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来自公主的旧部
    面前10名间谍态度惶恐且恭敬,面对这位如今以残酷手段著称的年轻人面前,他们可不敢表现出所谓的桀骜不驯。

    因此在康德面前,他们纷纷行半跪礼,为首的那人还右手抚胸,低头恭声道:“没错,我们的称呼是来自我们所效忠的公主,也就是尊敬的康德王子,您的亲生母亲,银盘王国的索菲亚公主。”

    “我的母亲,索菲亚公主。”

    康德声音平静。

    看着面前这10个恭敬的家伙,淡淡的开口道:“可就算是这样,我依旧是男爵,哪怕我的母亲的确是公主,属于银盘王国的公主。”

    为首的那人连忙解释道:“可您拥有银盘王国的继承权,康德王子!”

    场面微微寂静。

    周围的萨里昂狮骑士及埃恩法斯帝国的法师们,都扭头看向这个家伙。

    连康德都眯起眼睛,缓缓的开口道:“说清楚点,这种话绝对不能以玩笑来开,如果让我知道你是开玩笑,那么你会被处决。”

    “绝对不是开玩笑!”

    那个家伙连忙解释道:“银盘王国的乌里修斯陛下,目前就仅剩唯一一个儿子了,可那位王子,身体一直都很差,根据王宫里传出来的消息,这位比您年长却异常体弱的王子,绝对活不过明年!”

    “呵,有趣,这个消息很有趣。”康德眯眼,眸子里满是危险的眸光。

    “所以…所以…”这个领头者壮着胆子道:“我们来找您!”

    其他间谍,也都眼巴巴的看着康德。

    周围沙漠强盗和狮骑士们,手中的弯刀及长剑都已经出鞘,冷冰冰的眸子让这些深入那伦沙漠的可怜虫,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想法。

    他们都是聪明人。

    明白现在的局势究竟是怎样的。

    如果敢反抗,估计就会身首异处,毕竟康德这位年轻的领主,最近流传出去的名声,可是嗜血和杀戮果断的,完全没了当初那仁慈到懦弱的模样!

    或许其中有内情,但谁都知道自己敢反抗,除了死也没什么路可走。

    还不如把来意说明!

    因此那个领头者咽了口吐沫,看着康德略有沉思的模样,急切的说道:“康德王子,您是索菲亚公主的唯一子嗣,更是银盘王国乌里修斯陛下唯一的孙辈,如果您的叔父,那个疾病缠身的王子去世,您就将是银盘王国唯一的继承人,更是老国王唯一的血脉延续,所以我们经历了无数的磨难,前来投靠您,帮您获得属于您的王位!”

    场面继续安静,因为康德并未回答。

    周围的骑士和法师们面色不善。

    他们都是战乱纷繁的世界穿越而来,对于争夺王位和继承权,也有自己的看法,当然,也都明白其中的危险。

    看似伸伸手就能触及那代表权势的王座。

    可其中隐藏在暗处的种种危险…

    却足以致命!

    康德沉默的原因同样在于此事,争夺王位可不是死掉一个王子,自己就能伸手的,毕竟那些银盘王国的贵族们,同样代表传统势力。

    只有那些贵族们选择或是妥协支持的王室血脉,才能最终坐上那个位置。

    而康德。

    雄狮大公卡梅隆的次子。

    被放逐在那伦沙漠,相隔整个雄狮公国的小男爵,手还没办法伸的那么长!

    更何况,康德怎么知道,面前这些家伙不是骗子,是不是来欺骗自己,祈求活命,乃至是借着此事,真正想探查岗哨绿洲虚实?

    “你们在撒谎!”

    班达克和康德绝对称得上是心有灵犀。

    尤其是经过了冥界力量的改造,更是心思活泛,看到康德沉默的模样,顿时向前半步,抽出腰间半截骑士剑,脸色冷漠的呵斥道:“你们来自银盘王国?混蛋,竟然敢欺骗康德男爵,你们算什么,一群卑微的平民,也能随意议论王室的继承?”

    “噌噌噌噌——”

    金属摩擦的锵锵声顿时出现在周边,是那些萨里昂狮骑士和沙漠强盗,已经拔鞘而出的武器,在夜色的月光下,闪烁着惨然的寒芒。

    与此相对,是那10个家伙的惨白面孔。

    若是有命令下达。

    这些骑士和沙漠强盗,不介意让他们尝试下死亡的滋味。

    “不…不是的,康德大人,请听从我们的解释,我们绝对没有欺骗您的意思,毕竟我们曾经都对索菲亚公主效忠过了!”

    那领头者脸色惶恐,半跪在地上浑身都在哆嗦,尤其是想到康德如今的赫赫凶名,更是速声道:“我们曾经是索菲亚公主带来雄狮公国的骑士,但因公主病逝,受到牵连,只能隐姓埋名,躲藏在雄狮公国和银盘王国的瑞斯尼斯顿河苦苦求生,现在已经沦落为水贼,根本没有欺骗您的想法,只求您能成为国王,恢复我们的名誉!”

    “呵。”康德对他们所谓效忠过自己那位母亲的话表示轻微的蔑视和不屑。

    效忠,看似正式,可依旧脆弱不堪。

    坚石隘口的迪伦男爵,曾经同样效忠于自己的那位目前索菲亚公主,但对康德依旧是不闻不问,甚至在得知盐矿的消息后,还想暗中将他控制成傀儡。

    因此这所谓的效忠,在康德而言是尤为可笑的。

    根本比不得来自骑砍世界的人们!

    但康德没有表露太多。

    淡淡的扫了眼这10个脸色惶恐的家伙,开口道:“瑞斯尼斯顿河的水贼,我有印象,的确很有名…”顿了顿:“可为什么,你们会选择成为水贼,也不想在雄狮公国生活,或是回到银盘王国呢?这有些…怪异!”他的声音肃然。

    周围的骑士们听闻康德严肃的问题,一个个瞪着这些家伙,手里的武器已经紧握,看样子只要有人说谎,估计就能直接劈过去的模样!

    “我们,我们回不去了!”

    领头的那人脸色悲戚:“索菲亚公主嫁给卡梅隆大公,我们就是陪嫁的皇家骑士,是雄狮公国的骑士了。”

    周围的人也悲戚道:“索菲亚公主病逝,绝对有蹊跷,康德大人,我想您也是了解的,我们如果不潜伏下去,最终绝对会被雄狮公国的那些贵族们绞杀,哪怕是回到银盘王国,乌里休斯国王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所以你们躲藏到了瑞斯尼斯顿河。”康德问道。

    “是的,我们…没办法。”

    这些人面带羞愧:“我们想活下去,就只能放弃曾经的荣耀,如果我们不选择成为水贼,就会如当初选择留在雄狮公国,或是回到银盘王国的骑士们那样,被那两国的贵族逼迫着走上战场前线厮杀,证明自己的忠诚,被消耗在战场上,哪怕是活下来,也被排挤,永远不会步入主流贵族的圈子。”

    康德眯眼,他们说的没错,例如迪伦男爵,就是如此。

    他了解的也同样如此。

    自己的母亲索菲亚公主病逝后,银盘王国一直都借机找事,最终双方龌蹉不断,甚至直接派兵侵入雄狮公国,双方因此而开战,最终连银盘王国的老国王,也就是康德的爷爷都在战场上战死。

    雄狮大公卡梅隆在战场上继位。

    双方经过惨烈的一场战役后,雄狮公国惨剩,双方才进行了和谈。

    和谈的结果,就是东郡领以南,也就是瑞斯尼斯顿河南岸的一块土地,外加一座城堡,纳泽尔堡,变成了银盘王国的地盘。

    这也是艾佳莎女伯爵和卡梅隆大公闹翻的主要原因之一。

    纳泽尔堡曾经可是东郡领的城堡和土地!

    但没办法。

    雄狮公国和银盘王国,是无法相比的。

    况且战况还是惨胜。

    解决完这些,和银盘王国签订了合约后,雄狮大公卡梅隆才率部回师,同时为了解决诸多贵族们对和谈的不满,选择直接前往桑瓦亚山脉,解决入侵的低等豺狼人,攻入那伦沙漠,暂时抢占了岗哨绿洲,才借新的战争化解矛盾。

    这一切距今才10年的时间。

    康德虽然还在学院里学习,实际上也算是了解不少内情。

    “这与我无关。”

    摇摇头,康德则是面色平静。

    所谓的银盘王国的王位,对他而言是个甜蜜的毒药,若是真的去继承王位,那伦沙漠处的势力首先就要放弃,因为两者之间还夹杂着个雄狮公国。

    虽然康德能遥控指挥。

    但前往银盘王国的他,人生地不熟,又能依靠谁?

    等于将身家性命,完全放在了银盘王国人的手中,根本不像现在这样自由!

    而在发展潜力上,康德并不认为,有骑砍世界作为后盾,自己今后发展不起来,今后的势力,达不到一个公国,一个王国同等地位的强大势力!

    康德对自己很有信心!

    可看着这10个惶恐悲戚的家伙,他发现自己或许可以留下几个暗子。

    瑞斯尼斯顿河。

    刚好处于康德即将要谋划的地方。

    “进帐篷吧,我有事情要对你们吩咐。”康德转身走入已经安扎好的帐篷内,旁边也有狮骑士走入作为护卫保护。

    而那10个家伙互相对视一眼,也低头进入帐篷。

    他们虽然没太多能力。

    可毕竟是瑞斯尼斯顿河的水贼团伙,借助他们已经谋划了十几年的势力,能让康德的触手,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这条最繁华的河流。

    或许还能布置出除了博格以外的,另一批暗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