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第 8 章
    没过多久,外面传来吉普车的声音,何文燕很快迎了出去,窗外何文燕正与开车的勤务兵说着话,对方显然很有眼色,不想打扰司令员一家,客气敬个礼就走了。

    与平时一脸严肃的何文燕不同,她在面对男主的父亲,阎卫国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略微新婚的那种娇羞的笑容。在书里,她嫁进来不足一年的时间,而阎卫国恢复职位后,工作一直很忙,相处的时间恐怕并不长。

    进来的时候,她一路跟随殷勤与他说着话,反观阎卫国,却面色如常,甚至有些冷淡。

    阎卫国的长相正派,气质也十分稳重大气,虽然没有他儿子长得那么妖孽,但年轻的时候,也绝对是个浓眉大眼的帅哥,不过从这一点看,男主顶级镶钻的五官和龙章凤姿的身形,大概随他母亲多一点,这也能隐约猜出,阎卫国的第一任妻子应该是个极品美人。

    何文燕介绍温馨的时候,阎卫国并没有因为温家当初的事,而给她任何脸色看,甚至没有露出表情上的任何不悦端倪,反而温和的关心了几句她的学业和生活,上位者的通达气度,的确让人折服。

    转身的时候,何文燕就跟她使眼色,让她赶紧把饭菜端上去,她则上前一步,十分体贴的帮阎卫国脱下身上的军服。

    温馨将做好的饭菜摆了盘,端到堂厅的餐桌上,这时候人们刚从灾乱中缓和过来,有的吃,能吃饱吃好,再翻个花样就不错了,谁还在乎好不好看。

    但温馨是现代人,无论吃什么都要求色香味,装盘自然会想摆得美一点。

    何文燕那些要求,在书里对一个普通的保姆来说,确实有点强人所难,人家只是保姆,又不是厨师。

    但对温馨来说还好,在资迅爆炸的现代,可以说人人都是养生大师,她因为有系统,食物材料提取十分方便,再加上她是艺校生,平时很在意自己的身材,脸蛋保养之类,营养餐也多有涉足,所以,何文燕那些要求至少对她来说,还算游刃有余。

    温馨将鱼头煲放到餐桌中间,糖醋排骨一小碟,全家福乱炖,小甜点猫耳朵是阎妙妙的,还有两个青叶素菜,拌的时候她加了海中提取最鲜的那部分海盐,每一颗都纯净如钻石,放入汤中是非常鲜美的,有时候温馨也会将海盐加入山泉水中,直接用面膜纸浸泡敷脸,敷完面部非常舒服,胜过许多补水面膜。

    她掖了下额角有些汗湿的头发,刚将两道青菜摆好盘,准备端出去的时候,听到客厅传来挺大声的说话声。

    “……阎泽扬同志,你的手段不要使错了地方,做事要从大局考虑,不能总把个人恩怨放在第一位!”之前不知道说了什么,阎卫国拍了桌子,居然叫自己儿子同志,可见动了气了。

    阎泽扬不知什么时候下来,正坐在他对面,背部挺直,神色冷漠又孤傲。

    “你们爷俩不要一见面就吵,好不容易聚一次,来来坐下吃饭,温馨!”何文燕见气氛不妙,劝了一句就冲着厨房喊。

    这个气氛让她出去,不就成了顶头枪吗?拿她堵枪眼,温馨不太情愿的应了一声,磨蹭了一会儿,还是得把东西端出去。

    “……你能和仇敌党羽以和为贵、淡笑风声,我做不到,我不一枪崩了他们就算和平相处了。”

    “胡闹!你这种想法很危险!我不勉强你共处,但你不能背后搞小动作,你这是十分严重的思想问题!”阎卫国一脸严肃看着唯一的儿子道。

    “我只是把当年他们对我们做事,加倍奉还而已,你可以丧妻再娶,我却不能忘了我妈是怎么死的!”

    “你……”

    正好温馨走了过去,阎卫国的话没有说下去,气氛十分冷冽,连何文燕在旁边都不敢多插句话,如果原配还活着,或许可以缓解两个人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毕竟一个是深爱的妻子,一个亲生母亲,这个女人会是两个人之间最好的润滑剂,随便说点什么缓和下就过去了。

    但何文燕却无法做到,她算是阎卫国重新走入政治所需要一个必要的夫人角色,对另一个来说,她只是趁虚而入攀附他父亲的二婚女人而已。

    何文燕是非常清楚自己的地位的,而温馨在艺校时各种剧也看了不少,几个人的愤怒点和尴尬值,她多少也能看出来点。

    这就是傲然气盛的儿子,又明里暗里整了人,但纸包不住火,他爸知道了,阎卫国是个以国为家的人,做事自然会从大局考虑,毕竟政治上的东西,不是简单的事,其中利害关系复杂的多,牵一发动全身。

    一个为母寻仇,厌父娶妻,不觉得自己有错,一个担心他迷途难返,心性桀骜,思想激进。

    温馨想了下,这本书最后的走向,男主爸爸最终做到了xx位置,大概只要男主不翻天,随便整几个小仇家应该不算事儿。

    而且她也觉得,阎卫国不是不恨,只是不想因小失大,强压在心里而已,他儿子这么整,他未必不爽快,到最后将事情压下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也还是他。

    温馨小心冀冀将盘子放到桌子上。

    阎卫国这时已经恢复平静了,他对温馨颔首点头,语气温和道:“饭菜很丰盛,小温同志你辛苦了,坐起来一起吃吧。”

    温馨刚要开口。

    就看到对面的人薄唇紧抿,站起身来,幽沉凌厉的目光好像尖刃,落在了何文燕身上,最后扫了她一眼,薄唇轻吐:“阎家的饭桌,什么猫猫狗狗都能坐上来,这种饭不吃也罢!”

    温馨真吓了一跳,不明白为什么吵架最终会引到她身上来?虽然她顶的这个女配身份的父母,也是对不起阎家那些人之一,可她是无辜的好伐。

    这个节骨眼,温馨也不想被他迁怒,赶紧开口:“不用了,阎叔叔,厨房还有东西没收拾,我先去忙了。”说完立即走开了。

    “坐下!先吃饭,吃完到我书房来!”阎卫国发号施令后,拿起了碗,这件事就算是告一段落,饭桌上不再提了。

    ……

    温馨来到厨房,把东西归整归整,觉得自己何苦来哉,不开心的拿了碗挖了半碗米饭,随便泡了点汤,然后嘟着脸,用勺子不断戳着碗底,来到这个世界,她没有地方可以去,没有钱,没有票,没有证明信,该怎么办?

    有心甩头就走,可是回温家她又不想。

    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暂时“忍辱负重”,看看能不能想办法弄点钱票,再搞定证明信的事儿,到时候,就算你们求姐,姐也不伺候了!

    这么想,才总算轻松了些,往嘴里挖了口饭,香喷喷的嚼着,又从系统里倒了杯水,滴了两滴天然果油,喝起来就充满果香味,比果汁香多了,就是不太甜。

    刚才的气氛,何文燕没把阎妙妙叫出来,开始坐下吃饭的时候,阎妙妙才爬上桌子。

    虽然气氛有点僵,但是饭菜却没有剩下,温馨收拾盘子的时候,盘底都是空的。

    尤其是一边说她是猫猫狗狗,一边风卷残云的人,连阎妙妙剩下的猫耳朵都没放过。

    刚撇了下嘴,就听到书房传来摔门的声音。

    ……

    等她收拾好,再回房间铺好被褥,时间已经九多了,阎卫国和刘文燕两个人已经洗漱完,回房间休息,她这才去了卫生间。

    这个年代室内能自带卫生间就不错了,普通人家都跑公厕,但是洗浴就不行了,温馨洗了头发,想冲澡就只能自己烧水,然后兑好了温度,用东西舀着往身上慢慢浇。

    真是全手动。

    来来回回总算是凑合洗了个澡,又用精油保养了下全身肌肤,顺便按摩了娇嫩的地方还有脸蛋,这才套了自己箱子里带的睡衣,外面裹了件衣服,披着湿漉漉的长发,蹑手蹑脚的从卫生间出来,准备回房间,她刚要关灯,就听到有人下楼的声音。

    阎泽扬下楼喝水,抬眼就看到一个人站在客厅,不知穿了件什么裙子,下面露着雪白的小腿,似乎刚洗完澡,头发披在身后,因为湿了了关系,更加黑亮,也越加显得那张小脸凝脂一样的白,皮肤嫩的也像吸饱了水份一样,还带着一种温润清韵的光泽,嘴唇也是粉红色的,人还没有接近,就有一股很香的气味扑面而来,越闻心头越燥动。

    他不耐烦蹙起眉头。

    温馨心想,你不耐烦,我还不想理会你呢,干脆装没看到的直接扭过脸,把灯关了,准备不发一言回房间。

    这个人虽然长得是她的心头好,可是架不住对方老是有仇似的目光,眼神里还带着不屑,温馨脸都笑僵了也改变不了什么。

    既然这样,她也不愿意上赶的送人头了,就算她服务行业做的比较多,对挑剔客户也算见多识广,包容力强一点,那也不是没有自尊的人。

    可她不想理人,对方反而拦住她。

    她假惺惺的抬头微笑着问:“你有事吗?”

    “我衣服呢?”阎泽扬睨着眼看着她。

    温馨张了下嘴,她没想到对方居然认出她了。

    衣服扔在了温家,忘记拿过来……

    不过提起这件事,她也记起,这个人好像还救了她一命,而她至今也没跟他道句谢,此刻想起来也就有点底气不足,态度也自然软化地心虚道:“那个……”

    没等说完,他就打断她的话,“以后每天早上我会四点起床,晨练半个小时,回来吃早餐。”

    “啊?”温馨一时没明白,什么意思?

    “四点半我要看到早餐。”他抱着手臂,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脸上倒是没有在饭桌时那样凌厉的气势,夜晚的时候声音也有些沙哑磁性,但是语气却是毫不客气的命令。

    “做不到?”

    见她微张着红唇,看着自己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他冷冷地丢下去:“做不到就收拾东西走人,阎家不需要没用的保姆。”说完,就冷漠地迈出大长腿绕过她,倒了杯水转身上了楼。

    温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