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第 72 章
    那个排长的妹妹穿了一件白色衬衣, 黑色的裤子,还有黑色的小皮鞋, 白衬衣掖在裤子里, 露出了女性独有的纤细腰肢, 整个人显得特别干练, 她还画着淡淡的妆, 显得非常有自信,双眼看着面前高她半个头的伟岸俊挺的男子,目光闪动着光茫,唇边带笑。

    温馨走过来的时候,那个排长的妹妹也看到了,她是先看到阎团长回头, 她也跟着视线看过来, 脸上的笑容慢慢的就淡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阎团长的对象穿着一条鹅黄色的连衣裙, 腰上还系着一条轻薄的白色纱质腰带,垂下来的轻纱角随着裙子轻摇摆,十分的飘逸好看。

    这种鹅黄色一般的女人是不敢穿的,因为太鲜嫩了,如果本身不够白, 穿上这个颜色会显得人肤色黑, 且没有精神, 可阎团长的对象穿起来就跟画上走下来的小仙女一样好看。

    排长的妹妹今天特意盘了头发, 很漂亮, 但是再看阎团长的对象,只是扎了个马尾,脚上穿了一双羊皮半跟小凉鞋,显得整个人如玉如瓷,青春亮丽,朝气蓬勃。换句话说,就是显小,又显小又漂亮还精致,这还是在没有化妆自然的状态下。

    她也只不过比阎团长的对象大一岁而已,可自己与她一对比,立即显得自己的打扮太老气了。

    原本还得意洋洋,无比自信的排长妹妹,忍不住暗咬银牙。

    温馨脚步轻快的走过来,她先看了阎泽扬一眼,阎泽扬也在看着她,可神色有点不对,以往他见到自己,板着脸归板着脸,但眼晴是亮亮的,一看就知道心里是高兴她来的。

    但是今天看着,就觉得哪里不对,不过她现在注意力都放在对面的女人身上,目光很快就转向对面那个女人身上。

    之前她就觉得这个女人好像看上阎魔头了,那天吃饭,她眼睛一直在偷瞄对面,以为她不知道,她总不会偷瞄她哥吧?现在瞅着机会,就跑到她男朋友面前显身条了,还穿得这么时髦?听那个班长说,他妹妹还没参加工作,也没结婚。

    物色男人都物色到她对象身上了,温馨冷哼一声,微微一笑,“泽扬,你们刚才聊什么呢,这么开心?”她话是问阎泽扬,但眼睛是看着对方。

    果然,那个女的抢着说:“我正跟阎团长提起你呢,这么久都没见你过来。”这个年代被人家对象看到男女站在一起说话,还是有些忌讳的,那个排长妹妹有点尴尬笑着说。

    “谢谢你的关心,我前段时间高考特别忙,就没过来,这不拿到录取通知书了就立即赶过来,想和他一起分享这个好消息。”温馨微笑着说,笑得都露出标准的八颗玉白的牙齿,看样子十分灿烂。

    那个排长妹妹有点尬,看着人家站在一起的俊男靓女,有点干巴巴地说:“考上大学了?那恭喜啊。”

    温馨说:“谢谢。”她又道:“姐姐你既然有时间天天可以来这里玩,这么好的条件,不如也在这里找一个啊,这里军营上千号人,缺什么都不缺男人,到时候让叶政委给你好好介绍几个,你挨个相看,肯定有合适的。”

    两句半排长妹妹就落荒而逃,在阎团长面前这么说,她再厚的脸皮也受不了,说的好像她天天来军营就是来找对象的似的,排长妹妹走了挺老远,心还在狂跳,虽然她确实有这样的目地,她哥也说给她相看个好的,但是被那个女人这么赤果果的说了出来,把她脸给躁的,一刻都呆不下去了。

    温馨笑眯眯的看着她的背影,看她以后有没有脸再往她对象身边凑了。

    她回头看阎泽扬,不满意的瞪了他一眼,幸好他在军营里,可就算在军营里也能招惹上女人,放出去还能有个好吗?

    阎泽扬目光也一直在她身上,但却没有说话,温馨拉了拉他胳膊:“你怎么啦?怎么这么看着我,好像不认识我了一样?”

    “我认识你,你认识我吗?”他说完,也没有解释,转身向宿舍那边走去。

    温馨一愣,好奇怪这句话,不过她还是跟了过去,走在他旁边,笑着说,“你认识我,我当然认识你啊,我今天拿到录取通知书,特意坐车过来看你,你不开心啊?替不替我开心啊?”

    阎泽扬只是“嗯”了一声。

    温馨更有点不满意,好不容易找借口来看他,心情还挺高兴的,现在也降下来一点,不过仔细看了看他的脸,感觉他有点瘦了,脸颊那里特别有型有角,瘦下来的骨相是非常好看的,但是这样也说明,他瘦的有点露相。

    “你们是不是太忙了,我来的不是时候吗?你在军营里有没有好好吃饭?早知道我带点吃的过来了。”温馨上次过来看食堂伙食真的挺好,四菜一汤,还有肉菜,所以就没带吃的,早知道他瘦了,她做了一点给他补补身体啊,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阎泽扬打开了宿舍的门,温馨走了进去,和上次来的时候干净整洁不同,这次有点乱,虽然相比普通人还是很整洁,但是温馨知道他是有洁癖的,她随手放茶几上的茶水啊还是干果仁,他回来都会给收拾,有时候温馨犯懒不收拾就等着他回来收拾。

    可是现在宿舍里,椅背上搭了两件衣服没洗,被单上也有褶皱没有以前那么平整,桌面上也有点乱,好几个本和书放在上面。

    “就知道你忙。”温馨她不愿意的时候,她可以什么都不干,但她愿意的时候,也是很会来事儿的,也是个收拾家的小能手,她上前拿起那两件衣服,“没时间我给你洗,你家里都给我洗衣服,以后军营这边我给我洗。”

    “不用。”阎泽扬从她手里将衣服拿了过来,扔到了床栏上。

    他坐在床边,“录取通知书呢?我看看。”

    温馨接到录取通知书也没有太开心,早就预料到了,她主要是找到了借口过来,阎泽扬不让她经常过来,一个是他没有时间,只能把她扔在宿舍一个人,待着也没有意思,再就是坐专线车来回往返,三四个小时,她太累了,这边还不能给她留宿,就没必要让她这么折腾,他抽出时间就回去了。

    所以温馨就得找各种借口过来看看他。

    阎泽扬将录取通知书拿在手里,看了半天,才静静的合上了,递给她,“放好,别丢了。”

    温馨接过来放在桌上,就想赖在他腿上,反正宿舍只有他俩,上次阎泽扬说她,这次她精了,还探头看看窗户外有没有人,见没人,她就跑到他腿上坐着,习惯性撒娇,因为他的腿她没少坐啊,是属于她专属的位置。

    虽然又硬又硌人,但是毕竟只能她坐嘛,别的人要坐,阎魔头早就一脚踹出去了,只有她可以,所以比较稀罕。

    以往她要是挤在他怀里,他嘴上会说她注意点影响,可是身体却很诚实,抱着她很紧的,可是今天她手臂搭在他颈间,许久,他才将手放在她腰上。

    “你怎么啦?不高兴的样子。”温馨小脸蛋贴着他,小嘴儿里善解人意地轻声问他说:“是不是有人惹你生气啦,你告诉我,我帮你出气。我打不过,我可以瞪他。”

    “没有。”阎泽扬伸手将她放在脖子上的手臂轻轻拿了下来,“只是有点累。”

    温馨看他的样子,他还是不动声色的模样,但确实有点疲惫,“这么累吗?要不你休息一下吧,我不吵你。”

    “温馨。”阎泽扬严肃地才对她说道:“你先在宿舍,我处理完驻地的事,晚上带你回去,我有话要跟你说。”

    “说就说么,干嘛这么严肃啊。”温馨嘟起了嘴,不过还是起身从他腿上下来,站了起来。

    “那你去忙吧,我在这里等你。”

    ……

    温馨的午饭是政委带过来的,说阎团长去了驻地建设那边,那边营地出了点事儿。

    食堂给她做的小灶,三个菜,还有香喷喷的大米饭,用着白色的茶缸装着,金黄色的油炸肉菜铺满在白米饭上,一看就很有食欲。

    “谢谢你啊,叶政委。”温馨嘴巴甜甜地跟他道谢。

    “客气什么,你做的菜我也没少吃,不过说起来,我还有点想念你的手艺了,我们这大厨可没法跟你比。”叶政委笑呵呵的说。

    “哪能啊,我怎么能跟大师傅比。”温馨客套了一句,然后说道:“政委要喜欢吃,等下次我再来,给你和泽扬带点我的拿手菜。”

    “那敢情好,我还能跟着泽扬借个光,行了,你吃吧,不打扰你吃饭了。”说完叶政委就离开了。

    到了晚上五点左右阎泽扬才回来,身上还有些灰土,营地现在不少地方正在建设中,每天都离不了人,需要赶进度,他一见温馨就对说,“上车,我带你回去。”

    温馨坐在车里,总觉得今天不同以往,她可会察言观色,就觉得有点不安,坐在副驾上也没有跟以前一样跟他开什么过头的玩笑,笑着跟着他说了两句后。

    她就看着阎泽扬一板一眼,有点冷凝的侧脸,试探地问道:“你上午说有事情要和我说,什么事儿啊?在你宿舍说不方便吗?”

    “嗯。”阎泽扬嗯了一声。

    “那现在呢,方便说吗?”

    “回去再说。”阎泽扬说完后,就没有再吭声。

    温馨看着他严肃的样子,心里有点忐忑,只好道:“那好,我等你回家跟我说。”

    路程平常要开一个多小时,不过阎泽扬的话,最快一个小时就到了。

    回到了松涛园林的住处。

    阎泽扬开了门,温馨进了屋,在暖水壶里倒了点热水,泡了杯红茶,还拿了点自己做的酥点,“你先吃点心,我去做饭。”

    她刚要去厨心拿围裙,阎泽扬就叫住了她,神色间没有了以往意气风发的时候那种自信的光茫了,虽然那时候他显得有点矜傲自大,好像万事在掌握之中,但是现在,他并没说话,只是微微抬头看了她一眼,眼里什么也没有,无波无澜。

    温馨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宁愿看到他骄傲的样子,不也不愿意他这么沉默。

    “不用。”阎泽扬对她摆摆手,让她坐在沙发上,他坐在茶几旁边的椅子上。

    温馨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有点隐隐的不安,好像要出什么大事了,要不,他怎么会这么凝重。

    她挪到沙发边抚过裙摆坐下来,眼睛怯怯的看着他,不知道自己最近又犯了什么错误啦,需要阎魔头这么郑重其事的跟她谈话。

    不过尽管这样,她还是佯装轻松的取了一块枣酥小饼,咬了一口,然后取了一块要递给阎魔头。

    阎泽扬却将手里的一个笔记本放在了茶几上。

    温馨没见过这个笔记本,估计上来的时候,他从车里拿的。

    “这是什么?”她把咬了一口的枣香酥饼放回到碟子里,拿起了那个笔记本,好奇的翻动。

    “向后翻,后面倒数五页。”阎泽扬低沉的声音开口。

    客厅里气氛有些沉闷,只有石英钟来回摆动的声音。

    温馨看了他一眼,他的眼底有红血丝,样子有一点点憔悴,神色虽然如常,但是温馨莫名有点害怕。

    她将手里的笔记本翻到了最后一页。

    看到那页写着男主:阎泽扬。女主:空白。女配三:温馨的时候。

    温馨心口微微升起了一丝凉意。

    这是宋茜的字,她熟悉宋茜的字体,就像是熟悉自己的一样。

    她看着宋茜在这个笔记本里,把所有她能想得起来小说人物和主线,按顺序的记录在笔记本里。

    她的大脑有一瞬间是空白的。

    不过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这是什么……”温馨赶紧笑了下,“这是谁的笔记吗?是你认识的人?”

    “是宋茜的,这个人,你应该认识吧?毕竟你们以前是同学还是好友……”阎泽扬边说边从裤袋里取出了烟,抽出一根咬在嘴里。

    他以前从不在家里抽烟,可是这时候,若是不抽一根,恐怕没有办法控制情绪,他将火机打开,火苗微舔着烟丝,发出腥红的亮光,他微微蹙眉吸了一口,然后倚在了椅子上,在烟雾中,他眯着眼看着温馨坐在沙发上正拿着笔记本,震惊之后强装镇定样子,他都一目了然。

    温馨拿着那个笔记本跟烫手山芋似的,“呵呵,我们不太熟,不熟的……”

    “宋茜现在在监狱里。”他突然冒出一句。

    “监狱?怎么会进监狱?她不是在京都读大学吗?”一句话就让温馨破功,惊讶的问出口。

    阎泽扬看了她一眼,“虽然错不在她,但她运气不好,她假借与男同学处对象之由,借了二百块钱的钱和物,没有还提分手,男方恼羞成怒将她强女干了。”

    阎泽扬用一种说无关紧要的语气述说的这件事,他手里的烟,丝丝缕缕向上,慢慢在燃烧,他吸了一口后,吐出了烟雾,在烟雾中他的脸有些模糊。

    “男同学家里有点关系,宋茜被学校退学,回到了老家,嫁给了一个傻子,她将傻子踢爆了xx,一个人逃了出来,在火车站遇到一个中年男人,跟他坐了火车南下,最后被囚禁在中年男子的家中,她为了逃出去,戳瞎了对方的一只眼睛,最后因为身份问题被公安带走了,虽然这几起事件不全是她的责任,但对方皆是重伤,那个傻子送到医院前就已经死了,宋茜仍然被判了刑,二十年,囚禁她的中年男子也判了,她学校的男同学被学校开除,正在接受调查。”

    温馨惊到了,她怔怔地看着他,几次想插,口,张了张嘴,最后都没有吐出一个字。

    “她进了监狱,但她留下一个笔记本,里面有我的名字,几天前,我去她所在的监狱,与她在会面室见面,她说,这个世界,只是她写的一本小说而已,我只是他笔下的男主角。”阎泽扬抬起头,目光直直的看进她的眼睛里,“你觉得,她说的是真的吗?”

    温馨脑子被这个突如而来的事情,搅得一团乱麻,她怎么也没想到穿书这种事居然会被阎魔头发现?而宋茜竟然真的说了出来。

    但她知道,她不能跟他承认这个世界真的是一本小说,这足以让处在这个世界任何一个人崩溃掉。

    如果知道了真相,知道了自己和这个世界的背景都是虚假的,不真实存在的,是虚构出来的,那么这个人将会丧失他的人生信仰和目标,越是坚定的人知道真相的时候打击越大,反而稀里糊涂的人才能得到且过的过日子。

    可以想象知道真相的阎泽扬,这对他的内心是怎样的冲击,他的父亲,他逝去的母亲,他所有遭遇,他的功勋,他的爱国之心,他的所有成就和理想,都将毫无意义,就连温馨她穿进书里,也没有了现实世界那种为了生活而奋斗的心情,因为就算她有多么大的理想,多么大的成就,她也不过是为了这本小说填块砖加块瓦而已。

    自己一个现实世界的人,对穿书接受度如此之好,心态都是这样。

    何况是原书中的角色,真相揭开的时候,彻底相信的时候,恐怕整个人二十年建立起来的自信与成功的信仰,都会崩溃掉,人生若没有方向和信仰,这足以催毁一个本土热血男儿的精神世界。

    “不的,这都是宋茜瞎写的,这本笔记写的都是故事和练笔吧?这也许是她想的一个故事梗概呢?正好名字跟我们一样呢。”温馨急急的解释道。

    似乎料到她这样说,阎泽扬将手里的烟在烟灰缸里点了点。

    “如果,没有箱子里你几十年后的护照和身份证,我也许不会听她一个字的废话。”

    “身、份证?你……”

    “你从来没有防备我,我看到你箱子的密码,并不是故意要检查,只是那个时候你的身份实在有点可疑。”

    “我可疑?”温馨第一次感觉到,阎魔头的真正威力了,这些事,她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若是他不说出来,她恐怕永远都被蒙在鼓里,就算发现身份证和护照没有了,因为她并没有在意这东西,一直放在角落,恐怕她也会觉得是什么时候掉了,不会怀疑任何人。

    阎泽扬敛目平静地道:“或许你觉得,那个老家的姨婆已经死了,而你的身份也死无对症。”他嗑了嗑烟灰,“这个时代或许不如你们的世界先进发达,但是也不都是愚蠢的人,你以为一起生活的人死了,就查不出你的身份吗?真正的温馨和一个男同学厮混了三年,那个男同学清楚的知道她身上的每一道伤疤和痣印。”

    阎泽扬说到这里,不必说下去,温馨就明白了,原来,早在一开始两人好的时候,他就在怀疑自己了,怀疑她是冒名顶替,怀疑她是特务吗?

    “如果把你交给上头,我舍不得,当时挣扎了三天,我决定亲自找人监视你,如果你真的是特务,我也没有想好该拿你怎么办?我只是抱着千分之一的念头,想证实,你不是。”

    他轻笑了下,笑容不达眼底,“果然,你没有让我失望,你不是特务,但你却是一个未来世界的人。”

    温馨觉得有点冷,她瑟缩了下,她从没有看低过这个男主角,但她从来没有觉得他这么深藏不露过,他只从那些边边角角的蛛丝马迹,就抽丝剥茧的将她与宋茜身上所有的秘密扒了出来。

    “不,你怎么能确定?这太荒谬了吧,就因为那个身份证和护照,那个其实……”

    “你那一箱子稀奇古怪看不清用途的东西,难道还无法证明吗?”他说道,哪一件是属于这个世界的?

    “我很高兴你不是卧底,可我又害怕你有一天会回去,我忍下了这个秘密,打算就这样埋藏在心底,可没想到,真相又给我了一次重击。”

    “这个世界,包括我,都是虚构的,存在的毫无意义,只是你们世界的人手下摆弄的木偶,笔下的扭曲的人物……”

    “不,不是的。”温馨急忙想解释,可是,她张几下嘴,以往的插科打诨,在看着他的沉重的眼神,这一刻一个字都使不出来,她的嗓子干巴巴的说着不是,可却完全无法去反驳他的话。

    阎泽扬抬手制止了她。

    “我只问你三个问题,你不要撒谎。”

    “这个世界是真实的吗?你只要说是或者不是。”

    温馨看着他痛苦又厉色的眼睛,她半个字的谎话都说不出来,她哑声在了那儿。

    阎泽扬笑了一下,可是声音里却带着苦涩的滋味,他紧接着问出第二个问题,“你和宋茜,都是从未来真实的世界穿进来的?”

    看到温馨的反应,阎泽扬没有停顿的问出了第三个问题,“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这本书的男主?”

    温馨张了张嘴,可是这次她不能再沉默了,急切地道:“没有,我第一次见你在湖边,我不知道你是,我是后来进了阎家才知道是你……”

    她还没有说完,对面沙发上的男人的脸色就难看起来,“不用说了。”他仿佛再也听不下去,摁灭了烟头,一下子站了起来,转身就要走。

    他步子很大,几步就到了门口,好像一步都不想停留,温馨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应该说她不认识,她进阎家时知道,那么不就代表,她之后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他是书里的男主的身份上,她才会这样。

    他们之间的爱情,他们之间的美好回忆,他们甜蜜的点点滴滴,在他转身离去,恐怕都要葬送掉了。

    这怎么可以?

    温馨一下子跑了过去,在门口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腰,急声道:“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喜欢你,在第一次我亲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在阎家我虽然知道你是男主,可是,一开始我并没有什么想法,是慢慢相处之后,越来越喜欢你,才想和你在一起,你是不是男主又怎么样,我根本就不在乎,你只是你,我只喜欢这样的你,不是你的身份,只是你的其它什么,就是你的人,你不能就这么否定我对你的感情,呜呜……”

    温馨紧紧抱住他不撒手,不让他离开这间房子,仿佛离开了就会永远的失去了一样。

    即使只是后背,浑身紧绷的肌肉,温馨也知道他正处于激动和痛苦之中,只是强忍在心里罢了,慌恐、不安、痛苦这些不只属于女人,再坚强的男人也会。

    阎泽扬停顿了许久,才伸手将腰上的手拿了下来,他只是不愿意用力,他若是愿意,温馨根本困不住他,哪怕她手指扭成一团。

    “不,我不松手,你别走……”

    他干涩的声音,喉吼里是哑声的,“我相信你,可我不相信我自己,我到底是谁?我活着到底有有什么意义?我想冷静一下,我要再想想,你给我时间……”

    眼看着他走了出去,门“嘭”的一声关上,那一瞬间,温馨泪如雨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