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所谓神器的隐秘
    听着纪伯伦子爵那沙哑的嗓音,康德轻笑,带着明显的嘲讽。

    站在这的没人是傻瓜,看着这些浑身缠绕着血雾的身影,他缓缓点头,伸手拍着,就如同鼓掌:“真想不到,东郡领名将纪伯伦子爵,原来是恶魔的走狗。”

    “噢,恶魔的走狗,不不不,这个名词我不喜欢。”

    纪伯伦子爵却丝毫没有动怒。

    看着康德,他继续用沙哑的嗓音说着:“我只是在绝望时祈求,然后得到了至高力量的赠予。”他顿了顿,嘴角裂开狞笑:“对此,您应该知道的清楚,不是吗?”

    “我不知道。”

    康德对此耸肩:“也很好奇。”

    他对此的确好奇。

    东郡领虽然也挨着桑瓦亚山脉,可他却不了解什么时候还出现了恶魔的力量。

    更不知道,东郡领的传奇名将,纪伯伦子爵,竟然是恶魔力量的使用者,而且看目前这种状态,显然还是资深级别的恶魔附庸。

    完全掌握了恶魔类的超凡之力。

    几乎都不似人形!

    “呵。”

    纪伯伦子爵则是提示道:“你知道的,十年前,那场瑞斯尼斯顿河北岸的血战,奇迹般的胜利,铸就十年和平的战役。”

    “北岸血战。”康德挑眉。

    “没错。”纪伯伦子爵点头。

    “真没想到。”

    康德耸肩。

    看着逐步靠近,那股红色血雾也在弥漫的样子,依旧平静道:“原来就是那场战役,你利用这股邪恶的恶魔力量,获得了胜利。”

    “不,这不邪恶。”纪伯伦子爵轻声狞笑着:“只有人类的内心才邪恶。”

    “的确。”

    康德赞同的点头。

    这是实话。

    而纪伯伦子爵也伸手,点着康德,然后点了点自己的心脏位置:“十年前,我传信让你的爷爷,上代的雄狮大公救援,可是没人来。”

    微微停顿。

    纪伯伦子爵的笑意越发狰狞:“然后给你的父亲传信。”

    他带着身后的十几道身影向前走着。

    缓缓的说着:“可是你的父亲,现在的雄狮大公卡梅隆,同样没人来救援。”

    那股血雾弥漫。

    就如同一张张面孔,瞪着面前的康德他们。

    仿佛永不托生的恶灵。

    也仿佛无辜者的灵魂困在里面在无声的挣扎。

    康德微微皱眉,身具王者之力和神圣之力,完全就是走正能量路线的他,对于面前这种邪恶的负能量,还是恶魔类的超凡力量,有些不适和排斥。

    班达克的冥界之力起码能收敛。

    这位纪伯伦子爵的恶魔之力,完全就嚣张到无可附加的地步了!

    “然后我只能带着一群绝望的家伙血战,同时我祈求,希望战神埃蒙德能赐给我改变战局的力量,可是一切都没有变化,我的士兵们依旧在战场上溃败,被银盘王国的精锐部队屠杀,就如同宰杀小羊羔那样轻松。”

    纪伯伦子爵开口说着。

    “然后我懊恼了,后悔了,绝望了,祈求者任何能够祈求的存在,甚至连传说中的恶魔也祈求了,就为了能活下去。”

    他说着。

    两眼通红在夜晚如邪异的灯。

    紧盯着康德,他的嘴巴裂开,露出根本不似人形的狞笑。

    “那时候您知道吗,康德男爵,那真的是绝望,可是我的祈求却换来了真正的存在,愿意给我活下去的机会,同时赐予了我这强大的力量!”

    康德依旧平静的点头:“很精彩的故事,请继续。”

    双方距离不足30米。

    血雾浓郁的几乎扑面而来。

    可是他并不畏惧。

    眼里都没有惊慌失措的模样。

    现在掌控局面的看似是如胜券在握,正在发泄某种情绪的纪伯伦子爵,可实际上,还处于蛰伏状态的康德他们,就如同在看傻瓜。

    看一个傻瓜在进行一场愚蠢的表演。

    30名狮骑士们都是这样认为的。

    只是表演者不自知。

    还在继续表演。

    “这股力量真的强大,突破了常规的超凡限制,只要我的力量足够,就能将这股力量传授给我的弟子们,并且会在惨烈的血战中,获得更强的支配力量!”

    纪伯伦子爵狞笑着来到康德面前。

    双方距离不过10米。

    他手中的骑士剑早已经不知道扔到了哪里。

    可是那额头,却出现了森然的白骨之角,透出那已经因血雾而化为紫色的面皮当中,滴滴答答的渗出鲜血,却更像怪物。

    更像是深渊恶魔!

    “吼”

    他发出怒吼,根本不是正常人类能发出的声响。

    随后才是发出嗓子的声音:“康德男爵,我之所以说这么多,就是因为拖延时间,来褪去束缚我的人类之躯体,化为地狱恶魔的无上领主,罪恶之主,烈焰鞭挞者,弗伦萨斯的力量化身!”

    “呼呼呼呼呼呼”

    一股无形的狂风瞬间出现。

    那似是浓稠的血雾瞬间化为一张巨大的恶魔头颅的轮廓。

    森然的红芒印照着纪伯伦子爵那眼中的红芒,带着一股极端的邪恶,就如同被瞬间点燃的油气,呼啸着咆哮着该向康德。

    “死吧!康德!这是我向你父亲报复的第一步!”

    纪伯伦子爵疯狂的哈哈大笑。

    他的身影笼罩其中。

    而身后,那同样笼罩在红色血雾,以及那暴起的无穷烈焰间,十几道闪烁着红芒的身影冲出,发出如怪物般的嘶吼声,冲向了临时营地。

    其他人以及被这股血雾摄住了心神,只有如恶魔般的疯狂,以及杀光一切的暴怒!

    “噌噌噌”

    可随着拔剑声出现。

    那十几道身影比冲时更快的速度在暴退。

    不,不是暴退,而是有几人都被直接砍成两截,生生被杀退了回来!

    连纪伯伦子爵面前那股呼啸而过,似是直接要吞噬康德的血红色的恶魔头颅虚影,也直接被一道金白两色的光芒刺穿眉心,紧接着开始化为虚无。

    “噗噗噗噗噗噗”

    萨里昂狮骑士们向前。

    那十几道冲过去的身影停下,紫红色的身躯上,也出现了不少伤口,乃至是胸口腹部还有咽喉眉心,都已经出现了深深的伤痕。

    还有数人因躲闪不及,后退的力道散去,直接瘫跪在地上。

    两眼中的红芒都就此消逝。

    显然。

    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而面前那脸上还带着狞笑的纪伯伦子爵,或者说那2米多高的魁梧的人形怪物,眸子里的狂热和躁动也消失了几分,取而代之的,却是惊疑不定。

    以及几分畏惧!

    康德浑身爆出金黄两色的光芒。

    权威的王者之力和正义的神圣之力凝结。

    刚好是一切负能量的克星!

    尤其是手中的王者之剑,紧握时那股如同实质般的金芒,几乎瞬间就驱散了周围的红色血雾,连带着那被刺穿眉心的恶魔头颅虚影,都缓缓化为乌有。

    已经恶魔化的纪伯伦子爵稍稍后退半步,眼里满是忌惮。

    “抱歉。”

    康德则是开口,很是无奈的叹息道:“我想听你说完那些故事的,毕竟对我来说,你的生平经历很不错,甚至还有想法,如果攻略东郡领的话,还想尝试着接触你,将你拉拢到我的阵营来。”

    微微顿了顿,看着那胀大的头颅,满嘴的利齿,还有紫红色青筋绷起的皮肤,他耸肩道:“只是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康德…康德…康德!”

    纪伯伦子爵发出呜咽般的怒吼。

    口水在他的嘴角流淌,现在的他看上去怎么都不像是人类:“没想到,你竟然有如此的力量,竟然蒙骗过了所有人,哈哈哈,你竟然蒙骗了所有人!”

    “嗯哼。”康德平静的点头,看着那站在原地,眸子里满是惊骇和意料之外,故作疯狂的纪伯伦子爵,也是无奈的挥剑,一道金芒瞬间射出。

    “噗”

    金芒是浓郁的正能量集结。

    缠绕的力量在那负能量聚集的恶魔之体上爆发,半个肩膀混着左胳膊就直接消失。

    没错,就是消失,整个化为粉末,连带着纪伯伦子爵后退数步,发出惨痛的哀嚎,那紫红色的鲜血流淌而出,才发觉自己的胳膊已经被斩断。

    若不是纪伯伦子爵恶魔化后身体素质急剧拔高。

    估计刚才康德的一剑。

    能直接泯灭掉他半个身子!

    “你…这力量…是银盘王国的神圣之力…”

    恶魔化的纪伯伦满脸都是因疼痛而出现的狰狞,满是血丝和红芒的眼中,同样是遮不住的惊骇:“索菲亚公主隐藏起来的神器…原来已经…已经被你得到了!”

    “神器?”

    康德则是略有皱眉。

    想要继续挥剑的动作也微微停顿,沉声问道:“我很好奇,纪伯伦子爵,你说我母亲隐藏起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哈,哈哈哈,原来你不知道!”

    可回答他的却是嚣张而狰狞的大笑。

    纪伯伦愤恨的看着康德,整个人周围的血雾越发浓郁。

    一股玄奥而神秘,带着邪恶诡异的力量在他的身体内爆发,整个人呼啸着瞬间化为一团红雾,极速的冲往东南方向。

    与此同时。

    一段话音留下。

    “想知道的话就来死刑山,那里有你想知道的一切,康德男爵,想知道索菲亚公主的隐秘,那就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