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临时宿营的村庄
    到达城堡附近的村庄,日落极西之地,桑瓦亚山脉那巨大的体积,连最后的夕阳都完全遮挡,阴影处的天色很是昏暗。

    马蹄敲击崎岖的土路,阵阵轰鸣打断了村民们美好的傍晚时分。

    康德策马在前。

    带领部队安静的等候在村庄入口处。

    他们没有打招呼,更没有做出任何失礼的举措,就如同用马蹄当做叩门声,向村庄内表达善意,同时请求沟通的旅人。

    只是这些所谓的“旅人”,数量的确多了点。

    村民们也探出头来。

    眸子里都满是惊疑不定的神色。

    但也没有多少畏惧,毕竟这里是著名的阿维莱斯堡,纪伯伦子爵的治下村庄,寻常的雇佣兵团到来,都要恭恭敬敬的不敢有丝毫冒犯。

    哪怕是强盗团伙,都只是发出补充给养的信息,不会有更多过分的举动。

    很快,村庄内有了反应。

    一队队身披镶铁皮甲,手持4米长枪的步兵快速集结。

    就在村庄的中心巷道上聚集,组成了东郡领独树一帜的长枪方阵,看那娴熟的模样,就知道这些看似是武装民兵的家伙,不能单纯以常理来看。

    连康德都暗自点头:“训练的不错。”

    “也就是不错。”罗尔夫耸肩。

    看着那些武装民兵,他的眸子里也多了几分好奇:“当然,比起北郡领的那些武装民兵来说,这些家伙,都能算得上是领主手底下的精锐步兵了。”

    “东郡领有自己的军事训练体系。”

    康德平静道:“十年前就和雄狮公国没关系了。”

    他曾经是学院的学徒,为了避嫌,没有翻阅和学习过任何超凡力量类的书籍,反而在文化历史和人文地理上学习的最多。

    关于东郡领的变化,了解的自然不少。

    包括军事。

    康德讲解道:“这是向银盘王国学习的步兵训练方式,擅长接阵对抗骑兵。”他看向罗尔夫:“以后如果率领轻骑兵作战,那就小心点,东郡领的这群步兵们,对付骑兵的威力,可不弱于罗多克的那群步兵们。”

    “哦,当然,我已经把这群用长杆武器的家伙和罗多克人比较起来了。”

    罗尔夫点头。

    眸子微微眯起,他喃喃道:“虽然沙漠强盗们对付这些家伙有麻烦,不过只要换来马穆鲁克,或是斯瓦迪亚重骑兵,这些防御更好的重骑部队,区区连罗多克长矛手都能击溃,何况是这些普通的民兵。”

    康德则生意略肃道:“可依旧要慎重,按照你说的方法,性价比未免太差。”

    罗尔夫则无奈摇头道:“所以说我讨厌长杆武器。”

    他说的,自然就是依靠重骑兵,硬生生的砸进这些民兵们组成的长枪方阵里去,用最暴力,也是最方便的战术,正面将这些民兵直接击溃,击穿他们的阵型。

    但重骑兵的集群冲锋是有反作用力的。

    会导致伤亡。

    尤其是正面强冲长枪方阵。

    哪怕能冲进去击溃击穿,都会造成不小的损失。

    除了双方在决战中能使用这种破釜沉舟的战术,若是在常规试探性的交手时,则绝对不会使用,毕竟杀敌一千,自损也有三百,不划算。

    因此性价比不高。

    “4米的长枪。”

    康德微微眯眼,神色略有肃然:“寻常的步兵,可用不来这种武器。”

    长枪兵需要经过严格训练。

    并不是所有的步兵,都能使用长枪,在历史中就证明了这点。

    只有文明较为先进,能够将军民训练成有组织度的高纪律高协同,才能流畅的使用这种武器,否则就只是徒然被敌人击溃的战场活靶子,一动不动的乌龟壳。

    而且这乌龟壳,只要在两侧和后面狠狠砸进去,就能轻松击穿。

    但训练有素就不同。

    看历史上。

    南欧的古希腊城邦时期就是使用长枪方阵的好手,并且在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大帝手上,配合轻骑兵,成了无往不利的巅峰步兵。

    打的中东新月沃土上的传统近战步兵丢盔卸甲。

    中世纪同样是长枪的天下。

    类似的变种,瑞士战戟,就将这种战术发挥到极致,连法兰西王国和神圣罗马帝国,令人畏惧的骑士,都不敢轻易的策马冲进去。

    例如法兰西的骑士们对付瑞士长戟步兵,就是下马组成相应的长枪方阵对刺。

    历史上记录的清晰。

    哪怕到了近代前夕,西班牙的长矛方阵依旧令人畏惧。

    而在中国的历史上。

    只要是精锐部队,几乎全部都是长枪兵。

    虽然中国历史上对兵种并不是那么分的很细,可精锐部队都能熟练的使用长枪、长矛等长杆武器,并且配合弓箭、近身肉搏的刀剑,无往不利!

    因此康德对这些东郡领的民兵们,在心里感觉到了一丝忌惮。

    若没有高明的步兵训练。

    不会如此干练!

    罗尔夫同样察觉到东郡领的不同,因此也没有继续说话,反而转动眸子,仔细的观察着面前的村庄和那些待命警戒的长枪兵,眼里也泛起危险的目光。

    他作为邪恶类将领,并非没有脑子,同样察觉到了东郡领的不对劲。

    就在沉默间。

    村庄里,有十几个人急匆匆的走来。

    为首的是个沧桑的老者,两侧跟着富态的中年人,和壮硕的中年人,以及十几个卫兵,穿着更为精良的镶铁皮甲,手持圆盾和打磨锋利的手斧。

    村庄的村长、财政官和治安官。

    “你好。”

    村长作为年长者,自然见多识广。

    看着康德和身后的萨里昂狮骑士、狮侍从,以及500名身穿镶铁皮甲的沙漠强盗精锐,心里忍不住微微跳动加快。

    不过还是强稳住心神,给旁边的治安官打了个眼色后,开口道:“天色已经很晚了,你们的到来,请原谅我们无法接待。”

    他的态度很谦卑。

    康德也没有桀骜,翻身下马,向前走去,平静的道:“我们想借宿一晚。”

    “借宿。”

    村长微微犹豫。

    显然,他对于面前康德这些人,心里有些拒绝。

    虽然身后有50名能组成长枪方阵的民兵精锐,外加200多名寻常的征召农民,但就想依靠这点步兵就要抵挡500多人的骑兵队,有些异想天开。

    治安官也脸色略有发白,冷汗都在鬓角流下。

    现在不是他能解决的。

    如果发生意外,就只有城堡里的纪伯伦子爵老爷才能处理。

    毕竟按照他的眼力,就凭现在这些陌生骑兵队,尤其是那些骑手凶悍的眸子里,他就能发现不亚于悍匪的气势,或者说就是一群悍匪!

    “不要紧张,老人家,我们是南郡领来的雇佣兵。”

    康德则是察觉到了他们的面容僵硬。

    微微露出笑容,他平静的开口道:“到达这里,想要问问东郡领的贵族老爷们,要不要雇佣我们,毕竟临近桑瓦亚山脉,或许有些异族或魔化生物需要处理。”

    “雇佣兵啊。”村长微微松了口气。

    但心里还是紧张。

    虽然已经表明是中立性质的雇佣兵,但这个老村长可明白,有时候这些雇佣兵们,在缺钱或夜深人静的时候,随时能转变成杀人不眨眼的匪徒。

    强盗和雇佣兵,身份往往是互换的。

    “我们给钱。”

    康德轻笑,接下来的话却打断了他们的猜疑:“2枚大银币,我想足够借宿在村外的晾晒场了吧,我看现在也只有些杂物堆积在那。”

    “这…”

    村长看了眼身后的财政官和治安官。

    不过身后的两人,也因听到那2枚大银币而暗自喜悦,当即点头。

    “好吧。”

    村长见状也明白。

    轻咳一声,还是温和的开口道:“这位团长,您的雇佣兵们可以休息在村外的谷物晾晒场,为了表示对您的敬意,您可以在我们的村庄里免费获得井水,当然,如果是想要些食物的话,也要额外加钱。”

    顿了顿,他感觉到自己的语气似乎有些严肃,还是对康德提醒道:“这里是纪伯伦子爵老爷的领地,我们的所有收入,都是要交税的,因此不能免费给你们。”

    “我理解。”

    康德笑着点头:“不会让你们为难。”

    “那就好,那就好。”

    村长见状,如此好说话,便也是笑着捋着自己的胡须,很快和财政官及治安官离开,至于村庄内的警戒也散去了不少。

    暗地里也肯定有防备,民兵们都暗自警惕,不敢轻易散开。

    这可是他们的村庄。

    是自己的家园。

    如此规模的骑兵队就在身边宿营,若是不小心点,估计只要趁着深夜发难,凭他们这些人肯定挡不住,若是固守待援,或许还能坚持到援军到来。

    毕竟临近阿维莱斯堡,纪伯伦子爵老爷的城堡,出现异常很快就会发现。

    “设立临时营地。”

    康德挥手,下达命令。

    沙漠强盗们很快前往旁边不远处的谷物晾晒场,将上面堆积的杂物都挪开,同时让自己带来的亚麻布帐篷张开,很快形成五十几个帐篷组成的临时营地。

    天色已经很黑,漫天星辰和月亮都已经出现,在大地上洒落细细的薄纱。

    康德来到东郡领的第一个夜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