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迪伦男爵的冷笑
    中央驿站内。

    罗尔夫正翘着二郎腿坐在长椅正中,嘴角叼着银制的牙签,脸色嚣张。

    3名穿着板甲的皇家骑士站在椅子后面,全覆式的板甲盔看不到脸上的模样,但孔洞中的两眼,却淡漠的如同看死人。

    这是绝对的精锐,精锐中的精锐!

    面前。

    迪伦男爵安静的坐着。

    身后那30名穿着双层锁子甲的骑士们,却根本不敢对视皇家骑士的目光,一个个故作镇静的看向旁边,但心中却在打鼓。

    显然他们都明白,前面的这3名穿着如艺术品般的豪华盔甲的骑士。

    是大骑士!

    掌握有超凡神力的骑士!

    何况,就在这3名大骑士的身后,还有7名穿着深色衣袍的神秘人。

    看似普通。

    就如同长途跋涉的旅行者。

    但那尖顶的大檐帽,手中握着,镶嵌有纯粹宝石的手杖,却更吸引注意力,让周围那些见识少,却听闻多的骑士们,心中都升起了几分猜测。

    那些出自法师塔内,故作神秘的魔法师!

    事实也的确如此。

    这是罗尔夫之前敢和迪伦男爵拍桌子的底气。

    同样也是中央驿站,这3天来还没被攻下,双方保持僵持态势的主要原因!

    3个具有超凡神力的大骑士,7个明显能掌控元素的高级法师,外加220名沙漠强盗精锐和120名萨兰德骑手,足够称得上是威慑力!

    迪伦男爵面无表情的坐在罗尔夫对面。

    对这个态度嚣张的家伙,只是缓缓摩擦着自己大拇指上的黄金戒指。

    他在等待。

    目前的局势的确他占据优势。

    自己花费巨额资金,招募的雇佣兵团,的确战力强悍。

    若是真的开战,就凭这座驿站,怎么可能抵挡得住他的雇佣兵团的进攻,甚至就单凭那3名大骑士,他也有自信能暂时拖住。

    迪伦男爵扭头。

    就在自己的身后,同样有2名陌生面孔的骑士,正淡漠的站在那。

    这是来自东郡领支援的骑士。

    可根据他本人亲自感应,这2名骑士,实际上就是已经领悟了超凡神力的大骑士,搭配上自己还剩的那名大骑士,拖住驿站的高端战力没有丝毫问题。

    战场上大骑士之间的决战,若非差距太大,否则胜负一时间很难分出。

    这不是比赛。

    更不是带有表演性质的比武。

    真实的战场上,所有人都极为谨慎,包括了解超凡神力破坏程度的大骑士,在与相应的对手战斗时,将会更为谨慎,一切以保全自己为主。

    他能确定己方的大骑士能拖住对方的大骑士。

    可看着面前那7名法师。

    “哼。”

    迪伦男爵的鼻腔中发出冷哼,眸子里也带着阴霾之色。

    他真的没想到,这位被放逐到那伦沙漠的大公次子,真是出息了,别说是大骑士,竟然连法师都已经收拢过来,还是整整7个法师!

    这个数量,让他心惊。

    真正的法师,在战场上发挥的左右,等于一架弩炮。

    而且还是高威力的弩炮!

    普通战场上,不仅杀伤力惊人,就算是对士兵们的士气,都是严重的打击,这也是迪伦男爵觉得进退两难,相当棘手的缘故。

    罗尔夫也拿捏到了这位迪伦男爵色厉内茬,进退两难的困境。

    依旧翘着二郎腿。

    但脚后跟都放在了桌面上,似是漫不经心的道:“给我们的迪伦男爵上点甜水,记得,糖块多放点,免得说咱们吝啬。”

    “呵,我来到这2天了,这些甜水喝的感觉还不错。”

    迪伦男爵老奸巨猾,摸着自己的胡须冷笑,似是若有所指:“我觉得加点盐,或许更能体现出甜水的甜度,我喜欢那样喝。”

    “那好,我们这最不缺的就是盐。”

    罗尔夫就如同根本听不出来,给旁边侍候的轻步兵挥手道:“多放两勺,给咱们的迪伦男爵送过去,要知道,康德领主可尊称面前的这位男爵,是迪伦叔叔呢!”

    “好的。”

    轻步兵点头,竟然就真的在旁边的水杯里,加了3勺食盐。

    白花花的模样。

    很快融入杯子里的糖水中。

    这名侍候的轻步兵将这个水杯端到迪伦男爵面前,语气平静,但礼仪却挑不出来丝毫毛病,轻声的点头道:“男爵大人,请用。”

    “呵。”迪伦男爵看都没看这个水杯。

    深深吸了口气。

    看着面前那桀骜不驯,翘着二郎腿很是嚣张的罗尔夫,淡淡道:“这样没意思,罗尔夫,你知道的,我现在代表的可不是坚石隘口,而是整个雄狮公国。”顿了顿,他的眸子平静,很是不客气的扯起虎皮:“如果你想,你能获得堪比坚石隘口的领地。”

    利诱。

    贵族间最是常见的手段。

    罗尔夫同样了解,因为在卡拉迪亚大陆,偶尔失手,打发那些官员的时候,这种手段他也会用到,因此对这类手段有免疫力。

    何况他的忠诚,是恒定忠诚康德的。

    “呵呵。”

    罗尔夫嗤笑一声。

    似是回想般的扭了扭头,有些疑惑的对着旁边的萨兰德骑手问道:“坚石隘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似乎是挨着桑瓦亚山脉,贯穿山口位置的那块领地?”

    “没错。”旁边的骑手点头,很是默契的道:“那块很贫瘠的土地。”

    “唔?贫瘠?”罗尔夫似是不懂。

    “根据我的估算,一年的产出都没有几百枚大银币。”

    萨兰德骑手耸肩,无奈道:“只有穷鬼才会去那当领主,神啊,难道谁做错了什么,竟然要去那里被册封?”

    “我可不愿去。”罗尔夫耸肩,神情很是委屈。

    “嘭。”

    迪伦男爵的手重重的拍在桌面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身后的30名骑士面色冷峻,一个个的向前迈步,脸色冷冷的看着罗尔夫,以及他身后的那些骑手骑士和法师,连手都放在了剑柄上。

    因为就在面前,那些骑士和骑手,以及法师们,都提起了他们的长剑和法杖!

    气氛顿时剑拔弩张!

    “嘭!”

    可罗尔夫却毫不示弱。

    整个人瞬间做起,手也重重的拍在桌面上,脸色依旧嚣张,似是训斥般的扭头道:“都做什么,没大没小的,不看这是什么地方?”

    皇家骑士和法师们收起手里的武器。

    还有那些萨兰德骑手,斯瓦迪亚轻步兵,同样收起狰狞的面孔。

    罗尔夫很是镇定。

    看上去,他反而如威压别人的大佬,扭头看向迪伦男爵,脸上陪着笑,不过语气却相当随便:“这些家伙,真是无法无天,真不看看这里是哪,就敢拔剑。”

    “是啊。”

    迪伦男爵阴沉着脸,缓缓举起右手。

    身后的骑士们都收起武器。

    这并非第一次拍桌子,双方也并非第一次剑拔弩张的态势。

    当时刚到来时,双方几乎差点就爆发了激烈的冲突,这也是为什么,罗尔夫暗中派遣沙漠强盗精锐,快速回程求援的缘故。

    如果真打起来,他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守住这处驿站。

    可现在。

    陷入僵持了2天后,他们都明白对方的色厉内茬和忍耐的底线。

    尤其是迪伦男爵。

    更是难受。

    已经忍到现在,就算再怎么发作,都没了当初的压迫力。

    可真的开启战端,迪伦男爵又有些不甘,尤其是知道了目前驿站所拥有的高端兵力,更是不想将事情闹得太大。

    虽然背后有靠山,可康德同样有靠山。

    迪伦男爵咬牙,轻声道:“索菲亚公主留下的底蕴可真足呢…但是,罗尔夫,你要明白,索菲亚公主已经死去十几年,现在的局势,已经不是当初银盘王国涉足雄狮公国的时候了,已经没有任何影响了。”

    他说的自然是两国之间的辛秘。

    因为迪伦男爵已经猜到。

    康德这个稚嫩的公爵次子,想要发展为如此强盛的程度,没有索菲亚公主当初留下的底蕴,根本不可能!

    而迪伦男爵同样无力。

    就算是他如何试探,如何诱惑,这个罗尔夫统统无视,故作不懂的模样。

    天真的可爱!

    可实际上罗尔夫真的不知道。

    他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原住民!

    为什么会知道?

    看着迪伦男爵,罗尔夫依旧嚣张:“我不懂您说得那些是什么,但我知道,您或许该回家了,毕竟经常去别人家闲逛,会出事的。”

    “是吗?”迪伦男爵气极反笑。

    “没错!”

    罗尔夫嚣张的翘起二郎腿。

    他看似根本无惧迪伦男爵,可实际上,同样也是一种手段。

    有时候。

    嚣张不是狂妄。

    而是一种对敌人的威慑,让敌人摸不着头脑的谋略!

    若是没有底气,怎么敢嚣张?

    这就是罗尔夫的手段!

    就在双方还在僵持的时候,窗外却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惊呼和呐喊声不断。

    驿站大厅内,局势顿时紧张,双方都严防戒备,却又疑惑。

    驿站顶端,瞭望塔上的沙漠强盗精锐挎着弯刀,面带喜色的快步来到罗尔夫身边,凑到耳旁汇报道:“罗尔夫大人,领主大人带领援军到来了!”

    罗尔夫脸上同样带起喜色,故作大声道:“什么?康德领主来了?快去迎接!”

    他整个人站起来。

    脸上的笑容极为兴奋,对着迪伦男爵问道:“迪伦男爵,康德领主来迎接您了,真是让人敬佩的领主,听到您来做客,也带了不少人来迎接!”

    “呵呵。”迪伦男爵干笑,但脸上却仅剩阴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