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突入到来的骑士
    但这名以勇武而著称的附庸骑士就这样败了。

    呆呆的低头。

    看着小腹部被顶住的木矛,脸上带着愕然的神情。

    他根本想象不到自己就这么轻易的败了。

    周围木愣愣的民众,城墙上鸦雀无声的观礼台,都让他的脑海中出现一股不甘的情绪,旋即化为愤怒,嚎叫着向后退了半步,伸手抓着抵住自己的木矛,恶狠狠地向前冲去,想要用手里的盾牌重重的砸向那个冷漠的面孔。

    “我怎么可能会输!”他的眼神带着愤恨。

    可是迎接他的却不是胜利,而是萨兰德骑手轻巧的转身,毫不留恋的松手木矛,抽出腰间的木剑,用剑柄对着他的下腹重新一击。

    而这次萨兰德骑手却根本没有留情。

    就如同近战搏杀。

    稳准狠。

    “嘭。”微微的声响出现。

    剑柄重重的接触附庸骑士未加防护的腹部。

    这个原本还气势汹汹的附庸骑士猛然顿住,两眼瞪出,目光呆滞,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闷哼,就蜷缩着身子缓缓倒在地上。

    萨兰德骑手这才缓步退开。

    依旧是鸦雀无声。

    连作为宣布结果的仆人,都哆嗦着嘴唇没有反应过来。

    谁都想不到结果竟然如此的干脆。

    连观礼台上鸦雀无声的众人,都觉得自己的脖颈有些僵硬,别说是呼喊,这时候连扭头看向迪伦男爵都不敢。

    连续两次如此干脆的失败,无疑是对身后这位男爵的挑衅。

    迪伦男爵的脸色的确是有些铁青。

    这非常丢人。

    但他微微呼吸,让自己的情绪尽量恢复,勉强露出微笑,对身旁的康德道:“真是不错的护卫,小康德,我真的很疑惑,你的护卫怎么可能会这么强。”

    “我…也不了解。”康德面露疑惑。

    他是真的不知道,同样也没想到。

    这些4级兵种的萨兰德骑手,竟然会这么干脆利索的就将附庸骑士击败。

    不过他还是解释道:“那是我护卫当中的最强者,曾经单独就能抵抗十几个豺狼人,是实力很强的护卫。”

    “那就难怪了。”迪伦男爵脸色好看了不少。

    周围那些大商人和大地主们,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这就难怪了。

    如果不是最强者,根本不可能这么利索的击败那位实力同样强大的附庸骑士,否则整个坚石隘口的骑士们,不就成了笑话?

    “给胜利者赏赐5枚大银币!”迪伦男爵吩咐。

    同时笑着对自己的管家道:“给那个失败的骑士1枚大银币,告诉他别灰心,这可是护卫当中的强者,开始这么轻敌,输掉也是应该的。”

    “遵命。”管家立刻走下观礼台。

    “公正的迪伦男爵。”

    而那些商人和地主们,纷纷队对自己的这位男爵连拍马屁。

    就算是底下的民众们也重新欢呼起来,继续让气氛变得热闹,显然同样接受了这个道理,毕竟迪伦男爵是本领地内至高无上的权威,说出来的解释,完全就是正确的,根本不需要怀疑。

    赏赐很快赠予下去。

    不过康德则是对旁边的马尼德摇摇头。

    两人心意想通。

    马尼德立刻明白,快步走下观礼台,前往城墙下的竞技场外围,与其他等待的萨兰德骑手轻轻提醒了几句,便重新回来。

    见到马尼德点头,康德脸上微笑。

    办妥了就好。

    “竞技大会继续开始!”管家的声音重新响起。

    上场的萨兰德骑手和附庸骑士们战成一团,不过却没了之前那场比赛的干脆和突然性,反而接下来的萨兰德骑手们显得有些笨重,一板一眼的,攻击的痕迹和轨道,几乎就像是教材中那样标准。

    有时候却不适合真正的实战,哪怕是类似实战的比赛也一样。

    很快。

    这些萨兰德骑手和附庸骑士们有胜有负。

    但最终还是失败的骑手较多。

    让那些附庸骑士们的脸色好看了不少,同时也都暗自讨论,对这些一看就是呆板的骑士侍从,从心里表示出几分嘲讽。

    “攻击太死板了。”迪伦男爵的脸上也恢复笑容。

    “是啊。”康德点头。

    就在竞技场上,最后一场比赛结束。

    萨兰德骑手用最标准的进攻方式,被附庸骑士灵活的身形躲避开,进而用木剑点在了那名萨兰德骑手的背上,宣布这场比赛的胜利。

    “万岁!您是最强的!”

    “迪伦男爵手下的骑士是最厉害的骑士!”

    平民们都在呐喊,为自己方面的附庸骑士赢得比赛而欢呼。

    整个竞技场的气氛无比火热。

    观礼台上依旧如此,都在夸赞附庸骑士们精湛的作战技巧,同时在暗地贬低萨兰德骑手们一板一眼,教科书式的的攻击姿势,语言中透露着不屑。

    “呼哈!”

    最后那名胜利的附庸骑士,也发出胜利的战吼,高举木盾和木剑对萨兰德骑手们做出挑衅的动作。

    只是这挑衅依旧被无视了。

    20名萨兰德骑手自顾自的转身离开。

    不过在那些平民,以及附庸骑士们的眼中,这就等于是落荒而逃。

    顿时更奚落的声响响起。

    “小康德,希望你不会生气。”迪伦男爵则扭头,看似对康德安慰道:“有时候胜利不能局限于那些低劣的豺狼人身上,毕竟只有我们人类的战士们,才能拥有各种精湛的技巧和强大的实力。”

    “或许是吧。”康德有些失落的耸肩。

    不过谁也看不到他低头的那双眸子里,隐藏的嘲讽。

    没错,这只是比赛。

    但从萨兰德沙漠里厮杀出来,经历了无数战斗,以及被系统赋予了强悍战斗技巧的萨兰德骑手们,怎么可能会轻松失去比赛的胜利?

    如果不是他让马尼德通知那些萨兰德骑手。

    估计这些附庸骑士们,早就被打的满地找牙,彻底让迪伦男爵没了脸面!

    这是为了大局考虑。

    康德不愿意就这么早暴露自己的实力。

    能展现出少许实力,让迪伦男爵知道自己有隐藏的势力在支持就好。

    如果现在暴露岗哨绿洲。

    估计后果就是迪伦男爵要对他忌惮,甚至是有直接翻脸的可能性。

    现在的和谐寄托在利益与康德实力较弱的前提上。

    一旦迪伦男爵发现康德的实力已经在那伦沙漠扎根,成了恐怖的吞噬巨兽,想要让他如现在这样安稳的睡觉,绝对不可能,恐怕会毫不犹豫的勾结雄狮公国内其他更强的贵族势力,联合起来吞噬康德。

    能成为贵族,没人是傻瓜,更没人愿意看到其他贵族变得比自己还要强大!

    于是康德只是抿嘴笑笑。

    但其他人看来这就是输掉比赛后的尴尬与不自然。

    迪伦男爵为此还走过来,拍拍康德的肩膀,笑着说道:“你有这群护卫已经值得庆幸了,只要再过几年,磨练纯熟,绝对能比的上我的这些附庸骑士们,别灰心,没什么大不了的。”

    “嗯,多谢您的安排,迪伦叔叔。”康德笑着点头。

    气氛融洽起来。

    而迪伦男爵正端着掺了蜂蜜的甜酒,开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在观礼台旁边的塔楼处,胖乎乎的管家极速走过来,脸上带着几分慌张。

    “怎么了。”迪伦男爵皱眉询问。

    管家凑到迪伦男爵身边,急促的说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外面有韦恩子爵的附庸骑士到来,并且还说要参加竞技大会!”

    “韦恩子爵的附庸骑士?”迪伦男爵眉头紧皱。

    脸色有些不好看,他对管家训斥道:“我可不记得,邀请韦恩子爵那个老东西的附庸骑士参加,这是怎么回事。”

    “是我主动要求参加的。”

    正在说着,一个面容冷峻的中年男人在旁边的塔楼内走出。

    周围的地主和商人们微愣。

    而属于迪伦男爵的几个附庸骑士,则脸色肃然,瞪着这个中年男人,下意识的都握紧手里的酒杯,冷着脸没有任何笑意。

    “呵,特瑞西骑士,这个时间段在这见到你真是很巧。”

    迪伦男爵脸上带着笑容。

    可是他这笑容更是冷笑与不耐烦:“我竟然忘记给你送竞技大会的邀请了,真是让我有些感到歉意,想必你来的匆忙,一定没有准备,不如等下次竞技大会的时候,我提前邀请你来参加?”

    “喔,感谢您,迪伦男爵,不知道下次您召开竞技大会是什么时间呢?”那位被称为特瑞西的中年骑士同样笑着询问。

    迪伦男爵耸肩:“大概是十年后吧。”

    “哈哈哈——”

    顿时周围那些附庸骑士们发出哄堂大笑,属于迪伦男爵的这些骑士,当然与来自韦恩子爵麾下的附庸骑士,相当不对付。

    这源自于两个贵族之间的斗争。

    不过往往,迪伦属于男爵,要低于韦恩这个统领公国北郡的子爵。

    他们一直受到欺压。

    现在能找到机会,就对这位韦恩子爵的附庸骑士进行嘲讽,也是他们喜闻乐见的愉快事情,虽然不敢直接出言嘲讽,但适时的搭配自己迪伦男爵的话而发出哄笑,同样能带来心理上的安慰。

    “唔,那可真是遗憾。”

    但特瑞西没有任何生气,反而淡淡的道:“10年的时间很长,长到足够某些贵族被夺去爵位,重新变成低劣的平民。”顿了顿,他看向迪伦男爵,语气平淡道:“喔,或许连平民都不如,就如同那群肮脏发臭的贫民。”

    ps:接下来是超凡力量的伏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