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沙漠强盗的提醒
    夜晚降临,天上星光璀璨。

    白天灼热的温度已经下降,现在这气温骤降后的夜晚,反而是沙漠跋涉的好时候,只要等深夜酷寒降临前搭好帐篷,升起篝火,就能确保无忧。

    所以商队们才会急匆匆的离去,尽快汇报情况算是原因之一。

    但更多的原因。

    还是他们畏惧罗尔夫出尔反尔,带队劫掠他们。

    就在先前几天,已经流传有流言,据说得罪罗尔夫的商队,在离开驿站后就遇到了强盗的袭击,死在了距离驿站和坚石隘口半天路程的地方。

    所有人都被割喉致死,为得罪罗尔夫的那个商人,脑袋都被插在了长矛上。

    虽然没人证明是罗尔夫下的手。

    但所有人都明白,就是这个和土匪一样的家伙,暗中策划的袭击。

    罗尔夫做得出来。

    他在卡拉迪亚大名声狼藉,与法提斯、班达克、杰姆斯、马尼德这些善良阵营的npc不同,是彻彻底底的恶棍和混蛋,没有多少做不出来的事情。

    底线对他来说,就是随时可以突破的一层膜。

    就如同女人的那样。

    但罗尔夫对康德极为忠诚。

    或者说,邪恶阵营的npc对康德都是愚忠,无条件的支持。

    不反对康德的善行,更欢迎康德的恶行,他们对此没有任何异议,比起善良阵营的班达克和法提斯他们,无疑是更适合初期扩荒时的展,毕竟积累原始资金,都是血淋淋的杀戮,良善只能受到欺压。

    这是世间真理,在没有获得与此相对应的强大时,讲究所谓的良善,只能被其他凶狠的竞争对手吞并,就如同湖中鱼虾,互相吞噬成长,掠夺对方的资源。

    因此康德对罗尔夫非常信任,同样给他的权利同样很大。

    就单论兵权来说。

    除了统帅“德瑞赫姆”城堡的法提斯,就是在此地的罗尔夫的兵权最重。

    康德相信他能替自己解决问题。

    这种手头沾血的脏活,罗尔夫很擅长。

    他不仅能压制住目前驿站所面临的蠢蠢欲动的局势,更能用手里的弯刀和身后骑兵们的长矛,对此处理的完美。

    人都会恐惧。

    任何人在面对屠刀,都会保持恭维,学会弯腰献媚。

    那些来自雄狮公国,心怀鬼胎,各自都有贵族背景的商人们,同样会学会如何对罗尔夫献出他们的卑微,同时缴纳一笔笔价格不菲,却又刚好在他们心理底线上的大银币,换取来到此地的和平。

    就算是有人心怀不甘,引来了强盗团伙,起了商人暴乱,但对已经有所警惕的罗尔夫来说,只要细心点,那就是场轻松的反伏击。

    夜晚,康德与罗尔夫深聊今后的守备问题。

    重点提到了今后,可能会遇到的任何危险,以及那些贵族的反应。

    罗尔夫需要保持警惕。

    聊到深夜。

    如果不是康德还要明早出前往岗哨绿洲,估计还要聊下去。

    毕竟接下来,这座处于岗哨绿洲和坚石隘口,乃至是桑瓦亚山脉山口的中央驿站,就是康德对外交流的唯一窗口。

    面临的各种问题和压力也随即而来。

    罗尔夫的担子很重。

    不过正因如此,康德选择相信他。

    来自卡拉迪亚大,经过磨练的罗尔夫,能力自然出众。

    夜色渐深。

    璀璨的星光布满天际。

    商人们已经全部补充好饮水和食物,朝着坚石隘口方向离去。

    康德与罗尔夫的商讨结束。

    随行的斯瓦迪亚骑士们,同样各自进入房间休息。

    毕竟明日黎明时就要出,估计还有一天一夜的路程,才能回到岗哨绿洲,需要长途跋涉,在环境恶劣的那伦沙漠中,的确算得上是辛苦。

    房间因此被驿站驻军们让给康德他们睡眠。

    一夜无话。

    寒意降临沙漠。

    但驿站内外却燃起篝火。

    温暖驱散了寒意,让房间内的骑士与外面帐篷里的骑兵们睡得安稳。

    就算是有巡逻值夜的沙漠强盗。

    身上也穿着厚厚的皮衣皮袍,用沙漠羚羊的皮毛制成,非常保暖。

    随着天际星光璀璨,隐隐的寒意越浓重。

    深夜到来。

    轮换的值夜骑兵都换了几波。

    璀璨的星光,皎洁的月光照耀的大地如铺了层层细纱。

    周围的沙丘后,连沙漠强盗巡逻都没有到达的地方,却出现了一队骑兵,o人左右,浑身同样穿着皮袍,全身都包裹在里面,仅露出鼻孔和眼睛,随着呼吸间喷出道道带着热气的白雾,目光阴冷。

    没有多话,他们对这环境残酷的那伦沙漠还是极不适应,勒转胯下骏马奔驰,已经疲惫不堪的马儿踩着沙丘,打着响鼻,朝着沙丘深处跑去。

    一夜无话。

    黎明之光刺破黑暗,天际尽头的鱼白证明白日到来。

    但那伦沙漠的黎明依旧阴冷。

    少许自北边吹来的微风拂过面颊,还能感受到那深深地寒意。

    沙漠地带昼夜温差极大。

    白日的高温能烧水,夜晚的低温,则能结冰。

    这就是为何那伦沙漠被称为人类禁区的缘故,没人愿意生活在这,哪怕是康德,在心里都对这片沙漠,带有某种生活艰辛的无奈。

    如果能生活在肥沃的平原上,谁也不会来到这么恶劣的环境中生存。

    驿站旁的水井处。

    清澈凉爽的地下湖水已经被木桶提了上来。

    运气好,木桶里竟然还网到了一条地下湖里生活的鱼,巴掌宽小臂长的鲤鱼,直接被送到了厨房里,成了早餐的一部分。

    水井连通的地下湖里是有鱼生存的,虽然不多,但数量绝对也不少。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清澈凉爽的湖水已经灌满了所有人的水囊。

    在岗哨绿洲运来的上等饲料,也喂食了骑士们的斯瓦迪亚军马。

    准备的很充沛。

    厨房内,早餐同样烹饪完毕。

    康德面前的是麦粥、烤面包片、烤风干肉,煎鱼块和煎蛋,以及小杯用来开胃的麦芽酒,虽然简单,不过在驿站里却吃的算是丰盛。

    其他人吃的,只有麦粥和面包,以及烤风干肉。

    所有人都狼吞虎咽的吃完。

    他们要等天色还未大亮,借着气温还未完全灼热时赶路,若是等中午烈日当头,想要继续在沙漠里跋涉,那绝对困难很多。

    吃完早餐,康德嘱托了罗尔夫几句,便带队离开。

    o名斯瓦迪亚骑士紧跟。

    往日驼队运送补给时留下的蹄印,就是道路。

    虽然经过一场沙尘暴,不过近日来仍有驼队给驿站运来物资补给,算是清晰可见,不过偶尔也能现马蹄和车辙的痕迹。

    康德抬头,看着两侧的沙丘。

    那里有些破碎的马车正扔在那,还有七零八落的尸体。

    更有甚者,脑袋都被砍下来,插在了长矛上,斜斜的举起来,就如同原始古老的图腾立柱,威慑着敢于踏足这条道路的旅人。

    这的确是威胁。

    来自罗尔夫肆无忌惮的杀戮。

    康德认得出,那些马车和尸体,都是来自雄狮公国的商人。

    被杀还没几天。

    应该是沙尘暴之后。

    看样子,这些商人企图趁沙尘暴后的混乱深入岗哨绿洲。

    不过却被沙漠强盗们现,罗尔夫直接痛下杀手,将这群敢违背规则的家伙全部屠戮在这片沙丘之间,连头颅都挂在了长矛上,威慑着那些后来者。

    但显然,这威慑算不上有效。

    续续的沙丘两侧,还出现了零星的尸体。

    要不是商人打扮,要不就是冒险家的打扮。

    但无一例外,都被巡逻的沙漠强盗们现,砍下脑袋,用长矛或长剑插在沙丘顶端,凄惨的看着这条道路,依旧威慑着后来者。

    对此沙漠强盗们没有意见。

    不过是杀点人罢了。

    他们在萨兰德沙漠的时候,本就无恶不作。

    否则也不会被称之为沙漠强盗!

    康德带领骑士们快向前奔驰,两侧沙丘间的尸体逐渐变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