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第 9 章
    温馨回到房间,气得直跺脚,父子吵架,池鱼遭殃,岂有此理!

    她有些怀疑,温家上赶着把女儿送过来,阎泽扬不作声不拒绝,其实就是这个目地吧?就像书里何文燕心理描写的那样,他不去找你们就算了,你们还送上门来找虐。

    但书里女配的戏份很少,更不要说和男主互动了,唯一的描写也是男主冷漠的眼尾都不屑瞄女配一眼这种。

    难道这是什么隐藏情节,没有写出来?

    她气呼呼的脱了外衣,挂到衣架上,然后躺在床上,平心静气了好一会儿,才想说,算了,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她忍!

    半夜温馨差点没热死,储藏室的位置不好,屋子里没有空调,只开了扇窗,窗还开在墙角,被墙挡住了风,房间闷得像笼子。

    再加上换了地方,半夜翻来覆去睡不着,热得她把睡衣卷了卷扔到一边,只穿了个薄白绸不沾皮肤的四角小短裤,上身套了件到腿根的宽松大背心,露了两条大白腿搭在窗棱边上,直到后半夜,才总算睡了过去。

    刚合眼没多久,就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气得温馨“腾”的就爬了起来,冲过去将门“刷”的一下打开,怒视对方。

    有完没完?

    门外的人正逆着客厅的光站在门口,手还保持着敲门的姿势,门一开,未见人先一股说不出的幽香扑面而来。

    就见温馨顶着汗津津的一头黑发,正气呼呼的瞪着他,全身上下,只有件到大腿根的背心,上面巨浪滔滔,下面光溜溜的,其它似乎什么也没穿。

    很罕见的,在温馨的怒视下,阎泽扬向后退了一步,掩饰的低咳了声,微微的偏过头,不见平时气势汹汹的死样子。

    反而有些不自然地道:“四点了,四点半我就要……”

    没等他说完,温馨就气愤吐出三个字:“知道了!”然后把门“啪”的一声关上了。

    阎泽扬愣愣的在门口站了一会,才出了门。

    温馨关门后,想想刚才他的样子,有点反常,还往后退呢,她有那么可怕吗?想到什么,低头往身上一看。

    背心是休闲宽松款,大领口,也就露了个深深的事业线而已,下面她也穿了短裤,只不过掩在背心下面,不过,不知道的人,看着好像是没穿……

    自从高三得到系统之后,她每天饮用的都是天然养护品,她还会买很多新鲜可食用玫瑰花,一次性抽取所有的玫瑰精油,备足一年的份儿,系统出品,必须精品,只需要两滴到水中,光闻着就让人有一种步入花海一样的美好感受。

    精油提取后,剩下的水份汁液也是很珍贵的,口感非常好,系统储存了不少,足够她每天饮用。

    这样口服外用的保养,效果也非常明显,有充足的营养滋润,整个人都很有神采,皮肤也像凝脂一样滑腻细润,连她自己摸着都好到停不下来,要知道艺校美女如云,她能稳做校花位置两年之久,靠的可不是单纯的五官,长得再好看,往她面前一站,光肤质就把人比成了看不见系列。

    温馨拉了拉自己的背心,无语。

    平时看他傲气的跟个天之骄子似的,都不拿正眼看你一眼,何文燕还说他是军中什么阎魔头,她还真被唬到了。

    现在想想,这个年代毕竟不是现代,这时候连个明星画都没有,写真就更不用提了,女人大街上最多露个胳膊和小腿,膝盖往上的都是放,荡。

    像男主这个年纪,还是在军中,周围都是男的,女的都少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有多见多识广呢。

    实际上,还是处男吧。

    刚才看到她,他还向后退了一步,震惊可见一斑。

    想起来就忍不住“噗”了一声,实在太好笑了。

    其实她进阎家的时候心里还是有谱的,就算得罪他们了,那也有恃无恐,毕竟他们是“君子”嘛。

    温家还算命大,一年多了人家只是把他家儿子名额撸下来了,也没对他们实际怎么样。

    像阎家这样的军人子弟,说到底还是有纪律和血性的,再怎么愤恨也有底线,最多就搞对方失业,砸了温家的饭碗就算是报复了,这要是换作别的家庭背景,温馨是绝对不敢随便进的。

    军人嘛,至少不是下三滥啊。

    就他刚才那样看她一眼退一步的,估计也没想过对付女人的其它手段,就算想了,也只停留在拿她保姆身份使唤而已。

    这么一想还怕什么呀?

    根本就不能把她怎么样!

    温馨这时候睡意没了,也睡不着,只好起身将被子叠好,找了件白色的短袖上衣和蓝裤子,这还是来的时候,罗娟不知道在哪儿找人买的,怕她穿得太磕碜,入不了人家大官儿子的眼。

    可在她看来,也就领子从方的变成圆的,大小合身了点,没什么区别。

    看看时间,已经四点十五了,她去厨房,随便弄了点面,切了面条,下了碗清汤荷包面。

    不多不少,就一碗。

    四点半,阎泽扬全身汗水的准时回来,洗了把脸,过来一看,桌子上就一碗面条。

    脸当即就黑了。

    “就这个?”

    温馨无辜地耸肩:“你给的时间太紧了,就只能做面条。”

    阎泽扬脾气不好,傲娇又事儿多,听完,当即就竖起眉头,不过,盯了温馨半天,居然没有发火,只是生气坐下,拿起筷子挑起碗里清汤清水的面。

    温馨手艺可是相当不赖的,她一开始学做饭,做的就是面条,别看清汤,却很鲜美。

    有了系统后,那简直就是美味了,以前闺蜜宋茜最爱她的手艺,刚大学的时候,她偶尔会煮一小锅,整个寝室闻风而动,别的寝室都来蹭,一小锅一下子就分完了,她自己都吃不上几口。

    果然,阎泽扬挑剔眼神,似乎嫌弃的挑起一筷子,乜了温馨一眼后,吃了一口,神情一滞,然后就不动声色的吃了起来。

    很快一碗见了底。

    看着空空的碗底,第一次觉得碗这么小呢?他才刚跑步完,正是饥饿的时候,一碗面下去,才刚刚见底。

    “还有吗?”

    温馨这个时候体贴的露出标准服务式笑容,“你给的时间太紧了,只做了一碗。”

    阎泽扬脸更黑了。

    扔下碗起身上了楼。

    他五点之前要赶到军营,所以动作非常迅速,不到五分钟就换着一身笔挺的橄榄绿军服,手里拿着腰带身影萧肃的从楼上下来,路过厨房的时候,把腰带愤怒的圈在腰间,出门时还瞪了温馨一眼。

    温馨装作不知道的在厨房里,她就是故意的,别看清汤,她放了很多东西,十分鲜美,却只做一碗的量,他又急着赶时间回营,就只能这么半饥半饱的走了。

    哼哼,让他不到四点就敲她门,来的时候何文燕就说过,军营里有食堂!他平时都在食堂吃的。

    总算出了一口怨气,温馨给自己点了个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