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第 5 章
    温馨最后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进入客厅,眼前豁然开朗,她稍微扫了一眼。

    立即一股浓浓的怀旧感扑面而来,但感觉好像还不坏。

    虽然没有现代精美修饰的设计风格,但却有种大气古朴不拘一格的感觉,还挺舒服的。

    在她看来,就像是翻开一本泛黄的书页,有一种时光的韵味在里面一样。

    阎家的客厅非常大,明亮又宽敞,收拾的也很干净整洁,沙发茶几的对面是一组年代感很重的木质柜子,最高的柜子上有台电视机,边角圆圆的屏幕,很是玲珑可爱。

    温馨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最早的电视机,居然这么小,忍不住多瞄了两眼。

    矮的两个柜子上摆着暖水壶与茶具。

    左面似乎是厨房,厨房门没关,露出冰箱的绿色一角。

    其它两个门大概是储物室与卧室,沙发右侧靠着墙放着两大排书架,书架旁挂了幅苍劲有力如刀锋的字幅,气势磅礴。

    ……

    何文燕带她们到旁边堂厅坐下。

    来的时候罗娟雄纠纠气昂昂,结果一进军区大院就萎了,进了阎家的门,就跟刘姥姥进城似的,眼睛都不够用了。

    也难怪,她家里得意洋洋的置办上缝纫机的时候,阎家已经有冰箱、彩电和收音机了。

    她意气风发骑上二八杠自行车的时候,人家开的是大吉普啊!

    在书中的这个年代里,两家的生活品质还真不是一般的差距,毕竟这些东西光有钱不一定买得到,还得有门路,好东西基本都是限销品,外国货。

    原来这个时候,就已经有限量和进口了。

    何文燕看着猫着腰,进来眼睛就不安份的四下乱瞄,脸上还带着讨好笑容的罗绢,其实心里是反感的,她在医院工作,见多了这样的人,外表老实内里奸诈一眼就能看出来。

    反观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温馨,感觉倒是不错,没有旁的小姑娘那么畏首畏尾低三下四的样子,进来想瞧大大方方的瞧。想看,正大光明的看,只是走路的姿态有点不规距……

    温馨如果知道的话,肯定会干笑两声,她倒不是不规距,主要是习惯了。在艺校的时候,练体态练的。

    就算在寝室宿舍里流着口水大腿一伸,丑态百出。但出了门妆一化,高跟鞋一穿,裙子一套,自然就摆出仪态来了,管它是姨太太步,还是模特步,只要是能尽凸自己完美身材,都得学一点。

    她这是习惯了……

    何文燕想着虽然有一点扭腰摆臀的,但是,她看了眼不远还坐在沙发上的阎泽扬,这时候还没撂脸子上楼,还能坐在楼下,看来是吃这一口的。

    她倒是有些期待了。

    于是她推了推眼镜。

    “论辈份,我得叫您表姨了,家里别看地方大,活儿不累,一天就做三顿饭,平时洗洗衣服,再收拾下大厅的卫生就行了,卧室就不用了,家里我是医生,他们爷俩都是部队出来的,房间的卫生平时自己就收拾了,家里还有个六岁的女孩儿,会自己穿衣吃饭,没事的时候看一下孩子就行。”

    罗娟立即道:“行的行的,这点活儿不叫活儿,太轻快了,我要不是在厂子里,我都想过来干了!”

    何文燕:“……”

    她丈夫温卫国工作忙,平时回来的时间少,她也有医院的工作,泽扬在部队就解决了,主要是家里有个孩子,才想找个保姆看着,像她们这样家庭就算找个保姆也得好好挑挑,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别说是罗娟,就她女儿,她一开始也是不同意的,也不能什么人都往家里塞,当这地儿是什么了?

    如果不是她父母那边没经过她同意收了温家不少东西,还把她爸妈那边哄的眉开眼笑,加上两家又搭了那么点亲戚关系,才非逼着她答应,说什么都是亲戚,肥水不落外人田。

    把何文燕闹得不行,她是从心里瞧不起这么绳营苟苟的人,何况这温家当初干的事儿,实在太不地道了。

    虽然这件事是在她嫁过来之前发生的,她也确实承认,要不是阎家倒了那一下,她也没有这个机会认识阎卫国,也根本不可能嫁进来。但是,阎家对当初落井下石的这些人,是深痛欲绝的。

    虽然在当初陷害阎家,背后落井下石的人中,温家只能算条小鱼。

    但是,因为这个事,阎卫国的第一任妻子在下放的时候重病不治去世了,还丢下个四五岁的小女儿,阎卫国可以大度。

    但阎卫国的儿子阎泽扬他不肯啊,这可是军区出了名的阎魔头,不去整你就算了,还送上门来。

    何文燕是真头痛,今天她是特意趁着这个魔头在家,把罗娟叫了来,就是想借这个魔头的手,彻底绝了温家想送女儿过来的想法。

    以为她看不出来,干什么死乞白赖的非要把女儿送人家做保姆,他们温家就缺保姆那点钱?这是司马昭之心。

    一开始她看着他们俩口子的样子,真想劝他们省省心气吧,阎泽扬部队那边文工团多少水灵灵的小姑娘,都瞄着他呢,你们女儿算哪根葱?

    但她也确实没想到,罗娟的这个女儿,还真有张不施粉黛,清纯娇艳的脸蛋,那些水灵灵的文艺兵跟她一比,就显得寡淡了,怎么看都少了那么点特殊的气质和妩媚的味道。

    所以她才热情了点,刚才进门,阎泽扬明明一脸不爽,竟然没当场把人赶出去,光这一点,就有那么点意思了。

    阎泽扬是谁?他不待见的人,连门口你都跨不进来。

    当初她进阎家门,阎泽扬连阿姨都没叫。

    别看她是医院主任医师,嫁进来也得看他脸色,二婚重组家庭关系本来就复杂,前妻又留下两个孩子,大的这个翅膀早就硬了,平时看到她也爱搭不理,没什么好脸色。

    小的那个她嫁进来已经五岁了,这么大已经知道亲妈和后娘的区别,她有心当亲女儿一样疼,但到底不同,尺度也很不好掌握,加上每天的工作也忙,关怀的时间不多,所以相处起来还是有些生泛。

    家里的关系现在还能勉强维持,可阎泽扬已经到了适婚年龄了,若再娶一个不好相处的,恐怕连现在这样表面和平的样子也难以维系,一旦起了争执,外人也多会拿她与前一任比较,对她这个继母说三道四。

    所以,何文燕的私心,其实不想阎卫国这个儿子娶个门当户对的,家里本来就关系紧张,再嫁进来个娇生惯养,盛气凌人的,那她这个便宜婆婆可真的太不好做了。

    若是娶个普通身份的,倒是好掌控些,最起码老老实实不挑事。

    眼前这个温馨,她就挺满意,不言不语不多嘴,长得漂亮,看样子性格也不错,如果能跟卫国的儿子成了事,她倒是乐见其成,至少也算个八杆子能打着的亲戚,她说句话,对温馨一家来说也好用。

    就是以那魔头的心气儿,未必待见温家人,只怕到了他不但不会娶,还把人给欺负了,毕竟报复这种事他不是没做过,阎卫国说过,阎魔头这个名号,是他儿子从小就有的。

    不过这跟何文燕没关系,她呢,只负责招个人进来,至于后续,她是不会插手的,最后怎么个结果都得自己兜着,与她无关。

    “我看这个小表妹细皮嫩肉的,保姆这活儿她能做吗?”何文燕打量了温馨一番,手指葱嫩连个茧子都没有。

    罗娟立即拍着胸脯保证道:“哎哟,这你可放一百个心,别的不说,就做饭少有人比得上我们家温馨的,你是不知道,温馨从小跟着她姨婆长大的,她姨婆当年可是宫里头御膳房的宫女,做的东西都是给皇宫那里头人吃的,讲究着呢,温馨跟着她姨婆这么多年,不说手艺学个十成十,做出来的东西那也比一般人强……”

    何文燕立即皱起眉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宫里皇上的,让人听到像什么话?”

    罗娟立即拍嘴,“是是是,说的是,我这说的什么胡话,该打!您放心,就温馨这做饭手艺,您瞧好吧,这我可真不是吹。”

    坐在旁边眼观鼻,鼻观心的温馨:“……”

    她还能说什么?只差瑟瑟发抖了,御膳房还学个十成十?牛皮差点吹破了,真要把满汉全席搬上来,她连菜名都认不全……

    “普通人家,家常菜就行。”虽然何文燕嘴里这么说,但是谁没有个小心思,一听对方姨婆是宫里御膳房的,都有点心动,倒不是说想当回皇上,主要是做饭讲究好吃,那当然再好不过了。

    “这样吧,外头请个保姆一般十块,我们大院是十五到二十,我给温馨三十,你觉得怎么样?”何文燕沉吟了下说道。

    原本只想给个二十,不过人家有个御膳房的姨婆,二十还真有点拿不出手了,临时加了十块,她们这家庭倒不缺这十块八块的,如果饭做的好吃,多加点钱没什么。

    罗娟高兴的直搓手,“行的行的,不给钱都行。”

    何文燕笑了笑,看向温馨,“你去厨房看看,熟悉熟悉,一会儿回去了,东西收拾收拾,明天就过来。”

    “别等明天啊,我让她回去就收拾,正好晚上给你们做晚饭。”罗娟乐得眼睛找不着缝地说道。

    何文燕差点笑了,就没见这么急的连半天工夫都等不了的,“行吧,温馨要不觉得累,收拾了东西就过来,房间早就收拾好了,不用带行李,把换洗衣服带着,被褥这里都有,都是干净的。”

    “好咧!”罗娟赶紧推着温馨,“快去厨房看看,我跟你何阿姨再说说话。”

    温馨无语凝噎,好好坐着被罗娟的大力差点推下椅子,只能尴尬的起身,赶鸭子上架的往厨房那边走,心里已经打起退堂鼓了。

    阎家看样子也待不长,她得想想办法,证明信到底要怎样才能弄到?等打听清楚了……

    她面带凝色的穿过大厅,到厨房肯定是要路过沙发。

    收音机已经修好了,正放在实木茶几上,但修好它的人并没有离开,而是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

    温馨路过的时候,带着一股幽蜜的香气,他泛着冷意的目光看了她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