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248 顾母的担心
    ,精彩小说免费!

    番外248 顾母的担心

    顾以寒的母亲开玩笑地说出了自己内心所想,她知道现在顾以寒刚刚从林沫沫的事情中走出来,要他立刻找个人结婚生子那是不可能的了,所以顾以寒的母亲心中也是做好了,被自己儿子反驳的准备。

    “妈,这件事情忙稍后再说,我这次回来还真的有事情跟您说上那么一说。”

    顾以寒淡淡地说道,语气波澜不惊。

    但不是他内心之中不将此事放在心上,而是她知道要是自己态度太过强硬的话,母亲肯定是不会答应让林沫沫再次回到顾家的,所以他才放慢了语气,用一种温柔的态度跟母亲商量着。

    “嗯?什么事情?我就知道你这次回来肯定是有事情要跟我说,要不然要让你这位大忙人回一趟家还真是难。”

    顾以寒的母亲很不客气地说道,显然内心之中对于顾以寒长时间不回家,抱有一种埋怨的态度。

    “妈,我告诉您,您可千万别生气。”

    顾以寒小心的安抚着自己的母亲。

    “以寒啊,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墨迹了?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好了,作为母亲,我一定最大的支持你。”

    顾以寒的母亲想着只要自己的儿子知道自己这样做并不是正确的,及时回头,还是很好的。

    再加上顾以寒的母亲看到过顾以寒以前因为程可歆的事情,搞得很长时间都是不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身为母亲的她看了之后还是很是心疼的。

    “既然这样,那我可就说了哈。”

    顾以寒笑了笑,想着终于可以切入正题了,这才回答道:“母亲实不相瞒,这次儿子我能够这么快的振作起来,首先我要感谢一个人。”

    顾以寒神色变得凝重起来,脸上的表情她也是颇为认真的。

    “谁?”

    顾以寒的母亲连声问道,自己虽然平日里太喜欢去追寻一件事情,但是这件事情能归到那类事情里吗?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对于是谁竟然这么大的能耐,竟然开导了自己的儿子,顾以寒的母亲还是颇为好奇的。

    “林沫沫。”

    顾以寒一字一顿地说道。

    顾以寒母亲听到后,不由地唏嘘起来,什么林沫沫?她不是已经离开了吗?难道?难道她又回来了?

    顾以寒母亲并不知道林沫沫已经回来的消息,内心之中猜测着种种可能。

    “说真的,这次能找到沫沫,我还真要感谢一个人,我们顾家一直交好的秦家,他们的家的小少爷秦宇,是他想到了沫沫的所在,要是没有他我还真的不一定能够找到沫沫呢。”

    对于母亲的惊讶,顾以寒根本没有理会,而是自顾自地说着。

    说真的,通过这一次的事件,顾以寒对于秦宇有了新的认识,秦宇一个小孩子都知道不轻言放弃,而自己身为华国内首屈一指的大企业的总裁,竟然这么快的就沉~沦了。

    说起来,他到现在反而觉得不好意思起来,顾以寒下定决心重新追求林沫沫,跟自己的母亲心平气和地说这件事情,也是受了秦宇很大的影响。

    顾以寒的母亲听了顾以寒所说,心中不由地惊讶,秦宇?自己认得秦家的干儿子?

    这件事情他怎么会参与进来,当然顾以寒母亲现在不会将问题的重点放在这个上面。

    她担心的是,林沫沫这次回来,会让顾以寒没命似地挽留,万一林沫沫改变了主意,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自己的儿子当然是她最了解,要是真的犯起脾气来,就算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你要怎么样?难道要将林沫沫再次接回我们顾家吗?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

    顾以寒母亲情绪激动地说道,林沫沫一切都好,但是问题是她不能生育啊,这个问题像是一个炸雷,深深埋在了顾以寒母亲的心里。

    顾以寒的母亲身为顾家的长辈,怎么可能让莫大的顾家在自己这一代断了后?

    “妈,你能不能心平气和地先听我说完?你这个样子像什么?封建社会里面的土财主?又或者是清朝的独裁**的慈禧太后?”

    顾以寒心中有些不能接受,自己的母亲就因为顾家的传宗接代问题,就要让自己放弃爱情?这也太过分了吧?

    再者说了,林沫沫虽然不能生育,但不是还可以领养一个孩子吗?难道全天下那些患有不孕不育症的人就应该孤独终老?

    “哼!果然是长大了,现在竟然这么跟妈这么说话,今天我就把话给你说清楚了,我还就是独裁**的慈禧太后了,怎么着吧?难不成你为了一个女人还打算不要我这个妈了?”

    顾以寒的母亲情绪十分激动地说道,一切她都可以容忍,但是唯独这个问题,她不能接受,这是什么?这是一个家族的问题,可不单单是她或者顾以寒的私人问题,她是不可能拿这件事情开玩笑的。

    “妈,你不觉得这样对沫沫太不公平了吗?你想想看,为什么总有人接连不断地暗算,陷害,甚至绑架沫沫?她一个传媒公司的记者,怎么可能引来这么大的仇恨?”

    顾以寒面对情绪激动的母亲一如既往地悉心说着,希望他自己可以改变母亲这些世俗的观念。

    “我当然知道沫沫所受的那些苦都是你引起的,但是那些又能怎样?现在林沫沫不能生儿育女,你要我怎么办?你要我跟你的父亲怎么交代?你要我百年之后,下了九泉,跟顾家的列祖列宗怎么交代?

    现在不是你任性的时候,我告诉你,现在无论如何我是不会让她在踏进我们家家门的,你要是真的想娶她,除非……除非我死了!”

    顾以寒母亲狠狠地说道,态度十分坚决。

    顾以寒知道母亲说的这些都是对的,但是林沫沫呢?林沫沫算什么?自己就这样让林沫沫受伤害吗?

    自己心爱的女人为了自己不惜遭受了一个女人最大的痛苦,连孩子都不能生了,自己竟然还要让她离去?那自己又算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