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鸦雀无声的现场
    显然迪伦男爵,对于康德的这些萨兰德骑手有些垂涎。

    行令禁止。

    虽然看上去容易,词汇简单。

    但对于冷兵器时代的这些部队来说,只要能做到这四个字,就能称之为精锐,因为这代表的是纪律,在军队作战中都会严格遵守的纪律!

    “他们都是好样的。”康德看似谦虚的微笑。

    但这更是加深了,迪伦男爵对康德背后有势力帮助的猜测。

    若是没有势力帮助。

    就凭这行令禁止的40名骑士级别的护卫,怎么可能会被这样一个失去了家族宠爱,还被流放到荒芜沙漠中苦苦生存的男爵身上?

    只要去投靠任何一个贵族。

    能得到的,都要更多!

    “真是让我垂涎啊,索菲亚公主留下的遗产,究竟有怎样的伟力。”迪伦男爵心里轻轻升起这个念头,而不留痕迹看向康德的眸子,更是带着狂热。

    不过就在城墙底部的竞技场上。

    2队人已经准备就绪。

    左侧的10名附庸骑士,以及右侧的10名萨兰德骑手。

    他们都没有骑马。

    反而都是步行,为了方便起见,毕竟整个竞技场的规模也不大,若是20人全部都骑上马,根本施展不开,想要观看骑士之间的策马冲击,2个人才是最好的选择。

    “要开始了。”迪伦男爵眼中带着自得。

    虽然这些附庸骑士看上去散漫,但能够被他看重留下,的确也有几分本事。

    桑瓦亚山脉的魔物非常多。

    连低等豺狼人部落也会时不时的躁动。

    平日里可都是依靠这些骑士们带队去处理,若没有几分本领,估计早就已经死在了桑瓦亚山脉当中,想要活到现在,实力绝对不容小视。

    康德沉默不语。

    他对于自己的这10名萨兰德骑手也带着几分怀疑。

    毕竟他们都是4级兵种。

    如果是5级的马穆鲁克在这,估计还能有一拼之力,毕竟这些5级兵种,是康德目前能够拥有的最强力量,比起4级兵种可是质上的提高!

    “你似乎对你的护卫没有信心?”

    迪伦男爵微笑着安慰:“别担心,这只是比赛。”

    “当然。”康德微笑着摇头。

    就在底下,随着双方准备就绪,负责喊话的仆人也重新重复了规则。

    然后就举起手中的旗帜,向下重重的挥去。

    “开始!”

    这场竞技正式宣布开始。

    而那些原本还热闹的民众们,也非常专注的看着竞技场上的这两支队伍。

    就算是退下去的新人都在凝重的注视。

    这是真正骑士之间的竞技,只要在观摩中学到少许有用的技巧,那么对他们今后来说就是极大的帮助,更有利于他们的发展!

    不过意料当中的碰撞没有到来。

    10名萨兰德骑手相互肩并肩紧靠,左手持盾,右手持矛,小心的列阵迈进,速度却不快。

    就如同长枪兵最常见的阵型。

    这让那些散开快步向前冲了几步,根本没有阵型概念的附庸骑士有些发愣,在他们的印象里,这样的竞技大会,哪怕是真正的战场上,除了步兵会这样列阵以外,他们这些骑士,往往都是带着部队冲锋在前面,彰显自己的勇武,同时也用自己强大的作战技巧,生生的带领部队撕开敌人阵型的一个口子,作为最终的突破口。

    但步战中,乱糟糟的冲上去,可不是那么英勇。

    尤其是对方都摆成了紧密的龟壳。

    他们冲上去,或许有些不容乐观。

    “喂,你们这是违反规定了吧?怎么都聚集在一起?出来出我们单挑啊!你们该不会是胆小鬼吧?这样胆怯,会让人看不起的!”

    那些附庸骑士们纷纷用嘲讽的语气刺激萨兰德骑手。

    可是那10名萨兰德骑手屹然不动。

    依旧缓慢的向前推进,10把2米长的木矛握在手中,一点一点的靠近那些站的散乱的附庸骑士,冷漠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就如同根本不在乎那嘲讽的语句一样。

    “打啊!打啊!别磨蹭!”

    底下有人在大喊。

    但诸多居民都是狂热的挥着拳头。

    显然这样慢吞吞的前进,互相试探,根本就不是他们想看到的局面。

    就算是城墙上,诸多商人和地主们,都是皱着眉头。

    哪怕是迪伦男爵,都笑着对康德道:“小康德,看上去你的士兵们很谨慎嘛。”

    “我也不怎么了解。”

    康德的适时的表现出自己的无知。

    不过还是微笑着道:“但他们击杀豺狼人的时候,很强大,基本上10个人骑着马,就能追着上百个豺狼人,而且还能获得胜利。”

    “唔。”迪伦男爵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在他看来,自己的附庸骑士们同样能做到,算不了什么大事。

    但就在这时候。

    城墙下的那10名萨兰德骑手就仿佛商议好了那样,直接快步向前冲刺,在接近十米的距离几步就到,而那些附庸骑士们还在散乱的站着,各自拿着木剑和木矛,根本没有做好准备,只能惊愕的后退,却根本躲不开那10把直直刺过来的木矛。

    木矛顶端不是铁矛尖,同样是用木料削制的矛尖,没有开刃。

    但捅在人身上依旧带着少许痛意。

    何况萨兰德骑手们的进攻出其不意,根本没有被这些附庸骑士们注意,连忙撒手撤退到两侧,但还是有两三人躲闪不及,被矛尖戳到了后腰或肚子,宣布下场。

    “输了?”

    他们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的站在竞技场上。

    就算是周围的人们同样没有反应过来。

    城墙上的迪伦男爵脸上还带着笑意,可这笑意也僵在脸上,看着底下被彻底打散,被这些萨兰德骑手在竞技场上追着打的附庸骑士,脸色突然涨红起来。

    康德也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下面。

    很快。

    被打散的附庸骑士,全部被宣布失败。

    “康德大人的护卫获得胜利!”

    仆人们有些犹豫,看着那些附庸骑士们恶狠狠地目光,还是无奈的说出了这个结果,毕竟战败的的确是这些附庸骑士,而不是萨兰德骑手。

    “这不公平!”

    附庸骑士们有些恼羞成怒。

    纷纷大喊道:“竞技场上,怎么可能像是这样接阵,明明应该彰显自己的武力!”

    他们都在说着类似的话,抬头看着观礼台。

    “没错,这不公平!”

    “要求重赛!他们不能这样!”

    “我们要看精彩的比赛,不是这种枯燥的东西!”

    “作弊,这是作弊!”

    而底下那些平民们组成的观众,竟然也纷纷抗议,说萨兰德骑手作弊,竞技场上根本不能这样比试,应该像是真正的男人那样,单独对单独的战斗才行!

    迪伦男爵也微微扭头看向康德。

    听到那些民众们都在呼喊重新竞技,他的脸色恢复了少许,带着几分调笑道:“小康德,你的护卫们,似乎把竞技场当成战场了。”

    “我也不清楚。”康德则是依旧什么都不知道,摸着脑袋道:“或许他们不清楚。”

    “那就单对单吧。”迪伦男爵笑着做出决定。

    而也没有让康德选择的意思。

    很快这个决定就下达下去,顿时让底下的人们发出欢呼。

    那些附庸骑士也同样发出挑衅。

    只是萨兰德骑手们,依旧面无表情,就如同永远也不会改变的萨兰德大沙漠,任凭风吹沙进,他们都在这等待。

    竞技场上,重新出现的反而是2个人。

    各自手持木盾和木矛,怀里插着木剑,是一名萨兰德骑手,以及一个附庸骑士。

    “嘿,我会把你压在我的屁股底下!”

    那个附庸骑士在挑衅。

    不过对于萨兰德骑手来说,却根本不在乎,面前的附庸骑手,微微低了低身子,将木盾挡在面前,手里的木矛就如同一条毒蛇隐藏在后面。

    萨兰德人的技巧,从战场上,以及家庭当中,就经过了磨练。

    他们是沙漠中的民族。

    如果不想永远在沙漠里吃灰,那么征服或驱逐其他种族,单独获得绿洲的资源,早就已经泯灭在了历史当中,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统治萨兰德沙漠,进而朝着卡拉迪亚大陆都蔓延过去。

    “开始!”

    仆人的旗帜立刻挥动下去。

    底下的民众们都在呐喊,为他们的附庸骑士加油。

    “打败外来者!”

    “上啊!让他知道坚石隘口的厉害!”

    “你是最强的骑士大人!”

    欢呼声雀跃无比。

    让那个附庸骑士的脸上都带着自信的笑容。

    这是源自在桑瓦亚山脉,击杀过数次强大魔化生物的自信。

    “看看我的长矛!”他发出喊声,快速向前突刺,整个人手中的长矛就如同要随时刺出,将那个萨兰德骑手捅穿一样。

    可是那萨兰德骑手依旧低伏着身子。

    看着那极速刺来的长矛。

    整个人直接扭转身子,左手的盾牌斜举,刚好挡在那长矛刺来的方向上,借着那巧劲直接向上一抬,而右手举着的长矛,就那样平放在腰间,却刚好捅在那个附庸骑士的腹部。

    前后还不过10秒钟。

    那些原本还在欢呼,要求痛扁萨兰德骑手的民众们,就如同捏住嗓子的鸭子。

    一个个涨红了脸,瞪大了眼睛都没了声音。

    而就算是观礼台上都突然冷寂一片。

    过了好一会。

    “这…不可能!”终于有商人开口,脸上带着惊愕。

    他可曾经记得,底下那个站在原地,有些不敢置信的附庸骑士,当初可曾经轻松解决了一只魔化生物,就用手里的长矛,将那个魔化生物从嘴巴,一直捅穿了脊骨,在屁股上刺出来,嚎叫了好一会才凄惨的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