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血雾当中的怪物
    罗尔夫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就带着沙漠强盗精锐们快速后撤。

    这绝对不是因对战场的畏惧而胆怯。

    而是理智!

    短标枪投掷,势大力沉,连生命力顽强的战马被命中,坚硬的头骨都被整个透穿,何况是骑手,根本挡不住那故意打磨锋利的枪刃。

    而且在高速前进的战马上跌落下来,受到的惯性和反作用力都能致命!

    就如同现在。

    大部分骑手都七扭八拐的躺在地上。

    肢体明显扭曲变形,哪怕还有微弱的惨呼,也带着命不久矣的虚弱。

    这些来自阿维莱斯堡的骑士侍从们损失惨重。

    他们从未接触过如此的攻击方式。

    可就在那战马和骑手的尸体堆里,却爬起来十几道身影,伴随着那惨呼声逐渐虚弱下去,一股股肉眼可见的浓郁红雾就缠绕在身上。

    诡异的就如同鲜血在缠绕,极为可怖渗人!

    超凡力量。

    罗尔夫当然知道这不是他能解决的。

    就算是目前在他旁边,200多名沙漠强盗精锐,估计也不是那十几个浑身充斥着鲜红雾气,就如同鲜血绕身般的超凡怪物!

    人性怪物,能让他们这群普通人,全部被屠杀的怪物!

    不过也没人畏惧。

    因为就在身后,脚步声传来,身穿全身板甲的援军已经顶了上来。

    虽然人数才区区20个,但那来自超凡力量所爆发出来的气势,却丝毫不亚于面前那在尸体堆里,正缓缓迈步过来,就如同怪物般的十几个身影。

    这20人都是来自潘德大陆上的最强国立骑士团,精锐的萨里昂狮骑士!

    而就在临时营地四周。

    沙漠强盗精锐们已经举起短标枪和长矛,借助营地内复杂的环境和障碍物,与那些已经冲进来的骑士侍从们混战成一团。

    骑士侍从们冲锋受阻,又因为营地内障碍物实在是多,一时间只在外围徘徊。

    根本冲不进去。

    如果想无畏冲锋,率先打开僵局,却只是徒劳。

    就在这些骑士侍从们奋力拼杀时,抵抗的却不只是沙漠强盗精锐们,还有手持长枪或手半剑的萨里昂狮侍从们,在逐步展开反击。

    混战过程中,这些善于此道的萨里昂狮侍从,可是如鱼得水。

    动作穿梭在沙漠强盗精锐当中。

    不住的就骑士侍从落马。

    一时间,那群已经分散在两侧,失去了命令和指挥的骑士侍从们,纷纷在帐篷和障碍物间被扯下战马,借着就被长剑或长矛刺穿喉咙胸腹,彻底成了死人。

    连纳里村方向,原本攻过来的民兵们,都被几轮标枪雨杀退了回去。

    夜袭中被反伏击。

    下场很惨。

    可战场上本就没有仁慈可言。

    看着那些惊慌失措的民兵和被击落战马的骑士侍从,也没人留手。

    短标枪依旧狠狠的投掷而出,带着簌簌风声,接着就是惨嚎,哭诉,以及因为受伤严重而最终虚弱着停止挣扎的濒死。

    康德只是漠然看着那些民兵和骑士侍从。

    看着他们去死。

    这是战争!

    一轮轮的短标枪被投掷而出。

    然后一个个穿着皮甲或没有皮甲的武装民兵被钉死在当场。

    阵型被破坏,接着就是沙漠强盗精锐们通红着双眼,嚎叫着迎面冲上去,用手里的长矛和弯刀,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

    那些武装民兵们,根本不是这群悍匪的对手。

    哪怕是训练有素。

    但对于沙漠强盗精锐们来说,依旧如同稚嫩的菜鸟。

    随着短标枪的定点投掷,武装民兵们本就散碎的阵型瞬间四分五裂,被悍匪们趁机簇拥着冲进去贴身近战,挥起的弯刀闪着寒光,残肢和鲜血飞溅。

    一时间,那涌出村庄的民兵们,竟然被杀退了回去。

    或者说已经被杀的溃散!

    “杀!”

    可沙漠强盗精锐们却没有乘胜追击,反而在原地稳固阵型。

    谷物晾晒场原本是平整的土地,可康德和他们驻扎在这,为了安全考虑,帐篷的间隔不算太小,但也不是太大,其中还将不少物资当做矮墙和障碍物,建立了两层防线。

    自然就是最外层的沙漠强盗精锐们组成的外层防线。

    还有那些萨里昂狮骑士和狮侍从们组建的,专门保护康德的内层防线!

    他们不能太乱。

    因为就在外围,那些骑士侍从们还在掠袭。

    冲锋受挫后,这些骑士侍从并未继续冲锋,反而借助武装民兵们开始掠翼,用高机动性开始威慑临时营地内的沙漠强盗们,同时躲避那精准而致命的短标枪。

    技艺精湛的沙漠强盗,20米内就能投掷准确。

    而沙漠强盗中的精锐悍匪。

    别说20米的距离。

    若是精准投掷,30米的距离都能命中目标。

    加之这些骑士侍从们没有弓弩手配合,一时之间竟然不敢靠近谷物晾晒场,更别说现在看到了武装民兵们被击溃冲散,更是没有了冲锋的想法。

    连纪伯伦子爵都冲锋受挫,如今生死不知,他们没有了明确的指挥。

    更不知道如何是好!

    夜色明亮。

    临时营地内篝火更是通明。

    但东郡领夜晚的寒风吹来,却让他们如同坠入冰窟。

    呻吟声降低,但喊杀声不断,村庄处已经战局平定,偶尔还有不长眼的骑士侍从,红着眼贸然冲进谷物晾晒场的营地中,接着就被几杆长矛锁住,直接连人带马刺穿。

    来时的200多名骑士侍从,如今已经死伤成片。

    可敌人伤亡还未见多少。

    所有人心惊。

    不寒而栗!

    这那里是蛮族人伪装的商队。

    分明就是不知道哪个贵族的精锐部队集结此处!

    让他们吃了大亏!

    可让这些骑士侍从不敢溃逃离去的,还有就在前方,那十几个在尸体堆里重新站起,手里拿着武器,浑身都缠绕着一股浓郁血雾的身影。

    有纪伯伦子爵。

    有伯特莱姆骑士。

    还有3名城堡内知名的骑士老爷,是大骑士的身份!

    现在。

    这群人已经都凝聚出超凡力量。

    哪怕是伯特莱姆骑士,现在也缠绕着红色血雾。

    不止是他,身后那原本最受器重的十几个骑士侍从身上,血雾同样在凝聚。

    十几个人就如同是在鲜血弥漫的世界中刚刚走出来,那股属于超凡力量的威势几乎席卷整个战场,让周围那些骑士侍从们不敢靠近,也不敢离开。

    他们曾经听闻过纪伯伦子爵的隐秘。

    血战者。

    十年前在瑞斯尼斯顿河北岸所得的名号。

    数百人爆发出如此的血雾,和数千人的银盘王国的入侵主力同归于尽。

    最终只有纪伯伦子爵活了下来,据说面容变得更加年轻,力量更强,并且也成了东郡领在明面上,最强的大骑士,是雄狮公国里都数一数二的超凡力量掌控者!

    仅凭这十几人,估计这个临时营地内没有大骑士的陌生部队,无法抵挡。

    而营地内。

    康德来到前面。

    罗尔夫跟在后边,手里的重弯刀扛在肩膀上:“就是他们。”

    “有趣。”康德反而微笑。

    看着那些浑身缠绕着血色雾气的身影,他挑眉道:“如果是班达克那家伙在这,或许还能有交流的意思。”

    “唔。”罗尔夫同样挑眉:“听您的意思,是同类人啊。”

    “不。”

    康德则是否定。

    平静的笑了笑道:“班达克是冥界使徒,代表的是冥界意志。”语气稍顿,他的笑容里出现几分嘲讽:“可这些家伙却是受到恶魔力量引诱,从而堕落的骑士。”

    罗尔夫听明白了:“下贱的堕落骑士。”

    前方那十几道身影听闻。

    没有暴怒。

    反而诡异的安静。

    周围的尸体,无论是骑士侍从还是战马,都已经皮包骨头。

    浑身的精血都被抽出,化为血色雾气凝聚在这十几道身影周围,与此同时,这片虚空中似是有某种诡异的力量降临,越发的透彻空间,传递到这。

    若是法师们在这,或许就能察觉到,这股力量来源自地底。

    可康德依旧知道这股力量的真正来源。

    深渊恶魔!

    这也是为什么,康德说班达克了解的原因。

    而就在前方,那些笼罩在血色雾气当中的身影终于开始行动,缓缓的迈步向前,踩在战马和骑手的尸体上,却发出了清脆的喀嚓声。

    皮包骨头般的尸骸应力而碎。

    短短片刻。

    这些尸体竟然如同度过了千百年那样脆弱!

    生命的精华已经全部被汲取,那十几道身影,就是这之中的幕后黑手。

    为首的。

    自然是那头发花白的纪伯伦子爵。

    现在的他已经不似之前般老朽,反而如中年男人般壮硕勇猛。

    手中提着他那把精心锻造的骑士剑,看着前方被狮侍从和狮骑士簇拥护卫在中间的康德,眸子里的红芒闪烁,嘴角却裂开狞笑。

    “啊,没想到,康德男爵。”

    他狞笑着发声。

    整个人如最恐怖的怪物:“原来是您,我说呢,竟然如此轻易的就看穿了我的偷袭,还进行反击,瞬间让我暴露了目前的形态,真是想不到,原来是您。”

    “嗯哼。”康德点头,但没有回话。

    纪伯伦子爵也不在乎。

    他依旧狞笑。

    眼里的红芒更甚:“只是,康德男爵,您既然已经看到了现在的我,那么你就要把这个消息保密下去,毕竟我不想让大家都知道如今的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