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5章.要开始的豪赌
    ,更新快,,免费读!

    康德看着罗文脸上的愕然,嘴角不留痕迹的露出一抹笑。

    是嘲笑。

    但是康德的脸色依旧平静,微微皱起的眉头说明他内心的焦虑:“实际上我们走到这,储备的水已经不多了。”

    “那还有多少?”罗文脸色阴沉。

    “所剩无几。”康德道。

    外面的气温已经飙升至70c,可帐篷内的气氛却相当冰冷。

    两人相对而坐,却根本没有半点话题可以继续交流。

    而罗文的脸色阴沉无比,就如同暴风雨夜的阴霾,因为当他知道在这时候缺水代表什么,不只是干渴,还有即将拼命的搏杀。

    他久经战场,有自己敏锐的直觉。

    在这处沙丘,距离岗哨绿洲那么近的距离内,竟然遇到了50多只豺狼人。

    那就代表着,岗哨绿洲早已经被豺狼人部落占据!

    “是这样啊。”

    罗文最终点头,阴沉的脸看着康德:“男爵大人,这可真是个坏消息。”

    “坏消息,是的。”康德点头。

    气氛继续冷淡,罗文的拳头都在紧握,牙在紧咬着:“可是男爵大人,您就不怕吗?”

    “怕?怕什么?”康德仿佛不明所以:“我为什么要怕?”

    “呵。”

    罗文轻声笑了笑,气极反笑,一口闷气在他的胸膛中,几乎都要燃烧成怒火。

    他怎么能想象不到,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可是他却不敢做些什么。

    虽然康德是被放逐的男爵,不被公爵喜爱的幼子。

    就算康德应该去死,那也要有一个体面的借口,就如同目前的康德前往自己的男爵领,或许今后会被豺狼人给干掉,但绝对不是死在一个雄狮公国,身份平常的骑兵的手中。

    因为康德依旧代表雄狮公爵卡梅隆的血脉,是雄狮公国体面的男爵大人。

    康德吃定的,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则!

    “不过,我们可以去岗哨绿洲。”

    康德开口,似是平常的说道:“根据记载,那里有泉水可以饮用。”顿了顿,康德看着罗文道:“是甘甜的上等泉水,就算是用来酿酒都绰绰有余。”

    “那可真是太好了。”在罗文看来,这些都是无用的废话!

    而罗文也不打算继续敷衍了,阴沉着脸对康德问道:“男爵大人,接下来需要做什么?”

    “前往岗哨绿洲。”康德的脸上微笑。

    “可是现在的岗哨绿洲,已经被一群豺狼人部落重新占据了,仅凭我们的数量,绝对不可能与这些豺狼人对抗。”罗文没有耐性,直接掀开了这道遮羞布。

    康德似是惊讶道:“什么?”

    “男爵大人,我们都明白,谁都不是愚蠢的傻瓜。”

    罗文深吸一口气道:“岗哨绿洲里的豺狼人部落,我们必须要干掉他们才行,否则都会渴死在那伦沙漠之中,没人能活下来。”

    “的确很严重。”康德低头,仿佛没有听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罗文继续道:“我的属下们都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爱人和孩子,他们不想永远的留在这,这对他们来说并不公平。”深深的看着康德,他沉声道:“男爵大人,希望您能明白。”

    “豺狼人占据了岗哨绿洲里的泉水。”

    康德似乎是同样感慨的点头道:“我们会干掉那些豺狼人,然后你们就能回去了。”

    “计划呢?”罗文咬牙。

    事情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他才不会相信康德没有计划,因为造成目前这一切的,恰恰是这个年轻的男爵大人!

    当然,康德的确有接下来的后续计划。

    看着罗文那强忍着的愤怒,康德道:“趁那群豺狼人不注意,展开突袭,毕竟我们到来的消息,并没有被这个豺狼人部落所察觉,所以我们还是隐藏在暗中的,具有隐蔽的优势。”

    “突袭?”

    罗文的嗓音微微提高:“可这会让我的属下们损失惨重!”

    深吸了一口气,罗文咬牙道:“请注意,大人,我们只有20名骑兵!”

    “还有我的人。”康德脸色平静道:“如果我们的突袭成功,那么这些豺狼人将会陷入混乱,在它们组织起有效地反击之前,我们就能将他们全部干掉。”

    “您的那些农民?”

    罗文的脸上带着根本不加掩饰的嘲讽和奚落:“我承认,他们种地是一把好手。”

    “作战同样能行。”康德回复。

    “男爵大人,您这是在玩火。”罗文凝视着康德,眼里带着愤怒:“同样是对我下属们的不负责任。”

    康德平静的对视:“如果不这样,我们就会全部都渴死在那伦沙漠里。”

    “这是拿我们的命来拼搏。”罗文声音稍高。

    “战争本就如此。”康德毫不退缩的回应,同时看着这个中年男人,伸手在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个钱包:“这些够吗?”

    钱包是结实的亚麻线织成的,随着康德扔过去,发出哗哗的声响。

    “这…”罗文接住,金属的质地在他手中很有感觉。

    康德道:“这是你们的报酬,20枚大银币。”

    “20枚大银币?”罗文的呼吸有些急促,这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他们每月的工资,才不过20枚小银币一人,而银币之间的兑换差价,则是100枚小银币,才能兑换1枚大银币。

    这代表,他们每个人都能获得5个月的额外工资。

    “我知道你们护送到岗哨绿洲就可以离开了,这是我雇佣你们的报酬。”

    康德看着罗文郑重道:“你应该明白,如果我们的突袭成功,或许没人会死。”

    突袭就是突然的袭击,字面意思很简单。

    也可以称之为,偷袭。

    一种在己方少量兵力时,对大量敌人造成有效打击的手段。

    尤其是在战术机动力处于优势的骑兵部队手中,展开突袭后所造成的效果,将会达到巅峰,这也是为什么康德用这种不惜得罪罗文他们的手段,也要他们强行留下来的原因。

    仅凭10名斯瓦迪亚新兵,还有20名斯瓦迪亚农民发起突袭,成不了气候。

    “什么时候开始呢?”

    收下这些大银币,罗文脸色稍缓。

    看着康德,他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我们必须要等待一个好时机,就在那些豺狼人最松懈的时候,或许黎明时是个好选择。”

    “不。”康德直接否决了他的建议。

    黎明前固然是豺狼人最松懈的时候,可对于他们自己来说,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等。

    “为什么?”罗文皱眉,他对于自己的战争经验很自信。

    康德解释道:“沙丘侧面那些被屠杀的豺狼人,会引起岗哨绿洲处的警惕,因为到傍晚夜深了还没有一人回去,这个豺狼人部落绝对能猜得到有敌人在周围。”

    罗文呼吸粗起来:“可我们还能怎么办?”

    “傍晚。”

    沉思片刻,康德严肃的说道:“在太阳的余晖中,我们将会发起突袭。”

    “余晖。”罗文重复道。

    “没错,太阳将是我们的盟友,光线会隐没我们的身形。”

    康德深深吸了口气:“到时候它们不可能很快的发现我们,而你们需要做的,就是快速的冲进去,让那个豺狼人部落彻底陷入混乱之中。”

    语气微顿,康德缓缓道:“到时候,我和我的人,同样会跟着冲进去。”

    帐篷里沉默,好一会罗文才抬头道:“好。”

    “我们会成功的。”康德露出一个微笑,看着罗文轻声道:“相信我,今天的战斗将是你们今后,在酒馆里愉快的喝着淡啤酒的时候,所骄傲的谈起来的资本。”

    罗文轻笑一声,深深的凝视康德一眼:“希望吧。”

    然后他站起来朝着帐篷外面走去,同时对康德道:“我去和他们准备。”

    “嗯。”康德点头。

    帐篷内重新成了他一个人,不过康德的脸色却无比凝重。

    一场惨烈的战役即将开始。

    那些仅负责护送的骑兵中估计有人会死,而他目前仅有的30名斯瓦迪亚的人员,今后负责建设领地的主要依靠,也会损失一部分。

    “人生在世,总要有那么一两次豪赌。”

    康德深深的吸了口气。

    既然选择了岗哨绿洲,那么就等于上了赌桌。

    现在没有资本,他还想活下去,活得好,那就唯有拼命罢了。

    康德摸了摸自己手边的轻弩,忍不住自嘲的笑了:“况且,也不一定要输啊。”

    费劲了心机,他要的还不就是胜利?

    这是必须的胜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