喃自语道。

    林沫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锁上了房门以后,靠在门上喘~息着。

    哎呀哎呀,羞死了!我怎么这么笨啊!

    林沫沫一个劲地抱怨着自己智商不在线,可是她也很无奈啊,天生的,没办法啊!

    然而很快她就意识到一个很严峻的问题,她没有衣服耶!

    这是二人的新婚房,顾以寒为林沫沫特意准备的,林沫沫也是第一次来,所以林沫沫自然不会带衣服过来。

    当她拉开衣柜以后,一下子懵了,竟然是空的!

    她觉得顾以寒一定是故意的。

    怎么办呀?没有衣服我穿什么呀?婚纱?开什么玩笑,那婚纱早就被顾以寒撕破了。

    林沫沫正头疼的时候,突然手机铃声响了,一看,是林晚晚打来的。

    哎,还是亲妹妹靠谱啊,让她给我送一套过来。

    “喂?晚晚啊。”

    林沫沫接了电话,激动地说道。

    而林晚晚在电话的另外一头却有些尴尬:“喂,姐,那个……你,忙不忙啊?”

    在林晚晚心中想着,这会儿时间,姐姐和姐夫说不定在干着什么呢!

    “啊?不忙啊,怎么了?”

    其实林沫沫的潜台词是我不忙,你快来找我,给我送衣服。

    “奥,那就好,那就好,秦宇给我打电话说查到害你的人了,还说让我先不要告诉你,等他替你报了仇,他自己告诉你。”

    “什么?是谁?算了,你直接来找我吧,来了再说,我先给秦宇打个电话,不要让他乱来。”

    林沫沫听到后,大吃一惊,秦宇竟然查到是谁害自己了,还要去给自己报仇,开什么玩笑,就冲秦宇那脾气,去了还不得冒出什么事来?

    “对了,来的时候给我带一套衣服,这里是新房,我也没准备。”

    林沫沫朝着妹妹交代道,同时她猛地想起自己的内~衣也被顾以寒给撕破了,只好尴尬地再次开口:“那个……再帮我买套内~衣来,我一不小心洒上酒水了。”

    说完林沫沫赶紧挂了电话,生怕妹妹多问自己一句。

    “内~衣?”

    林晚晚有些好奇,喝酒怎么会洒到内~衣上去呢?脱了衣服喝的?

    随即林晚晚脸上多了一道邪恶的笑容,自言自语地说着:“我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