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来自东郡的博格
    博格现在面如死灰。 .vo.

    蹲坐在潮湿阴冷的墙角,眸带着惊慌不安。

    他终于发现了这个秘密。

    抬头看着用岩石垒成的狭小牢房,博格心因发现这个秘密而颤栗。

    如果可能,他真的不希望自己会出现在那伦沙漠,不希望自己因为看到那高耸入云的瞭望塔而好,更不希望自己非要来到附近的沙丘,观察这座让他几乎当场目瞪口呆的城堡,想看看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如果没有以的好,或许他不会被关在这座明显是地牢的牢房,更不会有凶狠狰狞的看守,正举着牛皮制成的皮鞭来回渡步。

    那恶狠狠,似是要吃了他般的眼神,让他心越发颤栗。

    博格从不认为自己是个英勇的男人。

    不,如果可以他愿意变成娇羞的少女,或许还能在这些可怖的看守,或是城堡所有者的面前,用身体与美貌,献媚而卑微的活下去。

    总好过被绞死、砍头、勒死、活埋等一系列残忍的手段处死。

    想到这里。

    博格的眼泪又不由自主的流出来。

    “伟大的战神埃蒙德,请救救我吧,我只是想为家族寻找到一条商路罢了。”博格两膝跪在冰冷的石板,闭着眼睛流着泪,不住的祈祷战神的庇佑。

    想起自己家族在东郡的产业即将败落,他的眼泪流的更多了。

    但只是哀求显然没有任何作用。

    外面这群尽职尽责的看守可不会轻易放过他。

    但对于博格的祈祷,却有人做出回应。

    “你或许搞错了一件事。”

    门外的走廊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以及回应:“战神埃蒙德庇佑的,是能光荣战死在沙场的勇士,而非因胆怯投降的俘虏。”

    博格瞬间睁开眼睛。

    在铁栅栏外,康德缓步走来,脸平静:“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你…你是…”博格看向康德。

    但是他的神情却极为惊恐,下意识的跌坐在地,向后紧靠着那冰冷的石头墙面,语调都发生了几分异常:“你是…康德男爵!”

    “你认识我?”康德站在栅栏外,语气带着几分好。

    整个雄狮公国知道他名字的不少。

    毕竟被放逐到那伦沙漠的大公幼子,几乎是茶余饭后的笑料。

    可真正认识康德这张面孔,还直接认出他来的显然不多,算是整个雄狮公国的贵族,在陌生环境见面时都不一定能认出他来。

    康德很确定,这个俘虏看向自己的目光,分明是认识自己。

    “康德男爵…康德大人!”

    博格似乎是发现了什么能活下去的可能,双膝跪地,重重的磕着头,悲戚的说道:“您是仁慈的,求您放过我吧,我是为了挽救家族的产业,才会来到那伦沙漠的,只是为了拯救我的家族,求您放过我吧!”

    康德没有回答,反而是平静的看着地牢里的博格。

    这种哀求对他没有任何作用。

    用手里的马鞭杆敲了敲铁栅栏,鎏金还镶嵌了祖母绿宝石的尾杆发出轻响,康德扭头朝着外面走去,随口吩咐道:“把他押到审讯室去,我要亲自审问他。”顿了顿,康德也对守卫叮嘱道:“还有之前记录的口供,写成案给我一份。”

    “明白。”2名跟随而来的守卫立刻点头,他们进入监牢工作以后,明白自己的职责和所需要做的任务,他们可不仅仅只是严刑拷打。

    还有将每个犯人求饶时所说的话,总结出关键点汇成案也算是重点工作。

    牢房里关押的不仅是博格。

    他从东郡带来的商队护卫们,现在都被关押在小单间里。

    这是城堡级的大型牢房。

    别说关押这10多个人,算是百人也绝对没有问题。

    为了防止这群人互相串联口供,因此也将他们分开关押,地牢、水牢、牢笼和地面牢房分别都关押起来,也有农民临时客串看守,拿着长柄镰刀和长鞭在巡视,等待稍后康德大人的审讯。

    审讯室内,康德坐在主位,法提斯和罗尔夫及班达克则簇拥在旁边。

    事先写好的案已经送了过来。

    面详细的记载了这群家伙是谁,又为什么会出现在岗哨绿洲附近。

    至于真实程度没办法保证了。

    康德放下手里的案,语气有些古怪:“来自东郡的商人子弟,为了挽救濒临破产的家族,想要来到岗哨绿洲,与我直接交易精细白盐,若这个事情是真的,那不得不佩服这个叫做博格的年轻人,竟然会如此拼命。”

    “家族濒临破产,挽救家族产业的年轻人,不错的小伙子。”班达克耸肩,看去这个故事非常不错,起码很对他的胃口。

    “哈?破落家族的小崽子?”但罗尔夫则是有些遗憾。

    摸着自己胡乱刮过的下巴,胡茬有些扎手,但他忍不住摇头道:“估计榨不出多少油水。”顿了顿,他对康德恭维道:“如果是个大家族的儿子,我能给康德大人好好赚一大笔赎金,现在看可惜了,他没多大作用。”

    “哼。”班达克对此冷哼一声,用自己的行为表示了对他的不满。

    算是法提斯都不满的看了眼罗尔夫。

    但罗尔夫似是没有察觉。

    反而他还得意洋洋的开口道:“你们这些自负为正义的家伙,这里又不是卡拉迪亚,我这是为康德大人积攒财富,和你们这群死脑筋才不一样!”

    “好了,把这个叫博格的家伙带来。”

    康德对罗尔夫吩咐道:“动作温柔点,如果他真的如案所描述的一样,或许我们能借他当做跳板,把势力延伸到东郡去,发展另外的下线,不至于完全受控于坚石隘口的迪伦男爵。”

    这个世界的详细情报,康德已经对罗尔夫和班达克说过,尤其是雄狮公国的势力分布,更是仔细对两人沟通过的重要事项。

    罗尔夫和班达克知道雄狮公国的3个郡。

    同样知道之前岗哨绿洲所面临的局势是怎样的危机。

    “明白。”

    罗尔夫点头,很快将博格押到审讯室内。

    这个20多岁的年轻人脸满是冷汗,两腿发软,几乎走路都在颤抖。

    显然是怕极了。

    “轻松点。”

    康德坐在主位,给旁边的班达克道:“给他搬个椅子。”

    班达克站起来将椅子放在博格面前。

    似乎是这位英俊的年大叔让博格觉得和善,因此咽了口吐沫,颤颤巍巍的坐在椅子,极具渴望的看着康德,哆嗦着嘴唇,却不敢说些什么。

    旁边是看守和护卫。

    尤其是那2名身穿重甲的斯瓦迪亚骑士,带给他的威慑最大。

    “你是东郡人?”康德对他问道。

    “是…是的。”博格点头,咽了口吐沫,颤着嗓子知无不言的道:“我的家族是冬郡城小有名气的商人家族,主要贩卖各个国家的货物,曾经在瑞斯尼斯顿河有自己的船队,不过因为巡河队那群该死的贪污分子,污蔑我们的船队与河匪有牵连,所以把我们的船队全部扣下充公,还罚了我们一大笔钱!”

    康德微微点头:“这可真是悲剧。”

    东郡的首府是冬郡城,地位堪南郡的狮心城,同样是河运贸易港口。

    在10年前甚至是雄狮公国最大的贸易港口。

    不过由于康德的姑姑,也是雄狮大公卡梅隆的亲妹妹,被封为东郡领主的艾佳莎伯爵闹翻,双方陷入冷战之后,东郡被封锁起来,基本不与南郡和北郡交流,以至于瑞斯尼斯顿河的贸易霸主,被狮心城趁机抢夺。

    这不是什么隐秘,还被堂而皇之的记录在学院的书籍,康德对于博格的话自然有所了解,甚至还知道为什么狮心城的巡河队,会明显针对博格家族的船队。

    “都是权利斗争。”

    康德摇头,狮心城的巡河队自然是狮心城的商人们供奉出来的猎犬,对于竞争伙伴身份的冬郡城的商人船队,自然没有太多好感。

    在双方高层没有爆发冲突之前,潜移默化的打压和争斗还是有的。

    否则康德的姑姑艾佳莎伯爵也不会把冬郡的名字改成东郡。

    要知道东郡在地理位置,明明在西边。

    而冬郡这个名字的来源也是这个郡的土地,能感受到明显的西侧吹来的寒流,甚至冬天还能见到鹅毛大雪,而并非是直属南郡那样,冬天造成的影响较小,整体气候温热,如热带般能让植被一年四熟!

    这也是为什么南郡是直属领地,而大量丰富的农作物产出,以及各种富余牧业的产出,能成为诸多人类国家必须派遣商船前来进口粮食的原因。

    南郡的谷物和风干肉可是等产品,物美价廉,广销其他王国!

    康德了解一切。

    可是看着面前的博格,他却不认为这是真的间谍。

    班达克或许是个和事佬。

    但法提斯、罗尔夫,可都是贵族里面出来的精英。

    尤其是敢单独打拼的罗尔夫,对于如何辨别间谍更是自有一套,随着审讯的继续,他对康德轻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41/4150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