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第 4 章
    回到房间,温馨无聊的在屋子里转了转,书里女配的东西非常少,除了柜子里的衣服和两个木箱子外,就剩桌上的两本书了,似乎是这个年代的高中课本。

    《让我好好爱你一次》这本书里,关于女配的描写并不多,她从小是寄养在姨婆那里,和女主是邻居也是一个学校的同学,还是最好的朋友。

    这蛋疼的设定。

    书中女配唯一的作用,就是她进了阎家做了小保姆,其间还写信将发生的所有事告诉了女主,女主当时已经考入了京师大学,假期过来找她,第一次与男主见了面,后来因为经常来找女配,才慢慢和男主熟悉起来,继而对男主展开了追求。

    温馨看书的时候没有多想,但现在想想,女配唯一鼓起勇气勾引男主那次,也是在听了女主劝说之后,那次还不巧被一群人撞到了。

    真的就那么巧吗?虽然文里没有写出来,但女配这件事从头至尾只告诉过女主……

    之后的情节,就没女配的事了,她被快速的炮灰掉了。

    只在结局的时候提了下她一生的凄惨遭遇。

    总结了下,她在这本书中的所有遭遇与不幸,其实只有一个目地,就是用来衬托女主宋茜得到真爱的完美人生。

    对!这本书的女主角叫宋茜!

    看到这个名字,就气得温馨乳牙疼,没错,女主的名字就是她闺蜜的名字!

    书里女配的命运,可以说是作者内心最恶意的设计,太真实了!如果能让温馨重来一次,她是绝对不会再和这个人做闺蜜的!

    她没有进入书中,就不知道一向乖乖女的宋茜,竟然对曾经最要好的朋友这么恨,这么狠。

    温馨气哼哼了一声,随便翻了下手里的书,就翻到一张书中的女配和女主的照片,两个人笑颜如花,看着讽眼极了,她将照片又狠狠的塞进书里。

    越想越气,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若只是本书,也就算了,可是现在,她连人带行李箱一起穿进书里了。

    如果一开始宋茜没有把她的名字写进书里,那她就不会莫名其妙的穿进这里。

    穿进书里就算了,居然还有一个叫宋茜的闺蜜?

    她真的恶心到了!

    ……

    想在书里对她打击报复出口恶气是吧?

    女主宋茜得到了真爱的完美人生?幸福生活是吗?

    呵呵,这一次可就不一定了!

    别忘了,现在女配的这个人,变成了自己。

    从她真身穿进了书里,而女配消失的那一刻,她就成了这本书最大的变数和漏洞。想要她按照书中设定的情节走,她偏不!

    小说里的宋茜真爱是谁?男主!哦,就是明天要见的那个。

    书里历尽磨难的女主在考上大学后,在去找昔日闺蜜玩,在军区遇到了一生的挚爱,男主是有权有势红二带,她一见钟情,在经过两年时间锲而不舍的追求后,终于追到了这朵军中的“高岭之花”。

    婚后,男主的身位和地位不但给她带来了丰厚的物质生活,身份也随之水涨船高,人生从此一路高歌亢进,凡事无往不利,对手全部死绝。

    温馨气得哼了一声,她倒要看看,这一次,如果她没有跟宋茜写信,也没有说明她现在的任何情况,宋茜在这本书里无法和男主顺利相遇,她的人生里没有了高富帅真爱男主,她还会不会拥有完美人生和幸福生活!

    ……

    温馨等温家人都躺下了,才悄悄去洗漱,本来以为她会气得辗转反侧一夜睡不着,没想到躺下没两分钟就睡沉了。

    一觉到天明。

    早上起来梳头,懒得去仔细辫头发,取了抽屉里原书女本的一条发带,绑了个马尾。

    其实她现实年纪21岁,书中是18岁,但因为她的“特殊”体质和完美保养,是看不出任何差别的。

    虽然她和宋茜两个人闹掰前,也是无话不谈的好闺蜜,但有些事是不能随便说的,连最亲密的人都不会说出口,那是埋在心底永远的秘密。

    而现实的宋茜也并不知道这些,因为不知道,所以她设定的女配,与她这个原型相比,也有着根本的不同。

    温馨对着镜子吐了吐粉舌,然后拉开椅子,轻松起身。

    拿起旁边那条黄裙子,随手提起来看了看。

    以前在艺校的时候,她还直播过一段时间,也算是某鱼签约过的小主播,靠这张脸也能刷不少鲜花礼物。

    直播的时候,不但化妆要靠自己,各种衣服饰品搭配都要自己一手弄,好在她动手能力还不错,所以平时衣服饰品的小范围改动,还是不在话下的。

    这件裙子……

    她看了下,最土的就是垫肩和两个袖子,索性将袖子直接扯掉了,垫肩也拆了,把长袖变成无袖,再将土兮兮的外翻领扯掉,变成了v字领。

    这么看才顺眼了点,再把边边角角修了修,就套上了,腰那里有点肥,她随手从密码箱里取了条白色细条腰带,系在了纤纤一握的细腰上。

    照了照镜子,嗯,勉强可以穿吧。

    黄色是非常挑人的一种颜色,穿不好就会显得人特别黑没有精神,五官也不立体。但温馨是完全没有这种问题的,她的皮肤白的就像从里面透出光一样,又嫩又有光泽

    黄色也只会显得她皮肤更白嫩,人也更鲜活。

    ……

    温馨拉开门走出去的时候,温父已经去了肉联厂,女配弟弟也不在,家里只剩下准备带温馨去阎家的罗娟,和今天学校放假的女配妹妹。

    “温馨!你在屋里干啥呢?不知道今天去阎家啊!赶紧出来,我告诉你,你今天不去也得去,敢不听话,我……”她正大声喊着呢。

    就看到从里屋里走出来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美人,身上穿一件无袖的黄裙子,贴身的料子,将身材勾勒的窈窕有致。

    布料颜色衬着露出来的手臂和小腿部分,肤若凝脂,柔腻雪白。脚上套了双小白鞋,整个人清清爽爽,有种说不出清纯又娇媚的气息。

    罗娟都看愣了,别说,她这个大女儿的皮子,生的是真好,刚把人接过来那会儿面黄肌瘦的,那时候看着就美,现在养了一个月再看,那是真美啊。

    她是越看越高兴,嘴巴快乐开了花,高兴的上下打量,她就不信,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那个阎卫国的儿子会不动心?这一片挨个找都找不出几个这么俊的,就部队里那些女文艺兵,也比不上她闺女这脸蛋身条,这么美,他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还能看不上?

    “妈,你看看她,浪的跟个什么似的,衣服袖子都让她扯掉了!八十块钱呢!太败家了!”旁边的女配妹妹看着温馨,眼里都冒出火星子了,不乐意的扭头告状道。

    不过这一次,罗娟却没有如她所愿将温馨骂一顿。

    反而笑眯眯地说:“你懂什么?扯的好,扯的好,就这样式的,我看咱厂子食堂小孙的女儿,就穿过一件无袖裙子,她那模样不行,没你姐穿的好看,瞅瞅你姐这皮肤,水嫩得哟,我看着都想掐一把……”连她看着都嫩,别提男的了,摸着又嫩又滑溜溜哪个能不动心?

    有这么个粉脂膏一样的美人儿,天天在面前转,神仙也忍不住!

    罗娟“呵呵呵”的笑了会儿,感觉今天阎家这事儿有底了。

    “妈!”女配妹妹不满还想说什么。

    罗娟一把甩开自己小女儿,“去去去,边儿去,小孩子懂什么。”

    然后高兴唤温馨,语气温柔的让人起鸡皮疙瘩,“来来来,快过来吃饭,这样就对了,你这孩子终于想开了,那阎家又不是狼窝虎穴,人家那大院里可比咱家这边好多了,你要过去,就是享福去,听说那阎卫国的儿子,长得一表人材,大个头,你和他要站一起,可真是豺狼女貌,天生一对儿……”

    豺狼女貌……

    温馨搓着胳膊,尴尬笑了两声,找地方洗漱去了。

    ……

    吃完饭,罗娟收拾了一下就带着温馨出了门,路过肉联厂,不少小伙儿跑出来,盯着温馨露出炙热的目光。

    “罗婶,这是去哪儿啊?”

    “温馨可真漂亮,就像年画里的人似的……”

    “滚犊子,我闺女也是你们嚼吧嘴的?干你的活去吧!”罗娟骂了一句,然后昂首挺胸的带着温馨离开了厂区大院。

    温馨捏着辫子,还好奇的回头看了一眼,好多男的正在肉联厂那边用目光追着她呢,见她一回头,都害羞的你推我,我推你。

    她觉得这些人还挺可爱的。这个年代的人居然给她一种纯真的感觉,实在让人反感不起来。

    “你不要给他们好脸色,给个笑脸就一个个登鼻子上脸的,就这些没出息的也好意思上门?我可告诉你,一会去了阎家,你得给我好好表现,对阎卫国儿子,叫什么来着,对他多笑笑,听到没?多和他亲近亲近,男人看到女人,都那么回事,你只要多笑笑,多亲近亲近,他得求着你……”罗娟边走边左右看着人,然后小声跟她嘀咕传授所谓的经验。

    温馨:“……”

    这个年代,这么开放吗?

    看样子,书里女配的悲剧人生也不是没有原因的,首先,有这么个渣爹渣妈,完全不顾女儿名声。

    不过,这跟她没关系,他们是女配的父母,却不是她的,所以就让她说好了,温馨只是听着而已,而且书里的情节,今天去了也要被人赶出来,这么几次三番之后,才将人最终塞了进去的。

    既然已经知道了结果,她就只当散步溜弯观风景了,懒洋洋跟在她的后面。

    军区离肉联厂并不远,走了大概二十来分钟就到了地方。

    看着警备森严的军区门口,一向胆子颇大的罗娟也有些局促,门口的哨兵手里的可都真枪实弹,不容人嬉皮笑脸。

    “同志,这里禁止入内。”哨兵立即挡住她们。

    罗娟拉着温馨赔笑道:“我找你们阎卫国家的夫人。”

    哨兵皱起眉:“请出示证件。”

    “我就是不远肉联厂的。”罗娟赶紧把能证明自己工作单位的证明拿出来。

    温馨在旁边漫不经心的往院里瞄了两眼。

    里面来来往往不少人,穿着比外面要讲究一些,甚至看到有家属穿带跟的凉鞋,还有穿米色的半身裙,就是脚上的袜子有点煞风景。

    罗娟好说歹说,总算让哨兵联系上人,登记完站这儿等着人来接。

    不一会儿,一个三、四十岁,戴着眼镜的女人走了过来,她先跟哨兵打了招呼,然后才跟罗娟寒暄,“我接到电话就知道你们过来了。”说完看了眼旁边的温馨,眼里露出一丝惊讶,继而上下打量。

    之前听罗娟说自己女儿长得有多俊,她还没怎么放在心上,没想到温家这鸡窝里还真飞出只凤凰来了。

    来的时候本来淡淡的神色,见了温馨后,变得稍微热情了些,“快进来吧,我等着你们一早上了。”说着将两人带进了大院儿。

    以温馨现代人的目光来看,这里无论建筑还是绿化都很简陋,不像后世花木扶疏,公园亭台,设施齐全。

    现在入目就是一些平房与小楼,没有什么太多的建筑,军区和家属区也是分开的。

    地方倒是很宽敞,到处都是纵横宽阔的林荫大道,来接她们的人据罗娟说,是阎卫国第二任妻子何文燕,现在是某医院的主任医师。

    何文燕边走边跟她们介绍了大院里的规距。

    顺便看了眼安静的听他们说话的温馨,感觉有点满意,于是回头跟罗娟透露道:“今天卫国没在家,泽扬在,你最好有些准备,他可能……不太想见到你们,至于成不成就得看他留不留了,毕竟……”

    “我懂我懂,不成也怪不了你,怪我们自己,放心吧。”

    “那就好。”

    说着,一行人就拐进了一处小道,接着了进了一栋单独的二层小楼的院子,院子里草木茂盛,花团锦簇,花木收拾修剪的非常干净雅致。

    “这园子都是卫国在弄,他平时就爱修修剪剪这些花花草草。”何文燕说道。

    罗娟嘴上奉承着,心里却直道大院的人不会过日子,这么大块地,种什么花啊,种上菜能吃一夏天,多好。

    进入大厅,沙发上正坐着一个人,身着黑色背心与笔挺的军裤,坐在那里,手里摆弄一个像收音机一样的东西。

    看到有人进来,他扫了眼,接着强烈的视线就落在了温馨的身上,随即像寒潭一样冷酷的目光就转向了罗绢。

    门口本来还说说笑笑的三个人,就跟突然之间乌云压顶,大军压境一样,被盯的有点喘不过来气,尤其女配母亲罗绢,一向泼妇气的她,竟然也吓缩了脖子,硬着头皮打招呼,“阎、阎团长,你在家呢?”

    旁边的温馨也惊呆了,她一开始看到沙发上的人,其实惊讶多过惊吓,他是男主?说不清那一刻心里是失望还是怎样。

    因为没记错的话,这个人,应该就是那天救了自己的人,因为他的脸还有身材实在太对自己胃口了,否则那天也不会稀里糊涂的见人就亲……

    可是现在再见面就有点尴尬了,这一刻她还真有点巴不得他赶紧说滚,这样就可以转身就走,不用面对眼前这个状况。

    不过剧情到了这里,她也清楚,罗绢问完了这句话,下句就应该是他的经典台词“滚出去!”

    然后两个人就灰溜溜的离开了。

    毕竟有他在,第一次的门是肯定进不去的。

    结果等了一会儿,这个人凌厉的目光从罗绢又移回了温馨脸上,寒眸里冰封万里,冷漠的打量了她一会儿,就面无表情的低头继续摆弄起手里的东西。

    何文燕松了口气,还算给她面子,没有直接把人直接轰出去,然后对她们笑道:“快进来吧,外面太晒了。”然后冲罗娟和温馨眨眼睛,让他们动作快点,要不然这个魔头指不定又要改主意了。

    温馨:“……”

    呃,等等,好像哪里不对啊,男主那句关键台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