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第 58 章
    “泽扬?怎么知道我来这边了?”温馨拿着电话,目光扫过电视里晃来晃去的人影, 惊讶的问道。

    她才刚到这边一个多小时, 他电话就打过来了?他的消息太灵通了吧?

    “回答我的问题, 为什么这么久没接电话,刚才在做什么?”电话里, 阎魔头的语气挺严肃的。

    “没做什么啊, 我刚洗完澡,正在沙发上看书还有电视, 电话突然响了, 我不知道是谁, 该不该接听。”温馨听到他严肃的问话, 只好跟他解释了下,自从那次在阎家, 阎泽扬在她面前摔了电话, 她现在一听他这样严肃的问话, 就有点发怵。

    他高兴的时候还好,他生气的时候还挺吓人的。

    “我到你这里住, 你不高兴呀?”温馨小声试探问他, “那我明天就回去,青铜姐那边挺忙的,我就到这边买点东西就走。”

    温馨很会察言观色, 听他的语气, 就觉得他好像并不高兴她来这里, 难道给她钥匙只是让她保管吗?难道是她会错了意?她懊恼的挠了挠头, 只好赶紧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了。

    对方沉默了下,语气微微生硬道:“你不用再回胧州,就在那里好好待着,顾青铜那里也别去了。”

    这次换温馨握着话筒不说话了,手指绕着电话线一声不吭的盯着桌子。

    其实她也不是非要住他这边不可,主要是现在除了招待所,没有其它可以住宿的地方,招待所里的环境她见过,收拾的不干净,条件还特别差,一点也不好,还要一群人共用一个楼层的卫生间。

    现在想找间差不多的旅店好难,想来想去,还是阎魔头这里方便又舒适,主要是有室内卫生间,更重要的是还有个大浴缸,她用精油泡澡都习惯了,来到这里适应这里的环境,她都好久都没泡过了,所以在见到他这里的浴缸,她就天天想来沪州了。

    没有这样的条件就算了,既然有了,他又把钥匙给她了,所以她才……

    如果有好的地方出租,她也不稀罕他这里,上次来那个民居她看过了,住的人很乱,男的还好,女的她自己一个人根本不敢去住。

    ……

    许久,对面才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压低声音道:“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不是不让你住,是不让你来回跑,快过年了,火车上人那么多,你一个人坐火车我能放心吗?既然已经过来,年前就别再回胧州了,好好在那边待着,现在火车动乱出的事儿还少吗?不要乱跑,听到没有?”

    前几天庄杭线火车上就出了一伙抢劫贼匪,在长途车和火车上到处流窜,对乘客搜身抢劫,遇到好看的女人直接轮掉,这个年代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安全,只是胧州到沪州那一段相对安全一些,可临近过年,火车上人多,不得不防。

    他这么说,那就是关心自己了,温馨立即就开心了,微笑道:“嗯,那我就在沪州周围转转,不做火车了,这算乱跑吗?”

    “算!”

    温馨:“……”

    算不算的,还不是自己两条腿说得算,她来这边难道还不让到处看看了?

    但她也不跟他杠,机智的转移话题,带着撒娇的声音说道:“嗯,我知道啦,阎团长,你才离开几天,我都有点想你了,你心里想不想我啊……”她对着电话不害羞的诉说自己的思念。

    “咳,这是专线电话。”

    “嗯?”温馨没听明白。

    “有转接员监听。”

    温馨:“……”

    她看向电话机,话机还是那种老式拨盘的,阎家也是这样的,她一直接听没有打过,根本就不知道啊,

    现在的电话都需要转接员手动转接,军区那边话务员如果想的话,是能够听到双方对话的。

    温馨倒没觉得什么,但也知道军区那边的特殊性,也就没有再继续,只是问他:“那你现在是在哪儿呢?在京都吗?”

    “我在宝家镇。”

    “宝家镇是哪儿?”温馨茫然,她对这个世界几个大城市她知道,其它的地方基本上一无所知。

    “离沪州三十公里的地方。”

    三十分里……

    “你在沪州啦?”温馨一下子高兴起来,“你要回来了吗?你怎么会在那边啊?”

    电话对面微微沉默了下,才道:“我已经从京都调到了宝宜军区,现在就在这里,你不知道吗?”

    “我怎么知道啊!你又没有告诉我。”

    温馨没想到他会调过来,三十公里也不太远,路好走的话,坐车也就两三个小时,比京都近多了,“那我这两天就去看你好吗?”

    “这边家属区还没建好,没有住的地方,等建好了再说吧。”对方敷衍道。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呀。”温馨知道他离得这么近,心早就飞了,我好想你的甜言蜜语再次涌到嘴边,却没说出来,但是语气已经带着央求和撒娇了。

    电话那边听罢,声音也柔和了些,“这段时间太忙了,等过年那天,我会过去。”

    “过年吗?”好赶紧拿起日历,“好,那我在这里等你。”

    挂断电话后,温馨看着手里的日历本,是今年的,她算了算,离过年只有不到二十天了,她开心的用桌上的红笔在那天划了个红圈。

    ……

    将话筒放回原位,电话这边的男人面沉若水,他正站在窗框前,将双手挽在胸前,看着外面的夜色,入目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清,只有不远的树木影影绰绰。

    电话旁边的桌子上,正放着几张密密麻麻的传真单,上面详细的列出温馨在胧州一天内的所有行踪。

    她买了什么东西,去了哪里,和谁有接触,其中最可疑的是,她去了黑市,从卖的人手里买了粮食,再半价卖出去。

    这一点非常不合常理,凡是买卖过的人都已经调查过了,身份没有问题,那么她为什么要在黑市里高买低卖?难道这是又一种特殊的接头联络手段吗?暗喻了什么?

    阎魔头那一刻脸色是阴郁的,他烦燥的又拿出了烟,塞了一根嘴里,眯着眼睛看着夜色,眉头拧紧,站在那里一直抽了很久。

    ……

    军区通讯兵话务员,知道这是新来的团长转出去的长途电话,一般来说,电话多的时候她们是不监听的,但是怡好这时候正好线路进来的电话少,能休息片刻,再加上新来的团长,实在长得太帅了,她忍不住就听了一耳朵。

    真没想到,这个新来的团长竟然有对象了,对象的声音好好听,说起话来酥软入心、甜如浸蜜,还会跟新来的团长撒娇。

    那一句呢喃软语,真是让人心都软了,她听到新来的团长对象在电话里对阎团长沁沁旖旎地说,我好想你啊,你心里有没有想我……

    话务员女孩子听完都惊呆了,然后她听到新来的团长咳了一声,开口提醒对象是转接电话,她才忍不住用手捂着嘴偷笑。

    不久后,新来的团长有对象的消息就传了出去。

    ……

    温馨在胧州的时候除了关在屋子里看书,只出去了两天,第一天她赚二百块钱,第二天她又匆匆去了一趟,但这次她没有卖东西,只是去买豆子和芝麻了,然后将油抽在系统里,剩下的半价卖掉。

    因为她马上就要去沪州了,她不可能再像胧州这样满大街的找黑市,她其实挺害怕暴露的,对系统的存在她也很谨慎,毕竟这样的东西是没有办法向任何人解释的。

    闺蜜宋茜的事也给了她最严重的一次教训,就因为她没有说出供货人,闺蜜直接翻了脸,以至于造成了自己穿进了书里这样的后果。

    所以,前期手里没有钱的时候,她为了存一点钱,冒险这样做了,但是去沪州她就不打算这么干了,毕竟胧州只是个小地方,这么偶尔活动几次,也没有人去注意她,但沪州不一样,她也怕自己被什么人盯上,因为她卖的次数多了,真的挺让人怀疑的。

    而且这个时期它不像是后世,有各种网上平台可以挂单,买卖家都在屏幕的后面,她卖些精油啊,基础油,顺便再卖些各种天然爽肤水,化妆水什么,只要做得不大,小心经营就很安全,她只要租个房子,雇个人专门卖这个,谁也不会问她的供货源。

    可是现在不行,都得面对面,这样被人盯上的机率就大了,到时候也说不清楚,当然,她心里不知怎么也隐隐有点不安,所以到新的地方她就不打算这么干了。

    最后那天,就在几个黑市抽了以点油,原来系统的食用油都卖的差不多了,她只是备点日常用,因为有系统,她习惯保存各种她能用得上的东西了,就像个一个私人仓库一样,只要是抽取出来都能保存在系统里,随取随用,特别方便。

    年前二十天她挺忙碌的。

    一边坐着电车熟悉沪州,一边办置年货。

    阎魔头的房子不常住人,没有烟火气,那怎么行,温馨喜欢自己做东西吃,厨房用具是必须有的。

    饭店的菜固然可口,但是偶尔吃一回还行,天天的话,还是系统出品比较好,系统的东西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纯净杂质又少,她的好皮肤就是这么养出来的。

    才两天的时间,原本空落落的厨房,就有模有样了。

    厨房用的液化气罐,比胧州的时候烧蜂窝煤干净多了,各种炒锅,蒸锅和炖锅备的整整齐齐。

    阎泽扬上次走的时候给她留了很多票,她都用不完,正好过年,拿出来把该用都用了,要不这东西过期作废。

    她坐车又去了趟世界百货商场,里面的货物琳琅满目,还有成衣卖。

    快过年了,商场里人头攒动,偶尔还能遇到几个外国友人,相比胧州的百货商场里的货物,这边商场品种要全得多。

    二楼还有专门的高档成衣卖,售货员说,这些都是港货。

    温馨看上了一件宝蓝色呢呢绒大衣,看起来跟后世的大衣款式有些像,时髦的大翻领,面料是高档羊毛呢,这时候还没有假货,料子货真价实,摸起来手感很舒服。

    价格有点贵,温馨试了下,穿上后,显得她皮肤更白了,唇红齿白特别水灵,晚上她就把这件衣服挂在了衣柜里。

    她还给阎泽扬买了家里穿的两件衬衫,一件绒线开衫,可以配衬衫穿。

    因为年近了,城市购买年货的人特别多,百货商城几乎天天人挤人,尤其一楼卖糕点、糖块、日用品的地方都挤满了人。

    温馨手里糖票很多,她买了奶糖还有花生酥,又买了些干果干货,还有其它的一些能想到的用品。

    松涛园的房子除了家具,原本空空荡荡,没什么人气,自从温馨住进来,两天就大变样了,厨房里烟气缭绕。

    卧室的床上用品原来都是白色,看着像酒店标配,温馨扯了布,找裁缝店做了新的床单和被套。

    用的是带白条纹的蓝面绵布料,颜色纯净,是很柔软的料子,套上后卧室看起来清清爽爽,比原来的白色,清新可爱多了。

    茶几上摆了各种干果糖块,小点心。

    温馨还会一点布艺,手工做点小花束,很简单的那种,做了一束黄色小菊,插在花瓶中,放在茶几上。然后是文艺的格子桌布,墙上的一些简易手工小挂饰,稍微在几处点缀一下,整个房间感觉就不一样了。

    她还给魏家老太太和魏老头做了两身衣服,赶在年前寄了过去,顺便寄了些这边的糖和点心以及特色大火腿。

    三十那天晚上,大街上人声鼎沸,松涛园林环境很好,十分幽静,但大年夜,也是家家灯火通明,到了时间会放起鞭炮。

    在这样喜气洋洋的鞭炮声中,温馨正在厨房忙碌着做菜呢。

    阎魔头电话说了,今年他太忙了,抽不开身,所以过年就不回京都了,但晚上他会尽量赶过来。

    温馨在这个世界没什么归属,在原来的世界也是,但现在不一样了,她有了让她有归属的人了,当然想和这个人高高兴兴的一起过年,那一定是非常浪漫的事。

    所以晚上她早早做好了饭菜,现在就剩最后一个炖汤了。

    餐厅里的红木餐桌上,放着一套套精美的瓷器,都是温馨出去转悠的时候,偶尔遇到的黑市上淘的,她不是特意去找,只是现在的黑市几乎就是小型的市场了。

    人都往边走,她想不看见都难,有人卖这种花色瓷,听说是丰陵瓷厂那边的货,厂里有认识的人就倒腾了一些内部货来卖,价格还真不便宜,但架不住好看啊,

    她就买了一些,纯手绘工艺,装上食物十分好看,还有些瓷器小摆件,温馨也买了几个,拿回来装点屋子。

    阎魔头喜欢吃肉,温馨就做了大盘鸡,里面有红辣椒点缀,还有香辣猪蹄、糖醋小排骨、剁辣椒炒鸡胗、鱼香虾仁、葱爆牛肉,当然还有水煮牛肉。

    炖的汤是美味的羊肉汤,冬天喝最暖身了,剩下的就是几个随便搭配的小青菜。

    就在羊肉汤炖的差不多的时候,门处传来响动的声音。

    阎泽扬一身军装,身上带着外面的冷意走了进来。

    温馨正在厨房里,大圆领的粉色绒衣,围着自己做的可爱围裙,带子正系在她不盈一握的腰肢上,头发被梳成马尾,俏皮的在身后甩动,她头形好看,额头饱满,鼻子小巧,粉唇如樱,在厨房忙碌就像一个像新婚的少女。

    听到门口有响动,她立即俏生生的探头往外看。

    就看到阎泽扬站在门口,眼神淡漠的扫过了大厅,然后透过烟雾缭绕的厨房,目光定定地无声地锁住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