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第 7 章
    温馨因为担心继续在温家,会被他们家人发现她和原来的女配不同。所以,才没有抗拒罗娟。

    她也想换个环境,没有人盯着她,也方便她打听些她想知道的事情,毕竟在温家,她开口问谁都不对。

    但到了阎家,才发现,保姆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她的房间临时安排在一楼的储物室,里面安了张床,她才刚收拾完,就被何文燕叫了出来,递给她一张单子。

    单子上密密麻麻写着每个人对吃的东西的喜忌,还有早中晚都要做些什么类型的食物,作为一个医生,何文燕在吃的方面是非常挑剔的,哪个能吃,哪个不能吃,厨房的卫生方面,她都是有极高的要求。

    总之四个字,不好伺候。

    温馨拿过纸张,大概看了眼,何文燕是南方人,口味比较偏淡,喜欢素菜,阎叔叔喜欢肉食,但何文燕又让她合理安排,不能顿顿是肉,肉的搭配也要有讲究,不能对身体不益。

    阎泽扬倒是里面最不挑的,什么都能吃,家里还有个六岁小女孩,最喜欢吃甜食。

    她一个人要做四个人的饭,做的食物不但要营养均衡,还要平衡每一个人的口味,重要的是要卫生,更要好吃。

    温馨吐了口气,照何文燕的要求,她不应该找保姆,她应该找个大厨和营养师。

    这要求,一般人是不能胜任的。

    ……

    收拾完已经四点多了,何文燕先带她熟悉了下房子各处需要打扫的区域,还有家里的一些用具摆放,然后带她进了厨房,“每天会有警卫员将时令蔬果送过来,你看着做就可以了,冰箱你知道吧?没有吃完的蔬菜放进冰箱里,但也要尽快吃掉,不能放太久。”

    “对了,晚上卫国会回来吃饭,你多做两个菜。”

    温馨拿着单子心里叹气,“好的,阿姨。”

    ……

    没穿之前,她经常动手做吃的犒劳自己,但有空调,所以开个火也没觉得怎么样。

    可她现在穿进了没有空调的夏天,虽然厨房的窗户开着,却一点风都没有,热得她一身的汗,还得去掀煲鱼头汤的锅看看汤好了没有,里面的鱼头汤已经化成了奶白色,差不多了。

    毕竟她也要吃的,所以水质用的是系统抽取的方圆最纯净的地下泉水,系统不单单只是抽出,而是会将水质中对人体最有好处最精华的部分抽取出来,大概一方水里,只能抽取一小杯的量,系统可以选择区域,她一般只抽取海拔以下深层海水,或者纯净的雪山之巅的山泉水,然后自动存在系统中,平时只供自己饮用,一次就可以用很久。

    灶上还有两个锅正冒着热气,煲鱼头汤单子上写这是阎卫国最爱喝的汤,另一个锅里炖的全家福,其实就是排骨、土豆炖玉米,这是今天警卫员送的食材,她直接切吧切吧就扔进锅里一起炖了。

    量大管饱接地气,有营养还好吃,十分符合单子上的要求。

    她在高三得到了这个抽取系统之后,私下也研究了很久,后来发现,植物的抽取最有价值的部分是精油,抽取出来会自动分解出一些成份,她只提取精油与植物中的水份这两个,其它成份直接放弃。

    当初与宋茜合作的店,做得就是化妆品与精油生意。

    可以说,她拿出的都是系统中百分百品质的精品,纯粹又安全,是可以口服饮用的,每日往水杯里滴入几滴,就能唇齿芳香绕梁三日,世面上那些勾兑过的精油根本无法比拟这样的品质。

    如果不是和闺蜜要好,她也不会把这东西拿出来与人分享。

    默念将系统唤了出来,她翻了翻,里面还存有不少她抽取出的精油,不仅有花草,还有一些食物调料,比如各种做菜的香料,姜的精油等等。

    在其中她找到了玉米精油,取出来滴了几滴锅中,立即有一股浓郁好闻的玉米香,溢满了整个厨房。

    至于甜点……

    温馨会的倒是不少,如果有烤箱她能做的就更多了,但是,现在这里什么材料也没有,她翻了翻,只翻到两瓶红糖。

    想了想,就只能捏了两个面团,一个白面团,一个掺了红糖变成红色的红面团,赶成饼叠在一起,卷成筒用刀切成片,然后到锅里炸一下,拿出来就是一圈一圈猫耳朵的样子,不会太甜又很香酥,还算好吃,其实就是骗小孩子的,口感还可以吧,毕竟没有什么材料。

    面团里她还掺了点一点点兑了水的柑橘精油,吃起来会有淡淡的橘子香味。

    小锅里热油翻滚,她专心的将一小锅猫耳朵翻来翻去,最后炸到酥脆才捞到盘子里,一回头,就看到门边有个扎了两个小揪揪的小不点,正怯怯的探出头看她。

    胖嘟嘟的小脸蛋,就像个小桃子似的,简直把温馨萌翻了。

    这就是阎家前妻留下的那个六岁的女孩?

    她立即关了火,拿了几个炸好酥甜的小猫耳朵一样的甜食,走过去蹲在她面前,她不认识温馨,但是眼睛却又在她手里香香的东西上瞄,见她过来,身体只往回缩了缩,缩在门后面,不舍得离开。

    温馨还是很有孩子缘的,家里两个弟弟妹妹都喜欢她,她比他们大五岁多,姑姑和姑夫不在家,两个一左一右抱着她的腿要吃的。

    看到她,温馨就想起了妹妹,脸上漾笑容,“这个东西叫猫耳朵,你看,像不像小猫的耳朵呀?”她拿着饼干一样的东西在她面前晃,逗她玩。

    小不点大眼睛就跟着她手里的饼干转,等温馨把它放到她嘴边的时候,她才大眼睛看着温馨,小心张开嘴咬住了,吃了一片后,小嘴吧唧两下,就愿意让温馨搂着她了。

    这个时候的小孩子就是这么好哄,给了一片吃的,就可以随便抱她了,温馨捧着她小脸蛋,“你怎么那么可爱?”

    不知怎么,她有点想姑姑了,也想到了年幼时她带着的妹妹,忍不住就在她脸蛋上亲了两下。

    “妙妙!”门口一个冷冰冰的声音突然传来。

    在她怀里正香香吃着猫耳朵的小不点,立即扭头,“哥哥!”然后就捣起小短腿欢快的跑过去。

    门口的人脱下军帽,冷冷地乜了眼温馨,然后拦住了要抱他腿的小不点,“这是什么?”他皱着眉看着刚到她膝盖的阎妙妙手里拿着的东西。

    “猫耳朵,哥哥吃。”小不点把东西举老高。

    阎泽扬将东西拽了过去,不屑地扔下句,“快吃饭了,不要乱吃东西。”说完上了楼。

    回到房间他用单手解着扣子,顺便看了眼手里的两片叫“猫耳朵”的东西,随手就被他扔到了桌子上,转身去冲凉,回来套上衣服的时候,又看到眼桌子,本着浪费食物不可取,他拣起一片扔嘴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