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极为惨烈的战斗
    魔化生物当中的凶残种,堪比大骑士的战力。

    康德呼吸都有些急促,手中的骑士剑紧握,30名萨兰德骑手自顾来到他的身后,却并未以密集队形站立,反而稍稍分散。

    他们同样察觉出这肩高4米,比之前那魔化烟熊都要庞大的魔化狮子,根本就是更恐怖的魔化生物,若是继续以密集队形敌对,估计第一波就要被全部冲散,而实际上这些萨兰德骑手们,已经做好了伤亡的准备。

    至于那一匹匹雄骏的萨兰德战马。

    早就因魔化狮子的出现,而颤抖着两腿瘫倒在地,下腹处排出腥臊的尿液,一动不动就如同认命了般,被那股魔化生物的威压,震慑的筋骨瘫软逃都不敢逃。

    “吼——”

    那头凶残种的魔化狮子张开大嘴,略带腐臭的烟气在喉咙中喷出。

    一双猩红的双目带着暴虐狰狞,粗壮的四肢稍低,整个庞大的身躯竟已瞬间发动,带着那烈烈风声,呼啸着在塌落的巨石上奔跑,直扑康德他们!

    “散开!”康德沉声命令。

    萨兰德骑手形成的队列离开向两侧散开。

    左手持盾,右手持矛。

    可是还没等他们完全散开,形成两线夹击的队形,那魔化狮子的庞大身躯已经出现在面前,随着奔跑而在喉咙中发出的低吼如催人魔音。

    利爪挥出,两名躲闪不及的萨兰德骑手面露决然。

    躲避不了。

    那就只能选择格挡!

    “举盾!”他们闷哼,似是给自己打气,但左臂上套着萨兰德盾,却瞬间被一股巨力击中,旋即随着那盾牌印在他们的胸膛,整个人就如同被投石机掷来的巨石砸中,面色瞬间涨红,整个人随着那凹陷下去的胸骨,不住的向后倒飞出去。

    “嘭——”

    “嘭——”

    两人重重的砸落旁侧的灌木丛中,撞在石柱上才最终停下。

    “呃…呃…”他们还在微微挣扎。

    但最终却随着散开的瞳孔,颓然的垂落手臂彻底失去生息。

    显然就在这头魔化狮子的一击之下,两人就算做出了合理的格挡动作,最终也被那股巨力拍飞,形成了极其严重,足够致命的内伤!

    “散开,小心点!”

    康德呼吸急促,沉声提醒。

    扫过那两名萨兰德骑手左臂套着的盾牌,上面已经出现了深深的抓痕,在这一击之下甚至已经将整个盾牌破坏,就算是修复起来,都无法回到原版的防御效果,只能报备为损坏装备,重新由系统发放。

    装备损坏后,修补起来那可都是要第纳尔的!

    但康德心疼的不是第纳尔。

    而是两名原本跟随自己出生入死,好不容易才升级的4级骑兵,竟然就这么轻易的被这头魔化狮子给毙命,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这凶残种的魔化生物。

    未免也太过恐怖!

    可就在康德心中思绪翻腾时,那头庞大的魔化狮子低声嘶吼,猩红的眸子对准旁侧,四肢用力竟再次爆起,粗壮的利爪继续挥出,就在那烈烈风声中,几乎如弯刀般的森然利爪,终于让那躲闪不及的萨兰德骑手面带惊色。

    康德他们终于明白。

    刚才那两名萨兰德骑手左臂上套着的萨兰德盾,到底是怎么碎掉的了!

    就在这巨力和锋利的利爪面前,别说用木料和蒙皮,以及铁钉制作的萨兰德盾,就算是精良的锁子甲,估计都要直接扯碎!

    “呃啊…”

    又是两名萨兰德骑手被瞬间击飞。

    整个人重重的跌落在几米远的地上,就如同人肉沙包,哪怕是活下来,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那已经扭曲的肢体,也已经说明他们无法参与接下来的战斗。

    康德极速后退。

    其他的萨兰德骑手继续挺盾持矛,脸色严峻。

    短短片刻,四名同伴被干掉。

    而那头凶残种的魔化狮子却毫发无损。

    这战损比未免太过恐怖,甚至对他们来说,现在的战斗,已经有了战败的危险,甚至是,全军覆没!

    “吼——”

    那头魔化狮子发出咆哮。

    整个庞大的身躯却并未继续扑出。

    反而缓缓渡步,来到那还活着,但已经重伤的萨兰德骑手面前,呲着如短剑般的利齿,缓缓的低下头,伴随着那戛然而止的惨嚎,满嘴血腥。

    “该死!”康德咬牙,胸膛里已经怒火中烧。

    其余的萨兰德骑手都是眸光带着怒意。

    那头魔化狮子,竟然就在他们面前大摇大摆的吃掉了重伤的同伴,根本就视他们于无物,完全将他们当做了随时待宰的羔羊!

    康德更是愤怒。

    因为他是领主,而就在那头魔化狮子嘴里咀嚼的,是他的士兵!

    康德可以因任何理由处死他看不顺眼的士兵。

    但绝对不允许,这头魔化狮子能当着他的面,就如同自家菜园那样,掠夺捕食他的士兵,这等于挑衅,等于蔑视!

    “干掉他!”

    康德的声音响起,整个人快步走动。

    周围剩余的26名萨兰德骑手纷纷双手持矛,瞪着眼咬着牙,以奔跑直刺的方式冲向那头魔化狮子,宣泄他们心中的愤怒!

    “吼——”

    那头魔化狮子嚼碎内脏,整个身躯扭转。

    身躯尽管庞大却异常灵活。

    发出近乎嘲弄的嘶吼,辗转跳跃,竟然躲开了那刺去的一把把长矛,而就当萨兰德骑手们接着想继续刺击时,整个身躯却猛然撞上来,仗着胸口那烟黝黝的如蛇般的宽大鳞片,毫不将那长矛放在眼里。

    “噼啪…”

    鳞片被刺穿数个,漆烟的鲜血飞溅。

    但三名萨兰德骑手却猛然倒飞出去,胸口位置的萨兰德链甲散碎,三道抓痕出现在那,鲜红的血液都渗出,还有那白森森的胸骨!

    萨兰德骑手,已经阵亡七人。

    “上!”

    康德没有在乎。

    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在乎伤亡,若是撤退必定会被追杀至全军覆没!

    他们只能咬着牙硬拼!

    这里是复杂的山地环境,已经跋涉了半天时间的他们,体能消耗本就较大,若是和这四条腿的魔化狮子比翻山速度,那就是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萨兰德骑手们同样明白这个道理。

    手中的长矛狠狠刺去。

    无论是腹部还是背部,他们已经不在乎要害,只要能伤到这头魔化狮子就好。

    但这个想法却较难实现。

    魔化狮子辗转,整个庞大的身躯左突右撞,还有如铁鞭般的尾巴抽动,连手中的盾牌挡住都发出“嘭嘭”的巨响,他们一时间竟然难以靠近。

    康德手持骑士剑,脸色难堪。

    他躲过魔化狮子的挥爪。

    能活到现在,得益于斯瓦迪亚骑士般的强壮身躯,以及系统灌输的搏杀技巧。

    还有萨兰德骑手们的拼死保护!

    “吼——”

    魔化狮子也察觉到了僵持,发出暴虐的低吼。

    两眼中的猩红更浓,它还从未遇到过如此抵抗的生物,不由得嗓中怒吼,整个脖颈的鬃毛都炸裂开来,更加恐怖的声浪,瞬间席卷周围,随着它嗓子中如滚滚怒雷般的吼声,震的周围萨兰德骑手们耳膜都仿佛要刺裂,脑袋都有些发晕。

    康德同样如此,甚至感觉到了天晕地转。

    这滚滚声浪破坏了他们对平衡的掌握。

    “呲啦——”

    但那魔化狮子却借此爆起,狂暴的挥动两爪,满是利齿的大嘴撕咬,短短片刻,起码五名萨兰德骑手被瞬间拍飞,两名骑手的半个身子,都被咬的破破烂烂,连身上的萨兰德链甲都没有阻碍那匕首般的利齿半点咬合!

    就如同平常人咀嚼花生,随着那利齿的咬下,大量的鲜血和内脏,随着那破裂的链甲流淌,整个人都仿佛被腰斩了那般,凄厉的发出惨嚎。

    但就随着萨兰德骑手的惨嚎,康德竟然在那浑浑噩噩的眩晕中恢复。

    “该死!”

    康德怒然咬牙。

    看着几乎就近在咫尺,正在其他萨兰德骑手当中肆虐的魔化狮子,手中的骑士剑紧握,对着前面的侧肋就捅过去。

    “噗——”骑士剑直接捅入魔化狮子的肋骨当中。

    可肋骨处就如同有肌肉在紧缩,哪怕用力都捅不了太深,造成的伤口依旧是较重的皮外伤,根本形不成有效的致命伤!

    “嘶吼——”

    魔化狮子吃痛,疯狂的扭头。

    整个爪子又拍飞一名躲闪不及的萨兰德骑手,大嘴中喷出腥臭的气息,满是短剑般利齿的大嘴就要咬向康德。

    “跟着我,直刺!”

    但两侧的萨兰德骑手却同样恢复。

    看到自己的领主有危险,怒吼着根本就奋不顾身,挺起那长矛重重的刺入魔化狮子的嘴中,甚至矛尖都随着刺击,直接刺穿了狮子侧脸的脸颊,从内而外直接刺出,流出漆烟的鲜血,让这魔化狮子越发暴躁!

    “攻击要害!眼睛、耳孔,还有嘴巴内部。”

    康德借机后退。

    呼吸极为急促,手中的骑士剑却进而转身斜刺,对着那魔化狮子的耳孔刺去,随着那锋利的剑尖刺入头颅内部,魔化狮子的耳孔都被刺穿。

    显然这里同样是它的要害。

    萨兰德骑手们同样听命,哪怕是手中没了长矛,也拔出精锐弯刀重重的挥砍过去,在那漆烟的鳞片上留下深深地刀痕,溅起片片血液。

    “噗噗——”

    更多的萨兰德骑手在用手中的长矛刺穿那魔化狮子。

    根本就是奋不顾身。

    矛尖刺入没有鳞片的部位,甚至随着一个萨兰德骑手用力,直接将手里的长矛,顺着魔化狮子的**深深地刺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