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第 68 章
    宋茜见了男主心里很高兴, 想着那个可能重生了的温馨,算计了一通,如意算盘因为她落得一场空, 她嘴角止不住的冒出冷笑, 想跟她抢男主?她也配?

    宋茜手里握着那个男主的联系方式, 心头一旦火热, 终于要到了,今天她没有白来,剧情总算让她给强扭了回来, 她拿到了男主的联系方式,那么她就可以给男主写信了, 先说些以前和温馨的旧事, 给他养成会打开她的信阅读的习惯后,再在字里行间写点浪漫啊, 写点风情啊, 写点与众不同的价值观和思想, 着得突出她的与众不同。

    她在书里就是让女主这么勾搭上男主的, 毕竟她不擅长写高冷男主,所以只能采取这种日久生情的模式,女主用写信的方式和男主谈情,还不用描写他, 女主又有充足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 一举双得。

    至于温馨, 她已经不将她放在眼里了, 在她把信交给她那一刻,宋茜就知道她就完了,不足为惧,等到她这次成功的嫁给男主后,看她怎么收拾那个贱人。

    宋茜心里一阵激动,她激动的是,终于能够见到一点点希望的曙光了,之前的时候她没有把握住剧情线,天天日子过的浑浑噩噩,一点目标都没有,她如果不能走她书里女主的路线,她还能有什么目标?

    难道在这个世界里读完书去打工,每个月赚几十块钱吗?

    她不甘心。

    从现代来到这个年代里,她的生活条件一下子降到零点,这里什么都没有,落后到难以想象。

    也没有什么傍身技艺的她,难道真的就在大学里读完四年,包个分配,到分配的公司,再随便做个国家小职员,吃着公粮,一个月拿那么几十块钱的薪水。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人,几十块的工资?寒不寒酸?这个年代人人渴望端的铁饭碗,个个拼了命的想往里挤职位,宋茜一个也看不上。

    她什么场面没见过,明星随便拍个戏就是几十万,几百万的收入,若是红了一年几千万,分分钟上亿。哪怕做个网红,收入都不低,又开心又自由,比朝九晚五给人打工上班不知多逍遥自在。

    有过这种野心,她还怎么能看得起工资几十块,几百块的工作。

    而且,十年后九十年代是经济大复苏的时代,那时候的人,随便做点什么生意就是千万富翁、亿万富姐。

    宋茜看不上赚那点工资小鼻子小眼的上班族,心里总是不肯放弃她的那个商业蓝图和她的发财美梦,可她苦于没有钱,没有资金,没有后台。

    不过现在好了,她终于,联系上了男主。

    激动后的事儿,就不那么美妙了,因为男主一走,也没有让人安排她,她只能孤零零的待在接待室里,不知道怎么办好。

    驻地一天只有两趟往返的车,早上六点,下午三点,现在的时间快中午了,她得等三四个小时才能坐上车,返回到市内招待所。

    现在早上那趟已经回来了,到下午那一趟车,还得三四个小时,她只能待在接待室。

    现在正是炎热夏季,接待室只有几个平方,并不大,很简易的搭出来个屋子,格外的闷热,一会儿的工夫她身上就湿透了。

    不仅热,还饿,看着很多士兵进了营地食堂吃饭,她也想进去,结果被哨兵拦住了,“部队不对家属以外的人开放,你不是团长的家属,请你立即离开这里,军事重地,闲人免进!”

    哨兵十分不客气的说道。

    宋茜开如还好声好气,“我找你们团长来反映情况,是对你们团长有帮助的人……”

    后来哨兵坚决不让她进入营地,

    宋茜恼羞成怒,“这就是你们部队的待客之道?我找你们团长说理去。”

    “团长没空,请你马上离开!”哨兵哪会跟她讲这些理,他如果把这女放进去,他才要倒霉呢,任何人来这里,只要不是家属,没有被人领走,都禁止入内,这是规定是命令。

    宋茜若再胡搅蛮缠,他就要拉动枪栓了。

    最后宋茜生了一肚子火气,被赶离了部队,连接待室都不让待,她只能跑到附近路边的一棵下待着,又饥又饿的捱到了下午三点,才总算坐着车回到了市区,之后返回了学校。

    回学校第一件事,就是给阎团长写信,里面隐约的说了她等了三个多小时的这个经历,表达了下伤心,又提了下温馨的事,称自己回来就有点后悔了,不应该这么冲动,应该先找温馨谈谈,也希望阎团长能好好解决这件事儿,她用她写文章的优美笔触,似有似无的在字里行间暗示着温馨的目地,让阎团长别上了当,最后还放进自己发表的一首小诗,向他展现一下自己才华。

    信写完修改了两遍,重抄了一份才按照地址邮寄了过去。

    忙碌的阎团长在接到这封信的时候,扫了两眼,随即面色冷静地将信纸撕的粉碎,扔进垃圾筒,烧成了灰。

    片刻,他起身离开了房间,一个电话打到京城,密切监视一个人,彻查她的档案,并将她手里所有信件搜查出来,一封不落的销毁。

    ……

    宋茜现在手里有点积蓄,又联系到了男主,她全部的精力几乎都放在给男主写信这方面,把刘峰忽视个彻底,她本来就不喜欢刘峰,他只是她的提款机而已。

    刘峰追了宋茜一年,家里寄的钱几乎都给了宋茜,包了她的饭票,剩下的也都买了吃的给她,加在一起算了算,已经花了快两百块了。

    他怎么会甘心放弃,在约了她好几次之后,晚上终于将宋茜约了出来,宋茜对他冷若冰霜,直接就提了分手,提了分手却不提还钱的事儿,话语非常绝情,这让刘峰怒从中来。

    一时间两人在学校楄僻无人的树林里吵架撕扯,宋茜没有想到的是,平时对她百依百顺,老实可靠的刘峰,竟然色胆包天,双眼通红的捂住了她的嘴,冲动之下将她摁在了郁葱的草地上强女干了她。

    天亮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宋茜不顾刘峰的苦苦哀求去报了警。

    警察把刘峰带走了,可几天后又放了回来,而她却莫名其实的被学校以行为不端为由开除了,她的行李和东西仿佛人翻过一样,扔出了宿舍。

    之后学校通知了她家里,几乎断绝了关系的家里人来到了京都,强行将她带回了老家,她回去后大病了一场,学校的行李和她的东西,只剩下行李卷,其它的都不见了。

    在她发烧,烧得迷迷糊糊,她冷血的家人,将她卖给了镇上一户条件不错的人家,家里有个傻子。

    卖了三百块钱。

    宋茜清醒的时候就是洞房花烛,那个傻子是真傻子,被她踢的在地上打滚哭,第二天她偷着跑了出去。

    没有户口,没有身份,没有钱,没有目的地,直到她遇到了一个好人帮她买了票,她怕傻子她家发现她不见了追过来,她没有犹豫的跟着这个人走了,一路来南下来到了很陌生的地方。

    她想跟这个好人借点钱去找男主,可是这个在火车站里对她嘘寒问暖的好人,在到了她的地盘后,彻底变了脸,他把她囚禁在家里。

    在宋茜逃出去第五次失败后,和那个男人两人撕扯间,温馨用东西戳瞎了他的眼睛,鲜血喷涌出来,然后逃了出来,但她没有身份证明,身无分文,流落街头,身上还有伤和血迹,没有地方住,更没钱吃饭,最后只好跑到公安局,但没多久就会拘捕,在查明了她有两次严重伤人事件后,她和那个瞎了一只眼的男人被一同定罪,量刑后被判了二十年。

    宋茜从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进女子监狱,更没想到这里会是噩梦一样的地方,第一天进去,她就受尽了欺压和折磨。

    她无比的悔恨,她恨那个刘峰,恨温馨,恨尽所有的人。她也后悔,后悔因为发泄写了这样一本小说,后悔自己穿进来,她渴望,渴望着能够重来一次……

    ……

    阎魔头眼神凉凉地看了温馨一眼,和她藏到后背的信,没说话,只是打开了副驾的车门,让温馨上去坐好。

    学校陆陆续续有学生走出来,其中就有复习班的人。

    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学校门口不远有辆军绿色大吉普,这个城市小轿车不少见,但吉普不多啊,尤其是军队的车,会给人一种高大上的感觉。

    “军队的吉普车,真气派。”

    “你们看,那不是魏欣吗?”

    “她上车了,还冲我们摇手呢。”几个复习班的这同也高兴的冲温馨摇了摇手。

    “好像是他对象,她说过她对象是军官。”

    “军官?”有人惊呼。

    “她对象的个子好高啊……”送温馨坐上车后,阎魔绕过另一边,打开车门,大长腿一迈,一下子就跨了上去,动作利落潇洒,说不出的帅气逼人。

    “嘭。”车门被关上了。

    随着车子起动,阎大魔冷着脸,倒车咔咔换挡,踩油门提速一气呵成,动作那个熟练快速,手心按着方向盘转得那个溜啊,精确准,车如其人,炫技炫得不远处看的人眼睛冒星星。

    就连坐在车里的温馨,看的都头皮都麻。

    好帅啊!

    ……

    从学校到松涛园林,车程很短。

    阎泽扬专心开车,一言不发。

    温馨一开始有点心虚,不过想想,她也没做什么啊,于是就理不直气也壮的凑近他,“泽扬~”

    声音荡起了秋波,谁听了都发麻。

    男人神情淡淡,扫了她一眼之后,平静地道:“你还想要我把车再开到山路上去?”

    温馨噎住了。

    他不提还好,一说出来,她就想起了上次在山路上,两人在车里那么没羞没躁的事儿,再看这车,眼神都不对了,她到现在还记得,记得他将她的腿折在胸前,她双脚顶着上面的车棚,脚趾微微翘起,贴着车顶,那微微地凉意。

    回到家里。

    温馨把包放到沙发那里茶几上,就去卧室换衣服。

    阎魔头走了进来,将车钥匙放到一边的柜子上,扫了眼卧室那边后,就径直走到沙上坐了下来。

    他将温馨放在茶几上的包,伸手打开,从里面随便抽出了一本笔记,然后从上衣兜里取出一张信纸,两者摊开,他目光如电的迅速的对比起来。

    半天后,阎魔头的脸色才慢慢放松了下来,他听到卧室里里传来关柜门的声响,他迅速的将笔记推回了包里,将信纸折起来放回衣服里。

    温馨穿着阎魔头放在家里的军用短神袖衬衫就出来了,路出了两条又白又嫩的小细腿。

    她梳着简单日的马尾,蹦跳就出来了,看到阎魔头就跑过来,坐在他身边,“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是不是看我考完试,专门来接我的呀?”

    阎魔头这一路回来,一直面色发沉,不过时候总算露出笑脸了,就是看着她有点皮笑肉不笑,他伸手扯了一下她的马尾,没有再问她估分和成绩,只是眼睛瞥了眼被温馨随便插,在书包侧口袋里的信封,问道:“不打开看看,嗯?”

    温馨知道她要不打开看看,他这一晚上都不带好脸色的,吃醋吃成他这样,可真少见。

    她偷偷抿嘴笑了笑,“开就开好了,最多就是封情书嘛,你要知道,像我这么优秀的人,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了,我收到几封情书算什么呀?”温馨好久没气他了,今天嘴巴有点痒痒。

    果然他上一秒还微笑,一下秒眼神就阴霾起来,“打开,我要看看他写得什么情书。”敢毁军婚,明天就给他送到教育局去,学都别想上。

    温馨哪知道阎大魔皮子下面的腹黑念头,温馨一直在他的细心守护之下,最多就是看看他的脸色,那还是阎魔头愿意给她看的一面,而不愿意示出的另一面是不适合对自已心爱的人露出来,他怕她会觉得自己可怕。

    信封还是黏死的,温馨嘀嘀咕咕的直接把信给撕开了,手往下一抖,就从信封里掉出了一推钱和票,散落在在了她雪白的大腿上,顺着腿掉落到地上。

    五毛一块,全是小面额零零散散的钱。

    “这……”温馨震惊的看着信封里的东西,心道:那个同学疯了吗?他家那么贫苦,有钱不留着大学用,干什么给她啊?

    而旁边阎魔头果然生气了,他冷得掉渣的声音对她说道:“哦?都有男人给你钱了,感动了?我是不是得给他让个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