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158 打赌
    ,精彩小说免费!

    番外158 打赌

    接下来的几件商品,顾以寒并不觉得有什么出众的,所以也一直没有出手,倒是刘涛以三百万的价格拍了一个紫砂壶,笑着称道:“自己在办公室有时候一天忙得要死,有时候却闲得要命,正好买个茶壶,在闲的时候泡上一两壶。”

    林晚晚听了,瞬时间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这绝对是有钱烧的:“你的心可真大,你也不怕哪天摔了。”

    林晚晚一向是大方开朗,碰到厚脸皮的刘涛,自然是如鱼得水,再加上秦宇,三个人真的可以演一台戏了,三人刚刚在包厢内所谈甚欢。

    “心大不大都没什么事,反正就图自己一个自在。”

    刘涛得意地说道,听得林晚晚一阵无语。

    “他说得倒是轻松,反正钱都是你顾哥付的,自然是不在乎了,到时候不喜欢再转手出去,刚一开始他就是靠着这个发家致富的。”

    秦宇随后冷不丁地说出了实情,惹得林晚晚一顿鄙夷,弄了半天花的是我姐夫的钱啊。

    刘涛也是极为尴尬的,干干地笑了两声,解释道:“没办法,你姐夫爱面子,每次拍卖都抢着跟我付钱,我劝都劝不过来。”

    刘涛的声音很小,显然是害怕顾以寒听到。

    林晚晚撇了撇嘴,刚要打破刘涛所说,听到拍卖师的话,不由得侧首。

    “好了,接下来这件东西可了不得,在世界上也都算稀有的。可以说是今晚的一个高~潮点,具体是什么呢?请大家拭目以待。”

    拍卖师脸上挂着微笑朝着众人说道,手更是放在遮盖的黑布上,故意卖着关子,迟迟不肯揭开。

    “会是什么东西呢?说得那么悬乎。”

    “让我猜猜,难道是什么限量版的东西?”

    “你倒是快说呀,把我们都快急死了。”

    ……

    “猜猜是什么?”

    顾以寒看向舞台上用黑布遮盖的物品,应该不大,心中盘算着,朝着林沫沫说道。

    “啊?猜猜?这怎么猜啊,黑布盖着,一点头绪的没有。”

    林沫沫听了不由得头疼,感觉顾以寒是在跟自己开着玩笑。

    “信不信?是一条项链。”

    顾以寒盯着屏幕上放大的镜像想了想,笃定地说道。

    “啊?这你都能看出来啊?我不信。”

    林沫沫摇了摇头,她盯着屏幕看了半天都看不出来个所以然来,她就不相信顾以寒能看出来那是条项链,除非顾以寒有透视眼,否则那就是瞎猜的。

    “我们赌一把如何?”

    顾以寒嘴角勾起一道邪笑,朝着林沫沫提议道。

    “好,来就来,我怕你啊。”林沫沫不甘示弱地说道。

    她认为自己赢定了,世界上能拿来拍卖的东西多了去了,顾以寒要是猜的话几率只有几万分之一,她就不信顾以寒能那么走运的猜对。

    “你不问问赌什么吗?”

    顾以寒轻笑一声,朝着林沫沫问道。

    “赌什么你说了算。”

    林沫沫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开什么玩笑,赌什么都是自己赢,肯定不亏啊。

    “好,我们就赌一个条件,谁要是输了,就必须答应对方一个条件,无论是什么,都必须做到。”顾以寒饶有兴趣地说道。

    “额,行!你说什么都信。”

    林沫沫听到以后虽然有些吃惊顾以寒所说的赌约,但还是回答道,她可是必胜的,一个条件就一个条件吧,正好自己可以不再让顾以寒强迫自己。

    “唉,算我一个好不好。”秦宇在一旁听了,连忙说道。

    “唉,还有我。”林晚晚这是也长了口。

    其实刘涛心里也是痒痒急了,想要说话,可是他又怕输了,他可从来没见过顾以寒那家伙吃亏,想赌顾以寒赢,可是他又不太相信顾以寒所说的,开什么玩笑猜这是什么东西,盖得那么紧的怎么可能猜的出来啊。

    “也算我一个。”

    刘涛咬了咬牙,朝着故以寒说道。

    “……”

    林沫沫有些无语,她和顾以寒打个赌怎么全都凑过来了。

    “算了,我不赌了。”

    刘涛低垂着脑袋朝着顾以寒说道,不是他不想堵了,而是看见顾以寒那能杀了人的眼神,他怕了。

    “小宇,这是我跟你大嫂之间的游戏,你和晚晚就先不要参与了。”顾以寒朝着秦宇淡淡地说道。

    林晚晚有些不甘心地答道:“好吧。”

    秦宇则是灵机一动朝着林晚晚说道:“你要不要和我赌一把?”

    林晚晚一下子来了兴趣,却带着一丝狐疑朝着秦宇问道:“我是想赌,可是咱俩赌什么?难道你也要猜东西?”

    “切,我可没有顾哥那么厉害,咱们两个就赌顾哥还有大嫂哪个能赢,你看怎么样!”秦宇向林沫沫解释道。

    “好。”

    这个时候,顾以寒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朝着电话里淡淡了开口:“你让拍卖师先停一下,我就在十五号桌,你过来找我,我有话说。”

    拍卖师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她就要开口说出即将要拍出的物品,却看见台前站着一人,正是蓝爵的总经理朝着自己小声地说道:“去后台,老板找你。”

    “不好意思大家先等一下。”

    拍卖师朝着台下的观众说道,随即转身离开。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就走了啊。”

    “是啊,就算是卖关子,也不用这样吧。”

    “唉,为了营造气氛也忒拼了吧。”

    ……

    台下的人们顿时间就有些不满,不断地抱怨着。

    而蓝爵夜总会的老板此时正恭恭敬敬地站在顾以寒的桌前,点头哈腰地朝着顾以寒问道:“顾总有什么吩咐。”

    不是说老板没有骨气,而是面对顾以寒这尊庞然大物,他自然得小心巴结着。

    他刚刚瞥了一眼这桌子坐着的人,不由得吸了口凉气,他身为夜总会的老板,自然对b市的风雨人物都很了解,而眼前除了坐着的两个女人之外,哪个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

    顾以寒简单地将自己的意思说了一下,老板马上就领会了,虽然不知道顾以寒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也是赶紧照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