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232 顾母来访
    ,精彩小说免费!

    番外232 顾母来访

    第二天一大早,叶倩便拨通了顾以寒母亲的电话,这正是她和唐允计划的第一步,试想一下,如果顾以寒的母亲知道顾家会因为林沫沫断后,那么她会让林沫沫留在顾以寒身边吗?

    “喂,阿姨。”

    叶倩想到林沫沫被自己害得不能生育就不由地高兴,她本来还以为只是让林沫沫流产而已,事后再做一番手脚,没想到昨天派人一查,林沫沫直接出了问题,兴奋得她一个晚上都没睡着。

    “你是?”

    顾母并没有听出来对面的人是叶倩,带着一丝的惊疑问道。

    “阿姨,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顾家恐怕是要断后了。”

    叶倩很是随意地说道,她在想要是顾以寒的母亲知道真相,会不会气得发病啊?

    “你在胡说什么你!你又是哪个骗子,竟然骗到我的头上来。”

    顾以寒的母亲听到叶倩所说之后不由地有些气愤,直接将叶倩当成了骗子。

    “呵呵,老太太,千万别激动啊,是不是真的,你去医院看看不就知道了?”叶倩反问道。

    顾以寒的母亲听到叶倩这样说,不由地深思,莫非沫沫或者以寒出了事情?要知道顾以寒可是他的独子,要是顾以寒……

    不待顾以寒的母亲再说其他,叶倩接着开口说道:“实不相瞒,您的那位好儿媳妇现在已经不孕不育了,再加上您的好儿子一心爱着她,所以你们顾家真是要断后了。”

    叶倩说完以后,不由地又感叹一句:“哎,说来您老还真是可怜啊,这么大了本来应该颐养天年,却没想到断了后,连个孙子都抱不上了,哎,可怜,真是可怜。”

    顾以寒的母亲听完了叶倩所说,气得双手不停地颤抖,手机也是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平复。

    叶倩听到电话那头的动静,脸上不由地勾出一道微笑,接下来就是我该看戏的时候了,等顾以寒母亲赶到医院,看到林沫沫确实不孕不育之后,想来不用自己再多说什么,她就会想办法让林沫沫离开顾以寒了。

    “备车!”

    在原地站立了很久的顾以寒的母亲,最终朝着自己家的管家喊道。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她必须去亲自看看,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她就不得不跟林沫沫谈上一谈了。

    此时,林沫沫躺在病床上,还在睡着,昨夜她哭了很久,很晚才睡了过去,所以到现在没有醒来倒也不意外。

    至于顾以寒,他早上醒来以后,找人给林沫沫安排了早餐,就离开了。

    很快,顾以寒的母亲赶了过来,胜天集团在国内是第一大企业,她的到来,自然有人迎接。

    “顾夫人,您怎么来了?”

    副院长看到了顾以寒母亲赶紧围了上来,客气的问道。

    “出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来吗?”顾以寒母亲没好气地答道。

    顾母在来的路上已经确定了林沫沫住院的消息,只是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她心里有一丝不悦,儿媳妇都住院了,竟然没有人告诉她这个当婆婆的。

    副院长自然听出了顾母话中的不满,尴尬地说道:“我想顾总一定是不想让您老担心,是吧。”

    顾以寒母亲撇了副院长一眼,也不再计较,直接问道:“好了,沫沫的情况现在怎么样?”

    副院长现在有点尴尬,面对顾母的提问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要是实话实说,顾总万一不想让母亲知道的?这么大的事情,顾以寒母亲可能真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要是不说,那老太太还不得杀了我吗?

    “愣什么愣,说话!”

    看到半天没有举措的副院长,顾母不耐烦地说道。

    “是……”

    副院长吞了吞口水这才继续说道:“林沫沫小姐她这次流产,伤到了……”

    “什么?”顾母情绪激动地问道,流产?

    “额,是的,林小姐流产了。”

    顾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以后,不由地后退两步,神色有些呆滞,目光之中隐隐有一丝的泪花,她的孙子就这样没了?

    身旁陪同的女佣人连忙上前扶住了她,深怕老太太知道这个现实后,晕倒了。

    “您老,节哀顺变。”

    副院长上前也不由地安慰道,心中有些不忍,后悔告诉老太太实情了。

    “你跟我说实话,沫沫……她以后是不是不能再生育了。”

    过了良久,顾以寒母亲沉声问道。

    副院长的表情有点为难,想了想,重重地点了点头。

    “斯……”

    顾以寒的母亲不由地吸了口凉气,心里咯噔一下,就好像一只马上到达目的地的船,沉了一般。

    要知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老太太失去亲孙子的心情可以说比顾以寒还剧烈。

    “带我去看沫沫……病房。”

    顾以寒母亲现在说话带着一些哽咽,眼角也是完全浸湿。

    咔嗒一声,林沫沫所在病房的门被推开了,随后出现一个略显佝偻的身影,正是顾母,失去孙子的她再次苍老了一些,就连眼角的皱纹看起来都增了几条。

    林沫沫此时还在熟睡之中,并不知道顾母的到来。

    林沫沫憔悴的脸庞在顾母瞳孔之中不断放大,两只眼睛因为哭泣,肿得像个小山包,在苍白的脸上显得尤为明显。

    顾母发现,就算在睡梦之中,林沫沫的眉毛也是有些紧皱,所以内心的感受自然是不言而喻。

    此时副院长已经从一旁拉来了座椅,放到了林沫沫的病床前,在顾母坐下以后便和女佣很懂规矩的出去了。

    “沫沫。”

    顾母朝着熟睡之中的林沫沫叫了一声,不过声音并不是很大。

    过了一会儿,顾母不由地摇了摇头,接着感叹道:“命苦的孩子啊。”

    这一声感叹之后,顾母的泪水便再也忍不住了,开始慢慢向出宣泄。

    “我又怎么会不知道你是因为以寒的出了事情。”

    顾母心中其实早已经分析过了,除了顾以寒的身份能让人眼红之外,谁还会来害林沫沫呢?

    “可是……”

    顾母看到林沫沫的手指抽搐一下,便停了下来。

    可是过了一会儿,林沫沫还是没有醒来,顾母这才继续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