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第 60 章
    阎泽扬解开军装的衣扣, 扔到了一边, 露出了里面白色的衬衣。

    温馨被他抱着放在了床上, 床单是新的, 蓝色极衬她的肤色,衬着她整个人唇红齿白,娇嫩温软,她光着小脚, 匍匐在床单上,露出真丝裙镂空的美背。

    刚才被他抱起来的时候,她还轻轻踢了几下小腿,她其实很喜欢他毫不费力的公主抱,因为被他抱在怀里的时候, 感觉好像自己就像他手里的珍宝一样,她能感受到无限的呵护与喜爱, 是她最安全的依靠和港湾。

    他手臂搂着她羊脂一样的肌肤,搂得紧紧的, 听着他心脏在稳定的跳动, 那一刻, 温馨突然有点害羞了。

    在情之一事上她并不胆小, 可不知道怎么,这时候她有了点羞涩的感觉。

    她脚上的鞋子踢掉了, 一只掉在大厅, 一只站在门边, 放在床上后, 她翻了个身,抱着柔软的枕头,又悄悄侧过身看他。

    灯光下看美人。

    柔枝嫩条,尽态极研,整个人娇嫩极了。

    放下她的时候,裙子不知何时翻了上去,真丝面料柔顺滑,全身曲线毕露的美人伏卧在那里,露出来的肌肤,白得晃人心脾,微张的粉唇娇艳夺目。

    就像雪夜之中盛开的红色小花。

    在卧室浅黄的幽幽灯光下,脂白的皮肤上面,泛起了一层水意的光泽。

    阎魔头一只手解着衬衫,一边坐在了床上,看了那一眼那没有被任何人见过的肌肤,炙热的手掌慢慢的贴了去,玉脂一样滑腻的触感。

    大概是他的手掌太烫人了,温馨有点害怕的轻轻动了下,却躲不开那只紧贴着她肌肤的手。

    在暖黄色的灯光里,在这样普天同庆的年三十的夜晚,在他将来准备的娶妻的房间里,还有那张准备好新婚之夜洞房的床上。

    她,就躺在上面,占据了这一切。

    只有两个人的卧室,房子隔绝了外面的响亮鞭炮声,阻挡了入夜的寒意,在这样静谧的一刻,昏黄的灯光下,伏在床上那皎皎白皙、摄人魂魄,有着曼妙身材的女人,因为他指尖的碰触,怯怯的轻轻颤抖,惹人生怜。

    阎魔头手静静的放在她腿上,看着她,没有动作,可喉间的喉结却一直在微微滑动,一股由内而外的炙热,似乎在他身上燃烧起来似的。

    连温馨都感觉到了。

    别看温馨一开始撩人撩的火热,但她毕竟还是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这种没有经历过事情一旦临头,多少都会由心生出些胆怯来的,因为那是她没有经验的领域。

    她不会随便撩人,更不会乱来,她一开始是知道阎魔头的性格和拒绝的态度,她才敢那么下手撩对方,对方只要一拒绝,她就会敌退我进,得寸进尺,似乎显得很大胆,但那只不过是她确定了,对方不会对自己怎么样而已,当然也有喜欢的成份在里面。

    可实际上,当对方真的跟她认真起来的时候,她就立即就萎缩了,就像一只会口花花,身体却很耿直的小弱鸡一样,明明白白把害怕写在了脸上。

    女人是非常敏,感的,当他手放在她雪色滑腻泛着光泽的腿上的时候,她就有点紧张了,摩挲了两下就想躲。

    因为,以前的他是从来不解衣服的。

    虽然他坐在那一动不的看着她,可温馨怯场,她就有点想从柔软的床上爬起来了,可刚坐起来,一直不动的人就动了。

    钢铁铸成一样的手臂紧紧的箍着她,将她搂了过来,整个身体被揽入一具滚烫的怀抱里,肌肤的烫人温度不断炙烤着温馨柔嫩的皮肤。

    随后嘴唇就被烫人的炙热唇瓣封住了,湿漉漉的舌头如滑入她口中。

    探的很深很深,连她想惊呼的声音,都被他吞了进去。

    温馨很快就被吻得昏昏沉沉,异常娇软的身体早就在他臂弯里化成了一瘫水。

    当一吻结束,被亲的无力的温馨,气喘嘘嘘的将头靠在他肩膀上,闻着他身上冷冽的气息,抬头,就看到他正微侧过头,专注看着她。

    她忍不住娇嗔地问他:“你干嘛呀?”

    “干你。”咬紧的齿间迸出两个字后,他就右手撑着床边,一个翻身,将她压到了床上。

    ……

    大年夜,是很多人彻夜不眠,杯酒狂欢日子。

    松涛园林一幢小楼的顶层卧室里,也有人霸道的一夜没怎么让人睡觉。

    在极力的克制之下,他还是做了四次。

    卧室。

    浴室。

    桌子上。

    客厅沙发。

    伴随着外面一夜鞭炮的轰隆声,他的每一下都直击要害,重重到底,再迅速抽离。

    鞭挞得身下的人有如折磨,激动的哭泣后,整个人就像离了魂一样,连粉嫩的脚趾都在抽搐。

    可他又何尝不是如此。

    全身古铜蜜色肌肤,大滴的汗流了下来,一滴滴砸在地板上。

    每次提枪上阵,都似在闯重峦叠嶂的桃花战场。

    其中万千鱼儿与他吸食嬉戏。

    饶是他有一身的钢筋铁骨,铁血铮铮的钢铁意志,在那深处灭顶的桃花乡中,也不得不低头缴械投降。

    征服、隐忍、痛苦、喘息。

    放肆的进攻,疯狂的摆动。

    暴风雨般的激情。

    最后一次躺在原本干净,现在却一片狼藉的床单上。

    窗外是清朗的月光,霜一般的照射在床上,房间没有拉窗帘,透过窗外的月色,他们彼此看向对方的眼底,那是炽热的爱,是心动的情,近到呼吸交错在一起。

    阎魔头从头到尾,一直紧紧盯着她的神色,只有在最后极限之时,才忍耐的闭上了眼晴,弓起了脊背,贴紧她的脸颊,听着她的粉嫩唇舌中的声音,低头在她耳边,随着鞭挞声,不断的有节奏的喘着粗气……

    “你到底是谁?”

    “温馨,我是温馨。”

    “爱不爱我?”

    “爱,我爱你,我最爱你……”

    ……

    凌晨四点,虽然仍是黑暗一片,但天边隐隐有了一抹霞光。

    将床上清理干净,床单洗了出来,阎魔头肃然的将衬衫穿好,伸手取了他扔在椅子上的军服,套在身上,整理完毕。

    略微猩红的眼眶,有些青髯的下巴,一夜未睡,他脸上却丝毫都没有半分的颓态,反而更显得通身坚毅挺,拔,容光焕发。

    他将袖口的扣子扣好。

    才回身走到床前,原来蓝色的床单已经换了下来,换成白色清洗干净那一套。

    脸上有明显疲态的温馨,正在被子里面熟睡。

    睡得像个婴儿一样毫无防备。

    身上没有一点特务该有的心思和警觉。

    连自己力道大了,猛一些都会哭泣,这么怕痛的女人,怎么会人让她出来做奸细,做特务?

    他第一次对自己的推测不确定起来,她的发丝有几楼垂在脸颊边,他看了半晌,叹了口气,伸手将其拨开,结果却吵醒了她。

    她发脾气的闭着眼睛大声喊:“我要死了!”可是吐出口的声音却嘶哑的像蚊子叫,她难受着抽噎的哭了起来。

    看着她疲惫委屈的样子,不心疼吗?

    心疼。

    他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头发,低头轻啄着她一夜之间没什么血色的唇瓣。

    “我要走了,粥温在锅里,睡醒记得吃。”

    温馨听完,费力的睁开眼晴,就看到眼前的人一身军服,穿戴整齐,正准备起身离开。

    他怎么能走呢?不能走!

    她用尽力气,圈住了他的颈项,被他的力道一下子从被窝里带了起来。

    “不能走,天色还没亮,你再待一会儿,呜呜,你这个拔d无情的混蛋……”她手臂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像个小婴儿一样光溜溜挂在他身上,一边哭一边骂他。

    阎泽扬听那个词儿,脸都黑了,却还是圈住了她光滑的后背,怕她滑下去,可是入目就是流下的,以及掀开被子她身上独有的那股密香与还未散发掉的属于他……的气息。

    刚体味过女人滋味的男人,自制力是负数。

    就算是阎魔头也不例外。

    只是这么抱了一下,身体本已经平息下去的燥热,就又再次翻腾了上来。

    他气息不稳,安抚了没两句,就控制不住了扭头不断的在她脸上亲吻,她的唇瓣被他的力道亲得微微翘起,半天,他才压抑的喘道:“如果有时间,我就回来,乖乖在家里等我。”

    “我才不等你,我想回胧州看看。”温馨闭着眼睛委屈的落下眼泪,融为一体后,他拍拍屁股就走,这怎么行,她就像是要被抛弃的小可怜一样,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背后呜呜。

    那一刻,阎魔头心都在抽痛,他绷紧了脸:“好,我叫人来接你,你在家里等着。”

    说了半天,终于把那两只粉白柔嫩的手臂从脖子上拿了下来,将她塞进被子里,哄睡后,才匆匆取过门口的帽子,快步下了楼。

    在充满冷意的清晨,他下楼拉开了吉普车的车门,坐了进去。

    人哄睡了,可是他却浑身沉重,难以纾解的欲,望使他腹部紧绷,他闭上眼睛,过了许久,才将这种难受感消融下去。

    想到什么他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只帕子,上面有着浅红色的印迹。

    那一刻,他也不知道自己内心到底是希望那张检查单据是真的,还是伪造的。

    他抚着额头闭目了好一会儿,才将帕子塞入口袋中,在仍然黑蒙蒙的清晨夜色中,启动了车子,飞速的离开了松涛园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