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贝斯图尔的礼物
    由铁匠精心打造的马蹄铁敲击在平坦的地面上,略有松软的土层微微下陷,留下了那一个个沉重的蹄痕,并被更多的马蹄铁所践踏,逐渐汇成一片。

    1000名马穆鲁克排成长方形的队列,整齐有序的并肩向前推进。

    乌压压的成片。

    恐怖的气息已经弥漫而出。

    属于萨兰德人的精悍,在这群顶尖的5级骑兵上显露无疑,就如同曾经他们在卡拉迪亚大陆上做的那样,高举着精良的长枪,别着腰间的双手铁杖,准备发起如沙暴般的冲锋。

    他们将冲垮一切障碍,冲垮一切对手,冲垮一切面前之敌!

    这是马穆鲁克的骄傲!

    就在远方。

    昏暗的夜色之下,地平线的尽头。

    乌泱泱的人影已经出现在那,似是一股黑漆漆的浪潮,借着夜色慢慢前行,脚步声也经过处理,似是在脚上缠绕了亚麻布,速度稍慢,但隐蔽性极强。

    这群瑞斯尼斯顿河的水贼,在偷袭方面已经能算得上是专家。

    可实际上却没什么用。

    偷袭已经被发现。

    康德的部队,就原地立于平原的土地上。

    1000名连人带马全副具装重甲的马穆鲁克列成长方形,左右两侧各400名萨兰德骑手,则穿着精良的萨兰德链甲,骑着仅披了层亚麻布的萨兰德马,作为突击骑兵待命。

    而就在最外侧,还有300多名沙漠强盗,正来回奔走。

    这是康德的侦查骑兵。

    同样也是传令兵。

    接下来的战役,已经不是沙漠强盗需要出场的时刻了。

    之前在死刑山,数量庞大的沙漠强盗,这些轻骑兵们,已经遭到了重创,属于轻型骑兵的他们根本没有较好的近战肉搏的能力,因此也导致己方大量伤亡。

    虽然在康德看来,生生的堆死了那些半恶魔化的骑兵,已经就是胜利。

    但数量遭到严重的削减。

    沙漠强盗们也没有成群结队,策马冲锋的能力。

    否则单凭2500名沙漠强盗,只要布置好优秀的战术,就能以这些轻骑兵,将那6000多名水贼硬生生的分割击溃在平原上,而己方的伤亡绝对不会超过千人。

    不过对康德来说,不需要在乎。

    现在他同样能做到。

    击溃那些瑞斯尼斯顿河的水贼,而己方伤亡,甚至能控制在百位数!

    凭借的,就是他身后这1名骑兵!

    “大人。”

    贝斯图尔在身后开口:“他们来了。”

    “嗯。”康德平静点头,抬头看去,地平线上那黑潮般的人影终于靠近,但速度也越来越慢,似乎是同样发现了此地等待的骑兵们,有些疑惑和不解。

    那些瑞斯尼斯顿河的水贼天生谨慎,不会轻易的就过来。

    尤其是发现了康德已经做好了准备更是如此。

    只是。

    开弓没有回头箭。

    这些瑞斯尼斯顿水贼,全部都狂热的想象自己获得了那么多财宝后的美好生活。

    现在就因为已经被发现了偷袭,就放弃这次来之不易的行动,那肯定不可能,更是无法撤退,他们早已经被贪婪蒙蔽了双眼!

    现在撤退,那他们今后的美好生活怎么办?

    不可能撤退的!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r />

    唯有战!

    这正是康德所期望的。

    在瑞斯尼斯顿河上,他的水战兵种或许较少也较弱。

    但在陆地上,拥有绝对武力的他,想要击溃这些大部分都属于轻步兵的水贼,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哪怕是数量处于劣势,但质量上却属于绝对的优势!

    以少胜多,对于康德而言,已经注定,这是绝对的胜利!

    “对面停下了。”

    贝斯图尔开口:“派人过来,应该是想谈判。”

    “谈判?”康德嘴角微翘,看着那些水贼部队的前方,显然是正规军的长枪兵和骑兵们,微微摇头:“他们只是想过来试探,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怎么做?”贝斯图尔看向康德:“需要我去处理吗?”

    “嗯。”

    康德点头:“干脆点。”

    “是。”得到允许,贝斯图尔露出狞笑:“我会非常干脆!”

    说着他就轻磕马腹,策动胯下的战马向前。

    就在前面。

    那些水贼的部队里,同样有人策马过来。

    看样子应该是银盘王国的骑士,带着几分倨傲,和贝斯图尔靠近:“喂,陌生的部队,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要知道东郡领的贵族我可都认识,根本不知道你们身上的旗帜到底是哪位贵族的。”

    “哦,你不认识我们吗?”贝斯图尔微笑。

    “当然。”

    这个骑士倨傲道:“我们是银盘王国的部队,为什么要认识你们雄狮公国的贵族?”说着,他的眼里带着几分奚落:“你们只是一群待宰的羔羊。”

    “这话可真有意思。”贝斯图尔依旧平静微笑:“那你想如何?”

    “让我们靠近。”

    这个骑士露出贪婪的笑意:“我知道你们获得了不少财物,现在需要贡献出来,知道吗,现在可不是我自己和你说,也不是和身后这些垃圾般的水贼和你说。”

    “那是谁?”贝斯图尔问道。

    “银盘王国的全体贵族!”

    他凝声,指着贝斯图尔道:“你这个小家伙,要知道银盘王国的力量是怎样的,就算是雄狮公国,也要在银盘王国的威逼下瑟瑟发抖!”

    “哦,的确很令人震惊。”贝斯图尔点头,但嘴角露出嘲讽:“我想送你礼物。”

    “我喜欢珍贵点的。”

    那名骑士以为贝斯图尔示弱,顿时露出贪婪的笑容。

    肥硕的舌头舔着嘴唇:“如果是金鹰,我想我会为你开脱,甚至能引荐你加入银盘王国,成为这个强大王国的骑士,就如同我一样,获得雄狮公国都要畏惧的威势,就因为我的身后站着银盘王国,这个强大的国度。”

    “当然。”

    贝斯图尔向前,但是手却朝着腰间的弯刀抓去。

    就在这个骑士不敢置信的目光当中,随着刀身划过刀鞘的声响,一道森然的雪白出现在虚空当中,几乎是以灵敏的手法划过他的鼻尖,自上而下。

    “啊”

    骑士顿时感觉到自己的鼻尖微凉。

    但旋即就是一抹血光出现在眼前,下意识的伸手摸过去,一股剧烈的疼痛用上了他的脑海,整个人捂住鼻子就在马背上痛苦的嚎叫起来,因为就在刚才那道刀光中,他的鼻子已经被砍了下来。

    贝斯图尔看着他狼狈的模样,甩了甩刀身上的血迹:“这就是我的礼物,喜欢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