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238 酗酒
    ,精彩小说免费!

    番外238 酗酒

    说到这里,林沫沫不由得地放声大笑:“呵呵呵……”

    “叶倩,真是没想到,到头来竟然是你一直在害我,小宇给我说的时候我还不信,以为他是看不惯你,你装得也真是辛苦啊,想来一定很累吧。”

    林沫沫一直将叶倩当作自己的一个姐姐,没想到叶倩竟然一直都是装的,真实目的是害死自己。

    林沫沫这一笑,是在笑叶倩的虚伪,也是在笑自己的天真,随随便便相信了她人,给了她害自己的机会,如果能早一点儿发现叶倩,自己也不会让顾以寒丢了孩子,自己还这样离去了。

    “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

    林沫沫笑着朝着自己说道,这次是叶倩,下次指不定是谁,说白了就是老天不让她和顾以寒在一起罢了,即便没有叶倩也是这样。

    这样一想,林沫沫心里好受了不少。

    “老板,监视唐允女士的那些人全部都撤走了,您看接下来怎么办?”

    一名黑衣男子朝着叶倩如实地汇报着情况。

    “嗯?”

    叶倩不由地轻疑一声,顾以寒把人撤走了?难道顾以寒终于忍不住了,要动手了?

    不对啊!如果要动手,不是更应该加派人手吗?万一唐允跑了怎么办?

    难道顾以寒打算放弃了?也不太可能啊?可以说顾以寒对她和唐允恨之入骨,怎么可能轻言放过?

    一时之间叶倩有些搞不懂顾以寒的意思了,神情凝重,朝着向自己汇报的那人说道:“你们继续看着,不要有任何懈怠,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给我汇报。”

    “是!”

    那人应了一声便走了出去。

    叶倩此时摇了摇头,认为这有可能是个圈套,自己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就这样,一连过了好几天,林沫沫都是在自己母亲留下的房子深入简出的,没事的时候就对母亲的灵位聊聊天,没有手机,没有电视。闲来无事她也会去外面走走,此时天气正好,在田园上远远望去,满满的绿,看起来还是颇让人舒服的。

    她住进了母亲的房间,里面的物件好像充满了灵性,带着一些母亲的气息,让林沫沫觉得母亲好像就在身边一样。

    这几天林沫沫的心也算是沉淀了一些,逐渐开始习惯这种生活,无忧无虑无牵挂,林沫沫觉得大概古时候的人隐居就是这个意思。

    当然顾以寒的这个坎,她还未过去,毕竟深爱,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忘记,不过林沫沫告诉自己,只要时间够长,什么都会成了过去,时间是治愈的最好良药。

    林沫沫这几天学着放下,可真是苦了顾以寒。

    顾以寒在刚开始两天,不顾一切地找林沫沫。公司不管,母亲电话不接,甚至觉都不睡了,困得不行的时候在车里小昧一会儿,还被自己的梦惊醒。

    后来顾以寒有些消沉,开始酗酒,试图着用酒精来麻痹自己,以求能够获得一丝救赎。

    他将林沫沫丢失孩子,离家出走,全部怪罪在自己头上,如果自己早一步把叶倩,唐允抓了,林沫沫也就不会有事了。

    而且顾以寒知道,唐允和叶倩之所以对林沫沫下手,和自己的关系不小,这是不争的事实。

    此时的他正泡在一个酒吧内,喝着鸡尾酒,一杯接一杯,看着整个世界都摇摇晃晃以后,他才没心没肺地笑了:“顾以寒,你就是一个垃圾!不,你连垃圾都不如,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还做什么生意?”

    “你垃圾!你混蛋!你……”

    顾以寒将桌面上的空酒杯一个一个摔得粉碎,歇斯底里地呐喊着,痛骂着,发泄自己压抑的内心。

    这时一个人从门口蹿了进来,朝着顾以寒恭恭敬敬地说道:“顾总,唐允要见您。”

    顾以寒听到以后,缓慢地扭过头来,朝着那人一字一顿地说道:“让她进来!”

    随后也不再理会那人,自顾自地又喝了起来。

    此时静吧外面天气晴朗,老天爷似乎要和顾以寒的心情做个对比一样,在酒吧的门口,唐允穿了一身白色的小洋裙,精致地设计让她身材更加的出挑。

    不得不说,唐允就是典型的有勇无谋型,自以为自己是全宇宙的中心,谁都得围着她转。

    她想着顾以寒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对她们动手,估计也是对林沫沫慢慢开始死心了,那么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她可以试着去找他了。

    唐允想到这段时间自己战战兢兢的日子就一阵不舒服,本来顾以寒将她快要捧上了天,过得那叫一个顺风顺水,现在她的明星之路却这么完了,她怎么能甘心。

    大概是圈子里过得不够复杂,或者是唐允的脑子不够,唐允心里总以为顾以寒这就算是放过他们了。

    殊不知,他只是一时间忙着找林沫沫没有精力对付他们而已。

    女人有时候是一种喜欢脑洞大开的生物,唐允理所应当地认为顾以寒这是不计较了。

    “顾总让你进去!”

    那名男子没有好气地说道,语气中尽显不满,如果不是眼前的这个人,老板又怎么会变成那样。

    唐允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不悦地说道:“哼,一个下人也敢这么跟我说话?等我嫁入顾家,第一个就让你滚蛋。”

    顾以寒找遍了市里面所有林沫沫能去的地方,却始终找不到她的人影,悲伤之际直接用酒解除自己的烦恼。

    “沫沫,沫沫。你怎么就那么傻呢。”

    他一声一声叫着林沫沫的名字,然后又苦笑出声。

    比起孩子,他更希望林沫沫能好好的,好好地陪在自己身边,做自己心爱的女人。

    唐允进来的时候他已经有些神志不清楚了,她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走上前扶住他的手臂娇声道:“以寒你怎么喝那么多酒,知不知道喝酒有多伤身?”

    “不要你管,我要沫沫,沫沫呢?”

    顾以寒以为是林沫沫回来了,抬头看却是唐允,他推开她忍不住叫出来。

    林沫沫,走了还不能让别人安生,唐允咬了咬牙继续笑到:“林沫沫大概是因为什么原因暂时离开了吧,不过我实在想不清楚,你怎么会看上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