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复活的神性巫妖
    罗多克军士们呼吸略有急促。

    但却没有擅作主张,在这推开的房门处缓缓后退。

    虽然火把的光亮仅能照到周围十几米,可这座大厅内的墙壁都有着鎏金装饰和琉璃饰品,因此火把闪烁间,几乎照亮了整个神殿大厅。

    同样也将满地的骨骼和骷髅,显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整个房间内到处都是骨骼。

    层层叠叠。

    骨骼压着骨骼,骷髅压着骷髅,森然惨白,其还有依稀可见的亚麻布料或天鹅绒的布料,但都破破烂烂的,反而增添了几分阴森恐怖。

    这些罗多克军士互相对视,彻底后退离开大厅。

    他们退会巷道。

    最后的那名军士扭头走,他需要将这个情况汇报给康德。

    不过还没离开巷道。

    外面的石门处出现了新的火把,更多的罗多克军士走进来。

    同时还有被簇拥保护的康德。

    “镇定些。”

    康德皱眉,见这名罗多克军士反常的有些焦虑的模样,不由得心微微攥紧,沉声对他问道:“怎么回事,你们在神殿内,到底发现了什么?”

    “领主大人,到处都是骷髅!”这名军士速声汇报。

    “骷髅?”

    康德眸子瞬间微缩。

    脑浮现的却是亡灵族里,那些低级的骷髅步兵。

    身穿早已经破损的盔甲,手持肋骨或大腿骨制作的武器,精良些或许能有生锈或断裂的铁制武器,闪着骷髅头那眼眶里的幽蓝色的灵魂之火,在坟墓仅剩骨骼,依旧被邪恶操纵然后死而复生,被邪恶亵渎的古老战士。

    虽然这些仅剩骨骼的骷髅兵战斗力极低,而亡灵族恰恰是以操控数量极多的骷髅兵,用人海战术将敌人淹没,否则也不会出现著名的亡灵天灾了!

    “保持警惕!”

    康德沉声开口吩咐。

    身后原本还涌进来的士兵们则迅速后撤,分别在金字塔四周散开警戒。

    如此狭小的区域,进来这么多士兵,只能是累赘。

    身为精锐部队的他们当然知道人少而贵精,因此善于步战和保护的罗多克军士分别凑进来,提着阔盾挡在康德面前。

    他们快步在巷道里走着,共同推开那鎏金的具有精美花纹的木门。

    康德的眸子瞬间缩起。

    “这…”

    他的语言都无法描绘,目前所见到的恐怖画面。

    真的是骷髅!

    如同罗多克军士们感受到的震惊那样。

    满地的骷髅层层叠叠,近2000平米的大厅里,到处都是散碎折叠的骨骼。

    甚至康德借着反射的火光,依稀还能看到大厅里应该有十数排的座椅,却全部被这些骨骼给淹没,最高的地方是大厅尽头的高台处,骷髅叠起了接近半米。

    根据这么多骨骼心估算,起码要有5000+的人死在这才能形成。

    “这是场屠杀。”

    法师们微微开口,缓声道:“这里的气息是亡者残留的阴冷,带着怨恨和对生者的诅咒,虽然经过了数千年乃至是万年,依旧存在。”

    “真是恐怖。”罗多克军士们同样低语。

    接近5000+的人全部被屠戮在这座大厅,怎么会不恐怖?

    他们来自卡拉迪亚大陆。

    虽然战乱纷纷,但也绝对没有如此规模的屠杀。

    这等于是屠城级别,是种族灭绝级别的屠杀了,这在卡拉迪亚有史料记载以来都是极少发生的屠杀级别。

    甚至在埃恩法斯帝国所处的战风世界,一次性屠杀5000人同样堪称恐怖。

    现在出现康德面前。

    微微眯眼,他的神色平静下来。

    前世各种数十万百万的屠杀,他又不是没有了解过。

    起这些系统招募来的兵种,来自现实的康德见识无疑更多,只是遽然见到接近5000+人的屠杀,心理有些不平静罢了,随着调整内心的心情,很快恢复过来。

    “不过没关系。”

    法师们开口,语气平静道:“这些骷髅失去了灵魂,没有成为亡灵的可能。”

    康德点头,而目光却向前看去。

    “那是什么,一位…老者?”

    他平视着大厅尽头。

    那是稍高半米的石台,放置着小号的神像。

    四周依稀能见到亚麻布和天鹅绒的挂饰,由于数千年未动,虽然破损的厉害,但依稀能看出面那玄奥的太阳神纹。

    神像前是坐在金椅子的老人。

    身穿着金丝编织的神袍,纹饰要康德曾在遗迹里黄金棺椁的女人更繁琐,同时臂弯里躺着黄金铸造的权杖,而头顶则带着如同王冠般的黄金冕冠。

    毫无疑问是个位者。

    “有负能量在其蕴含。”

    法师提醒道:“或许有少许危险。”

    “少许危险?”康德对这个词表示满意:“那是没有危险了?”

    “小心为。”法师道。

    康德看着那个眉须皆白的老者,脸依旧平静。

    既然是少许危险,那么代表没有太大的危险,康德自然不会太过紧张,可他同样不会放松警惕,扭头对罗多克军士道:“我需要有人去探查。”

    “我去!”

    没有任何犹豫,2名罗多克军士站出来,背着如龟壳般的阔盾大步向前。

    手持斧戟般的双手砍刀,两臂用力平行举着,让尖端的长矛对准那个坐在金椅子,手持金色权杖的老者身,踩着那层层叠叠的骨骼,伴随着噼里啪啦的骨骼被踩碎的声响,缓缓迈步逼过去。

    身后的罗多克军士们纷纷举起盾牌,小心的阻挡在康德两侧,只有手坚固的阔盾才是能让他们心安定的源头。

    还有4名瑞斯顿游侠进来。

    脸色肃穆的举起手的重弓,搭锥头箭,隐隐对准那个坐着的老者。

    他们同样感到了不安。

    法师们举起法杖,仅剩的少许魔弹术已经准备绪。

    2名罗多克军士缓缓迈步。

    喀拉的骨骼断裂声不绝于耳,甚至在脚下,那些骷髅还有幽幽的蓝色微光闪烁,随着他们的踩过,如磷火般缓缓熄灭。

    数千年的时光真的太长了。

    长到算是亡灵族都要泯灭在其的地步。

    可当那2名罗多克军士即将靠近石台,手斧戟模样的重型长柄砍刀,距离那个老人的尸体还不足2米的时候,一股阴冷的金光缓缓出现在那石台顶端。

    如同缓缓飘落的柳絮,出现在了那老人的头顶。

    “退回来!那是灵魂系列的法术!”

    康德旁边的法师们猛然大喊。

    而在石台处,那2名罗多克军士没有丝毫犹豫,立刻转身向后跑来。

    身后背着的阔盾虽然如乌龟壳般碍事,但完全能阻挡敌人的攻击,因此这些罗多克军士敢将自己的后背对准敌人,而事实,他们若是以双手持武器的姿态作战,后背是防御力最强的区域!

    有时候受伤,为了不让阵型被摧毁,他们还会背过身去,用后背的阔盾来当做矮墙,阻挡敌人的进攻,效果非常好。

    不过预料的灵魂攻击没有到来。

    那7名法师却依旧神色凝重,如临大敌的模样。

    康德看着那石台处。

    金色的柳絮飘扬,那须发皆白的老人竟然出现了轻微的动作。

    黄金铸造的权杖原本倚靠在这个老者的怀里,现在随着他的动作,而缓缓移动,仿佛出溜着想要跌落在地,情况紧急。

    可正当跌落的瞬间,一只满是皱纹的老手握住了它。

    “人类。”

    那老者缓缓抬头,语调生疏且带着淡漠。

    他开口后没有继续说话,反而静静的沉思三五秒钟后,才重新抬起头,看向处于正,被保护着的康德:“人类贵族。”

    “我是。”康德向前迈步,杵着自己的骑士剑问道:“如何称呼?”

    “卑微的奴隶。”

    但那老者却仿佛被激怒,眸子出现灰白的颜色,整个苍白而满是皱纹的老脸,同样出现了怒意:“跪下,向我致敬,谁能允许你,站立着敢直视我,直视尊敬的,太阳神教的教皇冕下!”

    他的愤怒似乎沟通了周围的规则,温度微微升,四周墙壁的灰尘不住的落下,那些金箔都发出细微的金光,如一道道耀眼的灯光,彻底照亮了这座大厅。

    可一股阴森的风却在其刮过。

    带着怨恨与恶毒的诅咒,迅速的在室内盘旋。

    康德他们明显能感觉到升后的温度又重新下跌,一股细微的风拂过他们,但更多的风却冲向那自称为教皇的老者,呼啸着吹起他身,那金丝编织的衣服。

    同时让这个老者两眼的灰白越发明显,整个人坐在金椅子,更是陷入了某种回忆般的茫然:“这是…喔,是你们…你们为什么…不…我想起来了…最后的决战…避难所被偷袭…人类的背叛…整个诸神时代的终结!”

    他缓缓念念叨叨,眸子的灰白越发明显。

    最终那原本眸子里还带着的金芒彻底都消失不见。

    而眉心那太阳神纹却从金色,直接化为血色,映照着两眼灰白色出现的密集血丝,看向康德他们,眼里满是怨毒和憎恨:“人类,诸神的叛徒!”

    “呼呼呼——”

    带有灼热的狂风瞬间涌动。

    那恐怖的力道瞬间将整个大厅内的骷髅都吹起大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