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最后的落幕时刻
    康德站在城墙上,脸色平静。

    当法提斯带领骑兵队在侧翼展开冲锋,直接朝着豺狼人的方阵扑去的时候,就已经拉下了帷幕,宣布这场战役的结束。

    冲在最前面的是斯瓦迪亚骑士。

    10名身披双层重链甲的骑士,胯下骑着最彪悍的披甲战马,举起手中那儿臂粗细的重型锥头骑枪,轻松的刺穿了那些豺狼人的身体,将它们串成葫芦。

    并且借着战马的惯性,呼啸着继续向阵型深处冲去。

    斯瓦迪亚骑士永远冲锋在最前线。

    他们是锋锐,而两侧延伸的则是来自萨兰德的顶级重骑马穆鲁克。

    同样策马冲的狂暴,冲锋的力道仅次于斯瓦迪亚骑士,而那抡起的双手铁杖,借助战马速度挥动起来,任何接触的豺狼人,都筋骨碎裂,口吐鲜血倒退出去。

    伤口没有明显伤痕,可是连骨头都已经碎裂,彻底凹陷出去。

    豺狼人成片的倒下。

    而更多的斯瓦迪亚重骑兵,依旧策马跟随其后。

    连身后的萨兰德骑手一样在策马奔腾,手持长矛冲入敌阵。

    还有身为轻骑兵的沙漠强盗精锐,那些沙漠强盗们,都挺着长矛在协同冲锋,虽然近身肉搏效果能力较差,但拥有弯刀的他们一样能上阵杀敌。

    何况前面的重骑兵们已经将敌阵彻底撕裂。

    所有的骑兵都在策马向前。

    马蹄重重的踩踏豺狼人的阵型,撞击着那些来不及闪躲的豺狼人,而随着那骑士剑和弯刀,以及钉头锤的挥动,一个个豺狼人发出闷哼,绝望的倒地。

    以点破面。

    所有的部队都疯狂的冲进去,中心开花,彻底碾碎豺狼人的反抗。

    事实上这些豺狼人也没有反抗。

    当法提斯带领骑兵部队直接冲垮豺狼人的方阵,那些筋疲力尽的豺狼人就开始了溃散,根本没有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就被彻底踩在马蹄下,或是被骑兵们的近身武器,一把把的照着脑袋用力,变成了一具具尸体。【】

    连阵型都被骑兵们从南到北直接贯穿。

    甚至法提斯拨转马头,身边的骑兵们虽然有人带伤,却根本没人阵亡。

    受到的反抗异常微弱。

    那些那些豺狼人哪怕是长枪贯穿胸膛,弯刀劈砍,依旧没有抬起手中的战斧,只是茫然的看着周围的同伴,被屠戮,被屠杀,一无所措,只是呆呆的等待。

    它们失去了战下去的能力。

    士气崩溃到极点。

    体力完全耗尽。

    没人发出鼓舞的嚎叫,因为它们已经不想继续拼杀下去,连带着之前那眼中的疯狂都彻底消失,看着满地狼藉的残酷战场,它们最终颓然的低头,彻底放弃反抗。

    连最起码的迎敌阵型都没有重新列队。

    康德微微眯眼。

    在城墙上他看的真切,呼吸从紧张的急促到现在的平缓,挥手吩咐道:“所有人,停止射击,停止攻击。”

    “是!”传令兵们应声。

    然后立刻扭头离开。

    踩着满地的尸体,穿过鲜血沾染的城墙与阁楼,传达着领主的命令。

    战场停息。

    原本还密集的箭雨,这时候也瞬间停止射击。

    就算是城墙外的法提斯他们也已经被传令兵们告知,停止攻击的命令,只是在北侧的沙漠平地中待命,举着手中的长枪和长矛,冷漠的看着那些颓然站立在城墙外,就如同失魂落魄,行尸走肉般的豺狼人。

    “战役结束了。”康德开口:“没必要继续攻击了。”

    那些豺狼人已经失去反抗的意志。

    而对康德来说就是一个个俘虏,就是一个个美妙的第纳尔!

    活生生的第纳尔。

    还在“德瑞赫姆”要塞内等待,带着护卫和哨兵们协防执政厅的商队首领乔斯林,能以50第纳尔每人的价格收购这些高等豺狼人。

    康德可不会认为,自己现在富有到可以无视这一笔巨款。

    这么多高等豺狼人就是现成的俘虏。

    而死掉的豺狼人…

    可没有任何价值可言,只是一堆连收拾起来都觉得恶心的尸体!

    ………………

    康德要俘虏的命令也传达下去。

    这个任务无疑是外面那些骑兵们的工作,而对此这些刚刚投入战场,彻底击溃这些豺狼人心理防线的骑兵们,表示非常乐意。

    没有什么比击溃敌人后,又俘虏它们,更能享受胜利者的美妙。

    “放下武器,投降免死!”

    “放下武器,投降免死!”

    “放下武器,投降免死!”

    法提斯没有继续下达再次冲锋的命令,毫发无损的骑兵们绕着战场包围这些豺狼人,任何企图逃走的,都将受到他们的屠戮。

    而沙漠强盗们这些灵活的轻骑兵,则提着弯刀快速的在四周掠翼,大声喊着劝降的话,不过看那寒芒闪烁的弯刀,威逼的样子应该更多些。

    但对于那些彻底失去战意和希望的豺狼人来说都是一样的。

    迷茫的它们需要的或许就是一个借口。

    “嘭嘭嘭嘭……”

    双手战斧摔落在脚下的沙地上。

    这些豺狼人全部都跪倒在地,迷茫的眼里没有丝毫疯狂,只有对前途的茫然,以及最深的绝望,深到这些曾经在曼海姆海岸纵横无敌的豺狼人,没有丝毫想要反抗的心思。

    就跪倒在满是同伴尸体的战场上,鲜血流淌都已经染红了沙地。

    鲜红到碍眼。

    越靠近城墙,鲜血越浓郁,尸体也越多。

    还有那两座还在燃烧,释放出滚滚焦臭烟烟的尸体阶梯,更是展现了这场战役的残酷,以及那些豺狼人在绝境时所爆发的疯狂,究竟有多么惊人。

    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放弃,不当回事。

    任凭自己被踩死,被砸死,被烧死,也要成为身后同伴的踏脚石。

    只是现在来看。

    这种自我奉献的伤亡显得有些可笑。

    因为所有残存的豺狼人都选择了投降,用军队最可耻的方式,对它们的敌人投降,没有任何条件,为的就是能够活下去,而不会战死在战场上。

    “马尼德。”

    康德扭头,脸色平静的开口:“你来负责处理俘虏,你应该最擅长。”

    顿了顿,他同时叮嘱道:“告诉法提斯,让他打扫战场,稍后我会通知乔斯林过来帮你,你们处理完自己的事情,记得来执政厅向我汇报战果。”

    “明白。”马尼德立刻点头。

    “好。”康德也点点头,转身离开。

    事情交代下去。

    两人能很好的处理完毕。

    “康德大人!”离开城墙,城门处满身血污,带着伤痕的斯瓦迪亚步兵们连忙站直向康德行礼,同时快速分出10个步兵跟在他的后面,继续充当护卫。

    “嗯。”康德点头。

    脸上虽然平静,但眸子里却带着阴郁之色。

    原本自己的50名斯瓦迪亚步兵,现在仅剩不足20人,而且人人带伤。

    就算是分出来充当护卫的这10名步兵,身上的装备都不复当初的英武,扇形盾上带着砍痕,外部的镶铁皮甲破烂,里面的链甲都被砍的断开。

    鲜血渗出都染红了被撕裂的亚麻袍。

    当那些疯狂的豺狼人打破城门时,正是这50名斯瓦迪亚步兵顶了上去。

    短短片刻就阵亡30人,如果不是有上百名斯瓦迪亚民兵拼死过来协防,估计这些步兵们都要被打的全军覆没,任凭城门被突破都有可能。

    那些疯狂的豺狼人战士,绝对不是低等豺狼人能相提并论的。

    甚至在康德看来。

    这些来自曼海姆海岸,拥有战斗技巧教学,还在战场上搏杀过的高等豺狼人,完全可以称得上是5级兵种,需要同属5级兵种的斯瓦迪亚军士才能抵挡。

    种族优势的战斗力加成,实在是过于恐怖。

    毕竟人类的身高和体重,以及自身的力量,是怎么也比不过这些高等豺狼人的!

    “打扫完战场后注意休息。”

    康德叮嘱城门处的步兵和民兵们,转身继续朝着执政厅走去。

    阵亡者的尸体已经被收敛起来,整齐的在城门旁摆放好,同时还有民兵互相协力,在城墙上将数量更多的弓弩手的尸体也抬下来,还有农妇用沾了清水的毛巾擦拭他们沾染了血的脸,给他们最后的尊敬。

    为了保护家园而阵亡,这是光荣的战死。

    “领主大人。”

    那些身强体壮的农妇们走过来,想要搀扶康德。

    但康德则皱眉道:“不需要。”

    这些农妇讪讪退去,满是横肉的脸上带着几分羞涩:“大人,您带领部队英勇守卫要塞的模样,就如同传说中的英雄。”

    “呵呵。”康德只是轻笑一声没有回答。

    看着这些农妇们还手持草叉与菜刀,他的平静的吩咐道:“现在去准备午餐,快中午了,我们的士兵们连早饭还没来得及吃。”

    康德看着这幕,也忍不住轻笑,对她们吩咐道:“去准备午餐吧,快要正午了,我们的士兵们连早餐还没吃。”

    “是的,领主大人。”农妇们点头。

    作战她们并不擅长,但生活上,还是能处理的极好。

    康德回到执政厅内。

    没有太长时间,烹饪食物的香味出现,午餐在准备起来,加快型的,能快速补充战时消耗的体力。

    岗哨绿洲内的补给可相当充足。

    ps:今天回来晚了,暂且一更,明天5更补上。说到做到,做不到本书就直接太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