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5章.血脉契合的王冠
    就在康德将莱恩·以赛·卡梅隆男爵斩杀的瞬间。率领着两三万精锐军队向着雄狮堡进发的三位世界男爵纷纷脸色一变,他们从身上摸出一个小小的灰色的雕像。

    这是莱恩·以赛·卡梅隆男爵的雕像,只是三人手中的雕像全部都从正中间裂开,成了两半。这代表着,莱恩·以赛·卡梅隆男爵已经死掉了,而且死法与纳撒尼尔.以赛.里斯男爵一模一样,都是被人直接劈成两半。

    提尔·以赛·莫德男爵的军队之中,另外两名世界男爵的意志投影忽然出现在他身边。

    “我打算放弃了!”一名世界男爵的声音之中,充满了颓丧的气息。

    “我也打算放弃了!”另一名世界男爵说着相似的话语。

    “为什么?我们都已经将封地之中所有的兵力都带出来了,还怕一个康德男爵一个人吗?更何况,你们放弃康德男爵就会放过你们吗?”提尔·以赛·莫德男爵的声音之中非常的不甘心,他是很想将康德男爵杀掉的,他们现在的关系已经是不死不休了。

    “提尔,别逞强了。我们都知道,康德男爵太强了,他根本就是个怪物,他个人实力强的不像话,军队实力也变态至极,强的根本就不像是一名世界男爵。纳撒尼尔死了,莱恩也死了。可是我不想死,依照康德男爵表现出来的性格来看,他确实不会放过我,但是首先也需要他找得到我才行。”

    “克拉克,听你的意思,你要将自己的半位面封地的世界坐标迁移?维克多,你也是这样打算的吗?”提尔·以赛·莫德男爵仔细思虑了一会之后,话语有些沉重的询问道。

    两名世界男爵点了点头。

    提尔·以赛·莫德男爵眼神之中涌现出一抹悲哀,他们两个世界男爵都打算迁移封地半位面的坐标,以此来躲避康德男爵。剩下他一个人,也是独木难支,留给他的选择不多了。要么和这两名世界男爵一样,迁移封地半位面的坐标,要么留下来和康德男爵分出生死。

    提尔·以赛·莫德沉默了,他想到了康德那直接将魔铁刺甲直接劈成两半的恐怖威势。

    “提尔,放弃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本身是世界贵族,生命本质已经是永恒的了,只要我们不死,就能一直活下去。”一名世界男爵劝说着提尔·以赛·莫德男爵。

    “你们都已经考虑过这样做的代价了吗?”提尔·以赛·莫德男爵面无表情的问道。

    “考虑过了,虽然想要迁移封地半位面,只能投靠更高级的世界贵族,然后将我们的封地半位面挂载在他们的封地半位面上,不过这样一来,我们依然能够活着不是吗?”一名世界贵族语气状似轻松的说道,只是他的眼眸之中却有着无尽的落寞的不甘心。

    “那样做就意味着,你们放弃了晋升更高级的世界贵族的前途,这一点你们也能接受吗?毕竟,世界子爵级别以上的世界贵族,他们的半位面封地可是在虚空之中的,并没有挂载在以赛世界主位面上。”提尔·以赛·莫德男爵怒其不争,大声呵斥着说道。

    “提尔,你有信心挡下康德男爵一剑吗?”

    听到那名世界男爵的反问,康德近乎无敌的姿态再次出现在了提尔·以赛·莫德男爵的脑海之中。随即他的嘴角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我明白了,我也会放弃!我一直以为,我距离世界子爵的差距很近,总是想着或许明年就会晋升,但是一年一年又一年,我这样的想法已经有一百多年了,但是每次将被世界意志召唤过来的恶魔男爵干掉之后,我能够感觉到自己增强了,但是却从来没有晋升。”

    “康德男爵那么强大,但是啊还是一名世界男爵,可见我距离世界子爵的距离实在太过遥远了。放弃也好,放弃也好!”提尔·以赛·莫德语气低沉的说着。

    作为曾经的世界男爵中的最强者,被一名新晋的世界男爵逼迫的只能将自己的封地半位面迁移到更高等级的世界贵族的封地半位面,挂载到上面成为对方的封地半位面的下级位面,想一想就让他十分的不甘和无奈。

    这样一来,他们就等于离开了以赛主位面了。也只有这样,才能躲过康德男爵的搜寻。

    “我就知道,提尔你是明智之人。我和克拉克已经决定共同投奔同一名世界子爵了,不如你和我们一起吧,这样一来,到那里我们也能相互有个照应,在那名世界子爵手下的分量能够重一点,不至于受到更早向他投效的世界男爵的欺压。”维克多·以赛·伊诺男爵见到提尔·以赛·莫德男爵答应放弃,顿时提议说道。

    “也好,我们三人这么多年合作下来,都已经非常默契了。哎,可惜了纳撒尼尔和莱恩了。”提尔·以赛·莫德男爵叹息一声,继而询问道:“那名世界子爵掌控的是什么规则?”

    两名世界男爵听到提尔·以赛·莫德男爵的提问,对视一眼笑着说道:“战争规则!和康德男爵掌控的规则一样,这是我们两人特意挑选的。”

    “战争规则吗?你们是想要提醒这名子爵,让他将目光投注到康德男爵身上吗?”提尔·以赛·莫德男爵一点就透。

    “不错,不但如此,我们还给康德男爵准备了一份大礼!”两名世界男爵说道。

    “什么大礼?”

    “提尔,你记得当初的‘世界贵族与神灵力量限制协议’吗?”

    “这条协议,不是在两千年前到期然后失效了吗?”提尔·以赛·莫德男爵有些疑惑的问道:“如果这条协议还有效的话,我们根本无法在主位面使用出世界男爵和神灵级别的力量,大骑士巅峰就是极限了。”

    “没错,这条协议的诞生的原因是上古神魔之战将整片大陆都给打碎了。为了防止再次发生类似的事情,同时为了各自的利益,世界贵族与神灵们共同签署了这份限制协议。”一名世界男爵微笑着说道:“虽然,这条协议已经到期失效了,但是我们能够重新启用这条限制协议!”

    “这个,恐怕没这么简单!”提尔·以赛·莫德男爵沉声说道:“想要重新启用这项协议,需要超过三分之二的世界贵族和三分之二的神灵共同同意才可以。”

    “这个不用担心,提尔你别忘了,可不单单是我们五名世界贵族想要康德男爵死,这可是所有神灵的共同要求,而且所有的世界贵族都同意了的。现在,康德男爵实力强的近乎变态,你说他们会不会同意重新启用限制协议?”

    ……

    时间缓缓流逝,雄狮堡的战争落下了帷幕。毫无疑问是康德的军队获取了胜利,不过从莱恩·以赛·卡梅隆封地之中出来的这些军队,着实强悍。他们战斗意志非常顽强,而且都是战场老手。虽然两只王牌都被早早的消灭了,但是剩下的2000名大骑士级别的重骑兵和1万名步兵还有1500名弓箭手,悍不畏死顽强抵抗,对康德的军队造成了不小损失。

    损失了200名斯瓦迪亚皇家骑士,还有200名萨里昂狮骑士,以及200名罗多克军士和200名斯瓦迪亚军士,至于远程兵种,被罗多克军士和斯瓦迪亚军士保护的很好,因此还是完好无损。

    只是,令康德有些疑惑的是,距离莱恩·以赛·卡梅隆男爵死亡,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康德的战争规则之力都已经完全恢复了。按道理来说,此时应该有世界贵族率领着军队到达了雄狮堡城门之外才对,但是康德通过苍鹰的视角见到的却是三家世界贵族的军队行进了一大半,忽然停了下来,停了半个小时之后,他们竟然打道回府了。

    “莫非他们通过什么手段志雄了莱恩·以赛·卡梅隆男爵的死亡,因此感觉再来救援雄狮堡没有意义了?所以直接不来了?”康德自顾自的猜测着,显然他的猜测是错误的,三名男爵来这里最主要的目的是要杀他,但是却被他连续凶悍无比的斩杀两名世界贵族的恐怖势力给震慑的不敢再来了。

    “不来也好,给我节省了时间!”康德自语道。

    那伦沙漠北方尽头出的曼海姆海岸显然是发生了变故,灰鬃王国、蜥蜴人王国这两个亚人种族组建的王国,应该是被从无尽黑暗之中苏醒的太阳神神裔给征服了,现在正大举进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初的根基之地——德瑞赫姆要塞。

    此时已经有百万军队在那伦沙漠深处,向着德瑞赫姆行进。康德估计后天他们就会到达德瑞赫姆,并且展开攻城。康德没有太多的时间在雄狮公国耽搁。

    他需要尽快将这里的一切处置妥当,然后率领军队去支援德瑞赫姆。德瑞赫姆虽然有5000驻军,但是都是四级和五级的兵种,除了步兵和弓兵以外,考虑到那伦沙漠的地形,骑兵大多是萨兰德骑手和萨兰德马穆鲁克。

    5000四级五级兵种虽然强大,但是在百万级的军队面前,明显是不够看的,因此需要增援。

    康德已经第一时间使用意志投影对狮心城传递消息的法师发布了命令,让他们给他领地中的各个城市发布命令,派兵增援德瑞赫姆。

    随后,康德就沉下心来,准备研究研究这个黑暗王冠了。

    此时,他已经到达了最巅峰的状态,他要看看,这个黑暗王冠,到底有什么秘密,和他又有什么关系,竟然能够散发对他新城致命引诱的气息。

    康德将缓缓的将右手伸向黑暗王冠,一旦有任何变故,他经立即让系统经这顶黑暗王冠给吸收掉,这是他最后的保命手段。因为很明显,这黑暗王冠一定是超凡物品,而超凡物品是能够被系统回收换取第纳尔的。

    当康德的右手摸到了黑暗王冠的时候,他突然浑身一震,感觉到了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这让康德感觉极其荒谬,他康德可是一名人类,怎么会和一顶王冠产生血脉相连的感觉呢?

    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瞬间席卷全身。然后康德突然发现周围的环境都变了。

    世界消失了,只剩下一片寂静无比的黑暗,绝对的、纯粹的黑暗。这黑暗似乎空无一物,有像是包含一切。处于这种绝对的黑暗之中康德竟然能够将周围的情景看的一清二楚,仿佛这有一种黑色的光射入了康德的眼睛之中,让他能够看清这片绝对的、纯粹的黑暗。

    不过,能够看清楚这黑暗的也没有什么用,因为这里空旷无比,近乎空无一物。

    “这是幻觉吗?”康德不由自主的想到,他此时并没有任何陷入危险的感觉,为了防止自己的感觉被欺骗,康德还特意咨询了系统,系统回答说这是这顶黑暗王冠的内部空间,并不是幻觉,不过康德进入这里的只是他的灵魂和意识,他的身体依然在雄狮堡之中。这个解释让康德吓了一跳以为自己无声无息就被黑暗王冠给干掉了呢,毕竟他现在都是灵魂形态。

    不过,系统特意再次提醒他:“他并没有死亡,之所以会来到这黑暗空间,是因为他的血脉契合这黑暗王冠,悄无声息就被黑暗王冠本身的规则给拉入了这片空间,目前并没有危险。

    随后,康德发现,这黑暗空间也并非真的空无一物,他发现了一滴金黄色的血液悬浮在半空之中。

    在康德发现金黄色的血液的一瞬间,那滴血液突然化作一个头戴黑暗王冠的人影,这个人影身上散发着深邃纯粹的黑暗气息,他紧闭的双眸忽然睁开,露出了灿烂至极的笑容。

    “我的后裔啊,我终于等到你了!”金黄色血滴化作的人形突然开口说道,声音响亮如洪钟大吕,充满了喜悦的味道:“就让我将你这个后裔的灵魂和意识给吞噬,看看这世界如今变作了什么模样!再献上你的身体,让本神重新降临世间!哈哈哈!”

    这个金黄色鲜血化作的人影狂笑着的同时,瞬间向康德扑了过来,张开了他的血盆大口,似乎真的要将康德吞入腹中。

    “这是要将我灵魂消灭,然后霸占我的身体的节奏吗?”康德并没有惊慌,淡淡对着这疯狂扑来的人影说道:“想要吞噬我?我有系统的,你好好了解一下吧!”

    “系统,给我收了他!”这货是妥妥的超凡之物,是黑暗王冠内部空间中的一滴鲜血化成的,但是,现在整个黑暗王冠都是他康德,他想让系统吸收这疯狂扑来的人形,一点问题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