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选择投降的溃兵
    滚滚洪流冲出古老通道,在东郡领的平原上列阵。

    连人带马都披着重甲的马穆鲁克在前,萨兰德骑手在后,装备略有简陋的沙漠强盗手持短标枪在两翼散开,然后轰隆隆的开始了属于他们的进攻节奏。

    马蹄阵阵,三千骑兵的奔驰,让地面都仿佛在晃动,犹如地震。

    暗红教派的长枪兵们惊恐的后退。

    没人阻拦。

    就算是那原本作为督战队的恶魔教徒都在后退。

    或者说,这所谓的后退,称之为溃退更为恰当,他们惊慌失措,根本不敢正面抵御这数量超出己方起码3倍的骑兵集群,他们不敢!

    完全就是一触即溃。

    长枪兵组成密集的枪阵的确可以克制骑兵。

    但也只是相对而言,若是骑兵数量极多,超出己方步兵数量,那就算这所谓的长枪方阵,最终也只能变成徒劳挨打的乌龟壳,迟早都会崩碎,根本就没有办法阻碍那些骑兵们冲锋的路途,甚至都达不成踏脚石的成就。

    想要面对三千名骑兵冲锋,仿佛地晃山崩般的感觉,无数只马蹄敲打地面,轰鸣如滚雷洪流般的威势,心理不到位的步兵,是无法镇定自若的。

    最起码,这些暗红教派的长枪兵,无法做到镇定自若。

    他们只不过是拿钱办事的另类雇佣兵。

    虽然也是阿维莱斯堡训练而得来的长枪兵,但不意味着他们愿意向暗红教派效忠,愿意无条件的为了这个恐怖的教派卖命。

    就在上个月。

    他们还不知道死刑山的真正掌控者是暗红教派。

    原本他们就是阿维莱斯堡训练来,驻守在死刑山,名义上是来防止北郡领和南郡领入侵,以及在银盘王国入侵后,起到抵挡用处的预备队。

    至于什么恶魔教派,暗红教派,对他们来说根本没有太多想法。

    无所谓。

    毕竟是拿钱办事。

    还是保护自己的家园,保护东郡领。

    作为此地的原住居民,他们当然对自己的家园,带着一种醇厚的热爱。

    可是没想到,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失去了一条胳膊的纪伯伦子爵来到了死刑山,那曾经就是在暗中传教的暗红教派,则占据了主流。

    整个世界都仿佛翻天覆地的变化,死刑山上也出现了拥有恐怖力量的暗红教徒。

    比他们这些经过训练的长枪兵更强!

    然后就没有他们什么事了。

    全部被驱离。

    却并未放走,而是来到了山脚下负责驻守,成为了外围防线,由曾经他们的中层和高层指挥官继续带领,可实际上却不知何时这些指挥官都成了暗红教派的信徒。

    被蒙蔽的只有底层的士兵们,不知所措的茫然等待。

    然后就来到了现在。

    然后就被康德的骑兵绞杀在了溃逃的路上。

    成片的尸体出现在旁边这条小河的东侧,而不远处的瑞斯尼斯顿河上,还有十几艘大型的运输船,慌忙的拉开风帆,顺流而下逃离。

    连岸上那些还没来得及上船的自己人也不顾了。

    短短片刻。

    上千名暗红教派的长枪兵就被歼灭。

    还有四百多个脑子灵活的,扔掉了武器,双膝跪地举起双手,动也不敢动的选择了投降,那模样恭敬极了,可是看那浑身颤抖的模样也知道,他们怕极了。

    不过他们也的确是安全了,没人在乎他们。

    战马在他们身边掠过。

    寒光烁烁的弯刀和长矛在他们头顶划过。

    森然的寒意让他们的后背都渗出冷汗,但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的投降也换来了暂时的安全,他们没有被屠戮。

    成群结队的骑兵们在瑞斯尼斯顿河岸边停下冲锋的脚步。

    身后就是敢于反抗者的尸体。

    以及那些双膝跪地,选择投降的溃兵。

    一个个沙漠强盗们用麻绳将这些投降的溃兵全部绑住,接下来,那伦沙漠深处的盐矿上,又有新的劳动力,能用来开采粗盐了。

    自从上次亡灵入侵,采盐的奴隶全部死亡后,产量一直上不去。

    用系统农夫又太过金贵。

    还是奴隶好,这些俘虏们很温顺,尤其是面对死亡的威胁时,往往能爆发出极高的劳动水平,为了活命,这群家伙什么都干的出来。

    当然,这所谓的活命,也代表他们臣服于康德。

    成了俘虏和奴隶就没了尊严可言。

    “把他们都带下去!”

    罗尔夫也策马过来。

    身后跟着浑身是血,人人带伤的沙漠强盗精锐。

    看着这些俘虏,脸色极为难堪,甚至还用马鞭狠狠的抽着那些暗红教派的教徒,指着那些眼里泛着红芒,但依旧有恐惧的家伙,恶狠狠地道:“至于这些教徒就别都留着了,全部杀了,他们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我们投降了!别杀我们!我们投降了!”

    那些暗红教派的教徒顿时哭嚎起来。

    但没人在乎。

    几个沙漠强盗精锐下马,手里的弯刀扬起,接着就狠狠地劈下去。

    一个个暗红教派的教徒纷纷被砍断脑袋,任凭脑袋如同皮球在地上翻滚,脖子里喷出鲜血,浑身抽搐着倒在地上,完全死去。

    被粗麻绳捆住双手的这群暗红教派的教徒,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

    但还有例外。

    就在某个沙漠强盗精锐来到一个魁梧的教徒旁边时。

    那个教徒瞬间爆起,整个人虽然被麻绳捆住,但一股力量却直接挣断了麻绳,拾起旁边地上的一把长剑,就将那个沙漠强盗精锐顺着胸膛贯穿。

    整个人身上也爆起一团血色的气焰,带着身形急速的朝着瑞斯尼斯顿河冲去。

    具有超凡力量的大骑士!

    可他的速度快。

    后方两道同样爆起血色气焰的身影更快!

    萨里昂狮骑士策马冲过来,手里的骑士剑直接对准这个大骑士的后背劈过来,整个人还未反应过来,就直接被那蕴含着强悍力量的骑士剑砍成两段,尸首分离。

    罗尔夫微微眯眼,略有遗憾的看了眼那个倒地的沙漠强盗精锐。

    但眼里也带了几分快慰。

    因为死者。

    就是那个带兵过来袭击他们的暗红教派的指挥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