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威武的金色气焰
    气氛顿时僵硬。

    两侧各有名神秘袭击者,现在却站在原地不敢擅动。

    两眼扫过旁边那已经不知何时,出现在身侧的骑士,金光闪烁的光芒犹如头顶的太阳,一股股带着心灵上给予威压的气势,还在弥漫而出。

    都是已经掌握了凡力量,看样子还极为纯熟的,大骑士!

    冷汗顺着额头流下。

    场面非常僵硬。

    没人开口说话,康德同样静静的看着他们,就如同看着牢笼里的凶兽,眸子里带着几分玩味,可是却让这名距离极近的袭击者,心脏都加快跳动起来。

    慌张!慌乱!惶恐!

    那威势仿佛能震慑心魂,甚至让他们的情绪中出现了心虚般的愧疚。

    就如同他们现在是十恶不赦的罪犯。

    他们的确是。

    既然敢刺杀贵族,那么在贵族法庭上,没有任何条例会原谅他们,最终的结果必须要处于死刑,无论是绞死还是砍头,他们的罪行必须致命!

    这是贵族们的底线,绝对不容越过的底线!

    来自王者之剑的威压。

    还有那皇家骑士们聚集起来后,天赋王者威压所产生的气势逼迫!

    “开开什么玩笑!”

    袭击者中,有人咬牙,强行挣脱了那来自心灵上的恐怖威压。

    看着周围那名骑在战马上,浑身爆起金光的大骑士,以及周围那簇拥过来,将他们牢牢困死在这片沙丘间的o名普通骑士,眼里出现了破釜沉舟般的决然,爆起一片红光就冲向康德,擒贼先擒王!

    他的想法很好,可是就在周围那安静注视着包围他们的皇家骑士面前,这种举措,更像是可悲的玩笑,绝望的困兽犹斗!

    “王者无畏!”

    沉声闷喝,出现在最近距离的皇家骑士口中。

    两条有力的大腿加紧马背。

    “嘶——”

    而胯下披着板甲马铠的战马出嘶吼迈步急冲。

    金光同样在这些战马的身躯上爆,连同背上的皇家骑士,米长的重型破甲锥头枪举起,堪称是瞬息而至。

    常规时oo%的增幅,无畏状态oo%的爆,给了他足足倍的实力!

    “噗——”

    那把重型破甲锥头枪已经刺穿了那个继续爆前行的袭击者。

    “不!”他的眸子中越绝望。

    枪头捅过。

    度快到了这个袭击者都无法躲闪。

    拳头粗细的沉重枪身接着没入皮袍中的身躯,在后背血淋淋的捅出。

    哪怕这个袭击者挣扎着让自己火红的气焰爆,真的如烈焰般翻滚,泛起层层灼热的气浪,依旧无法阻挡自己被彻底刺穿的下场。

    何况这拳头粗细的重型破甲锥头骑枪上金光璀璨,丝毫不受这火红热浪的威胁,反而如同锋锐无比的神器,捅穿了那身躯后,直接单手撑着骑枪,直接将这具还未彻底死去的袭击者,举在半空处,就如同耀武扬威般狂妄。

    斯瓦迪亚皇家骑士,当然有他狂妄的资本!

    短短片刻。

    不会过分钟的时间。

    这个大骑士级别的袭击者,就被任意人生生捅死在当场。

    连尸体都被长枪举起,成了炫耀武力的象征!

    仅剩的袭击者甚至不敢轻举妄动,全部都站在原地,互相背靠背看着周围那数量极多的皇家骑士和骑士,眼里的贪婪与杀意全部消失不见。

    仅剩面对死亡而出现的绝望。

    还有不敢置信。

    本应该落魄,被权利中枢放逐到沙漠里的男爵,为什么身边竟然出现了如此多的大骑士和精锐骑士,他们是来自心底的不解,以及自灵魂的不敢置信!

    他们不愿意相信这一切,同样不愿意相信,自己要死的事实!

    为的那个袭击者抬头。

    看着康德平静的脸色,用尽量稳定的话语道:“康德男爵,如果我说这是场误会,不知道您是否能理解。”

    “你说呢?”康德反问,嘴角那嘲讽的微笑却无法掩盖。

    “我们都是掌握有凡力量的大骑士。”

    为的袭击者咬牙:“如果拼死力战,就算是您和您的部队,同样会受到损失。”他语气稍缓:“可如果您愿意以仁慈之心放过我们,我们愿意为您做任何事,无条件的去做,并保证不会透露今天的事情。”

    其他袭击者点头,这时候除了应声,他们没有丝毫借口与托词,因为在面对绝对的力量威压下,他们实际上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

    “为我做事。”

    康德开口,语气异样的平静:“就能换回活命的机会,这个计划不错。”

    可为的那个袭击者脸色阴沉,原本提起的情绪都消散,冷眼看着康德,他握紧了手中精钢制造的常见,沉声道:“我们可都是大骑士,还有顶级的弓箭手,以及法师塔内,掌握有元素力量的法师!”

    “喔。”康德点头,安静的看着这个开口的袭击者,淡淡道:“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

    康德根本不在乎。

    根本没有将他们放在心上!

    扭头环顾周围那名金光璀璨的斯瓦迪亚皇家骑士,康德倒是轻声笑了,对他道:“你们或许没有明白我的意思。”语气顿了顿,他无奈般的轻轻摊手:“当你们选择与我为敌时,就注定了失败,而失败的结果就是死亡,浅显的道理。”

    “那你就去死吧!”那名袭击者暴怒,瞬间爆出全身的凡力量,有灼热的火红,也有湛蓝色的深寒,而目标就是康德。

    那恐怖的爆中,身形都拉出长影。

    但那又如何!

    金光璀璨中马嘶长鸣。

    “王者无畏!”

    沉声的闷喝后,道道金色流光如刺穿黑暗的黎明。

    康德原地策马站立。

    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那极而来的袭击者。

    手中的王者之剑紧握,剑身上的鎏金纹饰正散出一**的气势威压。

    可就在两侧那金色的流光交错间,把拳头粗的重型破甲锥头骑枪交错刺过,将道看似极快的虚影硬生生捅穿,带着那锋锐无比的恐怖力道,缓解了康德的压力。

    在无畏状态中,斯瓦迪亚皇家骑士的金色气焰越高涨,整个人连同胯下战马,全身的金色气焰混合在一起,外加那全覆式板甲上精美的鎏金花纹的折射,整个人都仿佛额外罩在金色气焰的铠甲中,威武的仿佛诸神的骑士。

    威武的模样,简直不似人间之兵!

    共oo%的状态增幅,是全方面的增幅,包括这具备凡之力的气焰。

    金光璀璨中。

    那米长的重型破甲锥头枪的顶端。

    具尸体正垂着手臂被顶在上面,胸口的破洞中,鲜血滴滴答答的流下。

    内脏已经被全部捅烂,整个肺腑全部被金光爆间蒸熟,想要活下来已经不可能,哪怕就算还有微弱的鼻息,却称呼为尸体,非常恰当。

    他们就如此轻易的毙命。

    而为的那个袭击者,两眼中已经彻底黯淡下去。

    巅峰级的大骑士。

    彻底掌握了凡力量的运用。

    拥有无与伦比的搏杀经验和战场素养。

    就凭他们这些被贵族豢养,悄然培养的私兵,怎么可能与这些在战场上培养出来的恐怖的大骑士,这些皇家骑士们对抗!

    是不可能的。

    因此他们败了,死了,彻底没了生息。

    包括沙丘顶端的名高级弓箭手,同样被所看管的皇家骑士,用剑将头颅整个削下来,死不瞑目的眸子黯淡,看着这已经与他们无关的世界。

    但那名神秘的火系法师却活了下来。

    这是康德安排的。

    将他手中镶嵌有宝石的法杖夺下来,由名皇家骑士押送到康德面前。

    沙丘间的火墙已经熄灭。

    那些被捅死的袭击者同样被收敛在一起。

    脸上的面罩全部扒掉,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哪怕是康德,都从未在雄狮公国的东郡主流地区所见到过的面孔,是陌生的大骑士。

    应该属于是某些贵族世家,暗中培养的大骑士。

    这点在雄狮公国算是不成约的潜规则。

    培养出来的大骑士,如果不到危机时刻不会露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