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7章.到达的通道洞口
    银盘王国,光明教廷驱逐了在野的魔法师的势力,正式将这个富饶的王国纳入自己的掌控当中,可谓举国上下,都以光明教廷为精神和信仰上的枢纽。

    按照光明教廷的说法就是:让光明之神的荣光撒满大地。

    当然。

    对康德来说很简单。

    不过又是一位类似战神埃蒙德般的神祇,获得了一个王国的全力支持。

    区别仅是支持的力度大小罢了,要知道在雄狮公国,战神埃蒙德的信仰虽然是国教,但影响并没有太大,战神教廷同样是依附贵族体系而存在的势力。

    受控于雄狮公国的大公。

    银盘王国就要复杂那么一点点。

    毕竟王权的传承在这个富饶的王国,因老国王病重,即将接替的顺位继承人又体弱多病,从而导致王室的权威出现了小小的波折。

    这让顶级贵族们的权利,以及宗教的权利开始突兀的拔高。

    尤其是光明教廷。

    驱逐了原本附庸在顶级贵族手下的魔法师们。

    可以说,已经占据了银盘王国的主流,尤其是众多低级贵族和底层平民们纷纷相应教廷,几乎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将银盘王国的大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除了不是顶级贵族,没有受到严格的册封仪式外。

    光明教廷。

    可以称之为和国王平等的势力!

    “不过也好。”

    康德沉吟。

    光明教廷所掌握的力量,同样能克制恶魔之力。

    甚至连亡灵的力量都能克制,毕竟这所谓的光明之力,其中蕴含着同样浓郁的正能量,包括神圣能量和火元素的灼热,是一切阴邪类负能量的克星。

    这股力量在关键时候,或许就能抑制住恶魔和亡灵的进攻。

    最起码要比雄狮公国要强得多。

    只是真的到了那个地步。

    形势绝对糟糕到了一定程度,毕竟受到恶魔和亡灵最先攻击的对象,正是处于那伦沙漠和桑瓦亚山脉当中的康德!

    如果连他都抵挡不住,就凭这些封建的王国势力。

    或许依旧艰难。

    康德脸色略有难看。

    如今他的处境,虽然不妙,但也不是绝境。

    可目前种种迹象已经完全表明,现实的底部隐藏着绝对的危险,例如东郡领现在还在潜伏的暗红教派,实际上就已经可以算作是,恶魔势力的代言人!

    如果不是这样,就凭那些普通的人类,可称不上是威胁。

    但看看纪伯伦子爵变身后的样子。

    全身紫红。

    额头有山羊角撑出来。

    整个人臃肿间而又带着壮硕的暴力美感。

    眼里满是邪恶,混沌,疯狂和嗜血,仅有来自人类的那么顶点的理智,以及康德强势的王者之力,才让他最终退却,留下了死刑山这个地方等待康德的自投罗网。

    那里就是暗红教派的老巢,或许还是恶魔的老巢!

    “越来越有趣了。”

    康德咬牙。

    策马向前,瑞斯尼斯顿河畔,不少农场正紧闭大门,大门上的瞭望塔内,还有民兵点燃起火把,小心的预防着可能出现的水贼。

    虽然他们不知道东郡领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出于对水贼的担忧。

    也没人敢出现拦路。

    这么多骑兵成群结队的跋涉。

    若是没有点事情,他们绝对不相信,更不敢轻易的出来询问。

    面对那些装备简陋,全凭凶残和勇猛的水贼,这些民兵就已经束手无策不敢轻易野战,如今面对这么多骑兵,野战的后果估计一个冲锋就要被全员击溃。

    要知道一个农场里顶多三五十个民兵。

    再多的就是贵族的农奴们。

    当然,民兵也是看守,监工,督促那些农奴们干活的家伙,抵御外敌只是其中的兼职,在真正的大股水贼面前,估计会直接就转身就逃。

    至于那些等于人形牲畜的农奴们,死活就根本和民兵们没有任何关系。

    实际上对那些贵族们来说也不算在乎。

    奴隶不值钱。

    有农场,只是确保自己的粮食基础,真正赚钱的,还是往来于整个雄狮公国的商队,以及依靠瑞斯尼斯顿河穿梭各个人类王国的船队。

    这些才是大把大把赚着大银币的好方式。

    “以后就没那么顺利了。”

    康德眼中闪过阴霾。

    微微勒马,身后的骑兵队的速度也顿时降低下来。

    后方罗尔夫策马过来询问:“康德大人,怎么了。”

    “前面就是。”

    康德道:“离开的路。”

    “前面?”罗尔夫皱眉。

    就在前面,依旧是瑞斯尼斯顿河的广阔河面。

    月光照耀下来,波光粼粼,偶尔还能看到几艘商船结成队伍,趁着星月的光在河上缓缓漂流而来,还有护卫警惕的看着岸边的康德他们。

    显然也在忌惮。

    只是罗尔夫没在乎这些商船,反而问道:“大人,我没有发现。”

    “不是河面。”

    康德则是微笑:“前边的小河。”

    “小河?”

    罗尔夫这才发现,就在前方地平线上,瑞斯尼斯顿河的北岸,刚好有条纤细的小河流淌过来,看样子也就10多米宽,比起300米左右的瑞斯尼斯顿河来说的确算是小河。

    这或许也是河流的支脉,提供水量的助力。

    “走吧。”

    康德抖动缰绳,转而向北而去。

    就在目光的尽头位置,也就是北边小河的源头,是处凸起的山包,周围都是光秃秃的山陵和石块,就如同山脉的余脉,还是余脉的乱石堆砌的山头。

    很不起眼的小地方,周围甚至因为土地贫瘠,连农场都没有。

    但就是那。

    恰恰是古老通道的洞口。

    康德能清晰的感应到,就在那山头处,有微微的神力在流转。

    带着几分属于太阳的灼热感,正是曾经在上古时候,那所谓太阳神祇的神力,流传至今,还延续着曾经已经消散而去的辉煌。

    从港口离开,骑马奔驰到这里大概4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属于是东郡领的边陲。

    过了山头。

    继续向西边看去,就是荒原旷野。

    这条发源自山头里的小河,也清晰的划分了界限,就在西边的土地明显的开始贫瘠,土壤微微泛黄,带着荒漠的几分模样,夜晚还有明眼可见的冰霜。

    如果继续向西,就是贫瘠苦寒的荒原旷野。

    未开化的蛮族人才生活的地方。

    当然。

    康德的目的,就是在这处河流的源头,也就是山头内找到古老通道,到时候就能回到桑瓦亚山脉的“亚伦”城市中去。

    这也很简单,策马没有半个小时,就已经来到山包处。

    一个大约半米的裂口出现。

    下方就是泉涌。

    微微的金光在裂口处冒出来,似是里面有什么神秘的东西。

    只是裂口的宽度也不大,仅有拳头大小,这也是为什么,很长时间都没有人发现这里的异常的缘故。

    但康德不一样。

    当初他的思维曾经随着金光来到过这。

    知道就在裂口里,就是古老通道!

    “噌——”

    手里的王者之剑拔出,一股强势的王者之力遽然爆发,随着康德的挥砍,整个山岩瞬间被斩裂,超凡之力爆发处无穷的力量,还有王者之剑无坚不摧的锋利属性,成块的岩石就被割裂下来。

    随着石块滚落,整个半米长拳头宽的裂缝顿时散开,随着里面幽幽的金光出现,一个黑漆漆的大洞也出现在众人面前。

    并且康德的动作还未结束。

    王者之剑继续挥砍。

    整个洞口都被强势的王者之力进行摧残,或者说应该叫改变。

    洞口彻底出现在眼前,10米宽的石板路,以及20米宽的地下河,整体占据了山包的绝大部分地点,而且还依稀能看到,旁边这处10米左右的小河,刚好也是源自古老通道的地下河,如果能将阻碍的山石扒开,河流会变得更宽。

    时间的流转,让曾经的古老通道被截断,这里按理说就应该是个出口,毕竟这处山包上,那些林立的怪石,还能看到不少桑瓦亚山脉的痕迹。

    这些石头本就是来自那。

    然后被人运到这。

    如果不出所料,还在这建立了类似于神殿般的建筑。

    就如同曾经在桑瓦亚山脉的山巅上,康德刚刚过去时,还被特殊的魔法力量所保护,但失去了那股力量后,瞬间化为飞灰的神殿。

    那里的神殿被恶魔的力量玷污。

    但这里没有。

    可时间却没有放过这座神殿。

    曾经的辉煌最终塌落,原本精美的顶梁柱,也在时光的摧残下,变成了石块。

    诸多石块组合,密切的组合,还有风化,土壤的侵蚀,无处不在的风雨和植被的覆盖,才最终让这个小山包成了山头。

    “下次过来,这里就是新的村庄了。”

    康德微笑。

    扭头看了眼身后的骑兵队们,直接策马进入古老通道的石板路上,同时开口吩咐道:“罗尔夫,你带着500名沙漠强盗精锐留在这,还有10名狮骑士,确保此地的安全,我不用多久就会回来。”

    “是!”罗尔夫立刻点头应命,这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任务。

    这么多部队留下。

    还有强大的狮骑士,足以在此地横行霸道。

    对东郡领来说,这里是偏远的地方,临近荒原旷野,根本不需要在乎的角落,就算是康德把势力发展到这,都不会在乎,还会暗自窃喜,终于有人可以帮忙镇压此地,协助防御那些蛮族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