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第 71 章
    赵东升是跟在阎泽扬身边时间最长的亲信, 这次他调离京都, 也将赵东升调了过去。

    阎泽扬没有让他跟在身边,所以赵东升一直留在车上,不时的下车望着监狱侧门。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 他就看到他家团长从里面走了出来,“团长。”赵东升特别有眼力见儿, 见人出来,就立即跑了过去。

    只看到阎魔头脸上的表情不是那么好,甚至有些铁青和凝重, 他一言不发,走了几步后,停下了脚步, 回头看了眼那所监狱。

    在阳光下, 整个监狱冰冷又阴森森。

    赵东升过去给他拉开车门的时候,阎魔鬼失神间,甚至还被车门刮到了腿, 就听骨头“咚”的一声, 撞到车门边。

    “团长, 你是不是饿了?要不我们先去吃点东西?”这可不是一向身手矫捷的阎团能犯下的错误啊。

    赵东升本来还想开个玩笑呢, 一回头就见副驾上团长的眼神, 就像要杀人一样盯着前方。

    “回去。”他只吐出两个字, 那两个字都像是能结冰似的冷。

    赵东升哪还敢说别的, 一看就知道团长的心情糟透了, 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但他跟着阎团长这么多年,求生欲很强的他,知道什么时候该闭嘴。

    于是他悄么悄声的,开足了马力,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恒桦市第四监狱。

    赵东升一边开着车一边看着旁边副驾上的阎团,他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赵东升就能看出来,团长似乎很难受,他倚在靠背上,一直闭着眼晴。

    赵东升以为阎团胃疼,可是阎团长一向身体倍棒,连个感冒都没有,从来没听说胃有毛病?难道真是饿的?他们中午赶路就买了点包子吃了。

    阎泽扬此刻闭上眼晴,几乎满脑子都是宋茜的声音。

    你们是一本书,你们是一本书里的内容,你是我设定的男主角,是虚构的,是不存在的……

    可能呢?放屁!怎么可能!疯子!

    他不相信,这个世界,绝不可能是她写的一本书。

    但他还是听她耐心的说完了。

    她撒了谎吗?他把所有的审讯技巧都用上了,无论任何的细节,只要他问出来,她都能完整的回答,拥有完整的逻辑。

    这些都在证实,她要么是个天才,要么没有撒谎,而她显然不是前者。

    她说笔记本里那些都是她设定的时间线,上面她写的事情以后都会发生,不信他可以验证。

    她记录的人都存在这个世界,都是她创作出来的角色。

    而温馨。

    宋茜说,这个温馨是重生的。

    重生?这又是阎泽扬不明白的地方,直到宋茜解释了,才知道重生,等于人生从头再来一遍。

    她说温馨是重生的?他深深皱起了眉头。

    若没有温馨未来的护照和身份证,若是他没有发现温馨身上种种不同的蛛丝马迹,那么今天坐在这里的他,一个字都不相信对面女人的胡言乱语,他甚至还会冷笑,笑她的负隅顽抗。

    可宋茜说得出真实世界里的温馨这个人。

    她的生日、身份证号、地址、分毫不差,她甚至连温馨在真实世界学过什么,她的身份,父母双亡,读得哪的高中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而那张卡片上的内容,阎泽扬早已倒背如流。

    如果是重生的,温馨为什么会有来自未来世界的身份证明?身份证明上也证实了,她在未来世界,只有20岁,20岁的她又怎么会重生到书里?

    这些都与宋茜说的并不附合,但漏洞也只有温馨身上才有,其它的地方毫无破绽。

    阎泽扬最初内心并不相信,他只当这个女人胡言乱语,可是随着他越来越深入的审问,却发现如果这些真的只是她的胡言乱语,只是她编得一个故事,那这个人就太可怕了。

    再加上温馨身上发生的种种事,与宋茜另一个世界的说法不明吻合,事关温馨,他开始慢慢动摇,

    平静的外表之下,早已是激烈到波涛汹涌到窒息的内心。

    这一切,实在太荒谬了。

    她甚至能将那个未来世界说得无比的真实,真实震撼到,他连反驳都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他沉默的听完她与温馨同处过的那一个诡谲又缤纷的世界。

    最后,阎泽扬说了两句歌词,“这是什么歌?”

    虽然歌词有些错的地方。

    但瘦得只剩下两只大眼睛宋茜,对阎泽扬瞪大了眼睛:“这好像是吴青峰2006年写的小情歌,你怎么知道的?”

    “你哼两句。”

    听着那熟悉的旋律。

    就在半个多月之前,他从另一个人的口里听到过,他再也无法支撑的闭上了眼睛。

    难道这真的是一个小说的世界,里面所有的人物事件全是虚构的,而他也不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

    宋茜穿进自己写的这本书里,那么温馨呢?那个身份证明,那个带着密码锁的箱子,那个第一次他们见面,她穿着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衣服,那个箱子里那些稀奇古怪的首饰和东西……

    难道她跟宋茜一样穿进了书里吗?

    他不想相信,更不敢相信,他起身离开了监狱,出去的时候只觉得腿下虚浮,不真实的让他只想闭上眼睛。

    最后,坐在车里,他板着脸看着车窗外面,那是一条寂寞孤独的漫长路途。

    若宋茜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温馨她又是以什么样的目地接近他?以什么样的心理看他。

    觉得他是一个虚构的人吗?拖着不和他结婚,是因为他在真实世界中根本就不存在吗?没有结婚的必要吗?

    还是因为……他是宋茜书里所谓的自带光环的男主?傍上他就能在这个世界为所欲为吗?

    ……

    回到了驻地,阎泽扬将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一根接根抽着烟,房间里烟气缭绕,随后他拿起电话,拔了号码,转接后,他说:“给我查一下……”电话里天南地北他说了好几个地址,几个宋茜所说这两天就要发生,或者已经发生的事件,让对方核对。

    晚上电话就打了过来,核对过了,全部准确。

    阎泽扬放下了电话,颓然的坐在了办公室的椅子上。

    晚上阎泽扬没有回宿舍,而是一直在待在办公室,灯一夜都没有关。

    他无数次一遍遍回想着,在会见室的时候,宋茜说的每一句话。

    他撬开她嘴之前对她说的那些,都不过是一种审迅的手段而已,每个新人进监狱都会遭点罪,显然,宋茜当了真,她对这种审讯的心理方式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在这种心理压力和恐惧之下,她说出的话,真实性是极高的。

    如果,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

    第二天政委来的时候,发现团长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团里的经费紧张,你这团长还带头浪费电?你等我打个报告给阎首长说道说道,你这小子,别以为天高皇帝远。”

    叶政委开着玩笑说道,结果他一进办公室,就跟屋子里着了火似,烟呛火燎的。

    再看往常有点洁癖,永远把自己收拾的干净利落,军服上恨不得一个皱都没有,笔直笔挺的阎家大少爷,现在,军服被随意的扔在了椅子后面,压得全是褶皱。

    他穿着衬衫,皱皱巴巴,下巴的青色的胡茬好似一夜之间就长了出来,整个人哪里还是昨天那个干净利索的团长?不修边幅的简直就是个流浪汉。

    “团费紧张?”阎魔头将嘴里的烟狠狠的吸了一口,随手摁在满满的烟灰缸里,这个世界恐怕都是别人写的一本书,他自嘲的笑了一下,连他自己可能都不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还有什么经费,什么浪费可言?

    “赶紧把自己收拾收拾,一会儿还有个会要开呢。”叶政委也没说什么,催促了他两声。

    阎泽扬对叶政委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来。

    他甚至想过,要发点什么电报给父亲,可是,他想到了日记里牵扯到的温馨,一旦他说出来,温馨难逃审迅之苦,到时候他恐怕也保不住她。

    他看着那本日记半天,终究什么也没做。

    生活总是要继续下去。

    不久他们的团长就又整洁利落的出现在他手下兵的面前。

    又十天过去,士兵们越来越觉得自家的团长大人,话越来越少,脸上也越来越没有笑容,以前三天两头离开驻地,但是现在接近一个月没有离开过驻地,一直待在办公室和宿舍。

    以往演练的时候,只要阎泽扬在场,士兵都瑟瑟发抖,两股战战,那鹰眼一扫,能吓死人。

    但是现在,他仍然站在那里,但是,士兵们却觉得,自家团长对他们的要求似乎不那么严苛了,仿佛是例行公事一般。

    以往操得他们死去活来,现在却只是目光沉沉看着他们,结束后,也不言一发的转身离开。

    这一天,排长的那个妹妹又来驻军这边看他哥,带了些东西过来。

    正好遇见了阎团长,她立即上前打招呼。

    笑呵呵地问道:“阎团长,我这几天怎么没见到你对象来呀?”

    一听到她提及温馨,阎泽扬的心就如泛了开水一样,又痛又烫,烫得他心脏都纠在了一起。

    他一直忍着,麻木着自己,他不想见她,可是他又想见到她,他想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可又怕知道后,心脏更加鲜血淋漓。

    仿佛有什么心灵感应,他一回头,就见到从接待室走出来的温馨,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连衣裙,正站在接待室那边,往他这边看过来。

    温馨见到他,气的转身就进了接待室,抬手就拍了下桌子,好你个阎泽扬,众目睽睽之下,你的端正呢,你的作风呢?居然在军区和女人聊天聊得那么开心。

    拍桌子的声音,把旁边犹豫着要不要放温馨过去找团长的哨兵吓了一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