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241 事有蹊跷
    ,精彩小说免费!

    番外241 事有蹊跷

    随后的几篇日记也都是母亲记录叶文宇成长的,母亲无论照顾自己还是弟弟都是很用心的,林沫沫在想自己的母亲现在还活着该多好。

    不对啊,很明显这个日期是母亲死前一周写的,母亲根本没有忧郁症的表现啊,可是,据她所知,母亲是患了忧郁症自杀的。

    林沫沫现在有些怀疑,母亲的死没有自己原先想得那么简单。

    林沫沫原先觉得母亲是被安可慧还有那个所谓的父亲叶凌天两个逼的得了忧郁症。

    可是看了母亲的日记,林沫沫倒觉得母亲的死可能是安可慧一手造成的,母亲的日记中也提到过,安可慧逼着她吃药,难道?

    林沫沫不由地吸了口凉气,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可恨。

    母亲极有可能是被安可慧最后下药害死的,嗯,很有可能。

    林沫沫将母亲留下的日记本放到了八仙桌上,不由地深思着。

    良久以后,林沫沫喃喃自语到:”我想一定是这个样子,不行,我必须要查查这个事情,我不能让母亲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要是真是安可慧做了什么手脚,我必须将她绳之以法,让她得到应有的惩罚。“

    林沫沫想法一定,不由地坐直了身子,随即起身,走到自己现在居住的房间内,收拾了一番行李,准备去b市查明自己母亲的真实死因。

    林沫沫为人爽快,做事也是丝毫的不拖泥带水,收拾完行李以后,她便来到了正堂,打算给自己的母亲烧柱香就去b市探个水落石出。

    然而她刚刚将祭拜完母亲,就听到一阵迫切地敲门声,林沫沫有些好奇,自己回来邻里街坊都不认识,谁又会来找自己呢?

    林沫沫摇了摇头,说不定是旁边的人想要借什么东西呢。

    她这样想着,随即走向了大门,因为房子属于那种古发式的建筑,门也是木头做的,根本不存在什么猫眼之类。

    林沫沫刚一拉开门,就冲进来一个男子,将她死死抱住,激动地喊道:“沫沫,真的是你,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不用说都知道,来人正是心急如焚赶来找林沫沫的顾以寒。

    林沫沫惊愕道是目瞪口呆,她觉得有些幻听了,这是顾以寒?顾以寒来找自己了?

    是真的!

    林沫沫可以感觉到,顾以寒的怀抱还是那样的温暖,让她忍不住想钻进去。

    顾以寒爱着林沫沫,林沫沫心里何尝没有顾以寒呢?

    林沫沫当时下了很大的决定才决定离开的,现在顾以寒却又戏剧化的找到了他,这难道是上天的暗示?

    可是林沫沫能回到顾以寒身边吗?对呀,能吗?

    答案毋庸置疑,是否定的。

    顾以寒是顾家的独苗,林沫沫偏偏又发生了意外,不能生育,林沫沫回去之后岂不是害了顾以寒?

    以顾以寒的秉性,不用说,一定不会负了自己,可是她心中不愿意这样耽误了顾以寒,顾以寒必须要有自己的继承人。

    想到这里,林沫沫不由地推了推顾以寒,将其推到了一侧,冷冷的说道:“顾先生,请您注意您的举止,我们现在一点关系都没有。”

    “沫沫,我们……”

    顾以寒用手紧紧抓住林沫沫的胳膊,有些不相信地说着。

    然而林沫沫并没有给顾以寒任何说话的机会,便直接说道:“顾先生,请你以后叫我林小姐,沫沫,我怕别人误会。”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顾以寒没有想到他找到林沫沫以后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就在这时,跟着顾以寒一起来的秦宇连忙跑了上来,朝着顾以寒笑声的说道:“顾哥,你给沫沫姐一点时间,毕竟那么大的事情,反正现在人已经知道在哪了,何必这么着急呢?”

    顾以寒听到以后,不由地点了点头,随即松开了自己的双手,带着几分深情看着林沫沫,并未开口。

    “如果,顾先生没什么事情的话,就请走吧,我也要走了。”

    林沫沫强忍着心中跌宕起伏的情绪,朝着顾以寒淡淡地说道。

    “打扰了。”

    顾以寒想了想朝着林沫沫说道,随即几个人朝外褪去。

    林沫沫出来的时候,顾以寒已经叫好了出租车,顾以寒知道林沫沫现在是不会上自己车的。

    “司机,去b市的市中心。”

    林沫沫也不理会顾以寒,自顾自地上了车,朝着司机直接开口说道。

    顾以寒不用说,自然是紧紧跟在她的后面。

    直到此时,林沫沫再也忍不住了,开始在车后座,低声抽泣。

    为什么?为什么我都走了,都下定了决心要离开顾以寒了,老天却又让他再次出现?要是你真的想让我们在一起的话,为什么让我不能生育孩子,你这是在戏耍我吗?

    林沫沫心中不由地抱怨起来,她害怕,害怕她放不下这段感情,害怕自己一下子心软,回到了顾以寒的身边。

    但是她知道,知道自己回到顾以寒生病会让顾以寒终身遗憾,所以她才会装作跟顾以寒不曾相识的样子,这样还能让顾以寒更好一些。

    不知过了多久,林沫沫所在的出租车安安稳稳地停了下来,林沫沫随即下了车,这次她回来要做的是查明真相,到底是不是安可慧下药害死了母亲,但是她的情报网不是很大,所以她必须先回公司,寻求一些帮助,当然她也是需要一个住的房子,公司给她分了房子,她可以和二丫一起住。

    林沫沫想着自己查出了真相,将安可慧绳之以法,便回到母亲给自己留下的祖屋内,孤独终老,所以她并未带着她的婚纱,只是拿了自己的衣服,走起路来步伐也算不上沉重。

    林沫沫刚迈进公司的大楼,就碰到了自己的主编,主编一脸惊讶,朝着林沫沫不敢相信地问道:“沫沫,真的是你吗?你回来了啊?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们这些队友了。”

    作为林沫沫的主编,自然知道林沫沫出走的事情,但是前因后果他就不太清楚了,对于林沫沫的归来,主编很是兴奋,林沫沫可是总裁收割者啊,要是没有林沫沫,他们小组可能要在整个公司垫底了。

    “主编,我回来了。”

    林沫沫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她确实是有些没有责任了,直接从公司走了,连声招呼都没有打,不是她不想跟主编好好解释一下,主要是她怕顾以寒通过主编找到自己,好在主编并未太过在意。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走我们上去吧。”

    主编兴奋地说道,顾以寒只是打给他询问了下关于林沫沫的消息,并未再说其他,她还以为林沫沫是被顾以寒带走不干了。

    人家是总裁夫人,他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本来他还想打电话,劝劝林沫沫的,可是手机早被林沫沫扔了,哪里还能打的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