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骑士统领的犹豫
    剧烈的疼痛让这个骑士脸色狰狞,目光里都透露着恨意。

    可是他却不敢轻举妄动,捂住剧痛的鼻尖,连落在地上的鼻尖都不管不顾,快速策动战马朝着后方的同伴那走去,愤怒已经冲昏了他的头脑。

    作为银盘王国的骑士老爷,他还从未经受过如此屈辱。

    而现在他的鼻子被削去。

    以后。

    他绝对会在银盘王国沦为笑柄!

    别说那些贵族,更别说自己相同的骑士,就算是那些下贱的平民,乃至是卑微的奴隶,都敢在背后议论他,一个没有鼻子的骑士,根本没有尊严!

    捂着自己的鼻子,忍者剧痛,他大声的近乎咆哮的说着自己的愤怒。

    同时偏激的声称康德那边就这点部队。

    没什么可怕的。

    只是。

    来自银盘王国的那支千余人的部队,却没有继续行动。

    就算那些瑞斯尼斯顿河的水贼,因为贵重的财物就在前面纷纷鼓噪着要冲锋,依旧被为首的那个银盘王国的骑士统领,所直接勒令原地待命,不允许发起进攻。

    对于近在咫尺,双方不过1000米的距离,这个骑士统领已经感到了畏惧。

    他并非愚钝的一无所知。

    前方。

    那恐怖的重骑集群看上去就是精锐部队。

    雄狮公国的主力骑士团也无非如此!

    正是一群真正的骑士,组成的骑士团,而不是那些骑士和骑士侍从们搭配起来的骑士团,这虽然说起来绕口,但却一直都是银盘王国的噩梦。

    在平原上作战,银盘王国的精锐长枪兵们,都要对这些骑士团表示慎重。

    如果稍有松懈就会被冲垮阵线导致全军覆没。

    这并非危言耸听。

    而是事实!

    就在十年前两国爆发的激烈冲突中就已经表明。

    曾经的银盘王国势如破竹的击溃了瑞斯尼斯顿河南岸,属于雄狮公国的防线,可是却在野外,遭到了援军骑士团的狙击,只是露出了小小的破绽,就导致了战败。

    那场战败最终也导致了目前的局势,就是迪伦男爵受封的那场战役。

    雄狮公国的重骑兵们给银盘王国的部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也导致如今。

    银盘王国对雄狮公国的骑兵一直心怀警惕。

    尤其是在己方骑兵实力不足,无法奈何雄狮公国那些贵族们组成的各式骑士团的时候,更是需要极为谨慎,一旦己方部队被击溃少许,那么随即到来的汹涌浪潮,将会一**的冲撞上来,直至将他们的阵线完全打击的崩溃才会罢休。

    而在野战中,失去了步兵的支援,银盘王国的骑兵根本无法对雄狮公国的精锐骑士团造成多少损失,反而还会被打的崩溃,失去野战中重要的骑兵力量。

    这同样是现实情况,哪怕银盘王国着重建设了十年的骑兵,依旧如此。

    现在面对更强的康德的骑兵军团。

    他有些畏惧。

    作为纳泽尔堡的骑士统领,他一项是泰勒男爵的心腹。

    此次出征,冒险进入雄狮公国的疆域,配合臭名昭著的瑞斯尼斯顿河水贼,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攻击名义上属于雄狮公国的贵族,还是王室成员,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如果胜利,抹掉一切痕迹,就算事后败露也能死不承认。

    可如果遭到了战败。

    还留下俘虏。

    那么这一切就不会轻松得到解决。

    反而是个巨大的麻烦,哪怕是他,这个泰勒男爵最受信赖的骑士统领,纳泽尔堡最有权势的骑士之一,也要自杀来挽回失去的荣誉和造成的恶劣影响。

    当然,挽回的不是擅自进入雄狮公国袭击该国贵族的事情。

    而是勾结瑞斯尼斯顿河水贼的低劣行径!

    贵族之间的开战没关系。

    但是。

    有个潜规则。

    绝对不能和那些肮脏的水贼或强盗有牵扯。

    虽然背地后,贵族们总会养着这样一批恶徒担任打手,负责处理某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但绝对不是能放在明面上,与属于贵族的荣誉牵扯起来的东西。

    身为体面的贵族,永远都是阳光下的雍容和优雅,怎么会有丝毫黑暗?

    贵族永远不会有那种东西!

    若是有。

    那肯定是污蔑!

    这个骑士统领能想象到,就算到时候自己不想死,深受信赖的他,为了泰勒男爵和自己的家人,也不得不去死,他必须要用死亡来洗涮这种污蔑。

    虽然他的确做了,可只要死了,没人承认了,那就不是他做的。

    贵族的潜规则本就是冠冕堂皇的借口!

    所以犹豫出现了。

    为首的这个骑士统领,无法下达决断。

    而面前已经被削断了鼻子,还在痛苦的被旁边的侍从进行包扎的骑士,则是愤恨的大吼,声称要用对方全体死亡来挽回自己失去的荣誉。

    场面略有沉闷,只有两侧那些精锐长枪兵,以及骑士和所属侍从们的喘息。

    他们现在同样无法做出决定。

    “一群胆小鬼!”

    突然间有戏谑的声音响起。

    骑士统领向后看去,却发现是身穿锁子甲,手持长剑或短柄斧的水贼。

    这是5股瑞斯尼斯顿河水贼的精锐,都是逃逸的老兵,在荒原旷野上的逃奴,或是犯了命案的罪犯组成,统一的特点就是手段残忍,作战能力高超。

    人数接近2000人,都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暴徒刽子手!

    “闭嘴。”

    骑士统领阴沉着脸。

    扫过为首的那5名水贼首领,沉声训斥道:“你们懂什么?下贱的东西!面前那个康德男爵的部队,可是一群精锐骑兵,难道你们以为自己能敌对?”

    “哈?你在教训我们?”

    那些水贼首领哈哈大笑,脸上出现了嘲讽:“一群胆小鬼,我们可不是你们手底下的那些小乖乖,如果有人得罪了我们,我们就会让他知道什么叫残忍!”语气稍顿,这些水贼首领们狞笑:“包括那个,你们畏惧的康德男爵!”

    “无知。”骑士统领冷哼,虽然看不起这群水贼,但他也知道,实际上此次的作战,都是他们配合这群水贼,而不是水贼来配合他。

    双方本就不是从属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