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彻底绞杀的恶魔
    但康德不会实验阿蒙怯克能不能挡住。

    他们既然已经决定,那么就彻底压上去,用最凶狠的杀招,彻底抿碎这头深渊恶魔的反击企图,彻底让它在这个世界上的**,变成无用的一堆碎肉!

    康德并无摧毁敌人灵魂的能力,那将敌人的**消灭,同样可以。

    “杀——”

    罗多克军士们突然暴起。

    手中的重型长柄砍刀,虽说是挥砍类武器,但前端依旧有整体铸成的矛尖。

    这种武器更像是西方传统的长柄斧戟!

    他们对准那瘫倒在地的深渊恶魔阿蒙怯克,手中的矛尖狠狠刺去,脆弱的脖颈处,单薄的两肋下,还有两膝及臂弯,都是他们早已经描好的攻击地点!

    当然,还包括紧闭的两眼,鼻腔,还有同样脆弱的耳孔。

    “锐金刃!”

    法师们抬起法杖,金光微闪。

    短暂的几句咒语过后,就在那些罗多克军士的长柄斧戟上散出金芒。

    这是金属越发锋锐的反光。

    而随着军士们重重捅过去的动作,暗红色的鲜血瞬间飞溅,哪怕是坚韧的皮肤都无法阻碍那经过法术强化过的武器,矛头轻松的捅穿了皮肤与肌肉,甚至连带着,直接捅入了那故作晕迷,实际上真正想要绝地反击的阿蒙怯克的眼眶当中!

    “嗷——”

    阿蒙怯克因疼痛而发出嚎叫。

    眼眶和太阳穴,以及耳孔遭到重创,它根本无法继续伪装下去。

    “嗡——”

    左手还紧握着的符文断剑朝着身周狠狠的劈过去。

    恐怖的力道催动成恐怖的动能与速度。

    3名罗多克军士躲闪不及,只能下意识的微微侧身,让背上的厚重阔盾挡住那齐地挥来的符文断剑,接着就被瞬间劈飞出去!

    符文断剑上,绿色的幽芒闪过。

    厚重的阔盾却随即碎裂。

    就算是那3名罗多克军士,整个脊椎都被劈飞成了怪异的角度。

    康德没有看那摔倒在地上的罗多克军士,因为那阿蒙怯克,已经重新爬起来,虽然两脚断裂,各个关节受损,连眼眶都被刺入两根重型长柄砍刀,可身为深渊恶魔的恐怖威势,依旧强势到让人不敢靠近!

    “我,地狱的无上领主,烈焰的掌控者,阿蒙怯克,就此以深渊的名义发誓,哪怕失去理智,也要将你碾碎,抽出灵魂放在地狱的烈焰上灼烧!”

    阿蒙怯克昂出怒吼。

    脖颈的伤口还随着它的动静而涓涓的流出鲜血。

    滋滋的白烟随着滴落的暗红色鲜血不住的升起,那些石板都在受到强烈的腐蚀,但就算如此,已经失去快速移动能力,甚至视觉受损的阿蒙怯克,还不足以让康德胆怯心惊,后续的攻击已经继续。

    一枚枚篮球大小的魔法飞弹在法师们的手中出现。

    以近乎单音节的咒语随着法杖而激发,快速的冲向深渊恶魔阿蒙怯克,就如同一记记重拳,将它的头颅打的不住的左摇右摆。

    魔弹术是低级法术,对法师们来说根本不需要准备太久。

    近乎秒发!

    他们现在可是经验丰富的正式法师。

    每人每天,魔弹术20次的法术限制,根本不虚寻常弩手的常备箭量!

    何况还有法术威力作为补充。

    身为法师学徒时,他们所释放的魔法飞弹才不过拳头大小,威力就已经如同重锤般狠狠砸击那样凶狠。

    而现在的魔法飞弹近乎篮球!

    威力更是非同寻常。

    这一枚枚魔法飞弹,与其说是重锤,还不如说是一块块打磨圆滑的巨石,被投石器迅猛的抛射出去,恐怕连城墙都能轰碎的恐怖威力。

    这是真正的战场法术,是战争法师们的专属!

    这也是为什么康德有底气。

    法师学徒只是在战场上打杂,用来实战磨练的学生。

    等成为正式法师,才是他们强大的时候。

    不算召唤雷电、致命深寒、群体加速等,就算是寻常的魔弹术和火球术,都能爆出恐怖的威力,完全适应于战场,是任何敌人最恐惧的人形战争器械!

    埃恩法斯帝国是战风世界的强国。

    在这个高魔世界能够存活下来,没有底蕴怎么可能!

    现在阿蒙怯克就尝到了这些,仅钻研少数几种法术,完全将法术用于战争,以摧毁敌人和泯灭敌人高价值目标为主的战斗法师们的恐怖!

    一枚枚魔法飞弹中混杂着火球术。

    轰然爆开的烈焰就算是让熟悉烈焰环境的深渊恶魔都感到灼烧。

    身旁那罗多克军士们呐喊着发起冲锋。

    法师们举起法杖,新的法术同样在酝酿使用!

    “群体加速!”

    狂风呼啸。

    罗多克军士的两腿间,一股细微但却极快的旋风包裹在当中。

    让他们的速度更快,动作更敏捷!

    “杀!”

    两腿快速奔跑,旋风加持在他们脚下,手中虽叫做长柄砍刀,实际上就是重型斧戟的武器,闪烁着淡淡的金芒,直接捅穿了它的皮肤和肌肉!

    并且在躲闪着符文断剑的挥砍及粗重尾巴的抽动时,甚至还能扬起武器重重的砍下去,在皮肤上留下深深地口子,让那些蕴含有恶魔之力的珍贵血液流淌,将地面上留下大量坑坑洼洼的腐蚀痕迹。

    “嗷——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阿蒙怯克愤恨的怒吼在整个溶洞内回荡。

    但怎么听声音都带着几分绝望和疯狂,甚至随着它的话音,狂暴的地狱烈焰在它的口腔中喷出,席卷周围的地下城房屋街道,破坏了那一座座陈旧古朴的房屋,将整个地下城破坏的越发像个废墟。

    可这对于康德根本没关系,重创了这个深渊恶魔阿蒙怯克的两眼之后,它根本无法察觉到周围士兵们的具体位置。

    就算喷出那恐怖的地狱烈焰,依旧没有造成多少伤亡。

    反而自身的破绽出现。

    “嗖嗖嗖嗖——”

    箭雨瞬间出现,直射阿蒙怯克的大嘴当中。

    满嘴鲜血流淌。

    而身后法师们手中,更加恐怖魔法波动出现,而一道细微的晶莹蓝芒,就如同标枪般直接在法杖的宝石中射出,没入阿蒙怯克的口腔当中。

    就在此时,彻骨的寒意遽然爆发!

    是致命深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