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第73章
    温馨看着关上的门, 气哭了,她在那里站了一会儿, 又跑去沙发上坐下,赌气的又躺了下来,眼睛看着对面没有打开的电视机,灰色的屏幕反着光,从里面能看到她正郁郁不得欢躺在沙发上的景象。

    温馨吸了下鼻子,抹了下眼睛。

    心里乱糟糟的,她能理解阎泽扬知道这一切真相, 被颠覆一切认知痛苦的心(情qing),那他抱着自己哭一场也行啊。

    他若是想冷静一下, 也行,没必要非离开这里, 难道他没想到被丢下的自己的心(情qing)吗

    温馨心里不好受,他难道没听到自己哭了吗他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怀疑他们之间的感(情qing), 觉得自己是在利用他的(身shen)份, 所以不喜欢自己了,才会走的那么决绝。

    可书又不是她写的, 穿越也不是她愿意的, 穿进来的那时候。

    是,她一开始是知道他就是男主, 可是如果她不是真心喜欢的话, 就算他是男主, 她也不会和他谈恋(爱ai)。

    她都穿书里了,都这么悲惨了,她还要强迫自己喜欢不喜欢的别人,她图个什么呀,她肯定是想喜欢谁就喜欢谁,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若不能这样,那她穿进这破世界还有个什么意思

    她刚刚都说那么清楚了,他还说要想想。

    他就是不相信自己,亏她还那么心疼他知道真相后的心(情qing)。

    温馨掉了两滴猫泪,红着眼睛一动不动目不转睛的看着对面电视镜面。

    她虽然不是什么(娇jiao)小姐。

    可也有她的高傲,在感(情qing)上,她一切都很主动,那是因为她的主动,是把控所有事(情qing)进展的关键。

    示弱,是一种手段,为了博取他的心疼,她哭是为了让他留下来,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她喜欢对他说那些甜言蜜语也是为了让他更(爱ai)自己,对他大胆的行动,也是为了让自己能刻印在他的记忆里,在他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让他永远都忘不掉。

    温馨如果在原来的世界是不敢这么做的,那个世界没有男主这样单纯的人,她最初也是因为他的单纯才喜欢他的。

    是啊,她面对喜欢的人,多多少少有算计的成份在其中,面对慢(热re)的男主,她也想了办法,直接快狠准的正中红心,可她的感(情qing)是真的,没有因为他的(身shen)份而喜欢,只是因为人。

    他刚才不肯留下,就是怀疑这个世界,也怀疑她了,他说安静下来想一想,就是把她也排拒心门之外,连他们之间的感(情qing),他都要好好想一想了。

    温馨越想心里越难受。

    他之前还说找人监视过她,还调查过她,还怀疑她是特务。

    她伤心了,越寻思越心灰意冷。

    她躺在那里,在所有冲击都减缓下来,她也能好好的想一想这一切,结果就委屈和生气掺杂在一起,越想(胸xiong)口越涨,气堵于(胸xiong)。

    她来到这个世界被人宠被人惯,脾气也变得(娇jiao)气起来,她也愿意哄着喜欢的人,那是因为她喜欢,可不愿意哄了,她理都不理。

    在持续难受之后,她执拗的(性xing)子就泛了起来。

    说离开就离开,把自己扔在这个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房间里,凭什么她也不想待了,她也走好了,她也要冷静冷静。

    温馨从沙发上扑腾一下,当即就爬了起来。

    我(爱ai)你,可我也不是离不开你,你要冷静,我也要冷静,那大家一起冷静好了。

    她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拿着包,红着眼眶跑进卫生间。

    把卫生间的那些瓶瓶罐罐,她的毛巾她的香皂,她洗干净的衣服,一样一件的,所有痕迹全部都收拾干净,没用的扔,有用的打包,连她花钱自己做的(床chuang)单被(套tao)都收了起来。

    她是一点东西一点念想都不打算留下来了。

    因为大学要住宿,所以她提前买了两个行李包,正好派上用场,她把东西全都装了起来。

    太匆忙,连摆都没有好好摆,几乎胡乱的都给塞了进去,把行李包塞的满满当当的。

    然后她就开始到处找钱,数钱,没有了(爱ai)(情qing),可她得有面包啊,这段时间她花的很多,原来的三千多块,现在只剩下两千块。

    她红着眼睛,心里像撕痛似的,把钱匆匆数完,放了起来,这些是她手里最后的资金了,在一开始刚来这个世界,她觉得自己没有归属,没有安全感,别看她整天笑嘻嘻的,可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心里是空落落的,那时候她就想买个房子,这样会不会给她一点安全感

    可是后来,阎魔头让她心里安定下来,觉得自己有了(爱ai)的人,她买房子的念头也就打消了。

    也因为和他处了对象,他对自己的好,她就慢慢模糊了这还是一本小说的想法,她开始把他当成一个真正的喜欢的人相处,心中并不把他当成任何角色。

    也因为他,她才觉得这个世界生动起来。

    这份喜欢,也让她慢慢代入,融进这个世界里。

    可是别离实在太痛了,上次坐在着火车离开京都,她到现在都不想再回忆起来。

    这次只是在她面前关上门,她的心也好痛,她不想继续待这个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房子里了,这样她会更痛。

    在最快的时间里,她将东西收拾好了,决定带着行李先去招待所,这里她不住了,她不是那么摇尾乞怜的人。

    她要走,她要离开这个地方。

    再也不想回来了。

    时间是晚上六点多,天色刚刚擦黑,温馨把行了收拾好,一口气拖出了门,然后把钥匙扔在桌子上,扔出去那一瞬间,心痛的要窒息,可她还是头也不回的出了门,狠狠的把门锁上了。

    行李实在太沉了,她两只手一起拿,走几步拿不动了。

    刚才又气又恼,智商都下线了,早知道她留一只行李在屋里,先去招待所开房间,等回来再去拿另一只,想到钥匙都被她扔在屋子里,锁上了门,想再把行李放回去是不可能了。

    她只好咬着牙,将两大包的行李一点点拎了下去,先到附近的招待所住两天再说。

    等录取通知书这些天,她也没闲着。

    跑了好几趟沪州大学那边,还看了下大学周围的地点、环境,发现那里后门有条巷子,离学校只隔了一条街。

    她觉得地点很好。

    温馨因为从小没有父母,一直打工给自己赚生活费零花钱,所以她对赚钱的事和机会还是在意的,加上她上大学也不打算闲着,本来就是打发时间才考的,所以就想利用空闲赚点生活费和零花钱。

    她内心还是一个很自立的女孩,不想光靠男朋友施舍给钱用,可这个年代没有什么大展(身shen)手的机会,到了九十年代,才是百花争鸣的时候,但这不耽误她有这个想法。

    那一条巷子,地点很好,都是些临街边的住户人家,最好的位置就是大学门口正对着那三家。

    这次搬出来,她就打算去问问,看看能不能买下来一处,最好两千以内,超出来她就买不起了,买下来至少还有个地方住,不用天天住招待所,还能让她放个行李什么的。

    而且,这边离学校真的很近,只有几分钟的路途,她在学校来回也方便。

    温馨吸着鼻子,眼睛哭得红红的,拖着又沉又鼓囊囊的行李艰难的从三楼走下来。

    下来之后,她就只能两个箱子放在一起,在地上拖着走,像一只蜗牛,她给自己加把劲儿,只要坚持到松涛园林大门,外面不远就有家招待所。

    温馨正艰难的拖着行李包,不远一辆车,倚在车门抽烟的人,突然扔掉了烟头,大步向她走过来。

    她肩膀背着一个包,手里拖着两个,将包拖到路边,就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带着惊怒地冲她说道“你在做什么”

    然后一只手就将她手里的两个包,一下子给抢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