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1章.沙漠中的前行
    ,更新快,,免费读!

    康德轻轻的抖动缰绳,骑着胯下这匹蔫头耷脑的战马向前走着。

    初晨的太阳在那伦沙漠的东方升起,悬在那无尽的沙丘顶端,释放着它的伟力,驱散着夜晚的寒冷,在这片荒芜的土黄色沙漠中,带来了一股迫人的热浪。

    除了那些尚未开化的豺狼人,没有任何文明种族愿意踏足这片荒芜的沙漠。

    包括康德和他的队伍。

    有20名骑着战马,长袍里套着锁子甲的骑兵,30名作为随从的农民,以及6匹挽马拉着的载物马车,跟在康德的后面在沙漠中前行。

    “呼。”

    沉重的叹了口气,康德皱眉看着前方那似是连绵不绝的沙丘。掀开连在长袍上的亚麻布兜帽,金色的发丝滑落脖颈间,尚还稚嫩的脸上,也脏兮兮的满是尘土。

    琥珀般的眸子微缩,康德骑在战马上表情略有凝重。

    这里是那伦沙漠,一个满是砂砾的世界,一个未开化的蛮荒,野蛮之地。

    十年前,还没被雄狮公国征服时,这片沙漠中根本没有文明存在。至于那些豺狼人部落,实际上还处于连毛带血,生吃猎物的原始部落状态。

    当然,现在那些豺狼人也一样。

    作为公爵幼子,康德自然明白,这片沙漠实际上并非雄狮公国的领地。

    就算是发起了征服,十年前的雄狮公国占领了整个那伦荒漠的南部,但这片沙漠的所有权,也依旧是仅存在于雄狮公国的口头上。

    甚至国内大部分的学者,根本不认同这个新征领。

    而在地图上,雄狮公国的边界就是与那伦沙漠接壤的桑瓦亚山脉。继续往北的无尽沙漠,依旧是无主之地。

    被豺狼人部落占据,无法放牧、无法耕种,没有丝毫利用价值的无主之地!

    就算是雄狮公国内,那些走投无路的通缉犯和逃奴们都不会来的地方。

    “真是可悲。”

    康德摇头,很是自嘲的一笑:“我竟然来到了这里。”

    如果不是没有选择,他才不会踏足这片荒芜的沙漠。何况现在还是夏季,六月份的阳光猛烈的就仿佛是面包房的烘烤炉,初晨的阳光都让整个沙漠的温度飙升到了50摄氏度。

    康德抬头看着天空,沙丘上方的太阳还在缓慢的升着。

    在这个季节,那伦荒漠的正午,温度最高时甚至能达到70摄氏度,令人无法忍受的温度。

    “好热。”

    咽了口略有黏稠的唾液,康德重新整理头上透气的亚麻兜帽,眉头皱的更紧了几分。

    策马向前快走了几步,康德转身对后面的队伍吆喝道:“咱们都加把劲,速度都快起来,如果不想被正午的阳光晒成烤面包,就需要在正午前扎营休息!”

    “明白。”

    有气无力的回应出现,那些农民们也伸手推动马车,好让速度快起来。

    他们都是两条腿走路,加上这三辆满载物资的马车,更是严重拖累了整个队伍的前进速度。

    用实木料削砍钉制而成的大车轮,实际上更适合雄狮公国那平原为主的道路,在沙漠松软的砂砾上碾过,任凭拉车的健壮挽马累的直打响鼻,每一步都陷入砂地里的车轮也已经转动艰难,需要这些农夫们辅助推动车轮,才能稍微快起来。

    康德同样明白,看着身后行动起来的队伍,也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可真是糟糕。”康德皱着眉头。

    “男爵大人。”

    身后,那些骑兵的队长罗文,骑着战马来到康德身旁。

    这个原本稳重的中年男人,现在脸上也带着几分焦虑,有些直接的问道:“请原谅我的失礼,但我们真的想知道,究竟多久才能到达岗哨绿洲?”

    “多久?”

    康德脸色平静,目光看着前方连绵不绝的沙丘,咬咬牙道:“我也不清楚。”

    “这…”听到这个答案,罗文脸上则更是焦虑。

    这显然不是他心中理想的回答。

    但康德嘴角微微翘起,平静的脸上没有丝毫情绪波动,淡淡的开口道:“不过根据估算,我们已经走了6天,地图和路线没错的话,那么就应该快到目的地了。”

    “快要到了吗?”罗文咽了口吐沫,却觉得嗓子里火辣辣的发疼。

    6天的沙漠行军,早已经让所有人都达到了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极限,他们已经受够了。

    尤其是储备的淡水,同样在今天到达了红线。

    毕竟队伍里有51个人,以及27匹马。

    这就是罗文焦虑的原因之一,同样他和那20名骑兵作为护送的卫兵,到达目的地就能离开了,并不需要和康德以及那30个农民留在这。

    尽早的到达岗哨绿洲,他们也能今早的回去,离开这个残酷的沙漠。

    与此相反,康德的心中对此并不以为意。就算是到达了岗哨绿洲,这个路线的最终目的地,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他会永远的留在那,周围是无尽的黄沙世界。

    想想自己成年礼上得到的荣誉,康德的嘴角就不由得带起嘲讽的微笑:“册封给男爵的领地,哦,太搞笑了。”

    但是眸子里却无比冷漠。

    他是雄狮公国的男爵,因此会有自己的领地。

    由他的父亲,雄狮公国的国王,雄狮公爵卡梅隆亲自册封,将十年前新征服的那伦沙漠赐予康德,由他成为这片广袤沙漠的主人,执掌一切权利。

    包括他们的目的地,岗哨绿洲,那伦荒漠南部唯一的绿洲。

    名义上康德是男爵,是那伦荒漠的领主。

    可谁不知道,实际上这里就是卡梅隆公爵,流放自己最不喜欢幼子的牢笼?

    “不过,就算是沙漠,我也有我的生存方式。”

    康德眸子中的嘲讽越发浓郁。

    作为来自地球的穿越者,康德拥有自己的底牌,就是来到这个世界的金手指。

    “这样也好。”

    康德眯起眼睛,仿佛看着前方,但视网膜上却出现了系统对话框。

    这是系统发布的主线任务,必须完成,关乎后续系统升级。

    完成这则主线任务,实际上也很简单。

    只要康德到达岗哨绿洲,让这20名雄狮公国的骑兵回去,那么他就能依靠来自系统的伟力,选择建造村庄,将仅存在于系统中的建筑物具象化在这个世界上。

    初始只是小村庄,随着发展,可以升级为宽阔巨大的城市,或是高耸坚固的城堡。

    以前的时候,康德还在担心自己的村庄无处安置。

    可现在,翻过了那伦沙漠与雄狮公国的天然分界线——桑瓦亚山脉,康德发现自己已经不用和以前那样被监控着生活,生怕被人发现自己的穿越者身份和金手指。

    同样不用思考,究竟在哪具象化系统的任务村庄。

    毕竟雄狮公国属于传统的中世纪国度,近乎全国都是平原的土地,早已经没了无主之地。

    无论丘陵还是林地,或是沼泽、森林,都是贵族们的领地和采邑。

    雄狮公国已经成立接近三百年,册封的贵族,或贵族册封的小贵族,已经占据了所有可占据的土地,到现在整个国度的伯爵、子爵、男爵的阶级已经完全固化下来。

    贸然出现一个新村庄,基本等于肉包子打狗。

    建立容易,最终的所有权属于是谁就另说,况且那些贵族们,可不会放跑自己到了嘴边的肥肉,哪怕康德的父亲是公爵。

    我封臣的封臣,不是我的封臣。

    这句地球西方著名的词汇,就算是在这个世界也同样适用。

    所以康德对自己的主线任务很慎重,因为一旦他失去了自己的村庄,就等于失去了一切,他不敢赌,同样不敢大意。

    哪怕现在,真的前往那伦沙漠的岗哨绿洲。

    康德明白,只有自己掌控在手中的,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这也是为什么,康德同意获封那伦荒漠的原因。

    “只要到达岗哨绿洲,一切都会好起来。”

    微微握拳,康德的呼吸也沉重几分,但他的精神却很振奋。

    扭头看向身后。

    是30名身穿便宜的亚麻服饰的农民,一个个因为推车而累的汗流浃背,看上去就如同寻常的农民没有什么区别,是一群正在追随他们的领主前往领地采邑的领民。

    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这30名农民,都是康德来到这个世界上,完成临时任务所获得的奖励。

    来自系统,斯瓦迪亚王国的农民们。

    虽然看上去营养不良而稍显瘦弱,但个个都是一米八的身高,精干健壮,在耕地间劳作的好手,也是在任何工坊都抢着雇佣的工人。

    不过,来自系统的他们,可不仅仅只是农民。

    如果康德能提供必要的训练,包括相应的武器和装备,他们同样会成为优秀的士兵。

    就如同《骑马与砍杀》的兵种升级树那样。

    晋升为可以依赖的步兵主力,堡垒般的斯瓦迪亚军士。

    晋升为优秀的远程火力打击,持弩的斯瓦迪亚神射手。

    以及晋升为连人带马,全部装备双层甲胄,堪称陆地王者的斯瓦迪亚骑士!

    “这就是我今后的保障啊!”

    康德在心中喃喃自语,两眼中也恢复了希望的神采。

    骑在战马上,他的腰杆挺直,凝视着远方的沙丘,对着身后的骑兵和农民们鼓舞道:“大家都加把劲,到前面地平线的那座沙丘,我们可以休息三个小时!”

    “万岁!”农民们振奋的欢呼。

    “是…万岁…”

    这些来自雄狮公国的骑兵们,同样有气无力的回应。如果不是队长罗文已经告诉他们,即将就要到达目的地了,估计他们谁都不愿意开口说话。

    同时这些骑兵,也如同看傻子那样看着那些斯瓦迪亚的农民们。

    他们实在是不能明白,为什么这些卑微的贫贱农民,竟然真的来到了荒芜的沙漠,而且还保持这样亢奋的精气神,就如同满怀对未来的希望。

    甚至他们都觉得可笑。

    希望?

    炎热、苦寒,用尽一切恶劣都能描绘的那伦沙漠里,就是会有希望这种东西存在!

    “真是不可思议的愚蠢。”

    罗文同样冷眼看着这些农民。

    他们自然不会了解,这些斯瓦迪亚的农民们,实际上就是以康德的存在而存在。

    罗文抬头看着康德,心中同样有些鄙夷:“自己死还要带上这么多人陪葬,难道这位男爵大人真的认为自己就是那伦沙漠的领主,岗哨绿洲的主人?”

    想到这,他不由得嗤笑一声。

    不关他什么事情,到了目的地他就会带着自己的人立刻离开,一刻都不会等待。

    事实上,不是罗文自己的想法,整个雄狮公国的贵族们都是这种想法。没人会认为,在那伦沙漠南部,这个不足三百米的小绿洲里能有什么发展的前途。

    况且就在这片荒芜的沙漠中,白日的炎热和晚上的严寒,并不是人族唯一的敌人。

    包括那些曾经被驱逐屠杀,实际上从未离开那伦荒漠的——

    豺狼人部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