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关于母亲的秘密
    竞技大会还未开始,随着众人的讨论就变得相当热闹。

    这可是坚石隘口数年都难得一见的盛会。

    回想起来。

    坚石隘口上次召开如此规模的竞技大会,还是迪伦男爵刚刚获得男爵爵位,成为此地领主时才召开的,距离现在已经过了整整10年时间。

    至于能辐射整个北郡领的竞技大会。

    也只有代替卡梅隆大公,统领整个北郡的韦恩子爵,每3年才能在他的罗格堡召开一次。

    毕竟举办竞技大会,其开销可不是寻常领主能承受的。

    宴会在正午后宣布结束。

    所有人离开官邸的领主大厅,顺着仆人们准备好的地毯,走上螺旋楼梯,来到南侧的城墙上,有一处10米宽的城墙区域紧靠着山壁与镶入山岩的官邸。

    正是为了参加竞技大会而建造的观礼台。

    接下来举办的竞技大会,就位于城墙南侧的广场上,坐在这7米高的观礼台上,能看的很清楚,任意的谈论也不会影响底下广场上的竞技。

    早在清晨时分。

    仆人们已经事先准备了亚麻布的遮阳帐篷,用麻绳拉起来吊在头顶遮住烈日。

    随着徐徐的山风吹来还带着少许清凉。

    虽然紧靠那伦沙漠,但桑瓦亚山脉中常年有一股寒流在地底涌出,因此才能中和在沙漠处扑来的热浪,让动植物在山脉中繁衍,成为坚石隘口的村庄们赖以为生的天然猎场。

    雄狮公国的学者和法师们曾经联合对桑瓦亚山脉进行过调查。

    给出过这样一个结论。

    结论声称,桑瓦亚山脉内存在的寒流,属于是负能量,长期接触会对动植物有害。

    不过那伦沙漠蕴含正能量和火能量的温度长期冲刷,减缓了负能量的溢出,因此才能平安无事,但就算如此,桑瓦亚山脉的魔化生物比起其他区域也要多数十倍,时常有村庄中的狩猎队遇到,或是冲进伐木场及采石厂中,需要骑士们的加紧救援才能镇压下去。

    但这点对于目前所处在观礼台上的附庸骑士及绅士名流们却不值得在乎。

    他们已经在坚石隘口生活了10年。

    某些在坚石隘口建造就已经设立的村庄和家族,祖祖辈辈都已经生活了百年时间,也没见魔化生物冲下山脉,反倒是那些那伦沙漠来的豺狼人造成的伤害更大。

    现在有坚石隘口这座要塞,还驻扎有数量繁多的正规军及20多名骑士。

    绝对万无一失。

    相较于纠结这个问题,现在到来的地主和商人们,都带着自己家族最优秀的孩子,与那些附庸骑士们套近乎,就如同推销自己的孩子,想要成为这些附庸骑士们的侍从。

    而这些附庸骑士们也愿意和这些有钱有势的地主商人们交谈。

    整体气氛都极为融洽。

    虽然骑士在真正的贵族眼中算不了什么。

    但骑士仍旧属于贵族的预备役,是有机会成为贵族的,毕竟雄狮公国有句俚语说得好,骑士不可能是贵族,但贵族绝对是骑士。

    毕竟雄狮公国以武立国,骑士这种高端兵种,已经单独列出作为一个阶级。

    而其他的人类公国中也相差不多。

    所以这些地主和商人们,才会如此热衷让自己的孩子认识骑士,一旦被收为侍从,那就有了成为骑士的可能,更有了成为贵族的资格!

    如果说骑士是贵族预备役。

    那么骑士侍从,就是骑士的预备役!

    康德与迪伦男爵站在观礼台的旁侧,周围并没有不长眼的商人和地主围拢过来,只有马尼德与2名亲近的附庸骑士作陪,互相交谈,微笑着说些愉快的事情。

    竞技大会还在准备。

    但就在城墙外,身穿镶铁皮甲的步兵们,已经封锁了广场。

    周围已经有更多的观众在等待,毕竟竞技大会往往不是贵族们的娱乐时间,同样也是平民们的娱乐时间,不少坚石隘口的居民都特意前来观看这场数年都见不到一次的盛会,低声交谈间,也乌泱泱的满是人群和嘈杂的声响。

    甚至还有不少小商贩找到了商机,用藤筐在卖着不少零食,多是用山上野苹果切碎,混了其他切碎的野果做成的水果拼盘,用简单的木碗装着,1个小银币就能买很大一份。

    在坚石隘口居住的居民们,往往有这个闲钱购买零食。

    很快这些小商贩就赚的盆满钵满。

    如此盛会,大家都乐于花钱,就算是观礼台上的管家,都派人下去买了几藤筐过来,扔掉木碗,换上更精美的银碗,放在观礼台的木桌上任人拿取吃喝。

    同时各种糕点也端上来放在桌上。

    以及用蜂蜜和水,以及麦芽酒稀释过制作的甜酒。

    还有鲜榨的酸橙汁,外加蜂蜜水混起来的果汁饮料。

    都是成桶成桶的放在观礼台上。

    毕竟能来到观礼台,都是受到邀请的有头有脸的体面人,寻常的小商人和小地主可接不到邀请,只能在观礼台下的城墙外面,和人堆们挤在一起。

    “可真热闹。”

    康德手里端着银制的酒杯,忍不住发出轻叹。

    迪伦男爵笑着点头:“这是为了欢迎你的到来,而特意安排的。”

    “很感谢您,迪伦叔叔。”康德感激的致谢。

    同时端着银制的酒杯虚抬,就如同敬酒,轻轻抿了一口里面带着酸橙汁的麦芽酒,忍不住发出轻叹,略有苦涩的笑道:“很久没有参与竞技大会了。”

    迪伦男爵看着康德那优雅的动作,眸子深处带着嫉妒。

    这是从小培养的贵族子弟才能拥有的从容和优雅。

    但很快迪伦男爵的心里就恢复平静,看着康德那唏嘘失落的模样,嘴角翘起丝丝微笑,眸子当中反而带了几分自得。就算是优雅和从容又能怎样,依旧要如此尊重他,连称呼都是您,并且称呼他为叔叔。

    要知道。

    如果康德真的还是那个大公幼子。

    如果这是在公国直属的南郡领。

    估计就仅凭这个叔叔的称呼,就能引来雄狮城堡最严厉的训斥!

    但现在。

    他迪伦,这个原本所有人都看不起的武夫贵族,就能成为卡梅隆大公幼子的叔叔,就能站在他的面前,接受这理所应当的称呼!

    “你似乎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迪伦男爵轻笑,对康德坚定的说道:“可以和我说说,不管怎么样,我依旧会是你最坚强的后盾,有任何问题,我都会为你摆平,仅为了索菲亚公主的名义,我曾经宣誓忠诚于她,而属于她血脉的你,我同样会尽力所能及的力量。”

    “您是让我心安的。迪伦叔叔。”康德低头,微微摇头苦笑。

    他就如同失落的孩子,轻叹着开口:“曾经我没资格参加雄狮城堡的竞技大会,就算是能去,也只能在底下,看着观礼台上的父亲和哥哥,而他们却根本看不到人群当中的我。”

    迪伦男爵眸子中带着几分得意。

    当语气平稳,更是挑拨离间道:“没关系,现在已经有了自己领地,还掌握了盐矿的你,为什么一定要听从他们的安排?你能活的更像你自己,就如同你母亲那样,有自己的主见,并不依靠太多,因为她自身就掌握着左右国家的力量。”

    “我的母亲?”康德似乎很是好奇。

    “没错。”迪伦男爵微微轻叹:“索菲亚公主,当初曾掌握有强大的银光骑士团,但当你母亲去世后,这支骑士团就解散了。”

    康德微愣。

    这在历史上,以及那些书籍上可从未记载过。

    曾经在学院中,康德专门查找过对自己母亲的记载,为的就是想要找蛛丝马迹。

    目的同样是想要借助自己母亲曾经留下来的势力,让自己获得某些支持,起码在金手指具现化之前,能够活的不那么压抑。

    可任凭他怎么寻找,都找不到关于母亲的记载,只知道是卡梅隆大公第二任的夫人。

    暴病而忘后,就失去了一切记载。

    这样看来,似乎是有人故意将自己母亲的记载全部抹去。

    想想雄狮公国的那些贵族们,以及就如同禁忌一样的话题,除了在这偏远的地方才能谈起来,就算是在学术氛围浓厚的学院中,康德的母亲,索菲亚公主都是不允许谈论的。

    仔细想想,就算是有些导师,都故意不借给康德某些书籍。

    看来就是因为其中这个潜藏的原因。

    有些人就是想让索菲亚公主泯灭在时间当中,将这则消息彻底对康德封锁住,免得发生些什么意外,或是触碰到某些不该出现的秘密。

    就如同现在的银光骑士团。

    康德对此一无所知。

    “如果你有银光骑士团的帮助,我想外面那些豺狼人,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迪伦男爵也仿佛很唏嘘。

    看了眼旁边的康德,也怀念般的说道:“据说银光骑士团,是由1000名技艺高超的骑士组成,而且最高的统领是10名掌握了超凡力量的大骑士,真的是强大无比。”

    “10名大骑士。”康德微微愣神。

    若是以他对大骑士的理解,的确极为恐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