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商人的惊慌失措(第三更)
    康德带队策马靠近。

    马蹄铁敲击沙层发出沉闷的声响,就如同冬日的闷雷,震慑着商队的那伙人不住的后退,连原本手持武器的商队护卫们,都下意识的放低了武器。

    面对上百名连人带马,都披着重甲的重骑兵,没人敢轻易惹事。

    何况就在面前。

    120名萨兰德骑手和240名沙漠强盗,同样不是好惹的!

    带头闹事的几个商人头子,现在脸上满是冷汗,互相给着眼色,想要让对方先上去和康德解释,但更多的,却是眸子里的畏惧,以及脸上止不住的慌乱。

    谁都想不到,原本还能商议谈判的计划,竟然出现了变数。

    作为领主。

    有男爵身份的康德出现了。

    还带着103名全身披甲的重骑兵。

    将双方原本还能抗衡的平衡打破,让他们这些心怀鬼胎,本就因为各种目的才联合在一起的商人们,不仅成了弱势方,还开始有了分裂的可能。

    明哲保身的道理,在商人的圈子里可相当常见。

    但康德毫不在乎。

    他的确占据优势,所以可以无视这些满脸冷汗,还对他露出讨好微笑的商人。

    策马在前,他来到罗尔夫旁边,皱眉问道:“怎么回事,这是我的领地,你们是我的骑兵,为什么会和这些来路不明的商人,发生对峙?”

    康德的话还没说完,那些商人的头顶上,冷汗就接着下来了。

    来路不明。

    这个词汇已经证明了康德的意思。

    所有商人的心里都是一突,知道今天如果不解释清楚,他们估计就要留在这了。

    留在这可不是好的意思。

    或许还代表,死在这!

    “从昨天,他们就开始串联,似乎对您发布的政令有意见。”

    罗尔夫扫过这些面色惶恐的商人。

    嘴角露出微笑,但更多的却是狞笑:“然后我召回了所有的骑兵,发现这些商人们,也都联合起来,想要与我摊牌。”

    “喔?有趣。”康德轻笑,扭头看向那些商人:“摊牌,摊什么牌?”

    那些商人们下意识的后退半步。

    不少最后面,本就是投机的商人,更是眼色游离。

    显然他们根本就不是一条心,面对现在的局面,他们都发现危险系数增大,开始不住地后退,乃至是叮嘱要好的同伴,一旦有任何刀兵相见的举动,立刻跑到边缘去投降,然后供认出最前面组织这场暴动的家伙就好!

    商人们可不愚蠢,他们有着惊天的大脑,否则也不可能在这种经商环境恶劣的封建时代,混的如鱼得水,还有了自己的商队。

    哪怕他们其实就是代理的,身后都有贵族的身影操控。

    但不代表他们没有脑子。

    就算是最前面,煽动所有商人联合起来,与罗尔夫对峙的3个商人,都已经貌合神离,不是想要逃跑和反抗,而是如何推出其他那两个人去,让自己活下来。

    死道友不死贫道就够了。

    “摊牌的原因,当然是他们想进入那伦沙漠更深处。”

    罗尔夫开口,语气平静:“或者说,他们想要违抗您的禁令,前往更深处寻找些什么东西,毕竟在此之前,我一直都严防死守,禁止任何人进入沙漠深处。”

    “喔,有趣,真的有趣。”康德点头,脸上看不出有丝毫情绪。

    但那些商人们脸上的冷汗越来越多。

    因为他们看到了就在康德的身后,那些斯瓦迪亚骑士,萨兰德骑手,还有沙漠强盗们,都纷纷拔出了腰间的弯刀,举着长枪,一个个恶狠狠的盯着他们,就如同一条条凶狠的饿狼,发现了一只只肥美的羊羔!

    虽然这些商人人数众多,加起来都有五百多人,可真算起来却毫无作用。

    大多数都是普通商人和仆役。

    只有少量才是商队护卫。

    但就算是商队护卫,实话实说,也不过会骑马和拿着刀斧简单的来个拼杀罢了。

    若是和正规军,尤其是康德所率领的这些精锐重装骑兵对抗,那简直就如同以卵击石般可笑,那画面太美简直不容想象!

    之前他们聚集起来,还有几分底气。

    罗尔夫和那120名萨兰德骑手的确属于正规军,让人恐怖。

    沙漠强盗们同样桀骜不驯,看着就是满脸的匪徒模样,却装备略差。

    商人们的底气来源,就在于身后的贵族。

    他们确信,只要冲过这道驿站,集合起来,借用所有人背后贵族的势力,来威压那位年轻稚嫩,或许还不明白什么叫做政治斗争的康德男爵,会让他们成功突破驿站,前往岗哨绿洲,乃至是发现盐矿的具体位置。

    不过现在他们发现自己错的离谱,那位的确年轻稚嫩的康德男爵,根本就是如老贵族般拿捏着身价,没有和他们说话,可那股气势却让他们心中胆寒。

    这是真正贵族才有的平静。

    和贵族待的时间久了,他们更能明白,这平静下蕴含的是怎样的残酷。

    区别就在于,康德的手上,愿不愿意沾血了!

    康德对手上沾血没有反感。

    或者说对此并不在乎。

    只是抬头,目光平静的看着这些商人,淡淡开口:“谁能给我个解释?”

    “呃…”

    回应的反而是这些商人们茫然的目光。

    包括前面那3个煽动者,都是两眼茫然,仿佛毫不知情的小白羊。

    “呵呵,看来都不想给个解释吗?”

    康德轻笑。

    但是他的笑容却直接收敛,沉声对罗尔夫道:“那就让他们知道,敢在我的领地,触犯我的法律的后果,是怎样的!”

    “噌噌噌噌噌噌——”

    刀剑拔鞘的声音不绝于耳。

    那些本就紧张兮兮的商队护卫们全部都拔出了武器。

    但最前面,那些有经验的商人和商队护卫们,脸上却越发难堪。

    因为康德还没说后果是怎样的,这群新人就傻乎乎的拔出了武器,这根本就是将把柄送给康德,让他们这群家伙,坐实了欺辱贵族的现实情况!

    爱好“和平”的普通人,可不会将武器对准贵族。

    哪怕是落魄的贵族男爵。

    在雄狮公国的贵族法庭上,依旧是他们这些平民,不可轻易触犯的存在!

    因为这是贵族阶级的体面!

    “呵。”康德见那些商队护卫们阴晴不定的面孔,以及两眼里的惊慌失措,怎么能察觉不到,对方实际上心里已经是非常害怕?

    还有后方那些商队护卫的新人,更是紧张兮兮的满头大汗,连手里的短剑或弯刀都握不稳了,估计康德的骑兵们一波冲击,这群商队护卫就会被瞬间杀得崩溃而逃,根本形不成什么威胁!

    就算如此,萨兰德骑手们依旧举起长矛对准这些商人,沙漠强盗们个个都举起弯刀,任凭黄昏的光反射着森然的刀芒。

    哪怕是斯瓦迪亚骑士,都盯着这群护卫,向前斜举了手里的锥头枪。

    他们都做好了冲锋的准备。

    短短不到10米的距离,他们一样能发起最初步的冲锋。

    锋利的长矛刺穿前排的敌人,后排的敌人就会溃逃,最终在追击战中彻底剿灭敌人的部队,任凭那些沙漠强盗们穿梭在敌人溃逃的部队当中,用弯刀劈下一个个失去抵抗意志的可怜虫,他们相当擅长。

    只等康德下达冲锋的命令!

    但那些商人们察觉到了不妥。

    纷纷喘着粗气,惊慌失措的看着那些骑兵们看向自己的目光,越来越狰狞。

    就如同那些真正的匪徒般狰狞。

    “不…康德男爵…”

    终于,最前排有商人惊恐的挥手大喊:“这是误会!这是误会!我们…我们没想摊牌,没想去沙漠深处!这是误会!误会啊!”

    “没错!这是误会!康德男爵!康德男爵!这是误会!”

    “饶了我们!康德大人!我们不敢去沙漠深处!都是最前面那3个让我们聚集起来的!没想要闹事!更没想摊牌!”

    “就是前面那3个商人!没错!是他们煽动我们的!”

    “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我们3个明明是被你们胁迫,推在最前面的!”

    “别乱说,康德大人在这能证明我们的清白,我们3个人哪里敢触碰康德男爵的权威,都是你们胁迫,没错,胁迫我们的!”

    那些商人们惊慌的大喊。

    每个人都在争先恐后的指着别人,说对方才是心怀鬼胎的坏家伙。

    场面乱作一团。

    但康德面色冷静,只是冷漠的看着他们,扭头对罗尔夫道:“就这些家伙,我很失望,你竟然没有处理干净。”

    “不,康德大人,您误会了。”

    罗尔夫耸肩:“我想等他们集结完毕后,全部干掉他们的。”说着,他露出一个森然的微笑:“一口气解决对方,能解决很多麻烦,更能解决掉后期那些商人,让他们不敢过来,只是康德大人您出现了,我就选择了等待。”

    “唔。”康德扭头,看着原本就已经列好冲锋姿态的骑兵们,点点头道:“不错,看来这次真的是我打扰你了。”

    “不,康德大人,他们只是一群乌合之众。”

    罗尔夫扫过那些正在互相争吵和指责的商人,狞笑道:“就凭这群乐色,还不足以成为我的敌人,就算是卡拉迪亚最弱小的商队,都起码能抵抗少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