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5章.各怀鬼胎的势力
    面对水贼们的进攻,贝斯图尔举起弯刀前挥。

    300多名在外围游走待命的沙漠强盗们立刻散开,成3人1组的小队模样,快速的策马扑出去,就如同散开的狼群,进入了他们狩猎的模式。

    尽管人数不多,可散开后却如同漫天飘絮,在广袤的平原上肆意奔驰。

    就算这些沙漠强盗不会轻易冲阵。

    但对那些水贼造成的威慑力。

    却无疑十足!

    这些散开的轻骑兵,着重游走的位置就是那些瑞斯尼斯顿河水贼的后半部分,这让那些同样属于轻步兵殿后的水贼,更是谨慎起来,不敢轻易加快步伐。

    他们狂妄,但却也谨慎,来自瑞斯尼斯顿河上劫掠的经验,同样适用于陆战。

    一旦被首尾分割可就麻烦了。

    哪怕他们期望战死部分“同伴”好让自己分的大银币更多些。

    但还没赢得战役,就有大量的同伴被骑兵杀戮,导致战役的失败,那可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死了一堆人,连一个小银币都收获不了,赔本买卖他们不做!

    可是就这么离开,肯定也不可能。

    很快。

    拥有短矛或长枪的水贼就被布置到外侧。

    还配备有手持短弓的水贼弓手,一个个列成排,时不时的弯弓搭箭,射出羽箭,反过来威慑那些沙漠强盗,防止直接冲锋。

    水贼的装备多是短柄斧或长剑弯刀,但也有短矛和长枪。

    常见的短弓自然也有。

    毕竟是水战。

    跳帮作战之前,短矛和长枪还能结成阵线防止敌人突袭。

    短弓也能提供远程杀伤。

    虽然没有威力更大的强弓和强弩,但这些水贼凭借悍勇和凶残,已经能对那些商船的护卫们,造成一定威胁,这也是他们纵横瑞斯尼斯顿河的依靠。

    除了少数几只巡河队的精锐船队外,他们无惧任何人!

    水战和陆战是不同的。

    这是他们值得自傲的地方。

    只是,曾经的这种自傲,终究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变成了可笑的泡影。

    马穆鲁克还未出动,名萨兰德骑手,已经策马开始在两翼杀出,策马奔腾间,很快来到了水贼部队的两侧。

    左右各有400名萨兰德骑手,整齐的列队举起长枪。

    随时能发起冲锋!

    水贼们更是谨慎起来。

    那些水贼首领,让自己手头的精锐,全部分列在两侧。

    而最前方,则是让银盘王国的那位骑士统领所带来的1000名精锐长枪兵驻守,缓缓的推进,组成密集的长枪方阵,防止马穆鲁克的冲锋。

    这是无奈之举,在进攻途中,数量庞大的水贼部队就体现出了他们的臃肿。

    战争史上从来不是数量越多越好。

    臃肿就是劣势。

    如果没有优秀的将领和素质极高的中层指挥官,臃肿的数量优势,只能演变成操作不当,指挥失灵,任由敌人进攻,只能被动防御的劣势!

    现在,看似是瑞斯尼斯顿河水贼和银盘王国泽纳尔堡的势力联合。

    只有2个势力。

    但实际上。

    瑞斯尼斯顿河的水贼势力就凝聚了5股。

    各个都是面和心不合,为了绝对的利益才被牵扯扭转整合在一起。

    包括银盘王国那泽纳尔堡的骑士统领也一样如此。

    6股势力相互之间就是利益联系,如果说这样都能犹如臂使般的指挥通顺,那么就太过考验将领和指挥官的素质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当然,显然是不可能的。

    人人都有异心。

    都想让别人先顶上去送死,自己留下最多的人,以期望获得更多的财物。

    贪婪之心在蔓延,不知不觉中,他们甚至停止了推进,反而在原地开始固守,互相之间也变得不信任,根据自己的阵营,分别列成了6个阵型。

    就如同梅花瓣,原地看似紧密,实际上泾渭分明。

    他们根本不是一体!

    面对康德的骑兵,也无法凝成一团。

    谁都盼望着其他人遭遇攻击,和敌人的部队拼个你死我活以后,自己再上去摘桃子,顺便把已经衰落的“友军”,不小心误伤了不少。

    当然,若是全部误伤只留下自己人就更好了。

    “一群白痴。”

    贝斯图尔眼里出现嘲讽。

    这些家伙在临战前,还在勾心斗角,简直让他觉得好笑,尤其是面对己方率领的这么多骑兵,还敢有这点小心思,那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如果万众一心,或许还真有活着撤回瑞斯尼斯顿河的机会。

    可现在?

    只是自寻死路!

    举起的弯刀摇晃,这是贝斯图尔的命令。

    远处,早已经有了安排的沙漠强盗和萨兰德骑手们,开始更加剧烈的围绕着那些水贼奔跑,一个个做出时刻都要冲锋的模样,吓得那些水贼的队列更加密集。

    而贝斯图尔则对康德汇报道:“大人,要开始动手吗?”

    “嗯。”

    康德面色平静。

    轻磕胯下马腹,向前稍稍奔驰:“出击吧。”

    “是。”贝斯图尔露出狞笑。

    他扭头吆喝,指挥着那些马穆鲁克们大声道:“仅奉康德领主的命令,所有骑兵随我来,准备进行冲锋!杀!”

    “杀!”马穆鲁克们发出整齐的呼喊。

    千米外。

    那群瑞斯尼斯顿河的水贼更是警惕起来。

    而最前方的纳泽尔堡的骑士统领,则是面色极为压抑,眉宇间带着几分痛楚,忍不住喃喃道:“这次…似乎是要…糟糕了…”

    只是看向康德氅下的部队,他心里越发凉凉凉起来。

    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

    扭头。

    自己身后,那个鼻尖被削断的骑士还在低声咒骂。

    显然愤怒已经遮掩了他的内心,而其他人,也都是眼里带着几分光亮,贪婪的神色浓郁,几乎是到了迫不及待的模样。

    其他的骑士和骑士侍从们,可不认为自己没有一战之力。

    都是新人。

    没有经历过十年前战争的那些新骑士。

    否则也不会受到忽悠,就能跟着自己来到雄狮公国的地界上,袭击雄狮公国的贵族,若是被发现,就算是银盘王国都不会承认,更别说那位忽悠他们过来的泽纳尔堡的男爵,泰勒男爵了,把自己撇出去还来不及,怎么会承担责任。

    十年前的那场战役,雄狮公国的骑兵部队可是大放异彩,虽然步兵被银盘王国轻松的击溃,但银盘王国也承认,骑兵根本不是雄狮公国的对手。

    所以毗邻国境线的银盘王国部队,装备的大多是精锐长枪兵。

    为的就是防御来去如风冲锋极强的骑兵。

    可现在。

    骑士统领认为,自己这1000名精锐长枪兵,或许活着回去都难了。

    如果真的把自己的依靠全部放在身后这些水贼,和那30多个犹如丧家之犬一样的暗红教派的祭祀身上,未免太过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